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高處(短篇)

電視頭 | 2024-06-20 11:53:35 | 巴幣 32 | 人氣 462

連載中短篇or不長不短的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不花你太多時間的小說<3

  「不行,好不舒服。」
  一旁的友人一臉不舒服的樣子,臉色蒼白,一臉隨時要窒息的樣子。

  「怎麼了嗎?」
  「抱歉,我其實有懼高症。」
  「真的假的?」
  看著她好像隨時都會失去支撐似發抖的雙腿,我也說不出什麼責怪的話。但我們確實是付了票錢才搭電梯到這個觀景台的,所以至少希望她能在付錢之前告訴我這件事。
  「我去廁所躲一下。你自己先逛。」
  「廁所?」
  「看的到底下才會怕。我去廁所滑一下手機,你好了再叫我就好。」
  「喔,好吧。」
   明明只要早點告訴我就好了,我一邊這麼想道一邊沒有興致的拍著照。原本就是想排給她的行程,沒想到不只是沒有興趣,甚至是生理上無法接受。
  觀景台是圍繞大樓一圈的構造,所以我打算至少要繞一圈,把城市的每個角落都拍進手機裡才算對得起票錢。想著她按第二次快門,這樣說不定就算對得起她的票錢了。
  繞到一半,其實也離她去廁所不到一分鐘後,反而是她先傳了訊息過來。
  是一張照片和「好漂亮喔QQ」的訊息。
  照片是她坐在馬桶上往地上拍腳底下的強化玻璃,而玻璃底下就是赤裸裸的夜景。
  我回傳一張青蛙張大嘴說「蛙勒」的貼圖。
  「可以來救我嗎?」
  「好,稍等。」
  我拍了最後一張照片,然後小跑步前往女廁。
  到女廁後,我牽著閉上眼的她走向電梯,然後一直到從40層樓到1樓都沒有說話。一直到出了大樓,準備要過馬路時我才終於開口了。
  「會怕的話應該早點說的啊。」
  「對不起。」
  這下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但耐不住更多沉默,我講起了以前的事。
  「我好像有懼高症相反的病欸。」
  「什麼意思?」她說「戀高症?」
  「聽起來像對方沒有180公分不考慮交往的人。」
  「那你有嗎?」
  「一定沒有啊。」我笑著說「不是啦,我從小就會自己往高處爬,而且會真的爬到很危險的地方去。我家以前住在高樓層的透天,好像剛好是十層樓高的地方。」
  「這種東西是能從小訓練的啊?」
  「不知道。」搞錯重點了,我想「有個晚上,我在父母都睡著後,爬到陽台的圍牆上一個人坐著,看著夜景過了不知道多久才回被窩。那個年紀的事情都記不太清楚,但這那個時候的景色卻很記的很清楚,所以好像從小就不怕高處的樣子。」
  「真的不怕?」
  「我覺得那個時候不太怕欸。」
  「那已經不只是不怕高處了吧?」
  「什麼意思?」
  「你這樣是從小就很喜歡高處吧?」
  她說的話當中,我看見一個望著夜景興奮不己的少女。「人和車都變得好小!好漂亮!大樓和街道原來是這個形狀的嗎?」那少女看著夜景,或許還會因為感動說出這種話。那畫面讓我心頭一暖,即便那絕對不是我。
  我記得陽台磁磚的觸感,記得那是在有點熱的天氣裡涼涼的夜晚,也記得年幼的自己其實理解「現在的我踏錯一步的話會死」這個道理。
  一切都很清楚,但那回憶中的我絕對不是喜歡高處的人。
  「喜歡高處,到底什麼樣的人會喜歡高處啊?」我說,試著找出什麼,但話一從口中溜出,就知道自己這問題問得一點都不精確。
  「很有夢想的人?」被我誤導,她打定主意我不只是喜歡,而是熱愛高處了。
  「這樣嗎?」
  「是啊。」
  之後,我和她走路去吃了當地有名的烏龍麵。排隊排了很久,但麵確實是好吃的。
   吃完後我們走回飯店。或許是在觀景台上消磨掉太多精神,她一洗好澡就睡著了。我看著她的睡臉,默默拉開床旁邊落地窗的窗簾。
  被窗簾擋住的是不會輸給剛才觀景台的高樓夜景。這麼說來,這房間和小時候住的公寓一樣,是剛好在十層樓的地方。
  「和小時候住的公寓一樣」這句話卡在我的思路上,但我選擇不要深思。
  我繼續盯著她睡著的樣子。剛才讓她恐懼到無法好好走路的高處,只要看不見就還是能安穩的睡著嗎?我想。或著,有懼高症的現代人們,其實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在高樓層勇敢地過著正常的生活的?
  想到一半,月光灑上她的側臉。
  看著她安穩的呼吸著的樣子「你到底為什麼會爬上陽台?」的問題又浮出心頭。
  或許,剛才會提起這件事就是希望她能提出這個疑問的。
  不過就算真的被這麼問好了,我到底又應該回應什麼呢?
  「為什麼你會想要爬上陽台呢?」是希望她這麼問嗎?
  如果被這麼問的話「可能我真的想看夜景想看得不得了吧?」大概也只能這樣回答了吧?雖然實際上的想法是「我不記得了,所以才想要你問的。」
  不對,那也不是實際的想法。
  雖然是真的不記得了,但不是這麼一回事。
  就這樣盯著她的側臉和被子下的起伏,直到外頭的月亮被雲遮住,她的臉和房間都陷入一片黑暗時,我才終於從這思考中回神。
  真神奇,明明昨天沒有睡飽,但我連想睡的感覺都忘記了。
  我決定要出去走走,所以不發出聲音的把鞋穿上,套上外套,然後摸黑找出房卡。一切都很順利,卻在開門的時候不小心用肩膀頂到門旁的電燈開關。
  「啊。」
  「早安。」房間傳來她在床上擩動的聲音。
  「還可以回去睡喔。」
  「嗯?」她疑惑地停下動作,似乎掙扎了一下,最後決定繼續睡。
  「那我先出去晃晃喔。」我鬆了一口氣,打算把燈關上。
  「欸不對才10點欸,那我也要!」
  於是,我們聊著明天的行程,開始找起宵夜。
  「對了。」聊著聊著,她突然停下腳步。
  「怎麼了?」
  「結果今天你沒看到什麼夜景對不對?」
  「不會啊。」
  「那個觀景台好像是24小時的,要現在去看看嗎?」
  「那你怎麼辦?」
  「我就在附近找個地方晃晃嘛。」
  「真的不用啦。」
  「不用嗎?」
  「我其實也沒有這麼喜歡看夜景,那個是以為你會喜歡才排的。」
  「這樣啊。」
  「對啊。」
  「那你小時候到底為什麼會爬到陽台去啊?」她小聲地說道。
  聽見這個問題後,我震驚到的停下腳步
  「你剛剛說什麼?」不知道是基於什麼樣的情緒,我的語氣刻薄到讓人厭惡的地步。
  「嗯?我沒講話啊。」但她沒有發現。

  吃飽後,我們回到飯店。
  這次我等到她確實睡著後,一個人走到飯店的陽台,兩腳懸空的坐在那上面看夜景。
  「明明就可怕得要命」我想,然後獨自一人對著月亮和漸漸入睡的城市呼吸。

--------------------------------------

去年一月到北海道出遊的經歷寫成的短篇,希望各位閒著翻翻還看得下去。

這邊放一首出遊回來後不知道為何開始狂聽的一首Foo Fighter
Foo Fighters - Everlong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