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神與魔Ⅱ:桃花源篇》第17回: 再擒金蟾

玉龍文 | 2024-06-20 17:47:42 | 巴幣 116 | 人氣 61

連載中《神與魔Ⅱ:桃花源篇》
資料夾簡介
神與魔系列第二集,這次童子傑和李雪曼兩人要去尋找傳說中的桃花源……。

神魔語錄
神說:「言而有據」;魔說:「看圖說故事」。
    「要我不騷擾凡人,我還可以接受,要我把搶來的金錢還回去,那就像把到嘴的肥肉給吐出來。你們會嗎?」

    金蟾高坐一張黃金打造的椅子,一隻腳還踩著黃金做成的凳子,眼前的桌子就是一塊大型的金磚,金磚上放著滿滿一盆的炸雞和三手啤酒。金蟾說完後,用其長滿疙瘩的肥手,拿起盆內的一塊炸雞,往其嘴裡塞。一臉橫肉外加疙瘩的臉龐,大口地咀嚼,讓臉部肌肉呈現一種詭異的波動。

    「當然不會啦!」就在金蟾咀嚼炸雞時,其小弟們同聲應和。吃了炸雞後,金蟾再拿起一瓶啤酒灌飲。
    「不過老大,那個女人好像有點門道,我們是不是應該防她一防?」金蟾旁的一名小弟,小聲地提醒金蟾。
    「怕什麼?上次是我大意,才會落入神門那些臭道士的陷阱,這次我就乖乖地留在家中,吃吃炸雞、喝喝啤酒,再來看看無腦的連續劇,多爽啊!來來來,一起吃、一起喝。」

    眾小弟在得到金蟾的許可後,也聚在金磚桌子旁,或坐或站,眾蟾蜍精都是一手炸雞、一手啤酒,不時配合著電視的劇情,有說有笑,好不快樂。

    「不過,你說有對,傳我命令,從今以後,除了採買人員外,其餘一律禁止外出,等風頭過後,我們再去賺錢。現在就讓我們好好地享受屬於我們的「蜍生」。
    「是的,遵命!」
***

「雪曼姐姐,我是不知道妳有什麼錦囊妙計。論立場,同為妖精一族的我,也不便細問,但有一點我要再提醒你們,蟾蜍精的巢穴四周,可是佈滿金蟾特有的毒霧。」

    靠著凝神之術,子傑、雪曼及神門術士,得以查覺眼前這股暗紅的毒霧。看著眼前,流動方式毫無章法的毒霧,子傑及眾術士心中都有一股僥倖感,若非魅豔的提醒,大夥若是一股腦地衝進去,光靠這道毒霧,大概就可以神門損兵折將了,然後就讓金蟾看笑話的。

    「前次沒有告訴你們,是想說你們的金錢戲蟾之計,並不會碰觸到這股毒霧。只是這次你們打算直闖蟾蜍精的巢穴,一定要格外小心,不要以為你們有神門的解毒丸就可以高枕無憂,妖精族首領的特有毒,往往是一觸即發,不會給你們解毒的時間的,這點你們一定要想辦法排除。」

    子傑看著眼前的毒霧,完全沒有消散的跡象,腦海中回想起魅豔的警告之言,內心也不禁懷疑起雪曼的計策,只是望向雪曼時,雪曼依舊堅定的神情。
    「成功了,所長成功了!」雪曼興奮地大喊。

    子傑再次回望,果然毒霧開始消散,所謂的蟾蜍精的巢穴也漸漸展現在眾人的眼前。原來傳聞的蟾蜍精巢穴,竟然是一間怪怪荒廢屋,不規則的外型,凸出與內縮的樓層交疊,總給人一種要倒塌的感覺,加上爬滿整棟大樓的綠藤,說是廢墟也不為過。

    「難怪連魅豔她們找不到,誰能想到,嗜金如命的金蟾,竟然會蓋出這棟廢墟來當它的老巢。」子傑說完後,望向雪曼,接著說:「不過還是妳行,能想出這招來」。
    「別大意,這場賭局,我們還沒贏。」雪曼出聲提醒,擔心子傑的驕兵會壞了這局棋。
    「放心,魅豔的提醒,我沒有忘。」

子傑說完後,將解毒丸往嘴裡一丟,接著亮出太虛劍,一馬當先地衝進眼前的怪怪荒廢屋。看著子傑還記得行前會議的重點,將解毒丸事先含在口中,以防金蟾的劇毒,雪曼擔憂的心也稍稍寬解,也拿出自己的穿穹弓,跟著其餘的神門術士一同潛入,準備來個「屋內捉蟾」。

    一路上,童子傑一馬當先,在蟾蜍精還沒搞清楚狀況時,就將其一一撂倒,彷彿是在宣洩這一路來的烏煙鳥氣。所幸沈醉在擊倒蟾蜍精的子傑,並沒有忘了陳曜宇在行前的指示-以和為貴。故,童子傑下手雖快,但仍知分寸,每個倒地的蟾蜍精只是昏去,並未喪命。靠著童子傑的衝鋒陷陣,雪曼、神門術士很快地與陳曜宇會合,準備給金蟾一個最後一擊。
    「四象聯陣」,四名神門術士,再次分據東南西北四個角落,用步施展四象聯陣,金碧輝煌的客廳,再次出現太陽、太陰、少陽和少陰的符號,藍色光罩再次出現。

神門術士威武、振奮的聲音,把吃過虧的金蟾嚇得從金椅上跌了下來,四處張望的金蟾,起初還不知發生何事,但看著曾經困住自己的藍光,再次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金蟾方才確定,自己又著了神門的道了。

    「怎麼可能?你們怎麼進來的?我的毒霧呢?我的守衛呢?」驚恐的金蟾,已是語無倫次,也不等待雪曼的回應,不斷地自言自語,同時左右張望,要確認倒底來犯的是何人?
    金蟾一眼就認出雪曼和子傑及神門分駐所所長陳曜宇,只是這次竟然有兩個陳曜宇出現在眼前,接著砰的一聲,其中一名陳曜宇身形消失,化為一張紙鈔,飄落在雪曼的手中。

    「我不得不說,金蟾您的定力真強,本以為將這張分形符藏在現金裡,就可以讓您帶回來,怎知您硬是藏在這個金碧輝煌的皇宮裡,足不出戶,讓我們在街道枯等一整個星期。」
    「妳還是沒有解釋,妳們怎麼進來的?」金蟾依舊不解地追問。

    「您有定力,您的部下就不一定了。」雪曼說話的同時,還特別注視著金蟾身旁的一名小弟,該小弟承受不了雪曼的眼神,轉身對著金蟾下跪,同時哭泣著說到:「老大,對不起!」

    看著自己信任的小弟,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跪在自己面前,金蟾已然知悉這一切的來龍去脈。金蟾無奈地嘆口氣,隨後大出子傑、雪曼和陳曜宇等人之意料,伸手扶起膽顫的小弟,柔聲說到:「誰叫我們都是嗜錢如命的蟾蜍精呢!沒事的。」

    「好樣的!」子傑聞言,立刻比個大姆指,大大地稱讚金蟾。只是子傑的稱讚並沒能讓金蟾翻轉哀愁,讓笑顏重現。
    「我猜,你們是將符紙藏在現金之中,好讓我的小弟將它帶回來,之後再……再讓該符咒自動施放,好讓閣下的分身能現身在我家吧?」金蟾最後一句特地對著陳曜宇說,陳曜宇則是點點頭以回應金蟾。
    「但不對啊,就我的記憶,符咒並無法自動施放啊?」金蟾一臉詫異。

    「簡單,用磷粉。我們將磷粉摻入硃砂之中,而只要磷粉接觸到空氣,就會自燃,進而驅動分形符的靈力,而我的分身也就能出現在這了。」
    「然後,再偷偷解開我設下的毒霧。」金蟾接著陳曜宇說下去,「高,神門果然高,這次我金蟾認輸。」
    「整個計謀是雪曼姑娘策畫的,而磷粉之計是童子傑提出的。」

陳曜宇毫不居功,得知自己竟然完敗在兩個凡人的手裡,金蟾的內心徹底被擊垮,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雪曼和子傑兩人,更不斷地上下打量兩人。只是被一個滿臉橫肉加疙瘩的金蟾打量,子傑和雪曼兩人反而覺得不自在。

    「怎麼樣?說過的話,算不算數?」子傑適時轉移話頭。
    「巴蛇沒告訴你們嗎?我們妖精一族是言出必行,說得到就一定會做到。」金蟾豪氣地回應子傑的質疑,這次換雪曼對著金蟾豎起大姆指。
    「好漢……不對,是好妖精,憑這點就贏過大多數的凡人。」雪曼這既正經又不正經的稱讚,反讓金蟾大笑了起來,整個氛圍也大大改變。
    「我以女媧娘娘之名發誓,從今而後,我們蟾蜍精一族不再騷擾凡人,更不會再搶奪凡人的金錢,也將之前所搶之金錢全數歸還。」

    聽完金蟾的誓言後,陳曜宇大手一揮,神門術士同聲大喊:「解」,四象聯陣瞬間消失。雪曼在四象聯陣消失之後,反而走向金蟾,子傑見狀連忙跟上,以防有失。
    「不好意思,我們真得不想與妖精為敵,之前多有得罪,還希望您能包涵。」雪曼說完後,特地對著金蟾行四十五度角的鞠躬,子傑見狀也立刻跟著做。

    「你們凡人那句叫什麼?一種米……」。
    「一種米養百種人」,雪曼接著金蟾回答。
    「我現在可以理解蛛妖那群妖婦為何會選擇與你們站在一起了。」
    「所以你們也願意站在我們這邊了嗎?」子傑興奮地表示。
    「我已經答應不再騷擾凡人了,別再逼我了。」金蟾直接否絕子傑,讓子傑有點失望。
    「這樣已經很好了,謝謝您,金蟾閣下。」雪曼表示。
    「閣下?」金蟾對於雪曼的禮貌,感到不可置信,「人們不是都稱乎我們為癩蛤蟆嗎?還有一句叫什麼癲蛤蟆想吃天鵝肉,不是嗎?」

    「別想太多嘛,那是因為凡人不知道有你們的存在,而且也對你們不了解的緣故。要是知道如此重情重義又是一諾千金,一定會改觀的。」子傑的打圓場,只換來金蟾的苦笑。
    「收隊吧,不要再打擾人家了。」陳曜宇見狀,適時下達指令,神門術士一一聽令離開,子傑和雪曼兩人微微向金蟾致意後,也跟著轉身離開。
    「妖精一族,也是百百種,這次我們蟾蜍精能接受神門,不代表其他族群能接受你們,這點,希望你們知道。」
    「謝謝,我們會繼續努力的,謝謝您的提醒。」
雪曼說完後,再次點頭向金蟾致意,這次金蟾也仿效雪曼,也以四十五度的鞠躬回禮,接著目送子傑等人離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