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災厄之星#15 死亡的前奏

白牙雪狼 | 2024-06-22 11:10:05 | 巴幣 2 | 人氣 50


美好的早晨,蘇菲亞正在莉莉亞的房間外準備進去叫她起床。
蘇菲亞敲了敲房門溫柔地說:「賽特蘿爾大人,是時候該起床了!」
莉莉亞睜開雙眼,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腦內萌生出一個邪惡的想法...
「既然蘇菲亞在我的床邊...那我就來整整她~」莉莉亞暗自竊笑著
「大小姐,It's time to wake up. 」
「還在賴床嗎?太晚起的話早餐會冷掉喔。」
「這是最後的警告囉!」
「您再不起床的話...我就要跳舞囉!」伴隨著一陣洗腦的音樂響起,莉莉亞開始躁動不安
「好啦!我醒了!不要跳舞!那個迷因把我搞到快瘋了!」莉莉亞在棉被裡翻來翻去:「唉~好想翹班阿~每天都有一大堆文件要審核...」
「蘇菲亞~抱我起來~這幾天公務繁忙肩頸僵硬,昨天還跟比夫隆打了一場...現在全身沒力了~」莉莉亞伸出右手
「真受不了妳。」蘇菲亞走到床邊,朝莉莉亞的臉頰親了一口
「妳...妳做什麼?」莉莉亞嚇到從床上彈了起來
「當然是先下手為強~妳看,這不就起來了嗎?」蘇菲亞把棉被摺的整整齊齊:「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好奸詐...可是妳是怎麼發現我的計謀的?」莉莉亞紅著臉頰問
「妳都躲在棉被裡偷笑了...我能不發現嗎?而且妳有''前科''。」蘇菲亞溫柔的摸了摸莉莉亞的頭:「奇怪...這搓呆毛怎麼總是翹著?」蘇菲亞的視線移到一搓翹起來的頭髮上:「好想剪掉...它晃來晃去的看起來好礙眼!」蘇菲亞拿起一旁桌上的剪刀。
莉莉亞驚恐的大叫:「不...不可以!我不會讓妳這麼做的!」莉莉亞抓住蘇菲亞的右手,兩人開始爭奪那把剪刀。
突然,瑞希爾打開了房門,看到莉莉亞把蘇菲亞壓在地上,而那把剪刀掉在旁邊。
看到眼前的場景,瑞希爾愣在原地:「奇怪...是我打開的方式錯了嗎?我到底看了些什麼?」
「抱...抱歉...打擾了...妳們繼續...」瑞希爾又默默把門關上,當作剛剛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我絕對沒看到莉莉亞大人正在對蘇菲亞大人做奇怪的事!」瑞希爾快步離開:「沒想到莉莉亞大人有這種嗜好...喜歡把人押在地上...」突然,瑞希爾停下了腳步:「不過...對方是蘇菲亞的話...好像...確實有這種可能性...畢竟之前就聽說她們倆有一腿...」
就在這時,走廊傳來了莉莉亞的呼喊聲:「瑞希爾!妳誤會了!我和蘇菲亞是清白的!」莉莉亞拉著蘇菲亞的手,匆忙地跑了過來。
「您這句話就算說給狸花大人的老鼠聽,牠也不會信吧~」瑞希爾直接吐槽莉莉亞
瑞希爾告訴莉莉亞自己來的原因:「事情就是這樣。然後我聽到了奇怪的聲音...然後就看到妳跟她正在...」
「停!就跟妳說那是誤會了!」莉莉亞打斷了瑞希爾的話:「總之,妳的意思是小喰感染了異變能,情況很危險。」莉莉亞調了調不知道什麼時候戴上的眼鏡:「蘇菲亞!我要請一天假!幫我代班一下!」
「好吧...」蘇菲亞來到辦公桌前,拿出乙太映射儀開始處理文件:「人事異動?同意。調職?同意。角色扮演道具預算?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東西?否決!」
莉莉亞來到了醫護室,門外聚集著大量的天使。喰的身上滿是潰爛的傷疤和爪痕。
這種症狀名為''惡魔的爪痕'',是異變能嚴重感染的症狀,異變能的感染者輕則發燒、神經痛;重則出現爪痕痛不欲生,據說發病時的感覺就像皮膚被火烤過的銼刀反覆刮除一樣痛苦,異變能的侵蝕會使皮膚發黑潰爛,漸漸滲透進骨頭中,此時的感覺就像有人一點一點鑿開骨頭一樣難受,唯有持續接觸新鮮血液才能減輕痛楚。因此為了避免意外,治療者必須將患者牢牢綁住,使其無法移動,並施予足以致人昏厥的高劑量嗎啡來減緩痛苦。直到度過長達兩個月的染病期。
而''異能者''就是在這樣殘酷的環境下誕生的。人類嚴重感染異變能之後,就只剩三條路能夠選擇:祈禱自己能''順利''在染病期間死去,或是自殺;放棄掙扎任由身體逐漸被侵蝕,最後變成魔骸失去自我意識。又或者選擇第三條路:設法撐過染病期,並保持意識,成為能夠使用異變能的異能者。但是現在的喰...只剩下一條路能夠選擇:自盡
莉莉亞看著醫護人員將一包又一包天使能抑制劑輸入喰的體內:「喂!妳們這群傢伙!那可不是生理食鹽水啊!那是會有副作用的!」莉莉亞在門外大喊
突然,喰睜開雙眼,開始痛苦的哭嚎和掙扎,她的身體強烈的痙攣,眼角和鼻孔流出了鮮血。
「天使能抑制劑...居然通通沒有效...她體內的天使能正在急速上升!」瑞希爾苦惱的呢喃
得到這個結果是理所當然的,所謂的天使能抑制劑是利用名為''懦夫''的''致災級魔骸''其體液煉製出的藥。''懦夫''的能力是能夠削弱周圍的天使,與能夠激化天使的''弄臣''屬於相對的存在。
但是做到削弱天使能的同時,天使能抑制劑也因此含有微量的異變能。
「拜...託...殺...了我...我已經...快要...撐不住了...」喰虛弱的說:「用...燒死的也好...用雷...電死也好...拜託..了...讓我...早點解脫...再這樣下去...''她''...就要醒來了!」
只見喰的眼睛上吊,身體開始抽搐,綁住她的繩子被硬生生扯斷,她頭上的角變得比平時更長,關節也扭曲成奇怪的形狀。從她急促的呼吸聲中隱約能夠聽到一陣低吼聲,這一陣陣低吼聲中藏著恐懼與煎熬,就像是無法壓抑住''某種東西''一樣。
喰以一種極其詭異的姿勢從病床上爬起,撲向其中一位醫護人員,醫護的身體被撕咬得血肉模糊。
「這是...''貪婪的野獸''...萊帕西歐!」莉莉亞驚恐地看著眼前的野獸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