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十章 (下)

林賾流 | 2024-06-22 00:11:07 | 巴幣 202 | 人氣 461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徐夜柏先是覺得瑞梅克今天特別陰陽怪氣,接著很現實地擔憂起明天他會不會更加陰陽怪氣,徐夜柏隨口推導出和發情期有關,瑞梅克沒立刻反駁,徐夜柏決定往這方面試探一二。
 
相較於情報局長對徐夜柏態度之積極熱心,他對自己的事卻藏得極深,徐夜柏不以為意,甚至初次見面瑞梅克向他索要信任時,徐夜柏非但乾脆同意,還反過來表示瑞梅克不需要也信任他,兩人身份責任確實不對等,雙方遵守代孕契約精神合作愉快即可。
 
將近三個月親密相處下來,瑞梅克卻做得比徐夜柏預期得要多更多,事實證明情報局長預判正確,才驚險維持住徐夜柏基礎健康狀況,每回產檢結果低空掠過,免不了被產科醫師碎碎念一頓,起碼不至於危及代孕過程。
 
以目前兩人生活起居緊密相連程度,瑞梅克個人狀態只要發生大變化都會直接影響到徐夜柏。比如AO們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發情期,作為優勢性別的代價,Alpha與Omega的生活、求偶、工作社交、結婚生子乃至健康與壽命都脫離不了發情期影響,即便走到能用抑制劑和醫院專業庇護的現代風氣,發情期仍然是新人類公認危險又脆弱的特殊時刻。
 
尤其是返祖特徵明顯,習性也與新人類差異較大的強大個體,本能更傾向獨自度過發情期,這裡說的獨自指不為人所知,不見得是一個人,只是受過文明教育的Alpha若非猝不及防失控發情,當然不想隨便抓個Omega進行神智不清的交配活動,必然事先透過各種妥善安排解決生理問題。
 
鄰近發情期時,無論本人有無自覺,通常會出現一些由小至大的徵兆,發情期依血統和個人情況各有千秋,按瑞梅克先前自述過他的發情期算是規律,但沒精準到固定日期,才說看生理反應而定。
 
正和即將發情的Alpha同居中,徐夜柏如臨大敵,不小心就會衰到自己。安產資訊素具有讓Alpha萎掉的鎮靜效果,偏偏小租戶生父不在阻擋範圍內,甚至會產生類伴侶吸引力。
 
瑞梅克保證過安產資訊素沒辦法和真正的伴侶相比,不幸的是瑞梅克目前單身,他起碼要帶個能喚起強烈慾望的Omega在身邊,再和代孕中的Beta保持距離,徐夜柏才能確定安全。
 
瑞梅克拒絕暫時送走徐夜柏,哪怕幾天都不行,徐夜柏明白他的種種顧慮,無論是對代孕者滴水不漏的監視安保計劃或者不能中斷的親源資訊素供應都必須堅守下去,徐夜柏甚至主動提議讓瑞梅克就在住處找這方面的可靠合作夥伴度過發情期,瑞梅克當時不置可否,後來他一直沒再提起相關話題。
 
徐夜柏猜測瑞梅克發情週期大於三個月,將滿三十四歲的年齡正值血氣方剛,地外純種以性冷感到差點絕種聞名,返祖特質明顯的瑞梅克說不定沒那麼敏感,父母都破百歲了才只有瑞梅克一個獨生子,照理說不必將他的發情期看得太嚴重,最清楚個人發情期風險的還是瑞梅克自己,他的安排就是最佳選擇。
 
可惜,徐夜柏是不會輕敵的。
 
發情期資訊素不分AO都對Beta更具威脅,這時Beta感受到的攻擊性降低,受支配誘惑可能提高,儘管AO互相造成強烈吸引,但Beta對他們來說也是異性,AO同樣能將Beta當成交配對象使對方懷孕。
 
與其說Beta是沒魚蝦也好的次要選擇,不如說AO締結的伴侶關係因身心高度依賴單一對象太具毀滅性,新人類為了繁衍人口和延續特殊基因自動為沒有伴侶的AO增加了和Beta在一起的生理可能,代價卻是Beta方更容易縮減壽命和健康。
 
他可沒忘記瑪麗安醫師和瑞梅克都說過補充親源資訊素最有效率的方式就是性行為這個可怕事實。徐夜柏堅持拒絕,瑞梅克會尊重他,問題在於,瑞梅克從沒表現出沒興趣做不到的態度,情報局長一貫游刃有餘冷靜自持,然而黑褐髮青年直覺只要他點下頭立刻就會被撲倒,這一點大大提升了徐夜柏危機意識。
 
瑞梅克自己都承認他不是禁慾主義者,只是守護後代本能暫時戰勝性慾加上工作繁重沒空找床伴發洩,本人不是憋不起,在軍隊裡出任務誰不是靠抑制劑和鋼鐵意志熬過發情期的硬派大A?瑞梅克經歷超過十年軍旅生涯,同時戰功彪炳履歷清白,有資格為自制力掛保證。
 
話是說得很好聽,徐夜柏只想呵呵,這段時間瑞梅克也沒停止吃他豆腐紓壓兼娛樂,就像現在他忽然被牢牢抱住一樣。
 
「親愛的Ash,我代表我的護衛們向你請求,Alpha抑制劑防身施打練習能不能適可而止?我給你的抑制劑是連對我都有效的高級品,隨便幾支就超過你代孕契約每月津貼,包含人力和其他開銷,可以說我花在你身上安保成本是酬勞的數百倍不誇張。主要是我的護衛不想賺精神損失費,更希望工作時有基本安全感,他們問我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到底在哪裡?Alpha不配當人了嗎?他們明明都是完美通過Omega資訊素抵抗訓練的菁英,還有你下手過於兇殘。」瑞梅克哭笑不得說。
 
「我認為小租戶值得這樣的身價。」徐夜柏理直氣壯。
 
「偶爾測試讓他們別太鬆懈是不錯,但抑制劑害他們在關鍵時刻掉鏈子就不好了,你我都無法預測何時會出意外。」瑞梅克深諳談判推拉之道。
 
「我提議過用生理食鹽水取代真的抑制劑,你說照實戰標準造成威脅來才能培養手感,否則他們會有意無意讓著我給自己省麻煩,浪費藥劑和訓練效果,而且我偷襲成功次數很少,你的護衛都是高手,平常應我要求不會直接出現在我面前。」徐夜柏也懂受薪階級的人性弱點,必須使用真抑制劑,護衛們才不會便宜行事假裝中招蒙混過去。
 
「遇到護衛沒能攔住的危險時,機會只有一瞬間,這是我贊助你防身練習的理由,你如果讓他們分心妨礙到本職業務也不妥,所以抓個平衡點好嗎?」
 
「好。」出錢是老大,徐夜柏很溫馴地答應了。
 
瑞梅克很高興徐夜柏的配合,徐夜柏也清楚千萬別跟瀕臨發情期的Alpha對著幹,尤其他因為安產資訊素處於對瑞梅克具有被動吸引力排序第一位,起碼得先找塊夠堅固的擋箭牌再說。
 
被瑪麗安醫師認證是能靠眼睛看出AO發情期的共感型Beta,徐夜柏敏銳察覺當下已達分水嶺,瑞梅克需要立刻處理發情期了,從徵兆開始到失控有段醞釀時期,如果沒意外碰上發情的Omega,一般Alpha都有充足反應時間,更別提瑞梅克這種規格外的珍稀品種。
 
真相出來了,瑞梅克仗著等級差和過硬實力將該辦的煩心事能拖就拖,情報局工作顯然對他來說比解決發情期更有趣。
 
若他打算注射抑制劑解決,早就自行處理完畢,不會拖到連徐夜柏都開始緊張的程度,何況瑞梅克一早就宣布這次發情期他要找床伴徹底發洩,以免狀態調整不夠徹底因故對同居的徐夜柏和胎兒形成潛在風險。
 
「瑞梅克,你早就知道紅毛也住在這個社區為何沒告訴我?」徐夜柏故意提起另一個今天和他有過接觸的Alpha觀察瑞梅克反應。
 
「既然你沒問,我為啥要主動告訴你其他Alpha個人訊息?」
 
徐夜柏仔細想想是這個道理沒錯,本來他插手吉米以及和紅毛見面的事就是在給瑞梅克增加額外工作量了,瑞梅克卻沒說什麼,他的慷慨直接以行動展現。
 
情報局長回話語氣很輕快,忽然收緊懷抱的力道卻騙不了人,瑞梅克到底有沒有自覺他已經明顯欲求不滿?
 
「以後可能還會在社區意外碰面,尤其他知道我住這裡了,事先得到他的住址資料我可能就換換約其他見面地點,被紅毛刻意找上門,和他本來就住在相同社區的偶遇麻煩程度不同。」徐夜柏仰頭歎氣。
 
「你對紅毛似乎比對我的護衛還好,才三瓶飲料就放過他。」瑞梅克酸酸的說。
 
「因為我想讓他先離開,以免被對方跟回你的住處大樓。雖然我也可以去社區公共設施消耗時間,反正都要給那紅毛教訓,不妨試試處罰飲料,一箭雙鵰效果挺好。」徐夜柏解釋。「沒有放過不放過的說法,除了追究他的犯罪紀錄,他每找來一次,我就虐他一回,平常我可不想把寶貴注意力分給人渣。」
 
金髮Alpha發出仍舊不滿意的輕哼:「只是些果菜汁。」
 
「要不你也喝看看?紅毛甚至不敢在店內廁所解決,我瞧他走得挺急的。Alpha皮糙肉厚,瞄準內臟攻擊更有效率,果菜汁不犯法,紅毛自願喝下去時現場人證物證具全。」徐夜柏目前和紅毛沒有深仇大恨,但在某個能獨力達成的報復等級中他選了強度最高的有效手段以毒攻毒。
 
「好吧!我相信你的實力。」
 
「裡面沒加其他料,天然有機蔬果汁。直接找麗塔女士訂購處罰飲料,省事又方便,我只是建議麗塔女士在採購材料品種時不妨『追求極致』,我要報復的目標仗著家世背景欺負許多Beta,麗塔女士很親切地給我漂亮的折扣價。」讓徐夜柏自己打蔬果汁,他可能會忍不住調味料區的誘惑,手滑加進醬油胡椒粉或芝麻油,把人弄吐了給服務生添麻煩不好意思,不過徐夜柏還保留香菜和青椒兩道大絕沒用。
 
瑞梅克若有所思:「你拷問天賦挺不錯。」
 
「其實是我審過的稿子裡寫了很多激烈劇情,導致後來逛超市我都覺得像在逛軍火庫。」徐夜柏分享職業經歷,沒有最誇張只有更誇張,十八禁劇情不只黃色,紅色和黑色佔比更是不低。
 
黑褐髮青年認為他提供的擁抱服務已經超時,掙扎著要瑞梅克放開,情報局長不太情願地鬆手。
 
「就這幾天內會發作的麻煩事,連我都感覺出來,你到底約人來家裡處理發情期了沒?就說我無所謂還可以幫忙看護工作。」搞得徐夜柏一個Beta壓力比當事者還大,雷諾副官迄今還保持一頭濃密灰色秀髮真是奇蹟。
 
「好吧!後天我就把人約到家裡。你知道我不能讓你離開,這事我不能不考慮你的感受。」瑞梅克單手蓋住眼睛總算鬆口。
 
「我的感受就是希望你快點恢復平常狀態,不然你愈來愈黏我有點恐怖,而且發情期資訊素和平常資訊素不太一樣,我同意一切親密接觸前提都是為了小租戶的生存,我沒義務接受任何性誘惑或性騷擾,瑞梅克,希望你把這段聲明放在心底,公事公辦。」
 
「如你所願,Ash,我堅持到時候你暫時搬到主臥室,那裡有獨立衛浴和我的殘留資訊素,帶著你的被窩和枕頭過去,可以在公寓裡活動或外出,但最好別一直待在客廳,我也會留在大客房裡避免直接碰面直到發情期結束。」瑞梅克乾脆地說出處理流程。
 
「放心,你發情期這段時間我不會出門,盡量不離開房間,我當你們的守望者,看情況送送水或食物藥品之類,當然雷諾副官也在,我猜他一直都負責你發情時的安保工作,只是他是Alpha,應該無法進到你的住處,畢竟你們發情時領域性很嚴重。」得到准信的徐夜柏放鬆許多,跟著說出他有意幫忙的細節打算。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傷害你和小租戶,就算臨時不找人不過就是改用抑制劑的小事,再者我每年都會做一次不靠任何抑制劑和性愛對象獨自撐過發情期的自我挑戰,這樣還不能讓你信任我嗎?」瑞梅克一本正經道。
 
「呃,你何必這麼自虐?」瑞梅克難得曝光個人機密,徐夜柏真是服了。
 
「總要考慮到最壞情況下不能誤傷無辜民眾,我得定期確認自己的極限在掌控範圍內,人類忍耐閾值是可以訓練的。」瑞梅克自信十足道。
 
解開芥蒂,發情期問題也排好具體解決檔期,兩人之間又恢復輕鬆氛圍。
 
「現實和小說不同,不可能一次發情期就對伴侶標記成功,但都是處於必須標記或被標記的強烈衝動下,無法想像你們AO怎麼熬過來?」徐夜柏感歎。
 
「儘管發情期很麻煩,沒有發情期的AO卻跟死了沒兩樣,那是生命力量的波湧,客觀來看不盡然是壞事,就跟我無法想像Beta怎能活得那麼平靜慵懶?」瑞梅克說。
 
徐夜柏道:「我當小說編輯那些年最大的體悟是,想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以及享受火辣性愛,先別說道德和法律,得將衛生健康常識和不良氣味的排斥置之度外,發情期則是體現這些失控特徵的混亂現象。」
 
「因此發情期讓人失去理智,彷彿陷入狂戀一般,我想盡可能避免這種狀態。」瑞梅克撫著徐夜柏的臉頰,目光專注。
 
看在瑞梅克處理問題態度良好,徐夜柏不跟他計較這點觸摸,分他一點伴侶資訊素當代餐算是相互保證安全的互惠行為。
 
「發情途中你應該還是能維持大部分理智?」徐夜柏猜測。
 
「哦?你從何得知?因為我會做忍耐訓練?這只是我口頭告訴你的理由而已。」
 
「你目前為止沒標記任何Omega,連臨時標記傳聞都欠奉,沒半個私生子也沒搞出床伴重大傷害事故。」徐夜柏連子虛烏有的抹黑都沒聽同事八卦過,可見瑞梅克私生活這部分乾淨到狗仔記者想編故事都編不出來,僅止於全民喜聞樂見單身漢無傷大雅的緋聞。另一個主因大概是他基本上沒有私生活了,瑞梅克活到目前從事過的職業工作量都相當反人類,他還每天抽時間持續鍛練保持變態的戰鬥力。
 
瑞梅克露出一抹壞笑:「你怎知我沒找Beta當對象?」
 
「輝鵲大人這是在親自爆料嗎?」
 
「哈哈!說不定是喔!」
 
「就當我亂猜的,我認為你足堪信任的床伴依然是Omega,小說主角都是天生神力,我是說負責承受的那邊,Omega我不太確定,現實中一對一,Beta肯定會被發情期Alpha做死的,我勇者朋友親測過。」徐夜柏搔搔眉毛說。
 
「所以結論他沒有死不是嗎?」瑞梅克清楚若真是不幸悲劇,徐夜柏就不會拿來開玩笑了。
 
「是生不如死。」徐夜柏吐槽道。
 
「後來呢?」
 
「他在醫院裡忍痛和那個Alpha砲友分手了,其實3P以上找隊友幫扛火力可以解決,但他不能接受。果然還是讓Omega鎮場更安全,否則那個Alpha也該打個淺效抑制劑,我實在不鼓勵危險性行為。」黑褐髮Beta此時語調與健康教育課老師無異。
 
「Beta……不,Ash,你也和Alpha往來過嗎?」情報局長輕輕揪住他一縷髮尾在指腹搓揉。
 
「沒有,我只找Beta,非常偶爾地,而且絕對不碰發情期對象。」徐夜柏誠實表態。
 
「就不會覺得好奇嗎?Omega那邊呢?」瑞梅克果然躍躍欲試追問。
 
「首先,Omega僧多粥少連Alpha都哈得要死,遑論留給Beta機會窗口,Beta對Omega也不具備先天吸引力和後天社會優勢。其次回答你的問題,完全不會,AO不在我的喜好選項內。」徐夜柏當然不會說目前為止他只在上面過,男女都有經驗,可惜沒能勾起太大興趣,嘗試後他發現自己不喜歡和陌生人有肌膚之親,相熟的人卻少之又少,遑論懷有性方面的慾望。
 
Beta本來就不愛當面談論性事,聊起來往往也是匿名或輕描淡寫,尤其不會傻到對Alpha提及細節,就怕激發他們莫名其妙的征服慾。
 
「換成其他Beta我會懷疑他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你的話的確有可能不感興趣。」瑞梅克盯著徐夜柏說。這個小Beta和他同居快三個月依舊油鹽不進,還精進了攻擊高階Alpha的手段,順便將他當成假想敵,真是個人才。
 
「我偏好不需要耗費太多熱情的對象,情緒敏感或強勢的不適合我。」幻想歸幻想,實際找對象時,徐夜柏自認口味就像大多數Beta一樣,沒有互相傷害的隱藏炸彈如地位落差、價值觀衝突、債務、疾病或家庭因素,舒適好相處才是優先考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