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165章 魔石

無敵正義棕熊 | 2024-06-19 23:22:10 | 巴幣 4 | 人氣 54

連載中九仙宗
資料夾簡介
異世孤魂穿越到修仙世界,加入了最強隱世宗門九仙宗,九仙宗出世,天下間誰能與之爭鋒,且看主角陳北玄縱橫馳騁於修仙界、北戰南征、除奸懲惡、所向披靡。 #無敵
最新進度 第168章 清算

  第165章 魔石

陳北玄望著周大鈞離開的地方,想起了之前千泠帶給他的那塊玉珮。

他從袖中取出看細細品味,看不出其中的端睨,但【謝】字很令他眼熟。

這個謝家難不成就是那個謝家?陳北玄在心中默默地思考著。

「為師暫且離開出門辦事一趟,你們去找周大鈞,讓他給你們指點指點。」陳北玄留下這句話就消失不見了。

雪玲兒和葉子行兩人互視一眼後,就一起跑步試圖追上剛剛離開的周大鈞。

… … …

在霞如門山下,一位身穿白衣的青年出現在霞如門入口。

他緩緩地取出一塊刻著謝字的玉珮,輕聲說道:「柳蓁蓁。」

這三個字直接傳進了霞如門內坐在主殿上處理公務的柳宗主的耳中,即使相隔遙遠,她卻聽得一清二楚。

柳蓁蓁拿著毛筆的手頓了一下,她知道這是陳北玄的聲音,所以沒有太過慌張,可是為甚麼他要這般傳音給她,而不是由下人稟報呢?

正當她沉思的時候,突然間,她感覺到有人正輕拍她的右肩膀,柳蓁蓁嚇了一跳,立刻轉頭查看是誰,卻沒想到來人竟然是陳北玄。

「咳咳…」陳北玄故作玄虛尷尬的輕咳一下,「我是來問你有關於這塊玉珮的消息,你可知?」

他立即拿出了一塊玉珮展示在柳蓁蓁的眼前。

柳蓁蓁注視著玉珮一瞬,就立刻知曉其來歷了,這不就是源自於珠雯真尊的家族嗎?

「源自於珠雯真尊的謝家。」柳蓁蓁輕聲說道。

「果然如此。」陳北玄輕點頭,看起來他沒記錯。

「你怎麼得到的?」柳蓁蓁疑惑道。

「千泠從魔修手上取得的。」陳北玄淡定的說道。

「魔修!?」柳蓁蓁有點不敢置信,謝家之前可是誓死不向那些魔修低頭阿!怎麼可能與魔修勾結呢?

「前輩,這件事,一定有什麼原因是我們不清楚的,希望您不要斷章取義誤會錯人了。」柳蓁蓁著急地說道。

「放心,本尊不是那麼不明是非的修士,我會好好調查清楚。」陳北玄胸有成足地說道。

「如此便好。」柳蓁蓁鬆了一口氣。

而陳北玄得到想要的答案後,也迅速地離開了霞如門,趕往攬月城,也不過就在附近幾十里罷了。以他的修為趕路,一瞬間就到了。

當他抵達攬月城謝家時,才發現,謝家早已人去樓空,那座豪華的古宅,已經一個人都不在了。

『嗯?一個人都沒留下?』陳北玄暗自道。

他在路上隨意的掃視著,看到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廝,便上前攔住問道:「你可知這家人上哪去嗎?」

那小廝見到陳北玄的一身白衣,仙氣飄飄地,一塵不染,意識到這一定是個仙人,一點也不敢撒謊顫抖著回答:「他們們…一家子老小…全都…搬去去…海亦城了。」

『海亦城?』陳北玄搜索著記憶,這是座處在道門邊界與魔門邊界之間的中立城市,距離攬月城可是上千里遠,在逍遙劍門與天衍門附近。

儘管路途遙遠,陳北玄決定還是要親自前往去查探查探。

… … …

兩天後。

海亦城城內,處處可見到魔修、道修,在這種中立城市,雖然魔道水火不容,但在城中並不會刻意起衝突,大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更不用提,海亦城本身也在交界附近,並不隸屬於道門勢力,也不隸屬於魔門勢力。

在魔道交界處有不少這種城市,而海亦城只是其中一個中型城鎮。

一個身穿破爛黑衣,戴著兜帽隱藏面容的修士,正站在城中心的廣場。

如果仔細看的話,還會發現兜帽下,那是個面容英俊瀟灑的青年,至多二十來歲。

他渾身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魔氣,看起來就與一般魔修無異。路上的人見到他都不敢接近。

那黑衣男子拿出一張紙看了看後,就前往了【謝家】所在地。

一到達謝家門口,他便開口詢問:「聽說這裡有活幹,正在招收人馬?」

謝家門口的侍衛看了眼來人,便感覺此人惹不得,因此有點小心翼翼地回:「您說得對,目前有個任務需要大量的人力,只是不過…您的修為…」

黑衣男聽到此,語氣帶著淡淡的怒氣道:「是嫌本尊修為不夠高?」

侍衛連忙擺擺手道:「沒…沒沒有的事!修為高更好…只是我們招的可是築基期的人阿。」

「既然如此,本尊就勉為其難地接下了。」黑衣男不屑地說道。

侍衛連忙帶人進去,一進到謝家,黑衣男發現大廳裡,竟是滿滿的魔修,多達百人,可惜修為大多都只是築基境,只有少數幾個是金丹境。

而站在最前面的人,是一個楚楚動人的女子,正對著所有人交代這次任務內容。

黑衣男看了站在前頭的女子,皺起了眉頭,這不就是謝琬婷嗎?他認出了謝琬婷,但謝琬婷卻未察覺到他的真實身份。

謝琬婷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一個高階修士掃視著,畢竟她也只有築基境。

她只不過靠著祖母的威名才能在這邊擺出高傲的姿態。

「你們都聽好了,本次的任務就是到距離此地以東三百里的山中挖取礦石。」謝琬婷振聲說道。

眾人可沒想到工作內容竟是去挖礦,而且以東三百里的山不就是魔鷲山嗎?

『那可是血煞宗的地盤阿!』這群魔修在心裡這麼想著。很顯然他們還不知道血煞宗實力已經大不如前,不久前,血煞宗的頂級戰力已經被陳北玄給屠個乾淨,宗門內殘存的戰力已經沒有多少。

但瘦死的駱駝仍然比馬大,即便宗門高層幾乎死絕,但這些魔修也不過是築基境,去一個曾是頂級勢力的宗門地界內挖取資源……這不就是妥妥的找死嗎?

「每人得挖至少二十個礦石!方可來領賞。」謝琬婷繼續道。

「此地以東三百里可不是誰都能隨意進入的地方,你是要我等去送死?」一個魔修質疑道。

謝琬婷當然知道他在忌憚什麼,不就是個血煞宗嗎?他們難道不知道血煞宗的宗主早就死了,而這個任務可是她祖母親自交代的,她祖母是返虛境中期,即便血煞宗下一位宗主也無法匹敵她祖母。

「哼,區區一個血煞宗,不足為懼,我謝家擔保你們,儘管放手去幹。」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再沒有什麼意見。

所有人依序去領了專門鑿石頭的工具,那位黑衣男拿起工具仔細看了看,發現這竟是一件法器,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他們要挖的東西應該是【魔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