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廿一章 古魯格駐紮地散心(1)

霜松茶 | 2024-06-20 12:26:09 | 巴幣 54 | 人氣 445


  ──不知不覺想起不愉快的事情了。
 
  白小嶽從回憶中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手下墊著白紙,不知何時已躍出東棟E12寢室大通鋪的模樣。
 
  下鋪坐著那個牙齒很白的少年。他試著描了兩筆,杜雷安的臉卻模糊不清。當年的事情雖歷歷在目,但他和杜雷安未相處很久,時間也過去那麼多年,其實已不太記得對方的樣貌。
 
  就連當時誰與他同隊,白小嶽也不記得。待之後有了自由分組的權力,班級內勢力發生過大洗牌,還有些同窗加入直屬學長姐的隊伍。像露西法和拉敏敏爾菲這種風雲人物,都是全園區搶著要的對象,他則是和花火與居里安形成了鐵三角同盟。在戰爭時期最親密的隊友,也都是洗牌後定下來的陣型。
 
  利昂說大部分的資料都被燒毀了。
 
  太可惜了……
 
  白小嶽生出一股衝動,想要把那些點點滴滴全都描繪出來。趁著他對自己的記憶還有信心,盡情挽留住未褪色的時光。
 
  他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心動不如行動,白小嶽拿出終端機,點開露西法的通訊,問露西法能不能弄得到大型的空白畫冊。
 
  自從他發現自己的名字變得極其好用,便不手軟地賣弄「我想要」三字。同行的祭司們不知在想什麼,不管他要什麼都雙手奉上。或許是打著養肥了好宰殺的打算,又或者他的狀況真的不樂觀,可能現在不給,未來就沒機會了。
 
  祭司們這幾日越來越少和他談論病情。前日露西法和白潭密談過後,陛下一臉意味深長地盯著他看,似乎在考慮繼續減少巡禮的時間。
 
  他覺得白潭的舉動完全是多餘的,就如同今夜大可不必在軍營停泊。因為龍脈意志在他身上侵蝕出的傷痕,祭司們顯然已經束手無策了。
 
  凌駕於「人類」概念上的存在,龍脈意志為他帶來的影響,不是區區休息能夠減緩。況且,他每天都很閒也是真的,否則也不會在私密寶庫翻到某個人珍藏的小黃文。這樣的情況下,再多的休息也完全沒有意義,反正任務一定要完成,不如早點結束,讓他趕快把坐標地圖譜好,早早地回到皇都躺著休息。或,如果可以的話,繼續把東卡蘭也一起譜進去算了。
 
  他已經做好未來幾年都頂著這種狀態過活的準備。
 
  只是要是和白潭說了,感覺事情會變得很麻煩。白潭這個人就是愛瞎操心,仗著自己年長,總端著架子壓他。明明他們就不是什麼正經的兄弟……
 
  算了,老想白潭做什麼?不如想些快樂的,例如──
 
  邪惡的目光落到矮桌對面,仍然沉浸在吃不到肉的哀傷之中的馬尾女子身上。他看著往桌上趴去的昔日同窗,掐準時機,慢吞吞地問了出來。
 
  「話說,妳想看豔文,怎不自己寫?」
 
  花火一腦袋磕上光滑得反光的桌板,痛得叫喊一聲,滿身黑氣地從牙縫擠出:「白小嶽!」
 
  「喔,對。」白小嶽露齒一笑,恍然大悟地說:「我懂。祭司很忙,沒有空。」
 
  「喂!你這不厚道的王八蛋。」花火拍著桌子怒吼:「不要提人家黑歷史好不好!」
 
  白小嶽前合後仰地大笑起來,氣得花火踩了他一腳。
 
  「不過就是害你也進了一次小黑屋,你也太記仇了吧?」
 
  不提還好,一提起來就氣,白小嶽大大地翻了個白眼:「我那時就說,先給居里安看,妳偏要塞給我,靠。」
 
  花火將馬尾拋回肩後,厚顏無恥地宣告:「那真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正確的決定,不然我就得和居里安進去小黑屋了。」
 
  所謂的小黑屋,是指地熱能源所取締色情刊物的懲罰。
 
  遵循「精益求精」,「要做就全力做到最好」的精神,偷讀和偷寫艷文的壞孩子一旦被抓到,會被關進小黑屋裡面調教。不是單獨,而是,和地能所所長與精良的色情刊物取締委員會眾成員一起。
 
  如果是內容尚可的小黃文,會由數名較年長的助教,像讀書會一樣圍成一圈,強迫被抓到的人站在圓形中間大聲朗讀。糗哭了沒關係,會有人遞手巾,哭完了繼續讀,讀到結束為止,不讀完不許離去,聲音不夠動聽銷魂有情就要整段重來。
 
  如果是過於出格的小黃文……那麼老師會親自出現,纖纖素手捧著你的艷文,用那晴朗溫潤如玉般的天仙嗓音指點,指出不甚合理的地方。小黑屋致力以最精緻殘忍的方式,溫和又無情地將少男少女的浪漫情懷統統破壞殆盡,並告誡大家情愛不可盲目,知識應仔細考究,未來需謹慎規劃。老師那八輩子和「慾望」兩字沾不上邊的俊美容顏,就是小黑屋內殺傷力最強大的武器。
 
  又,地能所稟承「言教不如身教」,「所有未親身經歷過的一切都是盲信」,在老師指點的同時,當事人必須重現受重點評析的場景──自然是穿著衣服──並且親口說出姿勢哪裡不符合人體工學才能夠順利過關。若是人數不足,那也不必擔心,小黑屋會安排身高合適的助教充數,一切都會按照文中的人物設計嚴謹考究。常有人在這個環節摔傷脫臼,被送進醫務室,但是別以為脫臼就能逃過一劫。等關節治好了,接下來還要繼續,一直到老師將整篇文章的毛病都修正為止。
 
  當然,也是有極少數能從精益求精的驚人小黑屋訓練脫穎而出,從而覺醒了特殊的才能……或者是性癖。這些鳳毛麟角般的天選之星,最後將小黑屋制度當成了個人的作品發表會,現今在業界也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當情況從糟糕變得難以理解,藝術的境界就會獲得昇華。這就是老師本人得到的結論。
 
  但顯然那其中沒有他與花火。花火就像是功成名就的威風將軍腳底下踩著的千萬枯骨之一。而他,白小嶽,屈於同桌的淫威和同儕壓力,強迫被安上花火處女作的頭號讀者,就這麼倒楣地被青澀慾望的漩渦捲進了小黑屋。
 
  他敢打賭,當他與花火用大戰九天的姿勢卡在一起,因為極端想逃離而抖得和羊癲瘋一樣的時候,中途白潭和尼可拉斯的出現絕對和老師脫不了關係。清寯的男子一臉正氣,但眼底那悠然浮動的碎光,分明就是在極力忍笑。
 
  之後大概是創傷過深,花火再也沒動筆寫過。後來被同學問及,她都低下頭支支吾吾地回答:「課業很忙,沒有空。」倒是之後的將近半年,每每在住所吃飯的時候,老師時不時就會調侃他:「嶽最近讀了什麼大作嗎?」
 
  每逢此言一出,白潭和尼可拉斯就會在一旁瘋狂大笑,氣得他想要摔下碗筷走人。
 
  都是這個衰同桌害的,可惡。害他進小黑屋就算了,最後居然還沒有成器。對得起他的犧牲嗎?
 
  於是花火開始推薦白小嶽卡蘭王國近年來高獲好評的熱銷情色小說。
 
  白小嶽趴在桌上翻了幾本,遺憾地發覺花火的嗜好與他相差甚遠。全然提不起激情,連躲去浴室裡的欲望都沒有,不禁深思起為什麼祭司會在隨身的終端機存著成人作品。
 
  「妳那麼飢渴,幹嘛不找個伴。」
 
  「誰飢渴啊?這是看情懷的你懂不懂。」正祭司阿姨翻了個白眼:「有什麼比祭司與服務對象更親密?滾床單只是兩具肉軀緊貼在一起,祭司在祭祀時,可是與天地眾生最深層最根本的內在之火緊密相連,比起肉體的接觸,更大、更滿、更深入持久!房事什麼的簡直是玩泥巴,其中的滿足感!根本!無法!相比!好嗎?」
 
  花火向天舉起雙手,曲起的十指宛如碗承接從天降下的恩澤,狂熱地大喊:「有了祭祀所誰還需要床單!哇喔!讚美亞拉亞!」
 
  白小嶽無言地看著打算處女一輩子的同桌。
 
  總覺得此時發言會引發眾怒,尤其是他的同學有八成在祭祀所任職。雖然他不是對內容有意見,但是總覺得從花火口中說出來就是很沒有說服力,尤其是對著滿屏的成人官能小說。
 
  「那妳把,終端機裡的,小黃文,都刪掉──」
 
  「不要!」
 
  花火衝上來奪走終端機,深怕他代勞。睿智繼承者搖頭感嘆著「業障深重」,邊從她手中搶了回來,勉為其難地將讀到一半的看了下去。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小黃文刪掉就變成下流梗不存在的世界了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1/13.png
2024-06-20 12:55:47
霜松茶
世界上所有的小黃文都是人性的藝術,堅決保護世間瑰寶ヽ(*。>Д<)o゜
2024-06-20 14:04:4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