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轉生到異世界開啟復活之旅「雷特洛克」篇章4:繁花盛開之時

夕陽西下 | 2024-06-22 15:28:40 | 巴幣 2 | 人氣 36

連載中轉生到異世界開啟復活之旅「雷特洛克」篇
資料夾簡介
經歷快3年的修練後,影宮一行人來到了以魔法知識聞名的西方大國『雷特洛克』,在這裡他們將繼續尋求復活的目標,並開啟一段嶄新的旅程。

  星曆1483年3月7日

  陽光穿過透明的玻璃窗戶灑落於房間之中,偶爾發出的清脆鳥鳴將熟睡的我從睡夢中喚醒,我撇了一眼房裡的掛鐘『7:15』,距離第一堂課還有將近一個小時的準備時間,應該可以再賴床一下子吧...

「蒼月哥~起床囉!」房門應聲打開,已經換上寶藍色制服與短裙的朝比奈邊喊邊跑了進來。

「喂,這是我的房間欸,你都不會先敲門嗎?」我急忙躲進被子裡並大聲地說道。

「嗯~難不成開學第一天蒼月哥就在做什麼色色的事情吧?」朝比奈賊笑著指著我。

「我才沒有,而且進別人房間之前都要敲門這不是基本的禮貌嗎?」我反駁著。

「因為綾瀨姊已經做好早餐了,你不過來吃就會冷掉喔。」

「不是這個問題...算了,我等等出去,你先去吃早餐吧。」我一臉無奈地打發掉朝比奈。

  我快速起床換好衣服和盥洗完後便到了飯廳,簡單的幾片培根、炒蛋和一碗焗豆搭配一杯冰紅茶,吃起來卻非常美味。

「汐,原來你也會做料理啊?」第一次看到汐下廚料理餐點的我感到非常意外,因為在認識的期間裡我存來沒有聽說她有料理的經驗。

「蒼月是看不起我嗎?這些簡單的食物我還是處理的了啦!」汐鼓起臉頰的說。

「抱歉,只是沒有看過感覺很新鮮而已,很好吃喔,謝謝妳啦。」

「沒什麼啦,那不然下次換你煮給我們吃啊。」汐笑著說。

「我也想吃!!」朝比奈在一旁附和。

「好啊,找時間來做做料理也不錯。」我爽快的答應。

  我們簡單的收拾過後便踏出宿舍前往學院的教學區,沿路上可以看見許多學生也正走往同個方向,而由於我們三人的課表安排不同,所以待會不會一起上課。

  抱著緊張和興奮的心情,我們各自前往不同的教室,屬於艾倫特魔法學院的新生活也就此拉開序幕。

  朝比奈真綾的狀況:

  哼哼! 我可要趁著這段期間好好充實自我的實力,才不會總是要麻煩蒼月哥他們幫我善後事情,也才不會一職被當成小孩子看待!! 爆炸天王-朝比奈真綾要正式上線囉~

  我今天安排的課程是『魔力逸散量的控制』以及『魔力和體力關聯性的解說』,我選的都是適合C、B級學生的課程,所以應該不需要擔心沒辦法理解,我還計畫在吃完中餐後進行『自主探索』,嗯嗯~好充實的感覺呀!

  這裡的教室都好大喔~人也好多,但大家好像都有自己的朋友圈了,在上課之餘我也好好的經營一下自己的人際關係好了! 畢竟要待上一段時間,交些朋友也不錯。

「各位同學早安,現在開始上課囉。」一位穿著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走上教室前方的講台,看來她就是這堂課的老師。

「這堂課程是魔力逸散量的控制,相信大家都知道魔力逸散量越多,就越容易發揮出魔法,但同時也更消耗體力跟魔力,所以今天這堂課將會教你們如何透過訓練來更精準的控制魔力逸散量。」老師說完後便拿起粉筆在黑板上開始進行講解,我也隨即拿出筆記本開始認真做筆記。

「首先,魔力逸散量是一個可以被感知的能量,但一般沒經過訓練的人卻很難真正體會到那個感受,所以這邊老師提供一個練習的方式,假設在座的同學都會基礎的火系魔法,那你們就可以利用魔力製造出一團火焰,透過持續施放這個魔法一段時間,試著控制火焰的威力大小,多琢磨幾次後你就會慢慢感受到當你試著讓火焰變大時,就會有較多的魔力從身體竄出,同樣的原理也可以套用在減弱火焰的威力上。」

「大家可以多嘗試這種練習方式,只要能夠在一段施放魔法的時間內都感受的到全程的魔力流動狀況的話,就是領悟了這堂課的精隨囉。」老師和藹的笑著。

  隨後的課堂時間老師講解了練習的訣竅、控制魔力逸散量的要領以及心得,同時也提及控制魔力逸散量的重要性,只要有了這個基礎,就可以搭配其他的技巧,更有效率的控制魔法及能力的施放,也能提高自己的續航力。

「嗯! 下午的自主探索時間就來練習看看吧!」我小聲的喃喃自語著。

「那個,請問妳下午也安排了自主探索的課程嗎?」一道輕柔的聲音從我右方傳來。

  一位有著黑色長髮的女孩向我搭話,從較為稚嫩的臉龐可以看出她的年紀應該比我還要小,聽說這間學校沒有限制就讀年齡,只要能夠通過初步的入學考試即可就學。

「對喔,請問有什麼事嗎?」我笑著回應。

「我是這學期才加入的新生,對於自主探索還不熟悉,不知道可不可以一起練習?」她害羞的說,雖然外表看起來內向,但她應該是一個認真的學生。

「可以呀!其實我也是,今天是我第一次上課。」我苦笑著說。
「今天第一次上課?但開學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不是嗎?」她好奇的問。

  看到她疑惑的表情,我把邀請函的事情詳細的告訴她。

「哇!那妳一定很強對吧!能夠一起練習真是太好了。」她原本緊張的臉龐露出了燦爛笑容。

「也還好啦~我是被邀請的三人之中程度最低的,所以需要好好的練習。」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我忽然想到我們還沒有彼此自我介紹。

「啊,我的名字叫凱蒂.艾特連,今年15歲。」

「我叫朝比奈真綾,今年17歲,凱蒂請多多指教囉~」我笑著說道。

「妳的名字好特別喔,你是哪裡人啊?」我們『異世界人』的名字在這個世界中的確非常獨特,也難怪她會這樣問。
「我是從一個離這裡蠻遠的國家來的,所以你可能不知道,對了,現在還在上課,我們下課再多聊聊吧!」我打算把話題帶開,避免透露太多關於轉生的事情。

「抱歉,我聊的太入迷了...」凱蒂一臉尷尬的將目光從我身上移開。

  在接下來的課堂時間我們兩個各自認真的做筆記和聽講,就這樣,下課鐘響響起,同學們紛紛走出教室,而我和凱蒂則在小聊過後約定好中午一起吃飯便各自前往下堂課的教室。

  我的下一堂課是『魔力和體力關聯性的解說』,我之所以選這堂課最主要的原因是想要提升自己施放能力時的續航力,不然每次都只能在放完一波招式後就先退場休息,不能跟著大家戰鬥到最後。

  上課鐘響後老師開始進行講解,在上課的過程中我學到雖然魔法跟能力都是需要消耗魔力,但施放魔法跟施放能力所消耗的魔力量不同,而按照我的理解,這裡的能力就好比像是一套具有特定功能的程式軟體,而其中一條一條的程式碼就是自己可以使出的招式,而一般的魔法需要自己寫出類似程式碼的施放條件才能成功使用。

  所以一般魔法耗費的魔力比已經精簡過的能力招式還要多,在先天上能力的消耗確實是佔優勢,可是每個人的魔力量多寡是可以依靠鍛鍊來提升的,雖然也有人天生就有比常人還高好幾百倍的驚人魔力量,但如果不懂得有效運用終究還是浪費了天賦。

「如果我的魔力量變得很多的話...是不是就可以炸掉整個世界啊?」心裡忽然跑出許多天馬行空的想法,雖然知道不可能,但如果真的成真的話不也很酷嗎?

「凱蒂~這裡這裡。」我在學生餐廳先佔了兩人的位子,看到凱蒂走過來後我朝她揮手示意。

「真綾,你買好午餐了嗎?」她在我旁邊放下書包後問道。

「還沒欸,我打算去買個麵包來吃。」

「那走吧!」她拿起自己的白色小錢包。

  我們一起到了餐廳裡面的一間麵包店,我買的是一般的菠蘿麵包,凱蒂則買了巧克力夾心麵包,買好後我們就走回原本的座位,但在快到目的地的時候我忽然看到前方有3、4個女生聚在走道上,而且他們正在跟...蒼月哥說話!?

「影宮同學,要一起吃午餐嗎?」其中一個紅頭髮的女學生向蒼月哥問道。

「呃...這個。」蒼月哥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看他的反應應該不是跟她們多麼熟識,那她們怎麼會和他搭話...?

  我慢慢接近他們那群人,打算聽得更清楚一點。

「影宮同學下午也是自主探索的課程嗎? 要不要一起練習啊?」這次換其他女生提問了。

「影宮同學你放學後要不要去咖啡廳啊? 學校裡有一間很好喝的咖啡店喔。」

「影宮同學你的白色頭髮很帥欸,你是哪裡人啊?」

「啊...哈哈哈。」接二連三的問題讓蒼月哥笑得非常尷尬,以這個場景來看,該不會是...被搭訕了吧!?

「凱蒂,可以等我一下嗎?」

「喔嗯。」被突然這樣說,凱蒂停頓了一下後說道。

「蒼月哥? 你也在這啊?」我邊招手邊朝蒼月哥走去。

「朝比奈?」蒼月哥似乎有點訝異會在這裡看到我。

「欸~影宮同學原來有一個可愛的女朋友啊?」其中一個女生看著我說道。

  我看起來像是蒼月哥的...女朋友? 被這樣說雖然蠻害羞的,但現在的我必須保持鄭定,先解救深陷尷尬的蒼月哥再說吧。

「大家好,妳們誤會了,我不是蒼月哥的女朋友,只是彼此很熟識的好~朋友而已啦。」我故意拉長尾音,希望她們可以就此退散。

「朝...朝比奈,要一起吃飯嗎?」蒼月哥似乎也注意到我打算從旁救場,連忙接話。

「好啊,走吧走吧~」我拉著蒼月哥的手快步離開,跟著一臉疑惑的凱蒂回到原本的位子。

「真綾,這位是?」凱蒂小聲的問。

「他是我的朋友叫影宮蒼月,蒼月哥,這位是凱蒂,是我上課認識的朋友。」我幫忙雙方做介紹,他們倆個互相點頭後便陷入了短暫的尷尬。

「蒼月哥,剛剛的女生是怎麼回事?」我率先打破無人說話的窘境。

「這...她們是我剛剛同堂課的同學,因為要分組練習,她們可能看我沒認識的人便主動過來邀請我同組,然後下課後就變成這樣了。」蒼月哥搔了搔他帶有空靈氣息的白色頭髮,臉上還帶著剛才的尷尬表情。

「喔~所以你很受歡迎就是了。」我賊笑著。

「哪有...她們應該也只是出於好意才這樣的吧?」他小聲地說。

「啊,對了,妳們下午是上什麼課啊?」蒼月哥似乎想轉移話題,接的非常生硬。

「我們都是自主探索喔,所以打算一起練習。」我看向身旁的凱蒂,她也給予點頭回應。

「那麼巧,我也是欸。」蒼月哥說完後拿出自己的午餐,他買了一杯牛奶跟一塊瑪格麗特小披薩。

「那請問,你要一起練習嗎?」凱蒂有些緊張的問,從剛才就可以感受到她是屬於比較內向害羞的女生,沒想到竟然會主動邀請初次見面的人一起練習,令我感到有些驚訝。

「可以嗎?」蒼月哥看著我和凱蒂。

「當然沒問題。」我跟凱蒂一起回答。

「好啊,謝謝妳們囉。」他笑著回應。

  我還是很在意剛剛那些女生的行為,真的是搭訕嗎? 是的話不就代表蒼月哥很受歡迎? 是因為他的實力很強嗎?

  其實仔細想想真相並沒有那麼複雜,就是蒼月哥他...長的蠻帥的嘛,白色的短髮配上淡藍色的眼睛,還有讓女生都羨慕的白皙皮膚,在高中時他就受到不少女生的愛慕,只是他都沒有多做回應,現在來到異世界,也不難想像會有這樣的情況,難不成凱蒂也是因為這樣才邀蒼月哥一起訓練的嗎!?

「凱蒂,你為什麼突然想邀他一起訓練啊?」我湊向她耳旁小聲地問。

「因為真綾你說跟妳一起進來的朋友都比妳強,所以我想趁這個機會看看他們都是如何練習的嘛。」凱蒂也輕聲地回應,從她的口吻和表情看來應該真的是這麼想的。

「原來如此,那我們趕緊吃飽飯去練習吧!」我拍了拍凱蒂的肩膀。

  於是我們三人在吃完飯稍作休息後便來到了艾倫特魔法學院裡面專門給『自主探索』課的學生使用的練習場地『清靜林』,雖然名字聽起來很像一座森林,但其實這裡有各式各樣的地形
,像是森林、草原、湖泊、沼澤或是岩石地區,各種在與魔物實戰中可能出現的地形在這裡都找的到,可說是相當完善。

  我們找了一塊樹林中的空地當作是下午的練習據點,因為這裡有陽光的照耀但是卻因為樹蔭而不至於太熱,森林裡時不時吹來的微風也挺令人舒服,可說是練習魔法和能力的好地方。

「那麼,各自練習吧!」我看向凱蒂跟一旁的蒼月哥。

  我們各自拉開距離做自主訓練,為的就是盡量不影響到其他人。

「好,我先來試試看感受魔力量的逸散吧。」

  我如老師上課中所說,在手掌上放出一團火焰,試著控制著它的大小,在起初沒有感受到太大的變化,讓我有點受挫,但當我調整好情緒將心情專注投入在感受手上能量的流動時,火焰漸漸地隨著一股從身體釋出的能量變大,而我也確實感受到魔力正在身體裡流動,當我慢慢試圖降低火焰的威力時,卻沒有跟剛才一樣明顯的感受到魔力流動的情形,火焰也沒有減弱的跡象。

「呼~這樣算是成功一半嗎?」我停下手中的火焰後喃喃自語。

「再試看看吧!」
  我重整狀態繼續練習,這個項目花了我不少時間,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難掌握,而且當我成功在失望火焰的全程感受到魔力的流動後打算用更大的魔法進行嘗試,卻以失敗收場,看來每天都得撥空練習這項技巧才行呢。

「接下來的時間來嘗試一下能力的變化好了。」我拿出放在背包的銀製懷錶,『自主探索』的課程我安排了四節,剛才的訓練已經用掉了一半的時間,是時後該轉換練習的主題了。

「炸裂煙火!」我在前方幾公尺處凝聚一團魔力,短暫的停滯後發出爆炸。

「嗯...如果也能控制好自己能力招式的魔力逸散量的話就可以提高效率了。」我看著被爆炸風波燒成灰燼的落葉自言自語。

  從今天第一次踏進教室聽課後我就覺得以前的自己對能力跟魔法的了解有如井底之蛙,打開了我對這方面的眼界,像是從漆黑的山洞中走出來似的,眼前忽然出現耀眼的陽光和無盡的天空。

「能來到這裡,真的太好了。」我感嘆的說道,雖然我自己知道能收到邀請函只是運氣好,像是霧川和虎尾其實在那之後實力都比我強,只是我當時有被注意到而已, 如果再更晚一點,收到邀請函的或許就是他們了。

「想那麼多幹嘛!」我用雙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重整心情。

  稍稍停頓之後我繼續練習爆炸的能力,直到自己感覺到體力、魔力差不多要見底時才停下來靠著旁邊的一顆大樹靜靜的休息,蟲鳴鳥叫的聲音啊...感覺自從到這個國家後就沒什麼仔細聽著這些自然之聲。

  心情沉澱下來後也漸漸地想起一些思愁,不知道待在原本世界的大家現在過得怎麼樣,爸爸媽媽他們都還好嗎?還有我可愛的波比也是,希望他們可以不要太過擔心,我一定會回去找你們。

  每次當我心情很平靜的時候,我都以為張開眼睛時這些事情都將是一場夢,我會躺在家裡的床上,過著一般的日子,可是每次卻都不是如此,所以讓我更加地體會到自己真的到了異世界,也正在幫已經死去的自己找尋復活的機會,或許大家都看不太出來,我內心裡其實一直都很想回到原來的世界,開開心心的上學、過著平凡簡單的日子,我真的...好想好想。

「真綾? 妳看起來很累,還好嗎?」一道聲音忽然出現在耳邊,等我回過神後才發現凱蒂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嗯沒事,只是練習太久而已。」我努力的擠出微笑。

「不要練習的太過頭喔。」她提醒著。

「我會注意的謝謝妳,對了,怎麼沒看到蒼月哥?」我朝蒼月哥原本待在的地方看去。

「他說今天的自主探索他只安排了三堂課,所以先走一步了,他原本打算告訴妳,但看到妳那麼專注在練習上他就只好先轉告我了。」凱蒂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一邊解釋。

「原來如此,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我站起身來把一旁的水壺放進書包裡。

「嗯嗯!」凱蒂滿足的笑著。

  時間已經來到了五點多,雖說天色還未暗下來,但橘紅的夕陽已經高掛在天空,將蒼穹渲染成紅白相間的一幅畫,一絲絲橘紅色細縷飄在空中,如同展翅高飛的火紅鳳凰,飛向天際。

  影宮蒼月的狀況:

  我今天的第一堂課是A級的『結界術』我之所以選擇這門課的主要原因是希望透過結界術能控制施放範圍的特性使我『震動』的能力在一定的範圍內更加集中威力,之後也可以嘗試將不同的魔法與結界術相互搭配使用。

  我慢慢的走進階梯狀的教學教室,已經有不少的學生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我找了一個在教室角落的空位迅速就坐,過沒多久,上課鐘聲響起,一位身穿淡紫色法袍的年輕女子手上拿著一本厚重的書走了進來,看她的穿著並不像是學生,那應該就是這堂課的老師了吧。

「大家好,這堂課是推薦給A級魔法師修習的『結界術』,待會會先稍微複習一下結界術的概念後再進入正式課程。」她將手上的書本放在講桌上,環顧著台下的學生。

「結界術的套姓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就是透過製造結界區分『裡』和『外』的魔法,在結界裡,可以搭配任何能力或是魔法來製造出相對應的效果,以水系魔法為例好了,當水系魔法加上結界術就形成了水之結界,在那範圍裡施術者可以用比平常消耗還少的魔力操縱水屬性的魔法,也可以對敵方的水系魔法攻擊形成減傷效果。」

「結界術聽起來很厲害對吧!」老師雀躍地說,感覺活潑的個性與她年輕有朝氣的外表非常符合。

「但是,要將各種魔法或能力與結界術組合需要耗費的魔力可是非常龐大的,畢竟有了這麼多優勢,該有的代價還是不能少,所以在施放結界術前要先確保自己有充足的體力跟魔力再進行才不會出錯喔。」

  會消耗很多魔力是嗎...雖然我知道提升魔力量的方式就是透過不停的施放魔力跟招式來刺激極限,藉此創造出更大的魔力儲存空間,但我還是不知道自己的魔力量到底算不算多。

「前情提要完了,現在正式進入本日的課程內容,在練習結界術的時候,你們可以盡量去體會兩項魔法的『融合度』,當魔法和結界術結合的比較完美時,效果也會更好,而融合度需要配合控制魔力的逸散才能提高,當你們能夠將魔法穩定的控制在結界的範圍裡,融合就越容易,這裡說的魔法不是放出來的招式,而是將純粹的魔力轉變成自己想使用的屬性魔法,並控制在範圍內。」老師一口氣說出複雜程度100%的話,我連忙將這些記錄在筆記本上。

「下午的自主探索時間來練習看看好了。」我小聲地自言自語。

「結界術存在的時間也全部因施術者的魔力而定,如果在這期間魔力供給不夠,就會強行中斷,但像是防禦魔法搭配結界術這種比較特殊的用法,通常都只會開啟一下子而已,總之,魔力供給的維持是結界術存在的重要關鍵,大家可要好好的把自己的魔力量提升喔~」

  接下來的時間老師為我們示範了小型的結界術混和各式魔法,三角錐狀且近似透明的結界輪廓若搭上火系魔法便會在外觀上呈現出紅色的色澤,搭配風系魔法則會變成淡綠色的外觀,看來依照自己搭配的魔法,結界的外表也會有所變化,不知道我的能力若搭配上結界術會呈現什麼樣的顏色?

「學習結界術是成為優秀魔法師的必經之路,雖然開啟時會消耗較多魔力,但在結界內的師法卻可以更加強勁也花費更少魔力,整體下來優勢大於劣勢不少,依照精熟度的不同,威力會有非常懸殊的差距,總之,大家好好練習吧,下課囉~」老師說完後下課鐘聲便響起,我在收拾完東西後也離開教室前往下一堂課『風系魔法』的教室。

  我選的風系魔法課程是B、C級適用的程度,在旅途中除了開發能力,我也摸索了風跟雷系的魔法,但由於不知道自己在這方面到底是甚麼程度,所以先挑選了這門課當作體驗,畢竟看了汐所放出的魔法,我實在不覺得自己能夠跟她一樣有著A級魔法師的威力輸出,靠著她魔力加乘的能力,我想現在B級的她也會在不久之後就升上A級吧。

「這堂課在第一階段會介紹一些風系魔法的招式,第二階段會讓大家分組進行練習,可以趁著中間下課時間找一下自己的組員。」課堂一開始,一位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在講台前宣布了這堂課的時間規劃。

「分組練習!?」我聽到之後不經意地脫口而出。

  我在這堂課中別說認識了,連說過話的人都沒有,怎麼找到一起練習的人啊! 難道說我要在這所魔法學院裡當一個安安靜靜的邊緣人了嗎?

  我雖然不厭惡社交,也算是喜歡和人們聊天,但要我在全是陌生人的情況下主動開口是有些困難,更何況大家都是三五成群的好朋友,根本不會有我能介入的情況。

  在我煩惱之餘,老師也開始解說了如何更有效使用風系魔法的方法,以及一些適合B、C級魔法師使用的招式,有一些是我以前就知道的招式,有一些則從沒聽過。

  很快地就來到課堂間的十分鐘下課時間,周圍的同學不是已經找好組員,就是一群一群的互相詢問是否能夠同組,但我也從眼角餘光注意到有些學生的目光時不時的投注在我身上,我想應該是我看起來一個人孤拎拎的在這個教室中,顯得格外顯眼,也難怪會招致他們同情的目光。

「欸欸,要不要找那個帥哥組隊啊?」從我的右後方傳來女生們壓低音量過後的交談聲。

  帥哥啊...真好,如果我找的好看一點或許也可以不用擔心現在這種需要組隊的情況了吧。

  我有意無意的環顧四周找尋和我一樣單獨一人的學生,可惜卻沒有任何收穫。

  正當我打算放棄時,我發現眼前有兩群由女生組成的小組正注視著我的方向,但當我和她們對到眼後她們便快速的撇開目光。

「難道我的長相真的那麼可悲嗎...?」受到剛才女生們的反應後,我內心確實有不小的打擊。

「那個...請問你現在有組對了嗎?」從我左手邊的座位區走來了一個留著即肩紅色頭髮的少女,她的身後跟著三位女同學,應該是她的朋友吧。

「呃...目前沒有。」我帶著尷尬的表情苦笑著。

「哇太好了。」她身後綠色長髮的女生小聲的說著。

「那麼,你願意跟我們一起組隊練習嗎?」眼前的女同學臉上掛著微笑熱情的邀請我。

「如果妳們不介意的話,希望可以一起練習。」獨自一人煩惱的我中獲得了解脫,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她的邀約。

「啊...被搶先一步了。」周圍傳來一些莫名其妙的抱怨聲,但我也沒有太過注意。

  在確認完組隊後,我們五個人往戶外的練習場地移動,陸陸續續也有不少的組別開始找地方進行練習。

「老師沒有說練習的順序,那大家想先從什麼招式開始呢?」跟我搭話的那位女生率先開口,看起來應該是這個團體中比較活潑的存在。

「有一個很酷的招式我很想嘗試,可以從『千風束』開始嗎?」綁著馬尾的藍髮少女興奮地問。

「光是要能夠施放千風束就至少需要達到B級,而且也不一定保證能成功。」另一位女同學在一旁提醒。

「對啊惠惠,而且剛剛老師不是說這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可以算是最難的招式之一了嗎?」紅頭髮的少女說道。

「可是就很帥啊,老師剛剛的形容妳們也都聽到了,反正練習就是要練自己不會的嘛!」提出這項想法的惠惠依然不減熱情的說。

「是很帥沒錯啦,也很厲害,好吧我贊成。」剛剛沒發表意見的黑髮少女舉手表示同意。

「我也同意。」我說道,畢竟這招我在旅途的過程中就在嘗試開發,現在也只能做出一點樣子而已。

  隨著大家陸續同意過後我們開始展開練習,雖說是組隊,但老師要求要輪流替組員觀察練習中的魔法,透過觀察,不僅可以提供練習的同學意見,也能從中收穫一些經驗,於是我們打算輪流進行。

「首先是我,來囉!」率先提議的藍髮女孩興沖沖的退後了幾步。

「看我的,千風束!」

  她奮力的跳向空中,試圖快速地發射出老師課堂中所說的尖銳風針,可惜在她制空的期間僅放出一般的風針,並沒有如『千風束』般的快速擊出多道攻擊。

「怎麼會這樣。」她失望地抱著頭。

「從剛剛的狀況來看,我不知道怎麼提供意見...」黑髮的女生一臉無奈地說著。

「吼,緹娜妳不要再打擊我了啦。」惠惠傷心地說。

  不出所料,在接下來的人陸續嘗試後都沒有成功的跡象,因此大家也沒有從他人的練習中獲得啟發,就這樣,第一輪的嘗試終於輪到了我,希望我至少能表現出上次練習時的樣子,但如果能完美做出來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影宮同學,剩下你了,加油喔!」在剛剛的交談中紅髮少女似乎記住了我的名字,微笑著幫我加油。

「謝謝妳,我會盡力的。」

  我閉起眼睛回想老師上課中所說的技巧,想要將這招做到好的關鍵不是發出許多的『風針』,而是必須感受自身周圍的空氣流動,利用它們更快速的帶出構成風系魔法的魔力,這樣才能既快速又大量的製造出傷害。
  
  我拉開一段助跑距離,奮力衝向空曠的草地後利用風系魔法跳向空中並旋轉著,我將自己想像成旋轉的中心點並大喊:「千風束!」

  在放出魔力的瞬間,我感受到由我為中心,數千道風開始吹向四面八方,地面上的花草激起了綠色的漣漪,無數細小的風針既快速又俐落的飛向周圍,一道道如流星般絢爛的綠色光束打落在地,將地面刺成無數的孔洞後消散而去。

  我輕輕落地,被捲起的煙塵緩緩散去,周圍的腳步聲變得很凌亂,看樣子似乎引起了不小的騷動,我往組員們所在的地方看去,她們則一臉不可置信地張大嘴巴,連跑來查看情況的老師都再三的揉了揉眼睛確認當前的景象。

「哇...喔喔喔喔!!!」同學們讚嘆的歡呼聲劃破了寧靜。

「這也太帥了吧?」

「這...這不是千風束嗎?這堂課中竟然有人能使出來?」

「該不會是A級魔法師吧?」

  包圍著我的同學紛紛議論著剛才的情況,以這招的難度,B級的風系魔法師雖然能夠使出,但並不容易,而這堂課又是推薦給B、C級的學生修習,所以看到有人使出『千風束』後才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同學,你是B級的魔法師嗎?」擠開人群跑到我面前的中年老師向我問道。

「我不知道以魔法師來算的話我是什麼等級欸。」我難為情的說,畢竟我從接觸等級後就只知道公會所訂定的冒險者等級,實在不清楚魔法師的等級該如何區分。

「你不知道!?」一旁的男性同學驚訝的說。

「是的,不好意思」我苦笑著。

「依照這個情況,你該不會是『特招生』吧?」老師驚呼著。

「是的。」我點頭回應。

「特...特招生!?」同學們又再次發出驚呼。

「真的假的!?」

「但看你使出的魔法一定不只是一般B級的水準,你的冒險者等級是...?」老師疑惑的問。

「我的冒險者等級是A。」我笑著回應。

「A…A級冒險者!!!」剛才的答覆再次的掀起一陣波瀾,大家都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我。

  就在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演情場景的同時,下課鐘聲響起,我以還有急事為由跑離訓練的地方,正當我走進學生餐廳以為已經沒事時。

「影宮同學! 你幹嘛跑那麼快啊?」剛才一起練習的惠惠氣喘吁吁的追了過來,她身後也跟著剛才的組員們。

  在這之後她們紛紛向我熱情的搭話,我雖然很感謝有她們跟我一起組隊,但畢竟還只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被這麼近似於『搭訕』的對待時還是非常尷尬。

「蒼月哥? 你也在這啊?」不知從何處出現的朝比奈從旁幫我化解了這個尷尬的處境。
  還好她適時現身,不然我肯定沒辦法好好吃一頓午餐吧。謝謝妳朝比奈。

  之後在和她的朋友-凱蒂打過招呼後得知她們下午也安排了自主探索的課程,所以我們便一起前往訓練的地點『清靜林』。

  先來鍛鍊看看能力與結界術的搭配吧,在課堂中老師說過結界術就是將能力跟魔力聚集在一定範圍內,並增強及提高使用的效率,這麼說來,在魔物森林的路途中我也有嘗試過要把震動控制在一個範圍內以增加威力,只是目前還沒有辦法穩定控制。

「有了結界術的幫忙,說不定就能成功。」

  我釋放出震動的魔力,並盡量的將他們控制在一個範圍之內,「結界展開」,說完後一層薄膜狀的三角錐慢慢從我頭頂上方展開,並漸漸罩住了我所在的空間,這個結界直徑目測大概有個20公尺,當薄膜狀的半透明外表已經成形時,我也感受到自己身體裡一股魔力被消耗掉,呼吸稍微變得紊亂。

  「這...這算成功嗎?」我開始環顧著罩住我的半透明狀結界。

  為了嘗試在這空間中施放能力的威力跟消耗是否有所改變,我踏出右腳往前踩,在地面放出震動波,只見岩石迅速地被震碎,地表也出現幾道又深又長的裂縫。

「哇...這太厲害了吧?」

  施放的過程中我感受到自己並沒有流失太多魔力,但威力卻有顯著的提升,而在這之後我也依序嘗試了『玉弓』、『月暈』以及其他的震波攻擊,威力也都確實比以往來的強大。

  我在之後也持續的反覆練習,希望可以提高結界術與能力之間的融合度,畢竟融合的越完美,消耗的魔力也就越小,威力則更大,但在不斷的練習當中我也體會到開啟結界術所消耗的魔力量頗為龐大,到了最後我甚至體力不支,需要攙扶著旁邊的大樹才能勉強站起身子。

「今天先這樣好了,太累了。」我氣喘吁吁地自言自語。

  休息了一陣子後我的課堂時間也差不多結束了,正當我要跟朝比奈和凱蒂道別時,因為看到朝比奈還正沉浸在練習當中,所以只好麻煩在一旁喝水休息的凱蒂幫忙轉達。

  踏著沉重的步伐,心中卻覺得非常踏實,我獨自走往宿舍,想起今天的晚餐是由我負責,所以順路去了一趟攤販街上購買食材,雖然現在才4點多,但路上已有不少已經下課的學生三五成群的在逛街。

「咕嚕~~」由於訓練過頭,肚子發出了小聲的抗議。

「今晚可要煮一頓好吃的才行啊!」我踏著被悠閒午後渲染的輕快腳步,邊走邊思索著今晚的料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