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某個不知名流浪者的記事本—續

畜牲 | 2024-06-20 00:57:51 | 巴幣 2 | 人氣 62

因為DLC將近,所以開一篇當日記,方便自己記錄記憶點。
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內容,就單純在遊戲內的發現或疑問以第一人稱記錄下來而已。


原本以為已經塵埃落定的事,如今才發現尚未結束。
一名信使帶來消息,訴說著與米凱拉有關的事物,並引領我前往米凱拉的所在地。

米凱拉,越是熟悉他的事蹟變越覺得恐怖的神人。
希望此行不會讓自己墜入陷阱之中……

---
除了信使雷妲之外,還遇到好幾位在追蹤米凱拉行蹤的人員,有些人原本隸屬其他碎片君王,但在幽影地卻互稱同伴。似乎只要是共同追蹤米凱拉行蹤就會被當作同伴的樣子?
其中還包含帶有惡兆角的男子…在這個地方似乎稱其為角人而不稱惡兆……

除此之外還有被稱作集物蟲的腐敗眷屬……
看來幽影地跟我所熟知的事物有許多落差……這塊區域到底是什麼時代的產物?

---
控制幽影地的似乎是名為梅瑟莫的人物,貌似會恣意屠殺角民。
但梅瑟莫旗下的軍隊士氣十分低迷,若無號角手通報便只會呆坐在原地,連敵人靠近都沒發覺。

而梅瑟莫的軍隊會使用一種深紅帶黑的獨特火焰,被那種火焰碰觸後跟黑刀一樣會削減生命。
那個難道是帶有死亡能力的火焰?

---
梅瑟莫居然是瑪麗卡子嗣,與葛德文等人同輩。但卻以聖戰名義向角民趕盡殺絕。
古文有提過惡兆之角在古時是神聖的象徵,是因為知識演進才逐漸成為忌諱。
角,到底是由什麼構成的?

---
再次遇到雷妲,她轉述梅瑟莫是奉瑪莉卡之命才會發動聖戰肅清角民。
不知是否因梅瑟莫與米凱拉同為瑪莉卡之子,雷妲會用敬語稱呼梅瑟莫,同時也幫梅瑟莫辯駁,說角民不是單純的被害者,只是剛好是輸的那一方。

除此之外有個讓人在意的地方,初次遇到角民男子的時候,簡易地圖有三個標記,但是跟隨米的老兵說他們找到六個位置。
而再次遇到角民的時候,新的地圖卻有七個標記。
感覺角民應該是米進入幽影地第一個遇到的人,其餘人則是在那之後才進入幽影地,並分散探索米凱拉的下落,最後再由角民彙整成簡易地圖。

目前遇到的米追隨者,有一位擅長毒的褪色者、一位前紅獅子軍的女戰士、一位前蒙格的老者、一位出身不明的物資籌備者、一位沉默不語的流紋武術使用者,以及雷妲。
雷妲認為這種不分身分與勢力皆能為了追尋米而共同行動是一種奇蹟。雖然我並不這樣認為……
雷妲還自曝那位流紋武術使用者跟隨米的時間比她還久很多;我一直以為雷妲是這批人的領導者…看來似乎不是……

---
探索時突然聽見某個物品破碎的聲響,天空也因此降下黃金碎片,察覺事態有異的我決定回去找雷妲。

雷妲表示米凱拉的大盧恩破碎,魅惑之術被解開,她認為這群原先被魅惑的同伴裡會有叛徒,似乎打算肅清他們。
角人男性一方面相信米會信守承諾,成為神祇拯救角之民;另一方面則想起梅瑟莫的屠城景象,決定向梅瑟莫報復。
在角人離開後,雷妲認為他可能會危害到米凱拉,決定去追殺角人。

隸屬紅獅子軍的女戰士在魅惑解除後想起拉塔恩曾經跟米凱拉有過約定,要在幽影地施行。
她認為身為紅獅子軍的一員有必要查清楚這件事,因此決定暫時分開行動。

隸屬蒙格的老兵—安怕赫則想起自己為了解開蒙格的魅惑才去挑戰米的事情,但最後反被米迷惑。
魅惑解開後,他對米只有恐懼,打算離開幽影地。老實說我滿喜歡他誠實的個性……

穆爾則是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在我回答應該會一直惦記著後,他只是一直反芻那段話語。

用毒的褪色者則是想起聖女托莉娜,並說那是米捨棄的半身,但他還是希望能得到托莉娜賜予的酣眠。

感覺伴隨著米凱拉大盧恩的破碎,似乎很多事情都開始變調……

---
在某隻已死的集物蟲身旁發現穆爾的裝備與靈珠,難道穆爾跟格威一樣都是眷屬幻化而成的?
現在除了休里耶跟雷妲,已經沒有其他人還停留在米的十字架下了,讓人有點感慨。
而雷妲執意要去幽影城攔截角人,我只能去阻止她。
雖然成功阻止了雷妲,但她似乎還會再找機會攻擊的樣子?希望她能冷靜一點……

在物種保存庫遇到安怕赫以及弗雷亞,安表示自己在魅惑解除後想起蒙格的屍首被人回收,想知道對方為何要做這種事。
從他的言語判斷,他應該知道是我擊殺蒙格的,但身為鮮血騎士的他似乎沒打算追究才未點破。
期間他提到一個關鍵的事情,真正撬開幽影地大門的人是蒙格,原因不明,只說蒙格被米魅惑才會這麼做。

弗雷亞似乎也被某個謎團困住,暫時無法理會我。

---
整個保存館都會看到許多沾滿煤灰的人,不過跟在廢墟看到的有些不同,這些人似乎不是角民而是有些微紅髮的黃金子民,會使用梅瑟莫火焰也會使用黃金樹治癒。

代表這種變成灰黑的症狀並不是角民專屬,既然如此就有一個形成的因素存在。

---
在幽影城的最下層發現活壺的蹤跡,跟我在波尼村監牢看到的一樣,是由活人為主體再拼貼肉塊而成。
不過那些壺人都是女性身姿,和我熟識的亞歷山大不同。

而波尼村之所以製作活壺,應該是為了培養生蛆當作食物。
整個幽影地十分的貧脊,在交界地隨處可見的羅亞果實在這裡完全看不到。
那些外出覓食的角民幾乎只有菇類跟一種不適合食用的草當作主食。
或許是因為這個因素存在,才會想培育活蛆當作食物。
不過作法實在過於駭人,難怪會有人離開家鄉找尋可以替代的食物……

---
在幽影城外有一座卡利亞式的大教堂,在裡面遇到一位穿著卡利亞服裝的人。
他一見到我就熱烈歡迎,但話語之間卻感覺不到誠意。
尤彌爾歡迎完就給了一張地圖說那裏可以幫助我…真是十分可疑的行徑……

之後在幽影城內遇到梅瑟莫,幾輪交手後自知不敵就先撤退。
不知為何,他會將褪色者稱為無光者,並且十分排斥無光者擔任王的重責。
在他一度落於下風時,突然把義眼挖出,原本纏繞的紅蛇順邊變白,如今的她眼窩看起來就像兩個深邃的坑洞。讓我腦海中直接冒出一個名字—宵色眼眸。

不過宵眼是女王,但梅瑟莫看起來應該是男性身軀才對…還是不要太早下定論較好……

但既然有卡利亞王室,幽影地的歷史應該有道拉達剛王即位前,這個時期較有名的褪色者應屬準王者—維克。不知梅瑟莫口中的無光者是不是指他。

---
尤彌爾給的地圖簡陋到看不出端倪,只好暫時放置。

探索途中發現一座蒼蠅村,蒼蠅人似乎都是角民,判斷應該是因為吃了含有黴菌的蛆蟲才會感染蒼蠅病。
然而,蒼蠅人似乎只是這個病症的中繼階段,因為蒼蠅村內發現眾多體積變大的蒼蠅人屍體,他們的背部都像是昆蟲羽化後的蟲蛹殼一樣有一個縱向裂口。
蒼蠅人羽化之後到底會變成甚麼樣子?

---
深入一座讓人映象深刻的地下墓穴,期間至少大幅度下降了三至四次,來到位於非常深層的地方。
抵達終點後,發現此處皆被顛火汙染,到處都是顛火特有的紅黃色痕跡。

此處有一種獨特的癲狂生物,無法以任何手段產生傷害,只能繞過。
在此區的終點則有一座建築物,一進建築物就聽見請我離去的聲音,幽影僕從也建議我聽從其主海德拉的建議,離開這裡。
雖然有點好奇,但我還是暫時離開宅邸。

---
在青藍海岸探索時,碰巧發現米拋棄的半身—托莉娜,原來這兩人其實是同一人。
想起休里耶曾提過托莉娜,便前去與他交談,但他卻先提起自己聽過穆爾提過在海岸南方有托莉娜的蹤跡,打算前去尋找。

等我再次回到托莉娜所在時,休里耶已經呈現酩酊狀態,他似乎用托莉娜的毒與其他毒調和成特殊的藥品,讓他可以呈現這個狀態。

---
意外發現尤彌爾地圖繪製的地方,指頭遺跡居然跟卡利亞有關聯!
回大教堂追問時,發現尤彌彌抱著一隻指蟲,但那隻指蟲似乎很快就死去,被尤彌彌拿去外面埋葬。
尤彌彌事後則像是無事一樣給了我第二張地圖,請我去那,但我總覺得有這件事情有蹊蹺……

在大教堂內還遇到一名追隨尤彌彌的黑衣女劍士,似乎是我幫助尤彌彌,所以她會幫助我,除此之外都沒多談。

---
安怕赫從遺留文獻發現了米的目標,並說此事跟弗雷亞要找的事有關,請我代為傳話。
弗雷亞看完信件後便表示要繼續追隨米,她認為傑廉的做法沒錯,但是比起榮譽的死亡,拉塔恩更適合持續不斷的戰鬥,因此決定追隨米。她也表示到時在戰場相見時,希望我們不要留情。

送走弗雷亞之後,安也感嘆自己都在成人之美,反到自己的事仍毫無進展。

---
終於把巨人遺跡整個探勘完畢,在幽影地似乎稱這裡為勞弗古遺跡。
從地形變化判斷,早在很久以前就發生過重大地震,才會將巨人遺跡一分為二,但關聯紀錄過少故無法確信。
角民似乎會探勘這個古遺跡,遺留了不少調查文獻。但由於跟交界地有時代落差,很多用詞暫時無法解析。精靈到底是指什麼?

這裡也有一部分被梅瑟莫的軍隊清洗過的痕跡,但在內部人員反對的情況下才沒有一把火將整個遺跡燒掉。

古遺跡有一部分被腐敗佔領,且範圍正在逐漸擴大。源頭的花蕾教堂原本應該沒有腐敗叢生,似乎是因為梅瑟莫的軍隊入侵,才發生了腐敗被聖女解封的事件?

結束古遺跡探勘後,回到保存室卻發現安伯赫已經離開,不知去向。我還有事情想請教他說……

---
找到幽影城水閘開關,成功將水排出。
探開時發現一個讓人在意的禱告,紀錄了幽影地也感應到了法環破碎的瞬間!
如此一來,幽影地的時間可能沒被停止過,交界地的巨人遺跡之所以破壞嚴重應是破碎戰爭所導致的?
或許…從幽影地被隔離到破碎戰爭的期間並沒有很長……
中間時程可能比我所想的還要短很多……

由於阻礙的水被排除,發現了兩條小徑,決定先往後門移動進行探勘。
---
意外發現白銀之子的蹤跡!原來第三代的白銀之子跟拉塔恩是同學,代表人工生命計畫在這時期已經有一個里程碑,創造出能夠施展法術又具有肉體強度的白銀之子。

之後順利抵達樹腳處,意外發現米凱拉遺落的部分大盧恩,可惜已經徹底破碎無法還原。
從十字架位置以及遺落大盧恩的樹底,可以判斷出米從進入幽影地到完全捨棄大盧恩的行動路線。
然而,徹底捨棄大盧恩的米接下來到底去哪了?

---
找了好幾天還是找不到通往尖刺山的道路……我哪邊遺漏了嗎?
由於環境探索的差不多,決定再次前往米德拉宅邸一探究竟。

---
米德拉原來曾獲賜顛火,但因為不夠強大而無法讓顛火現世,最後被同族的角民釘在宅邸內。
角民之所以畏懼顛火,是因為無論是什麼東西顛火都能徹底消滅掉,就連不滅的靈魂都會被完全燒熔。
不過米德拉感染顛火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到底是在流浪商人事件前還是後?

帶著疑惑離開宅邸後,想起龍墓有個地方很在意,這次抵達後便勇敢跳下深淵,居然發現通往尖刺山的道路…終於啊……

---
在一隻特大飛龍屍骸處遇到一位龍人外型的龍饗巫女,她說龍饗戰士是古龍王的戰士,為了吞噬反叛的貝勒以及跟著貝勒叛變的飛龍而生。同時希望我前去討伐貝勒並將其吞噬。

抵達尖刺山頂便發現貝勒,外型跟一般的龍很不一樣,讓人好奇他的身分。

---
從身為龍饗目標來判斷,貝勒應該是飛龍而不是古龍。不過強度遠超過任何一支遇過的古龍,難怪能跟龍王打到兩敗俱傷。
而貝勒一死,追著他的埃貢以及龍人巫女便因夙願達成而死去,讓我來不及確認更多事情。

之後為了解開影樹的封印,只好前去擊敗梅瑟莫,並順利取得火種。
在擊倒梅瑟莫之後,角人男子認為只有這樣不夠,他必須擊殺更多的瑪莉卡子嗣;同時認為若米的救贖會讓他忘記復仇,那樣的救贖不要也罷。他之後便從我眼前消失……

在角人離開後,我成功解開通往巫者村的機關,原來這裡是瑪莉卡的故鄉……
然而,另一座指頭遺跡便在巫者村附近,讓人不禁好奇瑪莉卡、指頭、尤彌爾三者之間的關係。

---
吹響迪奧指頭遺跡的石笛後,尤彌爾感覺十分高興,這應該是我遇到他已來真情最為流露的一次。
之後他給了我第三張地圖,那張圖看起來就像是在大教堂腳下的感覺。
他表示瑪莉卡之所以產生錯誤,是指頭之母造成的,要求我前去討伐指頭之母。
接著尤彌爾便跑去和墓碑說話,說自己很快就能成為母親,將他們再次生下來。

總覺得這事有隱情,讓我暫停尋找第三張地圖的位置。

---
擊倒雙月騎士後,才發現對方原來跟蕾娜拉是姊妹,為了陪伴梅瑟莫才會被隔離在幽影地。
要是能在戰場以外的地方遇見她的話,我有很多事情想跟她當面確認……

回到大教堂後,尤彌爾仍蹲在墓碑前。我則嘗試找出通往指頭遺跡的道路,最後發現路就在尤米爾的座位下…總覺得疑點越來越多……

遺跡底部藏有一隻名為指頭之母的奇怪生物,根據遺留文獻紀載,指頭之母應該是跟艾爾登流星同時墜落至交界地。交界地所有的指頭跟指蟲都是出自指頭之母。

而擊倒指頭之母後,尤彌爾露出了真面目,他不知為何也能從身體內分裂出指頭,並以指頭之母自稱。
感覺他很早就想取代指頭之母,才會讓我前去吹響遺跡石笛。

結束大教堂的事件後,便動身前往花蕾教堂,解除塔的封印。

---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