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廿一章 古魯格駐紮地散心(3)

霜松茶 | 2024-06-21 10:00:20 | 巴幣 170 | 人氣 436


前情提要:

  花火和白小嶽疑惑地看著。等了半天,只有令人昏昏欲睡的葉片摩擦聲。就在他開始覺得有點無聊的時候,腳下忽然一陣顫動。草坪上暴起一陣泥浪,穿雜著尖銳的哨響。伴隨「波」的一聲炸裂,兩名身穿背心的軍人從長滿雜草叢的地底噴了出來。


 
  拿碼表的那人舉起右手,兩眼放光,對他們大喊:「十一分十三秒!」
 
  噴出來的那兩人一陣歡呼,衝上去激動地擁抱在一起。三人來到長滿橘黃花粉的矮樹之下,女軍官抓了把花粉,隨手在樹幹上摸了一把,草地上忽然打開一個洞孔。
 
  軍士們從容不迫地跳了進去。
 
  黝黑的圓洞在三人身後闔上,恢復成逸趣草坪的模樣。小草搖曳,一切如常,分不出方才的通道究竟是機關還是術法。
 
  花火和白小嶽站在路邊,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那是什麼?」她吶吶地問。
 
  白潭的兩名護衛見怪不怪,見到花火的反應,還頗為有趣地笑了幾聲。
 
  「地底遊樂設施。」白潭沒好氣地解釋:「這座軍營有一個別名,叫做『強者的遊樂園』。這裡不是『有』訓練場,是營區本體就是訓練場。看到那片草坪了沒,地底下就是障礙競技賽地。這只是冰山一角,軍營裡地上地下,到處都放滿『遊樂設施』。如果你不知道哪裡有機關,東西隨便亂摸都有可能中招。知道了就不要再亂走!」
 
  白小嶽聳了聳肩,隨意地「喔」了一聲,完全沒有要聽進去的打算。
 
  他又不傻,本來也沒打算離開居住區亂晃。只是看到人倒在路邊,總不能視而不見。況且剛才是由當地的軍人指路,不會有什麼危險。
 
  白潭拿白小嶽油鹽不進的模樣沒有辦法,扭頭往軍官宿舍走去,決定接下來一整天不再讓神術使離開他的視線。
 
  陛下的兩名護衛分散左右,尾隨在陛下身後兩步。來到軍營之後,護衛隊已經進行一次換班。眼下陪同白潭出來的兩名貼身護衛,一名是不久前受過重傷的「蟲餌」蕾貝魯,另一名是當初載著他在泥沼中奔馳的三尾豹「斑掌」。
 
  花火墜在後面,好奇地問今日的護衛:「你們玩過那個嗎?」
 
  「有啊。」蕾貝魯高傲地揚了揚下巴,配上深邃的高吊眼尾,端得是一派高冷美艷:「我十八分零壹秒。」
 
  既然蕾貝魯答了,斑掌也不堅持,聳聳肩跟著說道:「我沒過關。」
 
  「這麼難?」花火驚嘆:「裡面都有些什麼?」
 
  正確的措辭立刻引得兩名護衛心情大好。自離開格拉古祭祀所,護衛隊和祭司隊之間的關係更加緊繃。兩方已經有一陣子沒給過對方正眼。
 
  他和斑掌默契地對視一眼,拖長語調:「這個嘛……」隨後以「護衛陛下時需心無旁騖」終止了對話,勾得花火的心像被貓爪抓撓似的好奇難耐。
 
  走著走著,白小嶽忽然停下腳步,望向天邊,不走了。
 
  他指向不遠處一座矮坡問道:「那裡,可以上去嗎?」
 
  白潭被折磨得脾氣都沒了,揉著額角,有氣無力地問:「你要去做什麼。」
 
  山丘上開滿了黃色小花,種著像熱帶鳳梨叢的植物。炸開的樹頂蔥蔥綠綠,下方圓胖的身體菱格橫縱,長著無數根看似扎人的短小尖刺。
 
  「草。」
 
  「草?」
 
  「你,來。」
 
  白小嶽視線反常地灼熱,緊盯著植物叢根部的幾根小草。說完也不等白潭的答案,他躍下石板,撥開草叢,往坡上那一群樹叢走去。
 
  白潭強迫自己在中風之前深深地吐息,以免這不慎成為他人世間最後一口香甜的空氣。正要抬腿跟上,身後方傳來另一個搗亂鬼的聲音:「陛下,請問我可以去喊其他人來看看這裡的競技賽場嗎?」
 
  花火小心翼翼地陪著笑問道。白潭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尾隨在白小嶽身後邁入草叢。
 
  「隨妳。」
 
  花火如得大赦,脫離陛下的隊伍往宿舍走去。白小嶽看上去暫時沒有問題,況且她差不多也該喊露西法來換班。陛下的低氣壓就像可怕的未爆彈,還彷彿不停發出「茲茲」的幻音,害得她胃都痛了起來。
 
 
  她轉過白色的小磚建築,再越過過於寬敞的前院道路,氣喘吁吁地回到祭司車隊營地。
 
  露西法和皇蔻恩奇站在通訊車外面,面對從車窗裡延伸出來的變型螢幕。班傑明乘坐在車內為他們操作。除了那三人之外,看守暗室車的隨扈祭司,還有正清潔廚具的翠翠巴斯尚可以勉強剃掉,其他人看起來都不像在做正事。
 
  「大家大家。」花火遠遠揮手,高調地獲取了眾人的注意:「你們要不要出來看看?這裡蓋得真──」
 
  盪開的悶響打斷了剩下的話音。
 
  肌肉的記憶先一步做出反應。十來名祭司或是臥倒,或是迅速往掩蔽物飛撲,將身形掩埋在黃沙之中。只剩下兩名新世代的祭司愣在原地,遲了半秒才被他們的反應嚇得一跳。
 
  靜默片刻,拉敏敏爾菲率先笑了出來。
 
  沙中的祭司紛紛爬起,安撫那三名嚇到的後生,並且為自己誇張的反應陷入難以停歇的爆笑。
 
  「哇,原來我關節還那麼靈活,看來不需要擔心老化的問題。」皇蔻恩奇扶正帽子,甩了甩肩膀說道。
 
  「這裡長得太像度假村了,一時間都忘了其實是軍營。」翠翠巴斯撿起差點飛到沙地裡被埋得不見的菜刀,若無其事地繼續擦了起來。
 
  露西法微微一笑,才正要說話,忽然間面色一變。
 
  血色如海嘯前的潮水褪去。祭司長白著臉低頭一看,懸掛在他脖子上的,用自己的生命之火祭起、與白小嶽身上的守護項鍊成對的珠串,無聲地斷了。
 
  大正祭司長嘴角溢出血滴。散落的木珠墜入沙地,一粒粒陷進枯黃之中。於此同時,皇蔻恩奇與拉敏敏爾菲皆是面色大變,瞳孔放大,不約而同地摸向自己配戴在身上的守護祝具。
 
  露西法提起袍襬,不管不顧地衝了出去。
 
  「等等,露露,你要去哪裡?亂跑很危險──」
 
  花火朝他的背影大喊,然而露西法恍若未聞,瞬間就化為一個小點,轉過奶白的建築物消失不見,看那速度,竟然是全力急奔。皇蔻恩奇與拉敏敏爾也跟在後面追了出去,留下一眾祭司面面相覷。
 
  剩餘的祭司們交換幾個眼神,迅速分成兩組,有能力支援的隊員們隨著前面的三名大正祭司,毅然奔向了未知的場地。
 
  ***
 
  稍早前,軍官宿舍,三樓。
 
  麥梅蒂茲無聲地關上房門,將宿舍細微的生活音隔絕在外。
 
  他來到窗邊,先關緊窗戶縫隙,輕手輕腳地解下腰後的終端機。位於走廊最末端的房間,面對軍官宿舍的西面,正好將大片的營區風景收入眼底。四方的疊翠連綿,配上舒適的內部裝潢,放眼望去,簡直像是深山中的溫泉飯店。
 
  要不是麥梅蒂茲每年都來這裡,早已經習慣遊樂園的樣貌,幾乎要產生他是來度假旅遊的錯覺。
 
  深呼吸一口氣,他點開通訊間,迫不及待地撥通最頂端的聯絡人。麗人兒回眸燦笑的背景照片躍上屏幕。通訊間等候音反覆連響,一直到瀕臨自動斷線的極限,右上的小圓點才由紅轉綠。
 
  連線的瞬間,虛擬屏幕被自動收起,消失在明亮的室內。麥梅蒂茲立刻從善如流,握住柱型的終端機,舉到耳邊。
 
  『謝謝。』通訊間傳來的聲音稍嫌遙遠,接著是輕微的「嗑噠」一聲。對方說話的語調客氣,顯然並不是對他說的:『我家寵物很怕寂寞,若是不接電話,我怕他晚上跟我鬧彆扭呢。』
 
  ──看來是在忙了。
 
  麥梅蒂茲緊閉嘴巴,側頭欣賞窗外的風景,靜靜地聽著打趣的話語淹沒在銀鈴般的輕笑之中。胸中的悶滯似乎輕盈了起來,彷彿能將他化為山風,在一片翠綠色的美景上空盡情傲馳。
 
  未曾聽過的陌生男音響了起來:「您也有寵物?但是您不是……」
 
  「我平常是獒犬的飼主喔。」
 
  天使般輕靈的嗓音帶著笑意答道。「獒犬」兩字烙在他心上,燙出一道暖流,橫衝直撞地淌進麥梅蒂茲心裡。
 
  那人吶吶地應了一聲,迷惑的聲音顯得摸不著頭腦。不待再說,一道沉穩的咳嗽聲響起,將兩人的注意力帶回話題。
 
  「剛才從D的回饋,我聽聞您進入狀態的時後,似乎有頻繁的言語暴力行為,是嗎?」



<<回總目錄


開始有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可愛的藏獒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04/13.png
2024-06-21 10:48:23
霜松茶
阿松直呼阿鼠內行( •̀ ω •́ )✧

(麥梅蒂茲:汪)
2024-06-21 14:33:5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