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箱庭の世界】似花似劍、終。

槐〞 | 2024-06-20 23:59:33 | 巴幣 10 | 人氣 77



似花似劍、終。

忘情劍被拔出來之後,一會兒附近便傳來妖魔的異響,不難推測此地像是有什麼保護結界、能夠阻擋妖魔入侵的地方;一同蔓延過來的是,那些本在入口處的紫色瘴毒。一場戰鬥無法避免。恰好,能夠試試這把劍的威力。

這劍輕巧且鋒利,一隻妖魔便在尤緹希婭的試驗之下身首分離。隨後,將劍表面覆上一層薄冰,讓劍的鋒利度稍微降低--自從那天以後,她還是還沒習慣使用鋒利的劍。
忘情劍在月光折射下映出藍色光芒,揮舞時有片片花瓣、些許花香,是把文武兼具的好劍;而那香氣似乎能夠解除瘴毒,自己在吸入花香時身體感覺變得輕盈不少。

這是一場近乎眨眼間就結束的戰鬥,其原因有二。一是已經習慣這些妖魔的攻擊方式,二是靠此劍的功勞。

握著忘情劍,尤緹希婭穿越紫色瘴霧,回到那個Y字岔路,走向石製道路,並穿過那片因圖騰觸發的紫色瘴氣--但那後面卻是一條死路,原來,這也是條陷阱。

回到岔路口,眉頭深鎖,正當以為線索又斷掉時,尤緹希婭想起那個洞窟--也許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搞錯了,那邊一直都是真正的道路,只是被那些瘴氣阻礙無法通行。

破壞自己設下的路障,她很慶幸,還好當時並沒有完全把路封死;走到盡頭,她又回到這個被瘴氣填滿的洞窟。

下定決心,尤緹希婭持著無名的忘情劍踏進洞穴內。
雖然瘴氣對自己的身體影響已經沒有這麼嚴重,但過度吸入然是讓她有些昏沉,以及視線阻礙;尤其洞穴深處更看不清楚。於是,她決定加快腳步、然後度過這個地方。

由於視野不佳,她一路扶著左邊穴壁行走。所幸這只是一條隧道,並沒有其他岔路。走到盡頭,映入眼簾的便是那座、自己要尋找的--青女峰。

她發現,即使帶著化劍為形的忘情花也無法完全免疫瘴毒,加上路途凶險、讓她緊繃神經,精神與體力都快到達臨界點--因此尤緹希婭決定暫時歇息、待天亮後在前往青女峰。

清晨破曉之時,這晚,她睡得很安穩,似乎還夢到了好友;只是內容已經記不太清楚,感覺隱約有夢到的樣子。

「哈啊--」狼少女打了個呵欠、向上伸了懶腰,昨晚瘴毒的異樣感一掃而空,看來,就跟自己想的一樣,就算拿著劍、吸入那些氣體還是會中毒,並不是完全免疫;只是多了一個能夠解毒的手段而已。

也罷,至少有解決手段,不完全是件壞事。

至於怎麼肯定這座就是青女峰--從峰下的冰清閣就能輕易分辨。

拿著無名之劍,緩緩踏入冰清閣。這裡室溫驟降,與外頭四十餘度的高溫形成強烈對比。內部裝潢就像是冰宮一般,裏頭只有透明的水藍色。

體內寄宿的冰精靈讓她即使穿著輕薄、沒有特地防寒也不會覺得寒冷,而走到閣邸中間,她發現此處也有妖魔所在。

拔劍,若是不小心打壞這裡的內裝可就不好了;輕撫忘情劍身,還好這把劍沒有因為晝夜更替失去原有的鋒利度唯一差別的大概是美觀吧?白天就讓這把劍失去那種唯美的感覺。

她等待妖魔群進攻,繼續施展防禦型的劍法;以閃避招架之姿減緩妖魔的行動,當他們近乎無法動彈時再一一個別擊破。沿路過來,她幾乎都是用相同的劍技,而妖魔的強度只要熟悉他們的動作之後便失去威脅性,加上自己現在手握一把好劍--

只不過,還不清楚這柄劍有什麼特殊的功用就是了。

但這些妖魔似乎有些不同,他們被擊殺之後雖然相同化成塵埃,與之而來的還有那紫色毒霧,這棟建築也發出崩塌聲響搖搖欲墜。所以說,這也是陷阱之一嗎......!

抱著疑問的心情,尤緹希婭帶著劍迅速離開此地,而這裡就這樣塌陷了。仔細思考,方才的戰鬥中基本上沒有碰到任何東西......而冰清閣就這樣塌了。

難不成,這裡並不是真正的冰清閣?

建築倒塌的煙霧散去,留下的只剩紫色的毒霧。往內一瞧,後方居然還有通往其他山峰的道路,道路崎嶇也讓尤緹希婭稍微迷失方向,走這裡真的是對的嗎?

左盼右瞧,確認沒有其他路後,她快速穿越毒霧後便放慢速度、用幾乎在散步的步伐行走,一是能降低毒性在體內活化的速度,二是能讓花劍慢慢解毒。

這次,映入眼簾的便是真正的冰清閣。

這裡室內任何傢俱幾乎都是用冰雪打造,而大小比方才的贗閣還要大上數倍。向前,她發現,這裡有一個類似前晚看到的劍塚,像是一把劍的底座、但上頭失去了重要的東西,只留下一個如鑰匙的孔。

「舊事歷歷,是去是留......。」抬謀,牆上如此寫道。尤緹希婭沒有猶豫,她將劍插入洞中。地面微微震動,從接觸面傳來的是那股紫色瘴霧--
面對迎面而來的瘴氣,狼少女沒有鬆手,堅定的目光垂下、雙手將劍插向更深處。
這次,她不會再迷惘、不會再躊躇不前;而會將舊事牢記在心,成為成長的養分。

圓環碎裂,抬眸,發生過的事無法回到過去改變歷史,而自己要做的,則是向著未來、做出不讓自己再後悔的事。

片刻,前方傳來冰門滑動的聲音,似乎在說狼少女通過了考驗、有資格登上青女峰一般。拔劍,少女向前行走,又一次身中瘴毒的她走得比方才更緩慢。登上青女峰,沿路上並沒有碰到妖魔和瘴氣;看來,自己要找尋的東西已距離不遠。

來到半峰腰,這裡有個如湖水清澈的泉,那泉水映出墨綠色的色澤;泉中有一名女子一絲不掛、背對著來者的客人。

--此地便是「玉潔泉」。

「妾身已候君多時矣。」她背對向身中瘴毒的狼少女說道,就像是背後有長眼睛一樣,「來此一謁。」

這些語言對她來說有些困難......,勉強能夠理解對方的意思;而希望自己不用改變說話方式就是了。

這個人,大概就是自己要找的青女吧?

尤緹希婭向前,來到女子身旁。那名女子是一頭烏黑的秀髮、髮尾被泉水打濕;美若天仙的女子抬眸,望了眼狼女。

「姑娘何以光臨此地?」青女沒有看向對方,有些平淡的語氣說道;瞥了眼少女手中的忘情白劍,沒有繼續追問,彷彿已經知曉一切,「看來,姑娘乃經過忘情考驗之人也。」

不等狼人回答,青女拿起飄在泉面的清酒杯、小酌一口,「下來一談。」

「......?」聞言,尤緹希婭愣了愣,是要自己也下去泡的意思嗎?雖然自己不會在意,初次見面就這樣坦誠相見是對的嗎?

褪去衣物,她將自己的衣服摺好放在一旁。下泉,原本以為水溫會特別高,結果是大約十餘來度的冰水。
還好自己並不會怕冷......,但青女這樣是沒問題的嗎?

整個人浸在玉潔泉中,這裡的深度並不深,坐下來剛好將頭部露出來;尤緹希婭的眼鏡沒有拿下,上面因為動作沾上幾滴水珠。

而將身子泡到泉水裡面,郎少女體內的瘴氣快速的排出體內,紫色煙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與泉水融合,最後像是細胞被吞噬般消失。

除此之外,玉潔泉似乎還有提神醒腦功效。短短數秒,身體感覺輕飄飄,此時才知道此行過來身體真的非常勞累。

尤緹希婭倚在邊緣放鬆,一不留神就會睡著的輕鬆。這泉具有能讓人暫時忘卻一切煩憂、治療體內外傷痛的功效。

「洗身滌心,不沾紅塵。姑娘已經參透了忘情之道。」數分鐘後,青女起身,稍微擦拭、穿上桃紅衫。
「隨我來。」不等尤緹希婭,青女便邁開那緩慢的步伐。

起身,尤緹希婭擦了擦身體、穿回原本的衣物、抹去鏡片上的水珠後,跟在已經快看不到的青女後方。尾巴濕掉來不及弄乾覺得好重。

沿路上,尤緹希婭看到青女前方有一群妖魔。正當她打算衝上去協助時,只見青女抬手一揮、雙手一撫,那些妖魔便直接煙消雲散,完全沒有自己出手的餘地。

踏上青女峰頂,這裡有一個涼亭,上面有一把琴;一旁有一小塊空地,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東西了。

放眼望去,這裡可以看到青要群山的全貌,而山腳下各處都有紫色瘴氣和妖魔作祟,想不到自己原來有經歷過這麼多地方--而青女的作為就像打從一開始就在峰頂注視著自己一樣。

「忘情者有情,有情者忘情。」青女緩緩說道,她拾起那把古琴,坐在涼台旁。

「靜聽一曲七弦,知己所求。」語畢,她便開始撫琴。

琴聲在峰頂響起,那琴聲美妙且動人。纖細的手指撥弦,氣溫驟降,隨後開始下起片片白雪,景色由綠漸漸轉白,而尤緹希婭也闔上雙眼、靜靜地聽青女奏曲。

一曲未落,尤緹希婭睜開眼,她走到涼亭旁的空地,拔起忘情劍在此處隨曲舞劍。那劍挑起片片雪花,精準完美地從片雪下方劃過。

曲速不影響她舞劍的速度。不疾不徐,隨著自己的步調。

而曲風一轉,尤緹希婭又配合樂奏弄劍。

重音落、劍前刺;低音起、劍上挑;平音奏、劍橫擊。

一曲落幕,那柄忘情劍也隨之垂直插在雪地上。

「想必,姑娘已然明瞭自己該做何事。」青女始終沒有睜眼,她一抹輕笑,從武劍劍姿得知,在拔劍後,少女已經知道自己不該徘徊過去、不該猶豫不前;來到青女峰面對面後,也深知她並沒有看走眼。

「切莫忘卻這份情誼,終有一日,輪迴轉世後必會再相見。」

「去吧。忘情之人啊,莫要做出令自己悔恨之事。」

離峰,繼續奏起的琴聲不斷,在青要群山中迴響;回程途中,再也沒有看到妖魔和瘴毒的蹤跡,但嚴格來說也不算順遂......,原本的四十度高溫因落雪降至零下,還是稍微有那麼點不適應。

穿越隧道、行經岔路、回到入口,尤緹希婭回首一望,再看了下手中的劍,又品了青女的曲聲。

她找到自己該專注的事。

返程,

定下心,

邁步而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