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十章 (中)

林賾流 | 2024-06-20 01:07:18 | 巴幣 104 | 人氣 466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都十二月還在外面待那麼久,快去洗熱水澡。」穿著家居服的瑞梅克拂掉徐夜柏肩膀上尚未融化的雪花,殷勤地替手指凍得僵硬的徐夜柏脫下長外套。
 
雖然催徐夜柏去洗澡的是瑞梅克,一摸到他臉龐手腳都是冰涼的,還是拉著徐夜柏到客廳沙發坐下,先端了碗熱布丁牛奶讓徐夜柏墊墊肚子,適應室溫後再去沖熱水澡,徐夜柏現在狀態等同病患。這段時間相處,瑞梅克抓準徐夜柏個性不會吃飽喝足去見倒人胃口的目標,會面紅毛的過程瑞梅克全程監視,徐夜柏在咖啡館裡只喝了一小杯奶茶。
 
「你未免太貼心了,這會讓我懷疑你的性別。」黑褐髮青年斜睨高頭大馬的金髮Alpha。
 
「你又搞歧視,我的性別看外表還不夠直觀嗎?哪家Omega有我這身高會哭垮首都醫院的。」瑞梅克得意洋洋炫耀他的準爸爸知識:「你能順順吃的食物只有布丁果凍和一些糊糊似的傳統菜色,濃湯要看種類,南瓜接受度不錯。蜜餞不營養,你自己戒掉了,至少我準備一些現成品放冰箱加熱不費多少工夫。」
 
和習慣成變態的職業軍人與科學家不同,一般人只靠營養劑活下去會精神崩壞,心理影響生理,吸收率亦隨對營養劑抵抗程度下降,瑞梅克總是變著法子哄徐夜柏吃各種食物,徐夜柏就算飽受孕吐之苦也沒放棄嘗試正常進食,就是怕萬一只能靠營養劑維生時還能有條退路。
 
「謝謝。」徐夜柏挖了一勺布丁混著溫熱牛奶送入口中。「我懷念炸雞薯條披薩。」
 
他已經超過一個季度沒碰垃圾食物了,徐夜柏現在真的很想哭。
 
「我不反對你吃,只要不吐出來。」瑞梅克在他身邊坐下拍拍可憐的Beta肩膀。
 
「還沒下午四點,你怎麼就在家了?」徐夜柏順口查勤。
 
「我不是非得在辦公室才能工作,最近外勤要求比較多,那些代孕實驗的受害Alpha不少人遇到代孕者不願意或客觀無法配合的各種困難,苦苦哀求我幫忙,總不能讓他們到情報局掛號排隊,當然我有收取諮商代價啦!」
 
徐夜柏現在進食速度放得很慢,為了不無形中造成催促壓力,瑞梅克總是在Beta吃東西時主動找話題,久了兩人都有邊吃邊聊天的默契。
 
「真的不行乾脆放棄不就好了?」徐夜柏不以為然道。
 
高高在上的Alpha不見得真想要一個可疑又不穩定的後代,應該這麼說,失去被盜精子製造的實驗胚胎對這些Alpha不痛不癢,或許瑞梅克是例外?徐夜柏還在觀察中。
 
「假設只有一名受害者精子失竊被拿去代孕,放棄沒啥奇怪,滅口代孕者都有可能,但那是最頂尖的一群Alpha,還包括我在內,又關係到守護伴侶培育後代的能力展現,當成演習好了,怎麼可能不搞雄競?這些Alpha也有Omega兄弟姊妹和親戚,敢讓他們和虐待懷孕者或對後代漠然態度差的異性交往聯姻嗎?代孕者等於試金石,欠缺人性的傢伙一旦曝露,打算在同等級社交圈和著名地外純種血脈後裔中找對象可以洗洗睡了。」瑞梅克嘻嘻哈哈表示。
 
「Ash,你想想,就算名門Omega裡難得冒出沒長眼睛的戀愛腦傻白甜,家人朋友也會幫忙挑選把關。後代就是一個會讓Omega瞬間清醒的典型命題,你模樣再好看資訊素再好聞多會戰鬥都沒用,Alpha可以不生,但不能隨便拋棄甚至傷害自身後代,這是Omega天生擇偶禁忌,另外競爭者誰不是搶著把長槍往對手弱點戳?但凡對手有點黑料他們都會灑到愛慕者面前。」
 
「說得也是。事先強調,我不是想探聽機密情報,其他精主對代孕者好嗎?我猜不可能像你做得這麼細緻,有你督導協調應該不至於仗勢欺人?但我親自體會後還是認為這樣沒辦法撐到生下孩子,親源資訊素的大問題,你跟我都配合得這麼辛苦了。」
 
「情況各式各樣,有好有壞,我們只當室友,磨合速度才會這麼慢,穩紮穩打不失為一種安全策略,代孕實驗隱藏風險可不止資訊素缺失問題,有人可以當砲友,那樣親源資訊素問題相對就沒那麼大了。」瑞梅克扔下一句震撼彈。
 
「噢,嗯,好吧。」徐夜柏很清楚Beta對實用的解讀包羅萬象。
 
「處著處著人們難免生出一點感情,不管是對胎兒,還是代孕者,畢竟Alpha會受安產資訊素影響,運氣好遇到的代孕者人不錯,我不是指就這樣談起戀愛,至少部分Alpha不希望Beta和孩子輕易死掉,當然也有水火不容早早拆夥的。這場實驗對Beta來說實在太艱難了,Alpha若只將他們當成正常懷孕者,肯定行不通,因此差不多到了是否中止姙娠的黃金決策時間,Alpha或Beta都能單方面決定要不要這個孩子。」最後一句話是關鍵,瑞梅克沒對徐夜柏隱瞞這部分情況,因徐夜柏也是代孕實驗一分子,黑褐髮青年絕對考慮過胎兒去留問題。
 
不過,徐夜柏承諾當瑞梅克的合作夥伴,情報局長同意徐夜柏在這方面確實是靠得住的正經Beta,至少代孕部分盡心盡力配合,意志也很堅忍,天天孕吐依舊堅持規律進食睡眠出門散心運動,在適應首都寒冷環境與瑞梅克資訊素上不停進步。
 
「你居然有空回家?總理閣下派你善後,等於這些精主和代孕者的狀況你都得把握住。」徐夜柏管不了自己以外的大棋盤,努力不添亂就是他的首要目標,這回俱樂部事件也是,若非前同事吉米及時打通徐夜柏手機,他捨不下前同事這條小命,徐夜柏根本不會路過極樂鳥俱樂部那種黑社會地下世界似的地方,更別提插手撈人。
 
徐夜柏沒問,但他從瑞梅克綿密介入善後行動裡很自然感受到某種趨勢:隨著孕程拉長,退出的代孕者愈多,假設這場代孕實驗背後有更大陰謀,剩下的孕體和精主就愈危險,肇因敵方可利用選項變少了。
 
那些距離瑞梅克最近的Alpha恐怕不只是考量人情而已,還有更現實的目標,所謂「建功立業」,擁有自己的Beta代孕實驗志願者等於親手握住陰謀一部分,打開晉級關卡的鑰匙。
 
「我在無聊工作上向來速戰速決,當真老實上班打卡早就過勞死了,能擠出時間當然要回溫暖的家和小鳥兒一起休息。」瑞梅克斜靠著沙發撒嬌。
 
瑞梅克上班期間,徐夜柏曾數度遇到副官雷諾到住處幫上司拿換洗衣服和其他配件,或者交付瑞梅克心血來潮買給徐夜柏的點心飲料與其他小禮物,兩人也會就瑞梅克上班情況閒聊幾句。
 
又是讓徐夜柏和他的副官建立友誼橋梁的小手段,徐夜柏沒說破,他和人狠話不多的雷諾副官相處愉快,對方知曉徐夜柏情況,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壓力亦無多餘干涉,徐夜柏事先從瑞梅克那邊得知關於雷諾的弱點和作風,不存在敵對理由,自然一團和氣。
 
副官自是不可能透露任何機密,但雷諾直觀描述的情報局長工作不只檯面上還有檯面下,簡直是十八層地獄般多采多姿的份量種類。
 
半夜起床上廁所時,徐夜柏親眼目睹瑞梅克戴著全罩工作頭盔完全靜音在加班,畫面科幻又恐怖,瑞梅克還很高興向他介紹這是潛水洗澡或睡覺都能用的高科技全方位工作頭盔,無論遠程會議或閱讀文件都很方便,盡情說話怒吼也不會被旁邊的人聽見。
 
那不就是社畜之王的皇冠了嗎?當時徐夜柏很睏地問他還能不能好好睡覺了?枕邊人這樣瘋狂很妨礙徐夜柏好不容易建立的睡眠秩序,要比熬夜加班紀錄他不會輸,為了不刺激到金盆洗手的前小說編輯,瑞梅克趕緊拔下頭盔當個乖乖陪睡的好床伴。
 
在那之後瑞梅克似乎多出盡量利用零碎時間休息的健康習慣,主要表現在陪伴徐夜柏的部分,總歸生活態度算是正常一點了。
 
洗去一身風雪寒氣放鬆不少的徐夜柏走向被瑞梅克掛起的長外套,瑞梅克一副將橄欖枝徽章當成傳家寶的態勢,徐夜柏對紅毛展示完就小心摘下收進外套內袋,再說他也不想一直戴著懷孕證明。
 
「喏,徽章還你,謝啦!」兩人默認橄欖枝徽章屬於小租戶,由瑞梅克代為保管,徐夜柏只是借用,他走回瑞梅克坐著的沙發當面交還以示慎重。
 
如無意外,金綠橄欖枝徽章是徐夜柏唯一能留給小租戶的「遺產」了。徐夜柏有些感慨。
 
徐夜柏正要鬆開手指,讓徽章落在瑞梅克向上攤開的手心裡,忽然被他的大掌包握住右手一扯,重心不穩的徐夜柏直接跌入金髮Alpha懷裡。
 
黑褐髮青年瞬間閃過對情報局長第一印象--花……螳螂!這種捕食感太驚悚!
 
「幹嘛忽然這樣?」
 
「我不厭其煩叮囑過一定得把頭髮吹乾,但你十次裡至少有三次沒做到,是在蔓島和迪安圖斯養成的壞習慣嗎?而且你的頭髮長度快要能紮起來了,還照之前的吹髮時間肯定不會乾透。」瑞梅克將徐夜柏轉了個圈,變成背靠胸的姿勢,一手環抱徐夜柏固定住他的掙扎,另一手探入Beta髮叢中檢查。
 
「迪安圖斯的話吹個半乾就是講究人了,蔓島根本沒有吹頭髮習慣好嗎?我們下雨就順便洗頭洗澡了,那種雨勢比蓮蓬頭還猛。」不是老家沒衛浴設備或蔓島居民是野蠻人,而是蔓島的雨有種狂暴生命力,會讓人不由自主仰頭膜拜,當地也有孩子在雨中成長茁壯的信仰,乍看比本地孩子嬌弱的徐夜柏常被長輩吩咐多淋雨增強免疫力,雖然最後父母還是會用熱水再幫他沖洗並擦拭頭髮,等待頭髮自然風乾的發呆時間是徐夜柏最愜意的回憶。
 
「幸好蔓島空氣乾淨,方圓千里內沒有汙染工業,不然我看你遲早要禿。」瑞梅克嘴裡吐出半點都不羅曼蒂克的發言。
 
「有地外純種的環境改善政策,連山火都能管控,現在除非意外事故或恐怖攻擊,不然大範圍空汙情況很少見了,你就是迷信!」徐夜柏回嘴。
 
「地外純種滅亡一百五十年了,外星科技要能在人類生活中發揮便利作用必須遵守當初地外純種改變環境的嚴格規範,許多把方便當隨便停止相關政策的地區發現『遺跡』不是永動機,已經開始停擺或故障,不得不走回初級開發工業破壞環境的老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過去的蔓島人一樣過著一成不變的傳統生活。再說,蔓島從三十年前引進移民開放觀光已經開始改變了,遺跡必須維持固定人口才會啟動,即擁有外星科技核心與龐大海底基礎建設的蔓島主島。」瑞梅克忽然就將話題扯到徐夜柏老家。
 
「我父母就不是原住民,但沒受到歧視,只要能融入蔓島習俗,人種來歷不是問題,因為守住區域最低人口防線難度更大。」徐夜柏說。
 
關於蔓島兩人沒有任何共同回憶,徐夜柏不想深入細談老家,隨即轉移話題。
 
「我還是找時間把頭髮剪短吧!你有推薦的理髮師嗎?」徐夜柏挑剔地盯著瑞梅克自然打亂的髮型,也沒多特別的男性髮式,清爽好整理為主,燦金質感的髮色搭配俊美五官自動成為瑰寶,果然基因就是這樣不平等,髮型好壞還是得靠臉。
 
「我以為你怕冷不想剪。」瑞梅克也知道玩後頸會被揍,只好趁徐夜柏睡著後把玩他後腦勺漸漸長長的頭髮。
 
「頭部吹風又沾到雨雪時不洗不行,容易著涼感冒,另外你鼻子那麼靈,毛髮容易吸附氣味,既然要同睡我得保持良好衛生習慣。」Beta不像Omega印象中總是香香的,至少同類大都喜歡保持乾淨整齊,徐夜柏不能讓整個性別的優秀特質敗在自己手裡(他對整齊沒有追求),還被不只一個Alpha超過去,輸給雷諾副官可以接受,對手有潔癖另當別論。
 
「我滿喜歡聞你的味道,跟其他AO相比已經很乾淨了,真的不用那麼神經質。」哪家Omega不是想方設法往他身上蹭味道?有時基於禮節,瑞梅克無法避開,甚至粗心的Alpha也會害他不得已沾到一些同性資訊素和香水,以Alpha日常標準來說都算枝微末節,甚至能稱為社交能力傑出證明,瑞梅克就是不喜歡,沒打算委屈自己,直接伸手向副官拿備換衣物已經是常規操作。
 
只能說人都有劣根性,一個本身就缺乏刺激且具代表性的性別資訊素,因特殊代孕原因才散發安產資訊素的共感型Beta, 愈是不給聞,瑞梅克就愈想天天確認徐夜柏的味道,他吃了什麼?去過哪裡?和哪些人碰面說話,哪怕閱讀瑪麗安的舊資料或社區圖書館裡借的書留下的氣味都不一樣。
 
「誰叫你每天都要跟我換枕頭,我本來不想洗頭也忍不住要洗了。」徐夜柏承受不了被聞到沒洗頭,這跟瑞梅克喜不喜歡毫無關係,純粹是面子問題。除了資訊素帶來的觸覺刺激和些微不適,徐夜柏還真沒在枕頭或貼身相處時聞到金髮Alpha明顯體味,倒不是說瑞梅克完全沒味道,和自己一樣也是淡淡的,加上沐浴乳和衣物洗滌劑的淡香,混合成一個人獨特的氣味,徐夜柏無法具體形容,但他聞味道就知道是瑞梅克本人。
 
甚至瑞梅克在剛下班回家時主動湊近擁抱時,徐夜柏還能聞到一點汗味,證明他是人類沒錯,總之就是不會臭,那些味道都留不久也不會變得更濃郁,反而給人乾淨自制的直觀感受。徐夜柏並未特別喜歡瑞梅克的體味,畢竟他對情報局長沒其他想法,只確定不討厭,這對因懷孕對氣味更加過敏還必須和瑞梅克同床外加肢體接觸的Beta真是萬幸。
 
「你的頭髮那麼軟,留長摸起來手感一定很好。」
 
「謝謝誇獎,洗吹很麻煩,還是不了。」
 
「對了,Ash,為什麼沒穿我替你準備的外出服?」瑞梅克委屈地質問。
 
「衣服摺得很整齊,但我懷疑你在上頭故意蹭過,還挑要害位置蹭,拿去問護衛隊長果然沒猜錯,Beta身體留不住異性資訊素,更別提發散出來,然而衣物是眾生平等的,沾上什麼都會留下痕跡。現在不是調查行動的敏感時期嗎?如果有人拿在我身上衣服聞到的Alpha資訊素去打聽你的身分怎麼辦?」徐夜柏努力將橄欖枝徽章塞回瑞梅克手裡,他還是沒有放開自己的意思。
 
路人AO不經意聞過就算了,對自誇有背景的紅毛,徐夜柏難免多留幾個心眼,尤其今天又是去報復對方兼示威,徐夜柏可不想被紅毛記住和他關係匪淺的Alpha資訊素味道,出門前還特意清理過自己。
 
瑞梅克住處充滿他的資訊素,本來就是刻意讓徐夜柏習慣兼自動補充親源資訊素的訓練環境,徐夜柏只好躲到對面備用戶找護衛們借Alpha資訊素消除劑一陣狂噴,更讓護衛隊長確認身上沒留下足以指證特定Alpha的味道才敢去會見仇敵。
 
「我沒有拿你當餌釣代孕實驗幕後的叛國賊!」瑞梅克將徐夜柏攬得更緊了,用力澄清。
 
「知道,你發情期要到了,本能衝動必須標示領地保護伴侶。但我們又不是真的伴侶,小租戶和我有你派來的可靠護衛保護,你還是快點解決生理問題,以免耽誤正事或多出不必要的麻煩。」徐夜柏被迫靠著瑞梅克胸膛心累的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