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4-06-21 18:56:45 | 巴幣 20 | 人氣 464

完結第一輯 序幕
資料夾簡介
眾人合力將大惡人瑪吉梅朵緝捕歸案後,轉眼間又過了好幾個年頭。但在瑪吉的世界裡,似乎什麼都沒變......
最新進度 [達人專欄] 見


千辛萬苦終於找到所愛之人,但那個人的心早已不在你這裡......
本章適合搭配:央吉瑪–蓮花開


    九宮格的轉播螢幕上面,映著的是綠髮一號在人前不會消失的笑顏。放大過後的手,畫質一點也沒減損,手掌的五根手指頭以優美的弧度開展。螢幕正前方,對比之下小小一隻的綠髮一號正對著架在演講桌內側的攝影機擺弄著手。

    他所帶領的類似手部健康操的動作,在電視上也有入鏡,不過那其實只是一種對甩手運動的諧仿,短短的錄像中的他,是在示範戒指形轉換器的戴法,所以性質偏向教學影片。轉換器講白了是給不能操縱異力的人體會異力樂趣的發明,到了明夢這邊,明夢超人般的事蹟讓戒指轉換器大賣,連帶著配戴這件事本身也變成迷因。戴的步驟被瘋狂擴散出去,一時躍升主流。

    「小指、中指、食指......最後是,無名指──」綠髮按照標準動作將戒指全套上,台下觀眾也有模有樣地拿個銀圈圈、錫圈圈一致地學他,若以鳥的眼睛來觀看,或放台空拍機,一個被萬人擠爆的會場的情景,展露無遺。短短幾字被念成口訣,聽到那聲音,人們便知道該那麼做。轉換器非明夢之發明,明夢卻把它發揚光大,全民戴戒指已不是誇飾的說詞。無庸置疑,一場見面會正在舉行。人海造出的浪層層湧動,手機的手電筒透出的藍色的光妝點了海,汪洋不息、水波無盡。

    明夢為了鞏固跟數目龐大的粉絲間的連結,所舉辦的此場活動叫做「蓮花祭」,其一彰顯明夢的佛學背景,其二透露活動的屬性。這類需要實體互動的公開場合,明夢本人當然不可能出馬,而是由他的替身作秀假笑。九成九的替身都樂意為他而死,代號太前面的除外,例如話最多的一號,和有些意見的二號及三號。他指派綠髮一號出席,鎮鎮他的反抗之心,教他認清服從的精神。

    一號登台苦撐場面,最後一排的惠美和琉璃夫婦倆把座位當站票,上回獲明夢親贈貴賓席的票根,惠美和琉璃根本沒上去貴賓包廂,特別是惠美,手臂不屑地交叉。「淨辦些有的沒的收攏人心,他到底理解不理解戰鬥員貴在實戰,不是玩演搞笑劇這種不著邊際的遊戲啊?」

    惠美心裡多少有數,明夢的用意是要搬出粉絲基礎向他們倆示威,沒法用武力直球比拼,取而代之的是向他們展示部分的兵馬,以期達成軟性恫嚇的效果。她吃過的鹽比明夢吃過的米多,區區一個小丑見面會,惠美怎會退縮,只是與會的人數讓她燥熱了起來。夫婦夫婦,她老覺得「婦」該放在「夫」前面,她家就是典型的婦權大於夫權,琉璃迎合她只能點點頭,可她還沒握有刪改字典的權力。

    綠髮一號卸下偽裝,終於獲得喘息,他無意識間想起,自己還沒有名字,專屬他自己的名字。他拉起脖子掛著的金牌,親兄弟都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他也是。一號深深感到配不上這份大禮,卻被強迫收著。他能有什麼特別的?若說製造日期,他是眾綠髮中最早的,因為最年長,跟圓香的年齡相近,圓香常差使他,叫他往東他絕不往西。

    綠髮人,明夢的替身大軍,自胚胎時期即受到嚴加監控,在人造子宮中孕育而成,必要時給予營養液和激素,待他們長成一定年紀後,這世界的門才會向他們敞開。腳第一次接觸大地,不必學走路,不必學技能,身心成熟之前,維生設備早已灌輸給了他們這些。明夢講求的是即戰力,綠髮人被「生下」沒多久,不僅要代他效勞、替他擋暗殺的子彈,還要顧及圓香,時時刻刻演繹伴侶恩愛的樣子。不是一號不愛圓香,就現實而言,圓香不愛他的成分搞不好多些。

    他才剛做過兩件越線的事情,手沾染似濃又稀的反叛的氣味。

    「香,我們去哪裡啊?」一號急忙地追趕著她的腳步問。

    「先不管目的地了,我需要一個適當的稱呼。你就沒想過幫自己取個名字嗎?」圓香明擺著忍受不了一號的軟弱。

     「那妳叫我『阿夢』嘛......」一號愈發心虛。

    「阿夢是阿夢,無情無義的,誰理他。你是你啊,不然我爸幹嘛白白送你金牌?」

     他從沒預測到圓香會氣得不得了,彷彿她相當重視一號是個個體而非複製品,心裡湧起小小的感動。圓香抓著他的手教他紡織異力的綢緞,一號邊看邊學,兩人像極了在跳芭蕾舞劇《天鵝湖》。

    一號同圓香馳車(當然是一號來駕駛)直往國家西北,那裡除了滾滾沙塵,塵埃背後不見兵荒馬亂的戰場,而是格局方正的園區。每棟現代辦公樓房的高度均一,達成某種協議般不超過十層樓,一如中東禦沙的平頂式建築。大樓外側貼滿玻璃片,由上而下採二丁掛的模式砌排得緊密,陽光強烈的照射打在玻璃表面,使之輝映出介於青藍跟牛仔褲藍間的漸層色澤。

    園區大門口有警衛駐守,圓香拉綠髮一號的手大步進門,被攔了下來,退回三步。「我是他準太太,我不可以進去嗎?」圓香急躁地質問,綠髮一號這個活著的明夢的備份硬闖亦無用,警衛堅持不放行,強調有通行證才能出入。一號苦思,他生理特徵明明就源自於明夢,何不以人像辨識系統判別身分。他忙抽出許久前脖間掛的通行證,不料把那塊光夫送的金牌給誤拉了出來,兩名警衛都看呆了。

    「哈哈哈哈哈,你們夫妻還真有意思,好吧,放你們進來吧!」廣播喇叭中明夢宣達指示,實際上門柱既沒裝喇叭也沒發聲裝置,這招千里傳音運用的應是更高段的科技。

    夫妻這詞聽在圓香耳裡很不是滋味,她的「元配」、她傾心的對象是明夢,如今這個場景卻像是她帶著情夫不知往哪去找「元配」,心裡彆扭又痛苦。

    初訪荒地中規劃整齊的綠洲,幾何狀的樓宇長得像堆起的積木,設計簡潔銳利,與世隔絕自成一體,彷若被遺落的、孤立卻又發達的文明據點。礙於它先前的戰地身分,圓香走在鋪設平整的路面每一步還感覺怪異,嫌不安穩。這是座水晶迷宮,各處相似而難辨認,她出於心裡沒依沒靠,主動握住一號的手腕,逐漸放鬆。一號也轉頭瞥視她繃著的臉蛋,確認她臉部的肌肉、她的喜怒,一一檢查是否出了異樣。

    他倆登上堪稱園區最高聳的大理石階梯,階梯分左右兩排,位於中間分隔樓梯的長方形區域的是呈縱式擺放的「先鋒號鍍金鋁板」浮雕。二人分成二路喘吁吁地登頂,只見一巨大的液晶幕佇立盡頭,那幕白底黑字地顯示著表格,公告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事,圓香猜想,該不會園區的作息都以這張為依據吧?

    「那是我的時程表喔。」明夢從液晶幕側邊繞出現身,猶是西裝領帶、長褲皮鞋。瞄到圓香與一號牽著的手,他道:「你們的夫妻生活過得還算和諧嗎?我看比起一開始,好轉很多了,用不著太驚慌,我也比較能夠安得下心來。」

    圓香臉色好不到哪裡去:「你不是死了嗎?死而復生,嚇我,你是假的,反正你跟一號一樣都是假的。」

    「不信妳摸我看看。」夢的語氣中充滿坦然,「倘若沒記錯的話,是惠美叫妳節哀的吧。」

    此話端端正正地刺中圓香心頭的穴道,她鬆開一號,雙臂大張撲向明夢,兩手在他後背交會,她捉住的人體卻透出空虛感,這明夢只是虛擬影像,化成條條光線瞬間移轉至一號跟圓香都碰不著的地方,重新匯聚成人形。

    「我死了,卻也活著。」明夢一副無所謂樣地說。

    「好,幽靈嘛,存心搞我。我單純把你當成幻覺不就好了?一上來就用心理諮商師的口氣對我說話,夫妻,我跟他又不是,什麼也不是,我和你才有關係,你就是這樣對待一個跟你發過山盟海誓的人嗎?」圓香氣憤中帶著哽咽,講至激動處,眼淚幾乎奪眶,一號都注意著那些晶瑩的珍珠何時會落下。

    「我有諮商師執照,沒辦法,這是我的天性。」明夢冷冷回。「我最近的感悟是,理性看待所有事物,就不會有多餘的念想。妳也應該學著自己平息怒氣了,多年來的歷練讓我認識到,契約關係是可以被打破的,不信妳看嘛。」

    夢不知按壓了哪組開關,使冷兵器如弓矢矛鐧,飛彈而出。見一號神速躍起,鞍前馬後揮拳而捕捉不到拳的殘影,十幾顆拳同時防禦各方襲來的危機,快揮出火星,明夢滿足一笑,圓香可不領情。

    明夢沒有停下實驗的意思,稍為修改了電腦參數,這次換金銀珠寶、稀世石頭從天而降,一號以最理想的路線,施展神偷功夫,左接一顆,右撈一顆,不出半刻即將一切珍奇寶石收入囊中,裝寶石的行囊用的還是一號不曉得從哪兒變出來的白色布袋。「這包要全是我的,我通通送給妳。」一號承諾,圓香仍舊嘟著張臉。

    「他這身手,能盜竊機密資料的,妳不喜歡?」明夢又問圓香,圓香微瞇著眼,不置可否。

    「我心裡想的,是你啊,若你能回來該多好。」圓香無視一號單肩扛整袋名貴的石頭,一號不免洩氣。

    「我跟妳記憶中的我有差距了,我不會順妳的意。」

    他沒等圓香回嘴,馬上請出雷電轟頂的人造暴風雨,一號脫了背心掩護圓香,披蓋住她的頭髮至半身。雨不下了,明夢說試煉的次數夠了。

    圓香滿臉莫名其妙:「你倒學會對付我了,是吧?」

    明夢反口說道:「他這樣都還配不上妳,妳要求真高。」緊接著揭露道:「妳注意一下結婚證書吧。」

    「誰會隨身帶那個......」她才疑惑到一半,一號默默找出那張被她遺忘的白紙黑字,圓香跟明夢的名字真真切切被列在上頭,察覺不出異樣。明夢古怪的態度跟一號受傷的表情,使圓香嗅到不尋常的氣息。當她發現,一號臉蛋緋紅,頭低低的不敢直視自己,圓香大概猜到了八成,這其中肯定參雜著壞事。

    「我必須坦言,那天是他跟妳一起去登記結婚的。妳對他差,人家可是會離家出走的喔。」

    圓香看向一號,一號滿臉抱歉,突然前後的訊息碎片都連結起來了,覺得被明夢,這個最親近的人擺了一道,心情在好氣跟好笑之間擺盪。明夢吐了一口氣:「所以我才說契約精神能被破壞啊,妳就是個例子。」他的世紀大騙局,徹底惹怒了圓香,她人都要跳起來了。

    「我又怎麼了!既然你沒掛掉,那為什麼不來見我?」

    「因為阿香會使喚人。」明夢簡簡單單答覆她。從古到今,包含他小學被欺凌的時候,他嫉下令者如仇,無論親疏遠近,一視同仁。教室裡的光景,但凡有人指使他,明夢往往都是皺眉頭,嘴巴不說但心生暗恨。「很遺憾的,從妳跟一號的相處中,我看見關係的不對等。我所追求的是相互扶持,不是誰把誰當作僕傭。」

    圓香疑惑地面對一號,一號全招了:「他派我貼身與妳生活,是為了試驗以後你們同住的情形。」

    明夢微微一笑:「對,讓妳早點知道,早點覺悟。我還是很期待妳的改變,不過如果到了最後妳仍沒變,就讓一號繼續陪著妳囉。」

    「你到底有多忙?抽空回家看看我,那麼困難嗎?」

    「這是合不合得來的問題,我也有自己的抱負,跟不得不待下去的理由。」明夢拍了下手,引路開道,外界天色雖已晚,這座謎般的小城卻仍為白晝,甚為稀奇。他並道出:「這園區沒有黑夜與白晝之分。」日光燈系統照射下亮晶晶地倒映出天空藍色的兩側大樓的玻璃片,每塊顯示出猶豫的圓香、一號,與明夢神采奕奕的樣子。如此異乎常態的企業參訪,別說一號了,圓香自己心裏都堵堵的,她愛著的人不挽起她的手,只離她遠遠的,帶隊繞廠房外圍,他們能一覽的也僅限外部。「這群建築物是經我授權擴建的工廠,正在實現除了把夢可視化,量化夢境的大目標。」

    明夢就像在打工商廣告,宛如插入遊戲機的小卡的薄片上手,解釋第一代融虛擬於現實的產品是人們還要戴緊頭盔眼鏡才能進入魔幻的世界,第二代則如他手拎著的小卡,放入人體即可一次性地習得並精進多項技能,此乃戰鬥員之福音,第三代改成接口與接頭,好幾條線路連結遠端的主電腦。他正在研發的第四代,是他活用來回進入人的意識世界的超常能力,就像病毒感染電腦,讓人腦中的願望成為病毒,感染空氣中的異力粒子,進而造出幾可亂真的虛構環境,使夢境真正地現形。

    陪他打天下的同伴一心於研究,徹夜未歸,為了穩定軍心,明夢親身作表率留工廠過夜,和數百作業員及工程師共渡難關。

    戰鬥員身兼數職並無不可,獲得某些重大的成就,例如幫國家的核心分子緝捕瑪吉梅朵那樣的謀反者歸案,適時地加入一點心機,還能被奉准自己開公司,明夢就是靠過人的功勞,改軍營為研究室開業的。

    「我聽說你讓囚犯沉醉夢境,然後你是決策者。你想做什麼?」圓香一抖一抖的。

    「沒幹嘛啊,那是我們辛勞的成果。我有義務當榜樣,試想辛苦趕工的同仁,在試作品接近成熟的環節,不眠不休地貢獻腦力跟勞力,蝕刻、封裝、出貨。妳也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一下吧,他們遠從異地而來,拋下家鄉的妻兒,只為餬口飯吃,當中暗藏多少辛酸淚啊?我總是留到最晚,由我帶頭,讓上下連成一條心。」

    這荒野之城,不只從事生產知識密集型的製品,為解形同工廠頭腦與四肢的員工的思鄉之苦,也在裏頭設置販售員工老家特產的超市,擺設完全仿造老家超市的現況。

    圓香頻頻發冷顫。

    他表現出對員工高度的關心,卻不進一步細說產品的潛在效益,以及關鍵性的用途,這使得圓香更確定明夢把她當外人了,圓香感受不到一絲明夢的愛,明夢好像沒有延續舊情的打算。

    一號多少能讀出明夢的無情,給圓香造成的傷害,他正盡自己所能地接住圓香,端看圓香能不能接受了。

    「阿香,善待妳身邊的他吧。」明夢又丟出意味深長的話語,唯有先愛上自己,方能學會愛人。圓香的心煩盤旋不去,一片烏雲依然罩著鮮紅的心。

    她喊:「大爛瓜!」

    「我呢?我呢?妳給我打幾分?」一號憨厚天真地插進一句。

    「他是主角,你是豬腳。就這麼決定了,以後我叫你豬腳。」

    圓香指完明夢,再指綠髮一號,一號主角變豬腳,臉上青白交替,愁慘誰與爭鋒。儘管無言到了極點,他說服自己依了圓香的意,做為一名複製人,服侍他的皇后,無怨無悔。


這次大概借了一點熊本新廠跟講座內容作為靈感。

西裝革履的明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