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的歸宿(8)

戴斯蒙 | 2024-06-21 18:02:57 | 巴幣 132 | 人氣 465


  不久後,佛羅倫斯主教來到了帳篷中,不知道為什麼,黑帝斯總覺得先前那張和藹的臉龐現在卻有點猥瑣。

  他在黑帝斯面前坐下,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正題。

  「聽說你有我需要的東西是吧?」

  「如果你要的是熊鞭熊膽,那麼我有。」

  聽到這話,主教露出開心的表情。

  「那太棒了!可以驗驗貨嗎?」

  「當然。」黑帝斯伸手進入他的黑色袋子掏阿掏的,最後拿出了兩個還維持著鮮紅色,看上去有些濕潤的兩個器官。

  當佛羅倫斯見到面前的熊鞭熊膽時,他整個人驚訝到不行。從來就沒見過這麼新鮮的商品,以往的貨都是乾貨,畢竟這種動物器官是很容易腐敗的,沒有經過特殊處理無法長久保存。

  看著面前的新鮮貨物,他此時也有些疑問。

  「你這些東西看起來很新鮮,難道是剛殺了一頭熊嗎?」

  黑帝斯想了一下,就兩天前的事情而已,就這點時間,相較於他經歷過的長久歲月,那確實是『剛』殺沒錯。

  「恩,對。新鮮出爐,有需要嗎?」

  「當然了!新鮮的,說不定效果會更好!我買了。」隨後便拿出了一些金屬片交給黑帝斯。

  這些金屬片是什麼?價值有多少?新鮮的熊膽熊鞭值不值這個價?黑帝斯這時候才發現前輩雖然跟他說了不少關於商人的心得,可是卻沒有教他關於這個世界的貨幣這種基礎的東西。可能是覺得這種東西那麼基本,不教誰都會吧?他不知道,總而言之,就算會虧本,他也覺得完成這筆交易。

  反正那頭熊就跟撿來的沒兩樣。

  「好,那就這樣。」

  黑帝斯將貨物交給主教,對方立刻就拿出一個袋子將物品裝起來,手中凝聚著魔力似乎在使用某種魔法。

  但黑帝斯沒關心這個,而是看了看手中的金屬片。那是由多種合金製成,上頭刻有著複雜的花紋,以及隨著角度的不同會變化的顏色,看起來十分精緻。

  「對了,熊膽熊鞭有甚麼功能?」

  佛羅倫斯面露些許驚訝,顯然對這個問題有點意外,但他還是回答了。

  「熊膽的功能比較多,可以做成解毒劑、回復藥等等,至於另外一個主要則是用來製成壯陽藥。而我打算請煉金術師將兩個都做成壯陽藥。」

  「神職人員可以做性行為?」

  「那當然是!是.....不行的。」佛羅倫斯在講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飄移不定。「不過信徒很多人都有這種需求,所以我是為信徒服務。」

  「原來如此,那還真是辛苦你了。」

  「必須的。對了,那麼你來到這座山上的原因,難道是還想繼續獵殺熊嗎?不過不對啊!你又沒護衛,照理來說一個商人怎麼可能打得過熊?」

  「不,我到山上來只是想看看導致熊下山的原因是什麼。」

  「阿?為什麼要看這種事情?」

  「在不遠處有個村落,當時有兩個孩子被下山的熊殺害了,聽那邊村民說熊已經很久沒下過山了,基本上跟他們是井水不犯河水。那時我就看到了山上有人,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就上山來看看。」

  「原來是這樣啊!」主教的笑容漸漸的消失,他的表情逐漸歸於平淡。「那麼你找到原因了嗎?」

  「還不確定,但八成是因為你們的關係。」

  「確實,我想也是。為那兩名孩子表示哀弔,這還真是不幸的事情,等到這山上的事情結束後,我會親自前往村子賠罪的。」

  佛羅倫斯的語氣非常冰冷,沒有了溫度,如果是一個正常人坐在這裡,絕對能從這態度的切換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但坐在這裡的是黑帝斯,他是個不瞭解感情的機器,對於眼前這個中年人的變化,沒有感覺到奇怪的地方。

  他感到有問題的是別的事情。

  「你們在這座山上做甚麼?」

  對於這個問題,佛羅倫斯摸了摸下巴。

  「恩.....原來這個不太能跟別人說的,但現在感覺跟你很有緣份,就說給你聽聽。我們聖光教會在這裡尋找著所羅門王的實驗室。」

  所羅門王?這是一個從未聽過的名詞。還好沒等黑帝斯主動詢問,對方就自己解釋了起來。

  「所羅門王,那是一個邪惡且富有野心的君王。為了能征服這個世界,他創造出了名為『魔人』的存在。這些魔人既強大又邪惡,身上還充滿汙穢,只要沾染過多,就會被感染精神陷入錯亂,成為『魔物』。還好在五百年前,英雄們集結起來,擊敗了邪惡的所羅門王,封印了那些魔人,消滅了大量的魔物。」

  聽到這裡,黑帝斯心裡想,原來這個世界的魔物不是哥布林或史萊姆阿!

  「但就算是這樣,那些魔人還是有逃出封印的機會。除此之外,也有些沒被找到的實驗室中,有著還未甦醒的個體。為了封印那些魔物,免得他們殺害百姓,我們才來到了這裡。」

  佛羅倫斯大聲說著,原本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說,但他卻以一副平淡冰冷的語氣講完,就好像在唸稿一樣。

  「原來如此,那還真是辛苦你們了。」

  在佛羅倫斯講到山上有實驗室的時候,黑帝斯就對整座山進行了掃描,結果是沒有任何人造物存在,也沒有像是他口中所說的魔人或是魔物的生物。雖然不知道聖光教會是得到了什麼消息而來,但看來他們得要空手而歸了。

  「不會,這是我們該做的。對了,我突然想起來還有點事情,就先離開了。」

  話說完後,佛羅倫斯就走了。

  他離開後黑帝斯原本打算想繼續研究一下手中的法幣,但就在這時候,一名士兵突然走了進來。

  「有什麼事嗎?」

  眼前的士兵手中拿著一個冒著熱氣的碗,微笑著說:「那個,我們多煮了些東西,你應該還沒吃晚餐吧?吃點吧?」

  士兵將碗遞了出去,黑帝斯看了一下,那是一碗非常清淡的粥。不,這能說是粥嗎?應該說是某種湯比較合適,畢竟這裡面飄著的米隨便數都數得出來。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肚子不餓,就不用......」

  「你!餓了吧?」士兵加大了聲音,似乎非常希望他吃下這碗食物的樣子。

  黑帝斯沒有多想,只覺得或許對方是在擔心自己肚子餓,所以便接了過來,在士兵的注視下將這碗『米湯』喝了下去。

  喝完後,他將碗遞給了士兵。

  「謝謝。」

  「不會,你覺得味道如何?」

  「老實說,味道不是很好。聖光教會有在料理中加入毒藥的調理方式嗎?那毒藥讓整碗變得又苦又瑟,難道這是某種苦修的辦法?」

  黑帝斯曾聽說過某些僧侶或是教士,會藉由各種肉體上的折磨來昇華自己的精神。以前看過用尖銳物弄傷自己、不讓自己睡的、在瀑布下沖洗等等的行為,但老實說這還是第一次看到主動吃毒的。

  而在聽到黑帝斯的話,士兵的臉色一變,他丟下碗立刻跑了出去,在這時候黑帝斯也感覺到自己的帳篷被人包圍了起來。

  正當他在疑惑這些教會的人想幹什麼的時候,剛剛才離去的佛羅倫斯主教又走了進來,站在他的面前。

  「痛苦嗎?」

  「沒感覺。」

  這回答讓主教愣了一下,隨即他觀察了一下黑帝斯的氣色,面無表情,確實不像痛苦的樣子。

  這讓他感到十分的生氣,馬上叫了一名士兵進來。

  「這怎麼回事?不是叫你們下毒了嗎?那種能瞬間毒死大象的劇毒!」

  「主教大人!下了!他也確實吃了!」

  「那他怎麼沒反應!這時候的他不應該躺在地上劇烈的抽蓄嗎?」

  「我不知道啊!也許有解毒的魔導具什麼的?」

  就在這時候,黑帝斯出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不好意思,所以你們下毒毒我?我還以為吃毒是你們聖光教會平常修行的方式。」

  主教額頭冒起幾個青筋,感覺到自己嚴重被瞧不起,到底誰沒事會吃毒當作修行?是把他們當傻瓜是嗎?

  「說起來,你們為什麼突然想殺我?」黑帝斯對這件事情有些納悶,難道他做錯了什麼嗎?沒有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