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運氣獸】第二章:運氣石

字靈 | 2024-06-21 02:14:06 | 巴幣 120 | 人氣 421




  傳聞,擁有運氣石的人會有無敵的幸運,遇見無數的際遇,但運氣石卻十分稀少,在這個運氣獸已經瀕臨絕種的現代,古法所言,運氣石需要由天種運氣獸的心臟千錘百鍊冶火天製。

  「妳要為她報仇嗎?」徐失白放下了剪刀,拿起一根金針。

  「如果她真的被害死了,當然要,是她教會了我如何好好生活,我一定要幫她復仇,抓到壞人。」方浴茶看著手機相簿裡,彼此的合照,五年了。

  「可是妳要復仇的對象是運氣比我姊還要強大的高手,能捕捉到我姊的人類運氣該有多強,天種運氣獸本就是我族天賜的禮物,百萬年也不一定會有一個,而那人或那團隊還能將其捕捉,捕捉運肯定不凡,我們又怎麼可能找到他們更別論為我姊復仇了。」徐失白手裡的金針細長乾淨,最細小的顫抖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為什麼人類要抓你們?」方浴茶的視線停在相簿裡畢業典禮上全班的合影,巫麵慈搞笑的模樣躺在了禮堂地板上。

  「因為某一部分的人類將我們視為邪惡的存在,說我們是擾亂世間運氣法則的元凶,所以要捕捉我們並殺掉。」徐失白乾淨的眼神中落寞透著憤怒。

  「不,我相信她會逃出來的,我相信她一定還活著。」方浴茶的眼神堅定。

  「妳……真的這樣想?」徐失白看著方浴茶。

  「高中的時候我曾經很膽小也很怕生,是她第一個跟我說話的,她是我見過最自由最燦爛的人,我會想來這間花店也是因為太想她了,最近聽說這裡的永生花盆很有名,於是想買一盆來紀念她身上的花香,只是沒想到原來這裡也是她開的,她身上到底還有多少迷人的秘密,搞不好是連你這個『弟弟』也不知道的,所以為什麼不相信她呢?」方浴茶似乎話中有話。

  「哼,弟弟,一個可笑的稱呼罷了,我們姊弟並不像你們人類那種姊弟那樣的親暱,其實我很……羨慕她。」

  「我就知道,因為你們根本一點都不像,我是指個性。」

  「但是你都相信我說的話,包括運氣獸這種人類聽起來應該不會信的說法,妳為什麼要相信我?」

  「我不覺得你會騙我,跟你說一件奇怪的事,其實我每次迷路都會遇到好事情,而我今天遇見了你,也知道了麵慈的真實身分以及她消失的原因,也許我不如我以為的運氣那麼差,是吧?」方浴茶微笑,眉間上揚。

  「是啊,但妳剛說妳想改運,我可以幫妳,只是妳會付出一些代價,妳願意跟我交易嗎?」徐失白手裡的金針,細長尖銳,瞄準著自己的心臟。

  「交易?我要給你什麼?」方浴茶看著針尾上流出的一滴血。

  血液從心臟流出,滲透浸染金針,到從針尾凝聚,化形成一顆固態血珠,不到三秒。

  「吃下去,妳會獲得我一部分的運氣,至於是哪幾種運氣,就看妳的運氣了。」

  「運氣還有分種類的嗎?」方浴茶盯著手裡的血色藥丸。

  「當然有,運氣主要分為壽運、財運、機運、情運等各種妳能想到的以及不曾想過的,而當妳吃下去的那一刻妳就已經支付了某種代價給我。」徐失白收起了金針放到了收銀機裡面。

  「代價是?」方浴茶緩慢放入口中,瞬間融化,淡淡的甜味。

  「到那一天妳就會知道了。」徐失白的表情高深莫測。

  「那你是哪一種運氣獸,啊,我這樣說會不會不太好?」方浴茶摀著嘴巴,突然意識到自己這樣好像人,而他好像野獸、怪獸。

  「無妨,想要叫我們運氣獸也可以,我們本來就沒有所謂的名字,但妳可以叫我徐失白,我大概是屬於機運與壽運較強的運氣獸。」

  「受孕?你不是男的嗎?」方浴茶一臉疑惑,難道他們還可以……

  「壽命的運氣,我已經五百歲了,前天剛過的生日,你看。」徐失白拿出手機,將小蝸牛社群打開給方浴茶看。

  畫面中,五個男女彼此歡樂微笑的畫面,讓方浴茶眉毛抖動的看著中央吹蠟燭靦腆的徐失白,蠟燭上十九歲的煙霧被清晰補中在鏡頭裡。

  「他們是普通人類吧,看起來真開心呢,生日快樂啊,小白。」方浴茶哈哈大笑,笑聲中兩滴小淚不爭氣的流下,跟麵慈吹蠟燭的方式一模一樣,食指比一放在嘴唇下的動作,真懷念呢。

  正當兩人聊的有說有笑時,窗戶外頭,晚上十一點的悶熱晚風吹著七聞街,燈條忘記下班的白記花店招牌。

  「矮由,真是稀有呢,花店怎麼經營到這麼晚呢?」一個身穿棕色披風的男子站在街頭,手裡的懸賞單飄飄欲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