前往
大廳
小說

【天與空】第三十九根羽翼—聖戰前哨戰(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4-06-22 20:00:10 | 巴幣 0 | 人氣 75


忽然之間,進感覺到一絲寒冷的氣息從天花板上傳來,房間裡不好揮劍的他直接變出一把手槍,正要瞄準天花板時,天花板忽然被人踢開,蒙著臉的黑衣人一腳踢開進。

進防守時退後了一點距離,咬牙瞪著對方。

松微微瞪大雙眼,警戒道:「月,妳快帶著公主殿下逃出去。」

月抱起蘭和貓咪,點了點頭,打算隱身離開時,另兩個人從上面跳了下來。忽然就是抓住蘭,把貓咪往其中一張床的方向扔過去。

小咪從床上跳起來,衝過去反擊,被黑衣人一腳踢開撞上牆壁,暈了過去。

「你們要做什麼!」月正要變出武器時,其中一名黑衣人已經移動到她後面。

進才剛讓桌上的東西全都飛起來,月就被人打中頭部,單膝跪下去。

一個人抓著月,把刀抵在她的脖子上,敵人彷彿在用眼神警告她:「亂動馬上殺掉小女孩!」月不敢輕舉妄動,只好收起武器,乖乖被人抓著。

蘭的脖子也被黑衣人用刀抵著。雖然她沒有哭,卻不敢亂動,只要稍微亂動,刀子就會劃過脖子,恐怖到她不敢動,也不敢大聲呼救,只能無助地看著進和松。

「真卑鄙……」進只能讓東西全部放回原本的位置去。

松本來打算放個煙幕彈讓月逃跑,即便預知了月和蘭一定會被抓走,他也預測不了時間點。

這三個傢伙難道是宰相派來的殺手嗎?進和松同時想著,又同時覺得這是個毫無意義的問題。

在這麼敏感的時間上挾持月和蘭,而這兩個人都是對天而言很重要的人,想也知道目的就是拿來威脅天的。

手裡沒抓著人的黑衣人看了另外兩人一眼,點了點頭,那兩人竟然直接破窗逃出去。

那名黑衣人拿出一把手槍,朝著進和松的方向開了好幾槍。

進用念動力擋下子彈後,松趁著對手還沒變換攻擊動作時,把掛在身後的手槍拔出來,對著黑衣人連開三槍。

黑衣人身形一閃,直接躲過那三槍,一刀刺向來不及防守的松。

松立刻側身躲避,但是閃躲速度太慢,還是被黑衣人砍到腹部,按著腹部的傷口倒下去。

「進……快走……去通知空殿下……」松用虛弱無比的聲音,忍著痛苦,硬擠出這句話,視線開始模糊。

進看著倒下的同伴,突然之間想起空塞了一個東西給他,他把手伸進口袋裡面,按下了某個東西,整個房間的燈光變成紅色的,發出刺耳的警報聲響:「有敵襲!有敵襲!有敵襲!請戰鬥人員盡速前往。」

黑衣人似乎發出「嘖」的一聲,跳窗逃跑。

「給我回來!」進用念動力試圖抓住對方,但對方居然扭個身就甩開了他的念動力。

進放棄追人,走到松的身邊,看了一下他的傷。

傷得雖然重,但沒傷到要害,進暗暗讚嘆同伴的閃躲能力。

雖然松的戰鬥力不差,甚至以同年紀的學生來說,算得上優秀,不過他一直都沒有面對殺手的經驗,再加上原本的定位是王子的隨從,不專職戰鬥,所以他的實質戰鬥力其實低於進。

他只是因為家人的官職高,加上戰鬥力在貴族的孩子之間還算強,才能得到特招生的資格。真要跟有戰鬥經驗的進相比,他還差一截,跟天比就差更遠了。

「出了什麼事情!」一名男性率先衝進來,他是雙胞胎的戰鬥組基層人員,一看見松倒在地上,錯愕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天使和蘭公主呢?」

「被帶去城堡了,你們現在能開車帶我過去嗎?天殿下和少爺沒有時間看手機,恐怕不知道她們被挾持了。」

兩名戰鬥組成員感到,看了一下現場後,一個人去叫救護隊過來,一個人留下來利用放在櫃子上的醫療箱幫松止血。

率先衝進來的男性確認救護隊有收到訊息後,對著進說:「你跟我來,我馬上開車帶你過去。」

「謝謝,不過……我希望你先帶我去行宮找修特殿下,這件事情壓不下去了,必須告訴修特殿下他們才行。」

「這樣好嗎?」男性對於進的提議有點吃驚。

「沒關係,到時候責任全算我。月和蘭公主被挾持,對方的目的只有一個……殺掉天殿下、少爺和大天使,蘭公主會變成怎樣很難說。」進大力點頭,臉上出現著急的表情,現在修特不能看手機之外,他也必須要立刻把自己的父親帶去幫忙。

就算會吃上謀反罪名,也要全力保住空,這是進的底線。


天、空、慶和音之刃此時人在城堡內部的三樓,他們趁亂混進來,現在正躲在天原本使用的房間內。

天皺起眉頭,滿臉不解,本以為宰相應該在辦公室內,結果辦公室內竟然只有一位秘書而已。

宰相的辦公室雖然在二樓,但還在天的空間感知能追蹤的範圍內,宰相不在感知範圍內,代表此人很可能更早一步地察覺他們的計畫。

「怎麼了?」空問道。

「宰相失蹤了,我們白來了。」

「總覺得很奇怪。」空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察覺作戰計畫,難道雙胞胎內部有內鬼嗎?

「如果你覺得有內鬼,那倒不是,大概是被我的護衛坑了吧?」天說出了意想不到的話,隨即望向窗外說:「他不是故意的,但是他的確經常躲在後面偷窺我的一舉一動,加上進也沒防著他,就把我們要做什麼告訴他了吧?」

「意想不到耶!我還以為我們之中有誰把我們賣了……」音之刃有點訝異,但想了想,要是內鬼,天早就把對方殺了,根本不會讓消息外流。

「為什麼不殺?心軟了?」慶問道。

「他的家族和進的家族都是親近王族的那一派,貿然殺掉的話,王族恐怕會跟他們起衝突,如果被查到是我做的更麻煩,屬於為了不惹事生非最好別殺的那種。」

「親近王族為什麼會跟我們唱反調?」音之刃表示無法理解對方的行為,

「他八成也不知道宰相就是在誘導他跟我們唱反調吧?進也是,空根本沒管好他,柳會知道我們來這裡,就是因為進對他稍微透漏了打惡魔的事情。」

空身子一僵,咬了咬下唇,無話可說。

進沒有當內鬼的意思,是他對朋友的信任出賣了他們。

「現在該怎麼辦?」音之刃透過窗戶往下看,同伴雖然鎮壓了改造人和羅佩亞的軍隊,不過關鍵人物不現身就無法繼續,這等於是敵人在拖延時間。

天提議:「我出去找人,你們全部留在這裡吧。」

慶拉住他,搖了搖頭說:「有聲音。」

空聞了聞四周的空氣,搖頭說:「我這邊倒是什麼都沒聞到。」說完,他拿出手機,打算要請雙胞胎的作戰人員調查宰相的下落時,就看見雙胞胎內的群組訊息多得異常。

空迅速滑著手機,目瞪口呆,連天也傻住了。

「月和蘭被綁……被誰綁呢?」天感覺呼吸變得沉重,著急地搶過空的手機,迅速打字寫下:「在城堡的人全部立刻去把宰相找出來。」

送出訊息後又補了一句:「我是天翼。」傳完訊息後,天把手機扔給空說:「你們三個留在這裡,我去外面找人。」

「那倒不必。」書櫃的後方傳來了蒼老的聲音,眾人往書櫃的方向望去的瞬間,書櫃朝著他們倒了下來,揚起一片灰塵。

所有人二話不說後退,無人被書櫃壓到。

慶、音之刃先把刀子拿好,灰塵散開後,地道的出入口走出了一個人——宰相。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