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天輝之星冒險譚》第三章第二話 自己的原則

楓殤 | 2024-06-20 08:43:36 | 巴幣 2 | 人氣 51

連載中《天輝之星冒險譚》冬之羽身世篇
資料夾簡介
原《聖輝的四季映華》重製,此為第二冊冬之羽身世篇

  「毒薔薇,妳在這裡做什麼?」
  
  夜晚,一名穿著黑色與藍色配色裝束的刺客出現在毒薔薇身邊,而毒薔薇看向刺客就第一時間認出了對方,同時也收起了用來警戒周遭的血棘,隨後說道:
  
  「是妳啊矢車菊,我只是在想雇主騙了我這件事,而這個雇主正是躲在這座要塞的人。」
  
  「雇主是先前經營瑞札爾地下鬥技場的老闆,這個人利用金錢與武力逼迫那些有實力的人成為他手下的鬥士,讓他們相互廝殺賺錢,但之後好像被一位聖賢士破壞,最後被衛隊騎士抓捕的他在交付罰款與賠償金出獄後聯絡到了我,並發布刺殺那個聖賢士的委託。」
  
  毒薔薇一邊思索一邊說出自己的調查結果,似乎認為自己不應該接下這個委託,或許拒絕委託,自己就不會差點傷害了正致力修補這個世界的好人,而一旁看著的矢車菊對此感到困惑,在她的認知中的毒薔薇是堅信人們都是偽善者的刺客,但她從對方的語氣感覺到一些變化:
  
  「所以妳根據他的委託找到了刺殺對象,結果怎麼樣了?」
  
  「我真的遇見她時,她有著超乎常人的親和力,不但將一名純血紫焰魔人收為夥伴,就連曾經是娜克莉德手下的死靈法師也願意加入她的隊伍,而且在娜克莉德的事件結束後我也開始更加仔細的調查,她是通過特殊考核培養出來的聖賢士,不過本應該被抹殺所有無意義情感的她居然在我試圖刺殺她失敗後,阻止同伴攻擊我並為我治療。」
  
  「妳試圖刺殺她,她不但阻止她的夥伴攻擊妳,還幫妳治療?」
  
  矢車菊很是不解,而毒薔薇也對此感到困惑,畢竟這種會幫要取自己性命的人治療的人很是罕見,但毒薔薇也接著說:
  
  「是啊,顯然那個委託方顯然隱瞞了我不少訊息,他把那個聖賢士描述成已經被利益蒙蔽的貪腐之人,而這部分就是我沒有仔細瞭解而產生的疏失,可能是因為遇到太多偽善者讓我有些麻木,間接導致我先入為主認為雇主所說的都是真的了,而且在與她並肩作戰對抗娜克莉德後我也明白,她是會願意為了拯救他人拼上性命的人,這樣善良的人命不該絕,所以我想確保她不會再被這樣的人找麻煩。」
  
  「原來如此,所以妳打算首次履行這個本應該不可能履行的原則嗎?」
  
  「是的,所以妳想阻止我嗎?」
  
  「不,我們血色庭園一直以來都在致力於根除會對世界造成危害的惡徒,而雇主提供假情報害我們差點刺殺正義之士,這應該也是屬於一種潛在威脅吧?不過我要告訴妳,那裡戒備森嚴,一定要小心。」
  
  矢車菊提醒道,毒薔薇也點頭表示道謝,隨後便動身開始潛入,在對周遭進行偵查後循著陰影從圍牆的縫隙進入,看著視線掃過的地方都是守衛,顯然覺得對方在上次被冬之羽破壞計畫後感到憤怒,為了避免計畫再度被破壞才雇用如此多手下,為了不被發現,毒薔薇選擇從外牆上的窗口進入。
  
  「可惡的聖賢士,居然把我經營的事業全部毀於一旦,不知道毒薔薇能不能順利除掉她。」
  
  「老大,她是血色庭園出身的刺客,我認為她一定能完成的。」
  
  「我正等着她把那個聖賢士的人頭帶回來見我呢,她最好別讓我失望,她可是收了我不少錢啊。」
  
  在鬥技場老闆的辦公室,雇用毒薔薇刺殺冬之羽的男子看向身旁的部下說道,這段對話全被躲在窗外的毒薔薇聽在耳裡,於是便從窗戶爬入男子的辦公室:
  
  「抱歉來晚了,這陣子發生了一些事情。」
  
  「很好毒薔薇,妳有把我要的東西帶來吧?」
  
  「當然有了。」
  
  毒薔薇說著同時從口袋空間拿出一個血淋淋的袋子遞到男子的桌上,而男子打開了袋子仔細確認裡頭正是冬之羽的項上人頭,這讓他感到很高興:
  
  「哈哈哈!很好!這丫頭一死也能夠挫挫那個聖賢士協會的銳氣,讓她們知道培養什麼可以投入戰鬥的聖賢士就是送死!」
  
  「既然我完成你要求的委託,那你應該知道我們的行規吧?」
  
  「知道,另一半的訂金給妳,不過看妳身材不錯,想必也是個美人吧?能不能讓我們看看妳的面容呢?」
  
  男子拿出錢袋交給對方的同時也對毒薔薇的面容很感興趣,但卻被毒薔薇婉拒,只見她緩緩說道:
  
  「很遺憾,請容我拒絕,畢竟真實身份對身為刺客的我來說非常重要,所以除了我真正相信或願意效忠的人,我才會展現自己的真容。」
  
  「難道我不值得相信嗎?」
  
  「不,單純只是覺得要是讓你知道我的面容,我會很困擾的。」
  
  說完便轉身離開,但男子依然打算動用武力逼迫毒薔薇脫下面具,眼看身旁的守衛舉起武器指著自己,毒薔薇絲毫不慌,只見她隨手扔下一顆煙霧彈引爆,瞬間整個房間瀰漫濃密的煙霧遮擋視線,而毒薔薇也趁亂透過窗戶逃離。
  
  「咳咳……可惡,還是讓她逃了,不過算了,以後還多得是機會,來人,把這顆頭處理一下,我打算把她掛在辦公室裡。」
  
  揮開煙霧的男子說道,而他也不打算繼續追擊,正當他將人頭遞給手下的瞬間,人頭發出微微的亮光,正當他們要湊近點查看時:
  
  「轟!」
  
  隨著一聲巨響,火光瞬間從窗戶竄出,原來那顆人頭正是凱特莉娜利用血能包裹小型魔導爆彈偽裝而成,這時要塞也因為突如其來的爆炸陷入一片混亂,而逃出的毒薔薇順利與躲在不遠處的矢車菊會合:
  
  「這樣一來就解決了一個後患,除了那些人外沒有人知道我來過,所以也沒有任何目擊證人,現在燃著的這把火能把所有痕跡全部燒掉。」
  
  「不愧是毒薔薇,連事後抹除痕跡的部分都想好了,不過這樣的妳是怎麼刺殺那個聖賢士失敗的?」
  
  「這麼說吧,『善於算計的人總會有被人算計的一天。』,我使用毒無論是刺殺還是戰術運用都略有心得,這也是我的代號被稱作毒薔薇的原因,不料她們當中有一個人先天對毒物免疫。」
  
  矢車菊對毒薔薇的刺殺能力讚譽有加同時也對她的刺殺失敗很是不解,毒薔薇看著自己藏在袖子內的微型十字弩並說著,然而她並沒有說出自己當初刺殺冬之羽失敗就是因為自己誤判導致失誤,所幸冬之羽最後一刻阻止夥伴傷害自己。
  
  「不過妳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經過調查,我發現那名叫做祥雲冬之羽的聖賢士是非常值得交好的人,我或許會跟在她身邊吧,畢竟我並不希望這麼善良的人被其他刺客傷害。」
  
  「要是哪天我們又有人接到要刺殺她的委託怎麼辦?」
  
  這時矢車菊問出的問題讓毒薔薇思索了片刻,她並不希望為了冬之羽與整個血色庭園鬧翻,於是便看向矢車菊說道:
  
  「我希望妳能夠替我跟園長傳話,就是請不要讓血色庭園的其他刺客接下刺殺祥雲冬之羽的委託,因為我覺得她並不會對組織造成危害,也不是罪大惡極之人,這樣的人應該留著繼續讓世界變得更好。」
  
  看著毒薔薇如此評價自己的刺殺目標,矢車菊頓時感到欣慰,在她的認知中,毒薔薇雖然說不殺善良的人,但一直以來都遇到不少偽君子,如今卻出現了一個真正讓毒薔薇真正相信的善良之人,也讓她感慨道:
  
  「毒薔薇妳變了呢,以前那個認為人都是偽善者的妳,居然會真心覺得有人是真正善良的。」
  
  「可能就是她改變了我吧?不過我決定跟在祥雲小姐身邊這件事要記得告訴蒲公英,不然她要是接到別人委託跑來刺殺,我也愛莫能助,畢竟她的夥伴可是有連我都會敗給她們的能力,尤其是那個死靈法師。」
  
  「我明白了,我會通報給園長。」
  
  矢車菊向對方保證,這才讓毒薔薇放下心來,眼看清晨的陽光從山峰之間穿出,毒薔薇便動身回去查看冬之羽的狀況。
  
  「唔……奇怪的夢又出現了。」
  
  清晨,冬之羽緩緩的從病床上坐起身,隨後又回想起夢境的內容,夢境中的自己出現在一個富麗堂皇的白色宮殿中,身旁有著六位模糊的身影稱呼自己創造神的名字–梅爾迪雅大人,這讓她感到很是不解:
  
  「為什麼他們會這樣叫我?我明明就不是祂啊……」
  
  冬之羽感到困惑的嘟囔道,畢竟自己追根究底終究只是一名普通的人類,為何在夢境中會被稱作創造神梅爾迪雅讓她難以理解,但這時一旁卻出現聲音:
  
  「妳醒啦?傷口有好一點了嗎?」
  
  「毒薔薇小姐?」
  
  冬之羽第一時間認出是毒薔薇的聲音,於是便下意識的看向對方,隨後便開始注意自己的傷勢,發覺傷口不再疼痛,顯然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嗯,我已經好很多了,謝謝您。」
  
  「妳不應該跟我道謝,而是跟那些在妳身邊的夥伴們。」
  
  毒薔薇說著同時指著病床旁的夢瑩草與安靈花,那正是夏奈等人採集過來送給冬之羽,希望對方早日康復的藥草,而毒薔薇接著說:
  
  「祥雲小姐,我有一個請求,就是今後我想成為妳的夥伴,讓我的其他同行不會傷害到妳,因為我相信妳是真的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的人,所以我想親自見證,並在妳的身邊護妳周全。」
  
  「為了在我們之間建立信任……」
  
  說著同時也將一直戴著的面具脫下並露出自己真實的面容,而她有著一頭柔順的褐色長髮、深邃的洋紅色眼瞳中有著細長的瞳孔、一對像是精靈的尖耳朵、白皙的肌膚,而冬之羽看到對方的面容後則感到訝異,雖然敬稱對方為小姐,但她看起來也跟自己年齡相仿。
  
  「我的真名為凱特莉娜•瑪格蘭,之後就用凱特莉娜這個名字稱呼我吧,而我也將以這個身分請求加入妳的隊伍。」
  
  「嗯,從今以後請多指教,凱特莉娜。」
  
  冬之羽笑道,這時外頭也發出了聲響,正當凱特莉娜要將面具戴上時,外頭傳來了敲門聲,緊接著就是夏奈的聲音:
  
  「小冬,我們來探望妳了。」
  
  「請進。」
  
  冬之羽聽到是夏奈的聲音便請她們進來,而她們這時才注意到坐在病床旁的凱特莉娜,秋實見狀上前說道:
  
  「妳是誰啊?」
  
  「我是凱特莉娜•瑪格蘭,也就是妳們知道的刺客毒薔薇,請稱呼我凱特莉娜即可,我已經向妳們的隊長徵求同意,今後我便以這個身份加入四季映華小隊,不過也請注意不要告訴第三方關於我與血色庭園的相關消息。」
  
  「小冬妳同意的?」
  
  「是啊,她說只要有她在,她的同行就不會來傷害我們,對我們來說非常有幫助喔。」
  
  冬之羽笑著回應敏春的疑惑,而紅與克蕾妮雅則對這個新加入的成員很是好奇,只見紅雖然有些緊張,但還是上前查看眼前的少女:
  
  「原來您、您就是毒薔薇小姐嗎?」
  
  「是的,不過現在起要稱呼我凱特莉娜,不然我的身份會暴露的。」
  
  「妳應該不會挾怨報復我吧?」
  
  「當時妳用靈魂牽引把我砸在牆上、還用詛咒直接折斷我的手臂呢,不過妳的隊長是個很好的人,所以我也不會跟妳計較,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凱特莉娜笑道,明確告訴克蕾妮雅自己並沒有對方想的那樣心胸狹窄,而夏奈這時才想到此行前來的目的,便開口詢問:
  
  「小冬,妳的傷有好一點了嗎?」
  
  「已經好很多了喔,可能是白小姐在體內協助我恢復傷口的關係,現在已經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了,應該可以在今天離開聖賢士協會。」
  
  冬之羽一邊觀察自己的傷勢一邊說著,而眾人也為此感到高興,於此同時在門外藉由偽裝成普通聖賢士潛入其中的矢車菊也在與園長利用傳音魔法回報:
  
  「園長,毒薔薇已經『名花有主』了。」
  
  「毒薔薇名花有主?讓她宣示效忠的人是誰?」
  
  「是一位名叫祥雲冬之羽的聖賢士,據說她打倒了會威脅整個世界的娜克莉德,其實力不容小覷,同時也是符合毒薔薇原則中所說的『善良、能夠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的人』。」
  
  「本來以為讓她去見許多的偽善者,她就會以為她的理想太過天真且不切實際,沒想到這樣如同戲劇創作中才會出現的人物居然會在現實中存在……矢車菊,妳是毒薔薇的搭檔,也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替我好好觀察她們,只要那些人試圖暴露毒薔薇的身份,一定要立刻除掉她們。」
  
  「是。」
  
  接下來自園長的任務,矢車菊點頭回應,隨後便繼續觀察凱特莉娜與冬之羽等人的互動,而凱特莉娜這時也說著:
  
  「這樣一來我也『名花有主』了呢。」
  
  「欸?凱特莉娜妳已經訂婚了嗎?」
  
  「不是的,在血色庭園裡,只要有刺客願意為除了園長外的人展露真實身份並宣示效忠,那就會被稱作『名花有主』。」
  
  凱特莉娜說明自己在血色庭園使用的暗語,眾人這才明白作為刺客的博大精深,這時一名聖賢士走入其中並說著:
  
  「是祥雲冬之羽小姐對吧?傷口有好一點了嗎?」
  
  「嗯,已經好很多了。」
  
  「還請讓我確認一下。」
  
  這時聖賢士準備脫下冬之羽的衣服確認,只是使了一個眼神就讓夏奈心領神會,於是代替聖賢士將所有人推出病房外,但凱特莉娜只是與聖賢士對到視線,立刻就明白對方的身份,但凱特莉娜也只是默默跟著夏奈等人離開,不料對方的身份卻早已被冬之羽知曉:
  
  「妳……其實是血色庭園的成員對吧?因為我認識所有的聖賢士前輩,她們都會直接叫我冬之羽小妹或是小冬,並不會稱呼我小姐甚至是直接稱呼我的全名喔。」
  
  在給聖賢士檢查傷口的冬之羽立刻說出對方的身份,眼看瞞不住的矢車菊從後方將藏在袖口的袖劍抵在冬之羽的頸部打算立刻動手,冬之羽卻說著:
  
  「不過不用擔心,無論是妳還是毒薔薇,我都不會把妳們的身份說出去的,畢竟毒薔薇既然願意加入我們,那作為隊長的我就有義務保護好她,雖然不知道妳是誰,但我可以保證我不會讓她陷入危機的。」
  
  「……希望是如此,別以為妳們被插上禁止踩踏的標語就能為所欲為,只要妳們洩漏血色庭園任何一位刺客的身份,我們就有理由除掉妳們。」
  
  矢車菊說道,隨後在確認對方的傷勢已經恢復後接著說:
  
  「妳的傷勢已經完全恢復,不過妳受了這麼重的傷居然能在幾天內恢復,妳是怎麼做到的?」
  
  「因為夥伴們的照顧,還有自己的努力,雖然說著會除掉我們,不過妳非常為她著想呢,妳應該是她的好朋友吧?不然這麼重要的事也不會特別警告我們,而是只要我們洩密就會直接出手吧?」
  
  聽到冬之羽連自己是凱特莉娜好友的事都能說出來,讓矢車菊更加困惑對方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而她在離開前說道:
  
  「我是矢車菊,只要妳們給第三方暴露我或毒薔薇的身份,甚至是與血色庭園的行動相關的機密,我們就會立刻除掉妳們。」
  
  說完便轉身離去,來到病房外的矢車菊看著冬之羽的夥伴們與凱特莉娜,隨後向眾人說明:
  
  「她已經完全恢復,已經可以離開聖賢士協會。」
  
  「我們明白了,謝謝。」
  
  夏奈向對方道謝,而矢車菊看著凱特莉娜,隨後便向對方使用傳音魔法向對方說明自己已經親自測試過冬之羽的人品,她對此表示認可,而凱特莉娜只是笑著回應:
  
  『妳現在知道為何我覺得她是值得依靠的夥伴了吧。』
  
  說完便目送矢車菊離開,眾人便重新進入病房,在確認冬之羽可以行走後,便帶著冬之羽辦理手續,同時也歡迎冬之羽正式歸隊。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這次的事件平安落幕,而且也能找到新的夥伴。太棒了!
另外毒薔薇的老大意外的很壞心眼呢!
2024-06-20 09:03:50
楓殤
畢竟太過天真的理想對一名刺客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很容易因為錯誤判斷而送命,因此園長試圖以讓毒薔薇多看那些偽善者的真面目讓她死了這條心,但毒薔薇能夠遇到真正善良的人在園長的意料之外。
2024-06-20 09:53: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