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二種類的證明】第一章-第三節-Evil★Thief's 麻煩・咲顏。

UCMi | 2024-06-20 20:37:37 | 巴幣 24 | 人氣 432


  繁露國小的早晨一直都有一段令人意外的安靜時光,清爽、沉靜、令人無意識靜下心來的氛圍──在這個寂靜的早晨,準備迎接新冒險的新鮮空氣,像是為了讓小朋友養精蓄銳一般,光是吸一口便感到活力滿滿。
 
  「今天天氣真好、人家也是身輕體健──真是感激不盡──」
 
  望了望清晨外才剛升起的太陽,以及略顯黯淡的客廳──窗外的一側被白色的教學大樓與工廠所掩蓋、而在那旁邊的則是廣大的綠茵空地,些許的鳥叫輕聲細語地傳來,隨後少女的眼光也過了生活的空間。
 
  滿桌被打包好的零食,被堆積到地上的心理學書籍,還有隨意丟在地上的衣服,整個空間稱不上是充滿了少女感,但至少團體生活留下的痕跡絲毫不讓人感到孤單。
 
  將捲曲髮尾的長髮用髮圈綁起、又小心帶上了兔耳髮箍,掛著調皮笑容的女孩看了眼藍天邊緣的白日,依舊毫不猶豫地抓起放在沙發上的厚夾克,帶著享受的表情讓身體融入毛茸茸的內襯。
 
  這時、放在一旁被夾在書頁中的撲克牌進入了女孩的視線──那是她的室友所插進書籍裡頭的,每一頁都插入隨機的撲克牌。前一天晚上的話語也彷彿歷歷在目。
 
  『──就算咲顏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完全不動搖其他撲克牌而取出裡面的特別一張牌──』
 
  當時被自己打哈哈帶過的玩笑,隔了一個晚上再次重現在眼前。
 
  女孩對著空氣不屑地一笑,隨後集中精神、將食指與中指併攏,隨後快速一揮手──
 
  夾雜著撲克牌的書籍依舊無動於衷──只是女孩手中已經精準地取出了其中的愛心皇后。
 
  「今天的手感也是絕佳──精密動作性、速度、射程距離都是最優秀的狀態。」
 
  女孩自信地笑了笑,隨後又小心地將撲克牌給塞回了書頁之中。
 
  咲顏──更知名的身分是繁露國小的竊盜高手,無論是什麼對象、什麼物品,只要在她的雙手範圍之內,都可以不留痕跡地納入囊中。以此知名的下場便是被關進去號稱繁露國小監獄的「留校處」,日常生活、授課乃至於放學都得待在留校處內,以問題學生的身份接受矯正。
 
  不過、在四年級下學期開學的今天,待在留校處上課的日子也暫時停止。
 
  經過安分的兩個學期後,今天她終於能回歸建制、在四年忠班上課了,雖然放學之後還是得回到留校處過夜,但至少在白天能夠隨意地在校內走動。
 
  「今天開始、咲顏就要重出江湖啦──!」
 
  伸了伸懶腰,作為留校處四個學生第一個「出獄」的人,咲顏難掩臉上的開心,甚至是她們當中最早起的人。
 
  用著偷來的鑰匙解鎖了留校處的兩扇門,咲顏哼著歌在潔白的走廊晃著,帶著閒情逸致朝向學務處走去。
 
  雖然是老是惹是生非的兒童,但咲顏還是挺喜歡繁露國小的氛圍。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感覺即使是被關在留校處依舊沒有改變,甚至比待在家裡還要好。儘管每次都控制不住手順走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但其實咲顏對那些小物不感興趣──她真正欲罷不能的,是成功破除阻礙得手的爽快感、以及東西被偷之後那些人苦惱不已的表情。
 
  「咕咕咕……直到失去之後才失望透頂、為此懊惱後悔的臉,真正值得偷竊的是『沒被竊盜之前的習以為常感』啊!」
 
  「什麼習以為常,從這句話聽起來,妳好像沒有反省的樣子。」
 
  突然從背後出聲的大人,讓咲顏的身體情不自禁地繃緊。她尷尬地回頭看,一個身穿OL裝、帶著金屬框眼鏡的圓髮髻女性正一臉嚴肅地盯著自己。
 
  「早安,咲顏。」
 
  「唉呀呀,這不是學務主任大人嗎?這麼早就到學校好嗎?我聽說昨天晚上老師們都一起去開酒會了,應該會宿醉到集體遲到,沒想到學務主任竟然這麼早就起床──啊、莫非學務主任根本沒被邀請?所以才毫無困難地早起嗎?啊,人家還真是不小心說了些糟糕的話呢。」
 
  「沒有很糟糕,咲顏妳說的完全正確。」
 
  學務主任的臉上依舊一本正經,一副不受卡片效果影響的樣子。
 
  「呃,這個時間點您應該感到生氣才對唷。」
 
  「為什麼我要為了正確敘述的事情感到生氣呢?」
 
  「由咲顏來說有點那個……不過,我剛剛是在嘗試挖苦您。」
 
  「是嗎,謝謝妳的指正。」
 
  「學務主任,妳現在應該要生氣才對啊,人家可沒有偷走妳的情緒吧?」
 
  學務主任摸了摸身上與緊身短裙,隨後詫異的問。
 
  「妳可以做到那種事情嗎?」
 
  「呃……可以?」
 
  咲顏忍不住發笑,情不自禁地回答。
 
  「天哪,那妳應該要把它還回來,這麼做是非常不恰當的事情。」
 
  學務主任的臉上寫滿了認真,連帶著咲顏的笑容開始僵硬。
 
  「學務主任,咲顏在開玩笑,就像是我早上走在路上和一隻貓打招呼、結果牠回了人家一句『八七喔?』一樣。妳明白嗎?」
 
  「我明白了。」
 
  學務主任認真的點點頭。
 
  「貓確實都很不必要的刻薄和討人厭,以致於牠們在這個情境確實有可能說這句話,這是個不錯的笑話。但我認為妳還是應該把我的怒氣還回來。」
 
  「唉……妳完全沒聽懂……」
 
  咲顏嘆了口氣,接著把一團空氣丟向了學務主任。
 
  「好啦,咲顏把學務主任的生氣還回去了。結束這回合?」
 
  「我沒覺得自己現在在生氣。」
 
  學務主任抬頭看了看天花板。
 
  「妳沒把我的怒氣還給我。應該問妳什麼時候把我的情緒偷走的,我從小時候就沒什麼情緒──」
 
  「夠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偷情緒的事情!那只是個玩笑!我根本今天都還沒開張呢!」
 
  「原來如此、那妳的笑話很糟。」
 
  「……能請您快點把學務處的門給打開嗎?人家想快點回到班上。」
 
  抱著手等學務主任打開了門,咲顏原本不錯的情緒都被完全打亂,現在只想趕緊回歸四年忠班。老實說這是件蠻奇怪的衝動,畢竟自己還沒分班前就被送到留校處了,也許是太久沒能正常的上課、使得身體有些迫不及待。
 
  一進了學務處,除去正常人會看見的布置,咲顏便見到滿屋子讓人手指蠢蠢欲動的「獵物」──
 
  被使用過、忘記蓋上蓋子的立可白,上面還有貼姓名貼?真是太好了。
 
  因為泡過水而整本捲曲的便利貼,而且還是灰色這種莫名其妙的印刷色?有夠稀有。
 
  雖然是老師與學生的合影,但邊緣卻切了學務主任的臉?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絕對不會有人特意拍這種照片,竟然還有人把它擺進相框什麼的,有夠意義不明。超級稀有!
 
  早餐店裡頭附帶玩具的保久乳,上面是超級難轉的盜版卡通魔術方塊,最加分的是已經經過了一個寒假、所以那瓶保久乳已經處於微妙的賞味期限──這絕對是沒人要的垃圾!三倍稀有!
 
  「妳還好嗎?妳的雙手在發抖。」
 
  「呼呼……看、看來咲顏待在裡頭太久了……竟然連這些無聊透頂的東西……嘻嘻嘻、都強烈地勾起了我的興趣,這些東西根本都毫無防備啊!偷這些東西一點樂趣都沒有!」
 
  「要是妳在這個時候偷了東西就不用想回去四年忠班了喔。」
 
  「不要再勾引人家了啦!做這種事情一點好處都沒有!」
 
  學務主任認真地看著咲顏,隨後指向了自己辦公桌上了鎖的抽屜。
 
  「只要填完留校處的資料還有切結書,妳就可以正常上課了;不過因為放學之後還是要自主回到留校處,所以還需要申請住宿生證明。我去拿枝筆給妳──」
 
  學務主任轉過身,看著同事的桌子發了三秒鐘的呆,隨後回過頭。
 
  咲顏正抓著抽屜裡的文件發笑,滿臉喜孜孜的表情藏也藏不住。
 
  「哈哈……看來妳沒有把抽屜鎖上呢,學務主任。」
 
  「沒關係。接下來,得找支筆才行。我記得徐老師有一隻筆頭分叉的原子筆,就放在──」
 
  「找到了!就在他桌子底下的垃圾桶內。」
 
  「這樣嗎,那就好好把文件填寫完吧。」
 
  一邊看著咲顏在自己的椅子坐了下來,校真也借坐到了同事的位置上,隨後從包包裡掏出梳子開始整理長髮。
 
  「咲顏,在留校處生活怎麼樣?」
 
  「真稀奇,學務主任不是不怎麼在乎留校處的嗎?明明整個寒假都沒有來看大家的。」
 
  「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回老家了。」
 
  「是喔──那還真是棒呢,明明留校處的人都有家歸不得呢。」
 
  「只要妳們表現良好,遲早就能回去的。」
 
  「啊是喔,那咲顏可要小心注意了,絕──對不要表現良好哩。」
 
  「──這也是開玩笑嗎?」
 
  看著學務主任一本正經的臉,咲顏嘆了口氣,接著點點頭。
 
  「隨便妳怎麼說吧,大人是不會理解小孩子的感受的。」
 
  「是嗎?我記得妳們的新室友也說過一樣的話。紀雌適應的怎麼樣?」
 
  「雖然那傢伙嘴巴不承認,但她過得可是如魚得水呢。社長也很照顧她,沒什麼好抱怨的。」
 
  「那我就放心了。」
 
  經過一陣沉默,兩人都只是埋頭做著自己的事情──咲顏努力地填著資料上的空白,而學務主任則是望著天花板發呆。
 
  「咲顏。」
 
  「嗯?」
 
  「為什麼妳會喜歡偷竊東西呢?是因為妳需要或是想要那些物品嗎?」
 
  咲顏抬起頭來,望著學務主任的臉滿是不情願的神情。
 
  「問這個幹嘛?又想要找理由對我說教嗎?對人家做這種事情可是會超級降好感的唷。」
 
  「因為妳剛剛說大人都不會理解小孩子的感受。作為學務主任,我不能當一個不瞭解學生的老師。」
 
  校真滿臉寫著認真,那張臉一直都如此較真,連小孩子都不知如何是好的程度,總感覺她比學生還孩子氣。
 
  「唉……」
 
  有種被打敗的感覺,咲顏放下了筆,轉而玩起了手中的髮叉。
 
  「做自己擅長的事情,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咲顏只是運氣不好、有了所有人都不喜歡的才能而已。」
 
  「才能……嗎?」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學務主任思考了一會,隨後轉頭望向了咲顏。
 
  「接下來,最好不要繼續那種行為會比較好。」
 
  「剛剛也說過了吧,對咲顏說教這種事情,我可是最討厭的囉──」
 
  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咲顏開始轉起了手中的筆,簽切結書的手也立刻停下來。
 
  「這無關乎妳喜歡不喜歡,再繼續偷東西下去的話,不會有好下場的。」
 
  「這是什麼?學務主任是在威脅人家嗎?」
 
  「不是威脅,只是陳述事實而已。偷竊這種行為既討人厭又不道德,就算再怎麼擅長,也不應該繼續這麼做才對。」
 
  「哈?妳是要咲顏不要做自己嗎?」
 
  「作為學生,偷竊是件不恰當的行為。雖然繁露國小的大家會比較寬容、但之後的日子是不會那麼容易的。在無法糾正之前應該要努力戒掉這種習慣。」
 
  「囉唆死了!我都已經被關了兩個學期了、為什麼到現在還要繼續說教啊?」
 
  「我只是需要告訴你,偷竊是不對的行為。無論那些東西多麼不起眼,都是別人的財產,只有經過別人的允許,我們才能夠拿走他們的東西。」
 
  咲顏怒目瞪著學務主任,雖然明白對方是一臉認真的在建議自己,但心裡一股壓不下的怒意。
 
  「……果然大人、根本就不瞭解小孩!」
 
  就在這個時候,學務處的門被敲響,咲顏與學務主任一同扭頭──只見一個滿頭黑色厚髮、身穿素色無領襯衫與短褲,神情憂鬱的男生戰戰兢兢地站在門邊。
 
  「不好意思,我是四年忠班的班長高拾己──」
 
  因為高拾己的突然闖入,咲顏連忙把頭移開,掩飾才剛吵架的氛圍。而學務主任看起來毫無影響,也許打從一開始根本就沒怎麼往心裡去。
 
  「這麼早就來了啊?正巧我和咲顏也都在。」
 
  「不、我知道咲顏是住宿制的,也許她一個人待在這裡會忍不住偷……不、會感到無聊,所以特別來找她。之前在很早的時候也看過學務主任會在學校,所以我才想來碰碰運氣。」
 
  一邊發出尷尬的笑聲,高拾己小心翼翼地說著。
 
  「是嗎?你考慮得還挺周全的。咲顏等等填完相關的資料就可以回去了,畢竟是分班之後第一次見面,做為班長你要好好照顧她融入班級。」
 
  「嗯……班上也有一些咲顏以前的朋友,我想應該是沒問題吧,哈哈……」
 
  「人家寫完了!」
 
  咲顏迫不及待地宣布,接著便從椅子上跳下。她轉過身來,對著學務主任做了鬼臉。
 
  「咲顏最討厭的就是說教!連我的想法都沒搞懂、就只知道對人家評頭論足。明明只是個連閱讀空氣都不會,對笑話有理解障礙,被老師們排擠沒辦法去喝酒會,想要跟留校處的學生打好關係卻老是冷場的死腦筋徵婚肉食性女子,竟然還否定咲顏的角色設定!難怪妳人緣差!」
 
  一邊說著,咲顏拼命地從口袋掏出一大堆的東西──大多都是在辦公室順手牽羊的物品。鹹蛋超人高斯的鉛筆、一個陳舊的橘色IXY相機、BEN10變形怪、一年三班全體學生個人照、樂高印第安那瓊斯人偶……全部都往學務主任臉上丟去,隨後一溜煙地衝出辦公室。
 
  「──咲顏!」
 
  見到這個情景,高拾己連忙呼聲叫喚,但早已攔不住飛也似跑掉的女孩。
 
  「抱歉、學務主任,讓她回班級這件事情果然還是告吹了吧……?」
 
  「沒關係,我不在意。」
 
  一邊說著,學務主任把插到頭上的鉛筆給拔了出來。
 
  「倒不如說,高拾己同學,我有問題要問你。」
 
  「是?」
 
  「剛剛咲顏說,大人是不理解小孩的,那、同樣作為小孩,你能瞭解咲顏的心情嗎?」
 
  高拾己先是一愣,隨即對學務主任報以苦笑。
 
  「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這種事情……但從剛剛聽到的話來看,我想咲顏只是聽膩了老是被人指責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但不指正她的行為,只會讓她越來越脫序──」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確實咲顏偷東西的毛病很令人頭痛,但、老實說她拿的東西大多都是些垃圾,很難說她是因為想要才搞這些事情的。」
 
  一邊說著,高拾己仔細地將方才被丟到地上的物品一一拾起。
 
  「說不定……她希望被關注的不是那些被偷的東西,而是她自己……哈哈,我只是有這樣的感覺。」
 
  「感覺嗎……?」
 
  認真地思索了一番,校真還是抬起了頭。
 
  「感覺這種東西怎麼會可靠?」
 
  「哈哈……確實是這樣沒錯……」
 
  報以尷尬的笑聲,高拾己向學務主任點了點頭。
 
  「那、我就先回去了,早自習也快開始了……萬一咲顏沒有回班上,那我還得去找她……」
 
  「我瞭解了,再幫我多注意咲顏。」
 
  高拾己點了點頭,隨後、他便離開了學務處。
 
  一直等到學務處重新安靜下來,校真這才轉向了自己的抽屜。
 
  剛剛刻意讓咲顏打開上鎖的抽屜,而豎立在桌上的書本完全地避開了她的注意。校真從中抽出了一份夾在書中的牛皮紙袋。
 
  如果這東西被咲顏發現的話,一定會引起一大波騷動──她是知道這一點的,但卻依舊把它放在距離咲顏那麼接近的地方。
 
  ──或許在心裡,她是期待咲顏會發現的。儘管這意味著自己教師的失格,如果事情真的這樣發展,或許能給咲顏她們不一樣的未來。
 
  不過,自己依舊沒能做出改變。
 
  校真慎重地拿出了牛皮紙袋中的文件──放在裡頭的,是被迴紋針定住、分成四份的學生檔案。
 
  這四個學生都隸屬於四年忠班,實在很難不聯想到這是極具針對性的行為……也不免讓人格外擔心被捲入這件事情的那些學生們。
 
  才剛想細細閱讀,校真突然發現自己正用力地瞇著眼睛──原本帶在臉上的眼鏡早已不翼而非,而自己不知何時也變得披頭散髮的,想來髮叉也隨著眼鏡一起,被咲顏給偷走了。
 
  這大概就是高拾己所說,咲顏希望他人多注意自己的理由了。
 
  無奈之下,校真又從包裡取出了備用眼鏡。她嘆了口氣,隨後看向了窗外的景色。繁露國小此時此刻是多麼安靜而和平,但往後這一切都會變成一個重擔,狠狠壓在不該承受的人身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