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蛇老大逼我嫁》- 04 一試再試懷疑人生

月星兒(九喵) | 2024-06-21 20:01:02 | 巴幣 14 | 人氣 447


  璧桬心神不寧好幾天,他嚴重的懷疑自己是不是中邪了。

  連著三天,惡夢中的黑影離自己越來越近,每一次都有那個俊美男子過來救他。

  那男子對璧桬的影響越來越深。先是男子身上的香氣、後來是男子的鼻息、再後來是他眼睛裡的瞳孔顏色,就像在腦海刻著一樣,彷彿閉上眼睛就能看到那個男子在自己面前,璧桬覺得自己快瘋了!他跑去找學姐,問學姐聯誼還有約嗎?

  「有是有啦……不過這次人數少了點。」

  「沒關係,我去!」

  「學弟,你沒事吧?我覺得你跟平常不一樣。」

  學姐覺得只會埋頭在書堆的璧桬怎麼突然要聯誼,該不會是被家裡逼著要對象吧?學姐一臉關愛的開導璧桬,說他都成年了,不要把自己逼那麼緊,這種事情講究緣分,家人是一定會關心的……巴拉巴拉。

  被學姐醍醐灌頂了一個下午,璧桬抱著的腦袋嗡嗡響。

  大概是自己從沒跟女生親近,導致對長得帥的男生耿耿於懷?不對啊……他們班也不是沒長得好看的同學,但那就只是同學。

  等到璧桬參加聯誼活動回來的那天,一到宿舍他丟下背包,將自己塞到浴室蓮蓬頭底下沖涼,分析著自己到底為什麼獨獨只對那個男子有怦然心動的感覺。

  是男子讓人安心的懷裡,還是……男子的雙眼?

  他眼睛很特別,血紅漸染為金黃的虹膜,貓眼尖般的瞳孔,那眼睛裡的金黃會隱隱在眼底流動,像沙漠的流沙,不小心踩中而深陷下去,璧桬覺得自己的靈魂就是這樣被吞噬……

  男子的眼睛彷彿在訴說什麼故事,是個很久遠很久遠的往事,往事裡有一道冰清的香氣帶起的微風,以及耳畔沉如鐘響的嗓音。

  我是眼睛控嗎?不是吧?……璧桬陷入沉思。

  璧桬在浴室待了很久,等他洗完澡坐到電腦桌前已經快十點,他手上捧著小白,將小白從頭到腳翻過一遍,他沒注意過小白是公是母……多虧那俊美男子,害璧桬對小白也相當在意。

  被璧桬翻在手上研究的白蛇一臉困惑,這恩公想幹嘛?這麼好奇祂是雌是雄。

  璧桬翻不出一條公蛇該有的東西,就擅自的將白蛇認定為母蛇。然後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還好你是母蛇,我怎麼就認為你是那個俊美男子?」

  璧桬雖然有些失落,但也放鬆了不少。他知道那只是一個夢,只是情感上要說服自己那顆不願歸位的心跳回來,不要依靠一個單純的夢境成天想些有得沒得。

  「……」白蛇無言的看著剛剛輕薄祂,翻著研究祂性別的璧桬。

  誰去告訴恩公,不是每一條蛇都是這麼擠一擠就能看出性別……最少祂沒辦法這樣看。

  恩公研究祂的性別,祂倒是在想恩公夢裡的黑影怎麼除掉……最好是抓出來滅掉一勞永逸,可是要把黑影引誘出來,就不是祂到夢裡去那麼簡單。

  人類多多少少都會有積累的怨念,那些妖異最喜歡躲在人類的夢境裡面啃食怨念產生的負面情緒為生,嚴重的會連神智一起吃食。甚至前世或祖上有業障,那些拿著地府文書來討債的冤親債主,不能直接動手,卻可以間接開方便大門,讓妖異靠近債主藉此完成祂們的冤孽。妖異還特別喜歡小孩子,小孩子單純無法反抗,而且留有母胎帶出來的積怨。

  不過恩公不是以上這些原因,只是因為他靈魂太"純淨",所以被妖異看上。或許在小時候就被下記號,但看起來恩公到一個歲數就停止惡夢了,怎麼突然又出現?

  白蛇想得很仔細,沒有注意到自己被捧了起來,認定白蛇性別後,璧桬放下小白會變成美男子的這件事,對白蛇又恢復之前的態度。

  「怎麼看你好像愣頭愣腦的樣子?」璧桬對著正在沉思的白蛇如此說道。

  我怎麼看上這個傻小子?白蛇都要翻白眼了。

  比起白蛇的性別,璧桬對自己惡夢的黑影,似乎沒那麼在意。人類對作夢這件事情其實不會特別看重。

  而白蛇對於恩公擅自把自己"閹"成雌性,表示不滿。比被當成寵物這件事還要來的不滿。

  哼……白蛇現在知道恩公對祂有感覺,那就不用祂再多費心計畫接近璧桬,祂們蛇類盯上獵物,只要看上眼就會不擇手段得到,而且還能順便把黑影逼出來,一石二鳥。

  白蛇底定心意後,心情好的被恩公把玩,現在恩公不怕祂了,偶爾會這樣抓出來讓祂透透氣。

  白蛇的皮外傷都已治療,但內在的重傷恢復的很慢,人類居住的地方靈力很乾,對祂的傷勢沒有助益,不過祂還不急著回去。

  雖然確認了白蛇的性別,可到晚上做惡夢的事情還沒解決,現在惡夢沒有前幾天頻繁,璧桬是在隔兩天的夜裡又開始起惡夢,這次黑影不再是純粹的黑色濃霧,璧桬終於看清那是一大團的暗紅色血液凝聚在一起的東西。

  「我恨……/死吧!/我的孩子在哪!」那團東西發出各種聲音。

  那東西有很多隻手,手在地上匍匐,像軟泥怪一樣爬行一邊慘叫,跟璧桬跑步的速度差不多快。

  璧桬如常的在夢裡跑,那個慘叫離自己身後越來越近,他看著身旁穿梭著熟悉又不熟悉的場景,直到進入一座古代城池,腳下是腥血匯集成的血海,地上堆疊著人的屍身……

  「這裡是哪?」璧桬停下腳步。

  他不是自己停下腳步,他是被血海抓住,動彈不得。

  「這什麼東西?」璧桬看著腳下的血水。

  剛剛那團東西越來越近,就差幾公尺的距離,璧桬想自己要完蛋了,腦海湧起的恐懼讓他下意識的喊了一個名字「__!」

  突然地,一身白衣擋在璧桬與那團東西的中間,散發早已熟悉的清冷香氣。又是那個俊美男子。

  「汝何以知曉吾名?」男子站在璧桬面前,將他護在身後,邊轉頭詢問。

  「請問你是誰?」這次璧桬終於有機會開口問。

  「汝喚吾矣。」男子似笑非笑,看著自己眼前的璧桬。

  男子低喃幾句話,將光圈壓在那團東西上。

  「我?我不認識你。」璧桬看著男子,擺手表示自己不知道。

  男子聞畢,靠在璧桬耳邊,以低沉的嗓音輕輕地說:「謹記,吾為……汝郎君矣。」

  在璧桬還沒意識前……柔軟冰涼的吻就覆上了他,濕滑的舌頭闖進微張的嘴裡,肆意的侵襲過來,就像男子身上縈繞的香氣,明明只是一個吻,璧桬卻被拉往深淵。

  「呼吸。」男子輕笑,隨即又上來。

  男子放過璧桬的這間隔,他腿軟的跪了下去,他被巨大的溫柔包覆,濕淋淋地沉淪在淵底,在意識消失前模糊的想……還好男子的舌頭不是分叉的形狀……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清冷香氣的俊美男子出現啦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04/13.png
2024-06-21 22:47:24
月星兒(九喵)
一出現油門就可以加速了!!
2024-06-24 10:48:59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好可怕啊 直接就強吻上來啦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290/01.png
2024-06-22 09:49:02
月星兒(九喵)
我覺得我已經委婉地幫他做舖成了=w=
2024-06-24 10:49:3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