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94.我沒有聽說啊

佐渡遼歌 | 2024-06-19 20:00:00 | 巴幣 326 | 人氣 676


  這個時候,慕容羊輕吁出一口氣,開口說:「我會先越級報告給總帥大人,只要他判斷妳準備告知的情報確實需要保密,自然不會讓雷吉諾德大隊長知曉。」
 
  「姆姆,這樣也行,但是要鄭重表示我方強烈要求保密喔。」夏羽說。
 
  「究竟要說什麼?」慕容羊正色詢問。
 
  「受到啟發之人的真正意義是曾經在最初夢境見到『三柱神』,該名玩家會成為使徒,由於學長見到『萬物歸一者』尤格・索托斯,因此是睿智使徒,我是銀鑰派到睿智使徒身旁的紀錄者,負責保護他的安全,半年前發佈的那則預言也能夠證明我的身分。」夏羽凜然說。
 
  「那個稱號的真正意義,而且竟然與銀鑰有關連嗎……」慕容羊一時之間說不出話,眉頭深鎖地再度陷入沉思。
 
  「她在匯合前獨自秒殺了那兩隻沉眠者。」夏旖歌補充說。
 
  「沒有秒殺那麼誇張啦,第一隻是斂氣偷襲,第二隻也花了差不多五十秒吧。要靠近全神戒備的魔法師還是有些難度。」夏羽笑嘻嘻地說。
 
  「這個確實是意料之外的重大情報。」慕容羊沉吟著說。
 
  「所以我有帶著學長過去最深層繞一圈再回來的實力,請兩位不用擔心,我們去去就回,如果途中有遇到蛇人戰士也可以順便讓學長累積戰鬥經驗,當然了,想要跟著我們也沒關係,只是希望做出保證,不會將接下來見到的任何事情告訴其他人。」夏羽說。
 
  「等等,居然要讓我和蛇人戰士打嗎?」李少鋒訝然問。
 
  「那樣的風險不會太高嗎?」夏旖歌蹙眉問。
 
  「實戰是增進修為和武藝的最佳方式喔,而且只限於蛇人戰士啦,遇到沉眠者的話會由我解決。」夏羽理所當然地說。
 
  「夏羽,我明白妳的目標,然而只要守在這裡,遲早能夠遇到枋寮會的兩人……為人暫且不論,找到秘密房間並且闖過來的實力還是有的。」慕容羊問。
 
  「那樣不曉得要花多久,而且他們有可能說謊,直接過去最深層才能夠實際確認庭院的情報。」夏羽堅持說。
 
  慕容沉默蹙眉,卻顯然尚未接受。夏旖歌則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緩慢將手移到白銀長劍的劍柄處。
 
  夏羽勾起嘴角,眼眸閃過淡金異芒。
 
  慕容羊和夏旖歌幾乎立即做出反應,卻是依然慢了。
 
  夏羽在往前掠出的同時旋身拔刀,鋼刀倏然斬出,用剛勁震開冷型長劍,接著鬆手任憑鋼刀被慕容羊帶著甩飛,伸手在腰際一抹,抽出銀針扣在指縫,精準地將針尖壓在慕容羊的頸動脈,同時旋身踢腳。靴子尖端不偏不倚地正好抵在夏旖歌的喉嚨。
 
  夏旖歌原本正好移動到夏羽的身後死角,白銀長劍凌厲斬出,卻是差了半秒來不及變招,即將斬在夏羽腰際。
 
  「行了!」李少鋒沉聲喊。
 
  夏羽三人應聲停手。
 
  如果這是實戰,夏羽的腰際會被砍出一道嚴重傷口,然而慕容羊、夏旖歌卻都是近乎當場斃命的致命傷。
 
  「羽兒,還不快點撤掉銀針?」李少鋒忍不住催問。
 
  「當然會有分寸啦。」夏羽立刻收回銀針,往旁邊騰挪閃到李少鋒身旁,補充說:「這個是千帆學姊的教誨喔。一旦發生爭執,用武力擺平是最快的。」
 
  「不要講得這麼理所當然。」李少鋒沒好氣地嘆息,代替賠罪地頷首。
 
  「雖然早就知道妳至今為止都在隱藏實力,實際上卻遠遠比起我軍預估得更強,說不定已經是大隊長等級了。」慕容羊伸手輕撫著方才被銀針壓住的頸側,思索著說。
 
  「過獎過獎,其實我也拿不出身為銀鑰成員的證據,口說無憑,只好稍微展示實力。這場『蛇人的古王墓』能夠與羊姊、旖歌學姊一同參加也是某種機緣,希望以坦白這項情報作為契機,讓我們三支隊伍在今後維持更加緊密的良好關係。」夏羽說。
 
  「如果參加者並不是我們,妳就不打算坦白嗎?」慕容羊問。
 
  「樓月學姊有交代過可以端視情況告知這項情報,不過我有還在斟酌最佳時機。」夏羽說。
 
  「咦?等等,居然是樓月學姊授意的嗎?」李少鋒訝然問。
 
  「這麼重要的事情當然要有工房長許可呀。」夏羽說。
 
  「但是我沒有聽說啊。」李少鋒說。
 
  「因為學長藏不住事情,所以只告訴我。」夏羽聳肩說。
 
  「確實,就算想要說謊也展露無疑。」夏旖歌說。
 
  「少鋒的思緒轉得很快,也會想到嶄新的突破口,這個應該算是優點,只要別擔任談判交涉的任務就行了。」慕容羊說。
 
  李少鋒頓時被女性陣營的異口同聲壓倒,默默地放棄追問。
 
  夏羽再度端正神色,開口說:「因為妳們兩位都很重視學長,都是學長的夥伴……都是值得信任的人,所以才會決定坦白。我是殲滅軍、蒼瓖派最為在意的人,只要澄清這個疑惑,合作關係將會變得更加緊密。」
 
  「妳也有那份自覺啊。」慕容羊苦笑著說。
 
  「為何不公開這項情報?有銀鑰作為後盾,即使是教團聯合也不敢輕舉妄動吧。」夏旖歌問。
 
  「主要是為了提防一支不曾公開現身在表面的隊伍。」夏羽緩緩說。
 
  「救世會。」李少鋒沒打算配合夏羽營造氣氛,道破說。
 
  「學長!這邊要稍微吊一下胃口才能夠留下深刻印象呀!」夏羽不依地說。
 
  「沒有必要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那是什麼?」夏旖歌蹙眉問。
 
  「聽說是歷史可以追溯數千年的古老隊伍,並非教團,卻是有著屬於他們的『理念』,一旦世間出現擁有『受到啟發之人』稱號的玩家就會不擇手段地進行刺殺。」李少鋒簡單解釋。
 
  「首次聽到這支隊伍。」慕容羊說。
 
  「那是會刻意抹消自身存在痕跡的隊伍,沒有聽過才是當然的,每當隊伍發展到一定規模甚至會自動解散,又或者刻意引得敵對隊伍攻來,製造傾覆的假象,實際上則是讓少數幾位知情的高手四散到世界各地,重新建立新隊伍,千百年來換過無數名字。」夏羽補充說。
 
  「能夠舉例嗎?」慕容羊問。
 
  「殲滅軍終究是新興隊伍,講了也不太可能知道,反而是第一大隊的雷吉諾德大隊長出身黑虎,第二大隊的土御門大隊長出身陰陽寮,他們比較有可能聽過隻字片語的傳言。羊姊可以在不暴露銀鑰的情報之下去跟他們探探口風。」夏羽說。
 
  「那可不容易。」慕容羊搖頭說。
 
  「請繼續說下去吧。」夏旖歌擺手說。
 
  「學長是貨真價實的『受到啟發之人』……也就是使徒,因此被救世會盯上也是遲早的事情。倘若坦白銀鑰將全力支持學長,不啻於間接承認這項情報,為了避免受到刺殺才會盡可能隱瞞。」夏羽說。
 
  「妳可是在全球直播的場合主動揭露了那項稱號。」夏旖歌蹙眉說。
 
  「那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啦,畢竟沒料到希歐會主動公開宣稱要尋找『受到啟發之人』,不過因此也讓救世會疑神疑鬼的,以為是某種圈套,至今為止都尚未有所行動。」夏羽說。
 
  「鋒郎被迫參加『獸血寶石』也無關嗎?」夏旖歌問。
 
  那個其實是銀鑰自己人的錯就是了。李少鋒乾笑幾聲敷衍帶過,卻也逐漸理解現況。
 
  如果救世會要動手,自從是從殲滅軍、蒼瓖派當中挑撥離間最為簡單,只要破壞掉兩支隊伍的信任就有動手空間,反而防不勝防,現在讓夏羽率先主動坦白,搶先消除了這個可能性。
 
  或許並非本意,然而秦樓月利用夏羽公開身分為轉機,在聯合攻略行動的最後關頭獲得了主導權。李少鋒遲來理解到現狀,不禁佩服秦樓月的深謀遠慮。
 
  「最後讓我確認幾點。秦家刀有人知道這項情報嗎?」慕容羊問。
 
  「目前沒有。這方面預計由樓月學姊負責聯繫,目前只會告訴秦國秧掌門,秦胤軍則是比照夏崇予的情況,等到他正式接任掌門之位才會知道。」夏羽流暢地說。
 
  「倒是公平。」夏旖歌冷哼說。
 
  「即使瞭望塔工房知曉庭院的秘密,依然沒有人力頻繁參加。」慕容羊說。
 
  「這個就是樓月學姊需要煩惱的事情了,我們身為參加遊戲的玩家,要做的事情就是盡可能將詳細情報帶回去。」夏羽說。
 
  「如果這是你們的隊伍決定,我軍不會干涉,然而站在隊長身分必須阻止你們做出無益於破關的危險舉動。」慕容羊說。
 
  「只要在五隻沉眠者以內,我就可以應付。」夏羽聳肩說。
 
  「五隻嗎?」慕容羊難以置信地反問。
 
  「當然還是得端視現場情況。」夏羽說。
 
  開誠佈公之後就開始誇大其辭了。李少鋒暗忖夏羽應該沒有說謊,然而要獨自殺死五名沉眠者也不是那麼輕描淡寫的事情。
 
  慕容羊眉頭深鎖地思索片刻,妥協地說:「明白了,這些確實是需要在遊戲場所討論的重大情報。相信總帥大人也會願意替我向雷吉諾德大隊長隱瞞。」
 
  「那樣真是太好了。」夏羽笑嘻嘻地說。
 
  李少鋒對於事情勉強順利談到一個段落稍微鬆口氣,接著見到站在角落的夏旖歌向自己使了一個眼色,走過去問:「怎麼了嗎?」
 
  「鋒郎,我花了一個問題的額度才問出這些情報,然而夏羽立刻就坦白了更多關鍵情報,實在讓人難以接受。」夏旖歌平靜地說。
 
  「妳剛剛也有聽到了,我不曉得羽兒會坦白呀。」李少鋒說。
 
  「當然,所以我正在詢問你對此有何看法。」夏旖歌說。
 
  「旖歌小姐的氣量沒有這麼小吧?居然想將額度討回去嗎?」李少鋒故作訝異地問。
 
  「顯而易見的激將法就省省吧。」夏旖歌沒好氣地說。
 
  「不試白不試嘛,倘若有效果也不錯。」李少鋒講完就被夏旖歌橫了一眼,攤手說:「行吧,那麼這次就不算。我今後還會再回答兩個問題。」
 
  「鋒郎,你今後最好不要和其他人談判,沒想到居然這麼容易就屈服。」夏旖歌嘆息著說。
 
  為什麼都已經讓步了還要被數落?李少鋒皺眉說:「不要拉倒。」
 
  「一碼歸一碼,已經同意的承諾請不要反悔,那樣會顯得氣量很小。」夏旖歌原話奉還之後滿意地勾起嘴角,嫣然一笑轉身離開。
 
  李少鋒錯失反悔時機,說不出話來地看著那個長髮飄逸的背影。
 
 
 



創作回應

秦思
無異於破關的危險舉動。
2024-06-19 23:44:11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等手邊有電腦會再進行修改!!
2024-06-20 06:24:52
毒奶大師
真的都已經安排好感覺太簡單了,不過說實在夏羽也是殺太多人了,不管那些人是誰。用未來的事殺過去的人本就破壞根本的公平性。
2024-06-20 07:18:37
佐渡遼歌
各種事情互相牽扯、影響,確實難以徹底掌握全盤事項。而且還有各種不確定因素……
2024-06-20 08:03:47
毒奶大師
我原先想的是救世會就打這一點,夏羽殺一堆現在還沒那麼重要的人,救世會都不用親自出馬,光想辦法公布這一點殺李少鋒的功勞夏羽得佔一半以上,直接樹敵到無地自容。
2024-06-20 07:19:35
佐渡遼歌
夏羽某些行為的確尚未說明……這邊就請期待日後的劇情了!!
2024-06-20 08:04:35
zerox
天性單純的男人就是有這種太過相信人的壞習慣,這一章節簡直就像是小時候我媽在數落我爸的場景....
2024-06-20 09:22:48
佐渡遼歌
我只是不保期待地問問,沒想到就同意了XDD
2024-06-20 11:39:03
我是路人甲
與其說是學長的夥伴……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不如直接說是后宮xd 雖然羊姊看起來沒有要攻略的跡象
2024-07-15 22:39:13
佐渡遼歌
夏羽的基準(?)XD
2024-07-15 23:16: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