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Episode twenty four:緋眸所信之事-what the crimson eyes believed in

Moondweller | 2024-06-20 19:48:12 | 巴幣 4 | 人氣 37

連載中Selene-Legend
資料夾簡介
此乃是關於黑暗與光明,及命運的交叉。 此故事也乃是關於一名女子如何成長成無私救世主。 Are you ready to be a hero?

楓猛然睜大眼睛,她感覺到自己躺在白色的沙上——細沙如母親的懷抱般慰籍著靈魂。

遠處傳來海水輕輕拍打純白海岸的聲音,一片沒有任何罪惡的大海就在她的眼前,等待著完成自我救贖的生命體在其中重生,在按照神的意思重塑的新世界中奔走。

一位看似頭髮灰白,雙目朱紅的男子鞠著身子——

「這人看我的眼神……就像父親每天早上叫醒女兒時慈祥的樣子。」

「你的生命還沒有完結,靈薄獄並非汝該在的地方。」

楓想了想——如果天堂是與上帝同在的幸福之地,那麼地獄則是受永遠的酷刑和與上帝分離的地方;即使說靈薄獄是一個中立國,靈魂依然蒙福,但靈魂則在地獄保存。確實還沒死,但也不是活著,她的思緒飄越了三重天,身體則留在了凡間——簡而言之,就是一種脫離身體的狀態,源自於瀕臨死亡的經歷。

頭頂上的男人微微一笑,楓身下的平靜白砂地突然刮起了喚回生者之令——如雨後春筍般破地破地而出,抓住楓蒼白的四肢並將她拖到地面以下,當白色的,沙子填滿她因尖叫而張開的嘴,她因麻木的感覺而再次閉上了雙眸。

「……」

「露尼爾的核心正在共鳴——球體形狀發生了變化!」

原本平滑的紅球突然泛起了波紋,它迅速改變形狀,從幾何形狀到夢比烏斯帶等只存在於理論上的形狀。最後變形,重組成分娩後而被拉闊的子宮頸。

「異物確認排出!吾王,請過來看下。」

還在一旁跟技術人員交談著的卡拉岡,聽到了後放下去手中對於露尼爾整修進度的報告。

坐在指揮中心操作著切割工具,觀察各種數據的人員就卡拉岡的到來而避讓,將手臂交叉在胸前並行了一個象徵著糾纏的銜尾蛇的蘇拉禮。

「主畫面放上來,展開維護用橋,快點——我要知道它核心又產生什麼變異了。」

楓就本吊著打開了的核心,她的下半身大部分還陷在核心裡,就剛好至腰的身體懸在空中。

卡拉岡趕緊拿起放在密麻儀表板形成的指揮中心桌一旁的鮮紅色撥號盤式電話。

在撥號盤上的字母中,他選中了代表醫療衛生部門的H字,並拿起電話,撥動了撥號盤。

「……明白了,這就派醫護人員過來。」

片刻之後,一群醫護人員以整齊步伐在維護用橋上走往了露尼爾核心一半,吊在空中的楓。

「頭先出來了,準備好床——」

「醫療班請動作快,核心內檢測到強烈的收縮!」

「至指揮中心,我們——」

「醫療班,怎麼了,怎麼突然沉默了?」

通訊中充滿了人們匆忙的聲音,並似乎因什麼掉了下來而慌了起來。

「指揮中心,核心突出物掉下來了,是人形的,從外表來看似乎是女性,現在帶她去醫療室進行檢查,結束。」

「明白,繼續吧。」

卡拉岡離開指揮中心,直奔醫療室,讓技術人員重新回到指揮崗位。

「……現在安裝心之門——」

醫療室裡像往常一樣擠滿了人,從醫務人員到受傷人員也有:有的是在工作場所受傷的有的是在戰場上被生物武器炸傷的,連沒了一條腿的小孩子也有。

作為一族佼佼者的卡拉岡,人民的哭泣如同提醒了他自身的無能而使他不敢直面傷者。

「切。」

他暗地裏咒罵了自己一聲,但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去處理。一旁的顧問及人員如結賬的待應遞上寫滿資料的平板,他看了一眼並簽名後交還回所屬人員,加護病房1-10號就在如魚排的公科病床的盡頭,極端情況下,甚至派保全人員看守。

「辛苦了。」

他示意保全人員可以離開,自己則拉開滑門並踏進了只有一張床和滿天儀器的病房中,放眼看去,房間帶有強烈的野獸派設計風格,無法判斷這個房間是否已建成,或是有有意的。

「她狀態如何?」

「一切正常,左眼被不明細胞感染,需要手術切除感染組織防止通過視神經到大腦。」


醫生將診斷紙夾到床尾的剪貼簿上,轉過頭來——

「你——!」

並非他人,醫生正正是某位上任重要人物。

「上任主教薰本人,久仰大名了。」

「怎麼了,見到一個落魄的戰犯讓你九分甚至十分的興奮嗎?」

「就是啊。」

兩人尷尬地對視,之後還是回上正題。

「手術主要為移除左眼,沿角膜緣環形剪開結膜,向下分離結膜及結膜下組織到赤道部以下。之後再分離四條直肌,直肌止點處8字縫扎,並剪斷,須注意內直肌應留0.5mm的肌腱用以牽拉眼球。然後從視神經剪從內上方分離進入球後,找到視神經後剪斷。最後嵌夾眼球內直肌殘端,娩出眼球,並貼著鞏膜剪斷上下斜肌和其他細小神經血管組織。非常複雜,對嗎?」

「沒學過外科,所以就是了。」

「可以理解,手術大概需要1-2小時,我單人做。在此之前,請準備好麻醉氣體等,對了,之後眼球摘出我會送她到送病理並向眼眶內填塞濕紗布或止血鐵球。會在止血後取出立做一個內外直肌斷端縫合,上下直肌斷端縫合。」

「嗯,費用我會負責的。」

薰不久就離開了病房。卡拉岡看著躺在床上的楓——他內心突然升起一股衝動。

穿著病人服,無助的躺在病床上任人擺佈的楓看起來額外的誘人。她長得和從小就忽視了他還是個嬰兒的時候就消失了的母親差不多。

他心裡升起的並不是一個健康的想法。他面對外界的自我是放鬆了,而讓本我有機可乘嗎?難道想侵佔任何也有一點母親氣息的東西——出於嫉妒?或者是出於性慾、依戀甚至親近?

「不,卡拉岡,你已經訂婚了,別搞砸了。」

他咒罵著自己,並將任何不潔的想法推回潛意識處。在最後一次看了一眼手術前準備後才離去,安排人手協助。

整間病房只剩下維生裝置發出的蜂鳴聲,以及楓微弱的心跳聲。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