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4-79 戛然而止

空想能手 | 2024-06-20 22:55:26 | 巴幣 24 | 人氣 449


  在房間裡,已經換好了睡衣的我和懷亞特坐到了床上,也終於可以真正的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我知道妳想問什麼,是想問我為什麼現在才來吧。」懷亞特表情凝重的拉起我的手,把我的兩隻手用他自己布滿厚繭的雙手捧在手心,說到:「之前沒辦法過來的理由就跟妳想的一樣,庫雷格斯侯爵不願意在造成損失的事情上多加投入,而且……。」
 
  懷亞特嘆了口氣接著說到:「而且大概也有敲打我的意圖,畢竟那時候為了與妳訂婚不受阻撓,也確實沒有事先諮詢過侯爵,這是他那種充滿權力慾的人不能忍受的,大概也是因為這樣,安插進我部隊裡的人有不少,如果把掌控力比做容器,那現在的狀況幾乎可以說是篩子了,很難自由行動。」
 
  …當初訂婚太突然果然會存在後遺症啊,這下是真的讓庫雷格斯侯爵對懷亞特心存警惕了。
 
  「…對不起,是我給懷亞特哥哥你添麻煩了。」
 
  「那倒不至於成為麻煩,就算不發生這件事,我的生母仍舊掌握在侯爵手裡,想擺脫箝制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妳不需要太放在心上。」懷亞特的大拇指輕輕摩擦我的手被安撫到。
 
  「說回為什麼『現在』救援迪薩郡吧。」懷亞特露出苦惱的神情,說到:「現在才出發確實是因為侯爵出手,可是出動部隊這件事本身也是需要侯爵本人同意的,所以為什麼是『現在』…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因素影響了侯爵的判斷。」
 
  懷亞特果然也察覺到了嘛,不過聽起來懷亞特似乎也不清楚真正的原因啊?
 
  「懷亞特哥哥也不知道侯爵大人同意的理由嗎?」
 
  「就算我開始著手組建自己的情報網,可是時間太短,連掌握一個城鎮都有困難,就更別說知道侯爵的意圖了。」懷亞特十分無奈的回答到。
 
  「難道是用某種管道確保一定能取得利益嗎?還是…就是單純想用一場失敗給我們下馬威呢?」
 
  「侯爵不會為了讓我沒面子就做這種事,他很少為了感情付出實際的利益,敲打我是一種上御下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所以不可能是讓部隊戰敗,因為無論如何,我的姓氏是『庫雷格斯』,我的失敗就是『庫雷格斯侯爵家』的失敗,侯爵不可能為了一時的壞心情就做出這種決定。」懷亞特回答到。
 
  這麼說也對,就算只是自己的兒子,可是把兵力分配給懷亞特的是侯爵,兵源也都來自從屬庫雷格斯侯爵家的各地,如果失敗,確實不可能把責任都歸咎在懷亞特身上。
 
  「那…果然還是侯爵大人有辦法確保利益了嗎?」
 
  「嗯,非常有可能,從庫雷格斯侯爵領各處都在傳播關於我的事蹟,這一點上我可以確定,侯爵並不打算讓我敗北,如果是『捧殺』對庫雷格斯侯爵家的傷害太大,所以這一仗我落敗的可能性很低。」懷亞特接著說到:「只是侯爵是從哪裡知道情報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畢竟侯爵家的情報網本來就很周密。」
 
  唉…沒有情報就像瞎子找人打架一樣,真的是無從下手啊,難道真的要等時間到最後一刻,圖窮匕見時才能知曉嗎?
 
  無法自己掌握命運真的是很讓人害怕和絕望,強烈的無力感讓人想徹底放空躺平。
 
  不過感受到手上傳來的體溫,讓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這樣想著,本來僵硬的表情就有了鬆動,露出了一抹笑。
 
  「無論如何,你來了,我就安心了。」
 
  「不管周圍的人都懷揣著怎麼樣的陰謀,我相信,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們都能一起克服。」
 
  聽了我說的話,懷亞特也露出了我最熟悉的溫柔笑容。
 
  懷亞特雙手的力道變大,把我的手又攢緊了幾分,語氣堅定回答到:「好,我們一起克服。」
 
  之後,我們又聊了很多最近發生的事情。
 
  我說了迪薩郡的事情,懷亞特也說了一些募兵和訓練時的事情,直到深夜,我們才入睡。
 
 
 
  隔天早上我們就向著通往迪薩郡的關口出發,抵達關口時已是下午一點多。
 
  眾人便決定就地休息等待時間,懷亞特也把握時間和我及部下進行行動前的最後確認。
 
  「這次的行動目標很簡單,就是盡快前往庫沙塔魯城,與子爵家的戰力匯合,再全力殲滅掠奪團。」懷亞特簡單的對部下說明到。
 
  或許是因為沒什麼可以反對的地方,侯爵留下的刺頭也沒吭聲,只是安靜地接受命令,只是在看到他眼神中蘊含的戲謔時,就感覺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讓我感到了強烈的不安。
 
  時間逐漸逼近三點,已經剩下不到五分鐘的時間,眾人開始最後一次檢查自己的武器、裝備和隨身物品,並提起精神,為接下來的戰事做足準備。
 
  就在大家的精神就像一條繃緊的弦之時,懷亞特身上的通訊石卻不合時宜的有了響動,人們頓時宛如驚弓之鳥,身體變得僵硬,手直接抓緊了武器,視線則齊唰唰的望向懷亞特確認情況。
 
  在這種時間來的通訊,恐怕不會是什麼好事。
 
  懷亞特似乎也有和我相同的想法,臉上的表情充分表達出了拒絕的情緒,卻還是只能用顫抖的手拿起通訊石,接通了訊息。
 
  「…什麼事?」懷亞特直接的問到,從沒有絲毫尊敬的粗魯語氣來看,對方應該只是懷亞特的下屬或庫雷格斯侯爵家的僕從。
 
  「懷亞特少爺,我是受侯爵大人所託,來向您傳達有關迪薩郡的情報的。」那人的聲音聽起來溫和且恭敬,沒有明顯的情緒起伏,接著說到:「我們的情報人員得到了相關的情報,情報內容是『摩爾傭兵團』那一艘進入了迪薩郡北部地界的空艇,就在幾分鐘前,『摩爾傭兵團』根據某位不知名人士的委託,對區域內的『白鳥掠奪團』執行了『清剿』與『驅逐』,幾乎已經完全消除了迪薩郡內的『白鳥掠奪團』成員。」
 
  ……啊?什麼意思?這聽起來…像是在說…迪薩郡已經安全了?事情就這樣解決了?
 
  而且不知名的委託人是什麼意思?是父親或是哥哥們嗎?到底是他們不想說出我們家就是委託人,還是他們真的也不知道委託人的身分?
 
  不,委託人是誰可以之後再想,至少掠奪團已經被從迪薩郡驅離,我們也能算是取回了和平,可以說是躲過滅亡的結局了,無論如何這都是好事,有沒有用上我求來的救援到是無所謂。
 
  就在我這樣想著的同時,懷亞特已經陰沉著臉回應到:「…所以這到底算什麼意思?父親早就知道了?同意我過來,就為了讓我像個小丑一樣?」
 
  「懷亞特少爺您多慮了,侯爵大人豈會為了一個玩笑拋開大局呢?侯爵大人做的事肯定都是為了家族發展,這次也不會例外。」那人不似說謊般,十分有把握般的說到。
 
  「所以…為了所謂的家族利益,為了不損失兵力,我們就可以言而無信,不去完成對他人的承諾嗎?」懷亞特咬著牙說著,明顯在壓抑著內心的憤怒。
 
  「懷亞特少爺,艾格妮絲小姐應該還在您身邊才是,您可不能說這種話啊。」那人不知道是刻意的,還是突然想到不妥,又刻意補上了一句:「要是被艾格妮絲小姐誤會懷亞特少爺您與侯爵大人不和就不好了,您還是謹言慎行的好。」
 
  那人接著說到:「而且侯爵大人並沒有不讓懷亞特少爺您進入迪薩郡,我只是聽從命令為您提供相關情報,並不是在向您傳達命令,您現在依然可以進入迪薩郡,完成您當初對艾格妮絲小姐的承諾。」
 
  「現在進入迪薩郡又如何?在敵人已經被清理乾淨後才進入戰區,這是想幹嘛?是想幫什麼忙?難道是要我去幫忙打掃戰場嗎!?」懷亞特眉頭緊皺,低吼著說到。
 
  「殲滅敵人或是您說的打掃戰場,都並不影響懷亞特少爺您對艾格妮絲小姐的承諾。」那人接著不鹹不淡的說到:「情報我已經傳達給您,我沒有資格影響您的決定,之後要如何處理,就請您自己決斷了。」
 
  通訊中斷,頓時鴉雀無聲,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中。
 
  事件被突兀的作結讓大家十分錯愕,雖然不用在對即將作戰提心吊膽,但是毫無預兆的結束也實在讓人無法釋然,讓人感覺像是悶了口氣,胸口一堵,非常難受。
 
  ……迪薩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三十分鐘前·迪薩郡北部某處)
 
  有著赤紅長髮的高挑少女『伊蓮恩·摩爾』雙手握緊重劍,站立於空艇的船頭,俯視著下方的人們。
 
  伊蓮恩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特別強烈的能量波動,所以她並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從空艇上躍下—
 
  在她雙腳觸地產生大量的煙塵,在地面上的所有人根本就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視力較好的人也就勉強看到了一個橫舉著某種巨物的模糊人影。
 
  「『境界線』。」少女的聲音傳入他們耳中的同時,一道紅光彷彿幻覺般,鋪天蓋地卻又一閃即逝。
 
  他們看見了煙霧散去,卻沒來得及看清煙霧後那道人影的真容,最後留存在他們記憶中的就是那道強烈卻短暫的光芒—。
 
  他們消失了,與煙塵、光芒,與幾座不起眼的小土丘一起。
 
  放眼望去,除了上方的空艇外,十多公里內只剩下伊蓮恩一人肩扛重劍的身影獨自站立。
 
  在伊蓮恩面前的是一整片綿延十多平方公里,像是被巨型割草機切割過一樣,寸草不生的焦黑荒地。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