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Gothique Myth: Intermezzo A. I.

幽谷 | 2024-06-19 17:00:09 | 巴幣 12 | 人氣 46


『以前的朋友都死了(笑)』

Gothique Myth: Intermezzo

A. I.

  「我遇到了!」遇到了甚麼呢?莫非是遇到了!不可名狀的恐怖,在『乙太』飛行的高次元生物;那些生物透過傳遞乙太訊號,對我們肉體以及大腦產生了影響,讓妳見到了本來不可能意識到的,產生於乙太遊戲中的靈異現象嗎?

  開個玩笑,她遇到的大概是個風雲人物,最近乙太社群上傳得沸沸揚揚,想要不知道還有點難度呢!

  「不就是NPC嗎?」說穿了,就是性能比較高的人工智慧,也不知道一個電腦扮演的角色,怎麼變成了大家心目中的牛鬼蛇神了呢?

  「是芭芭拉、芭芭拉!那才不是甚麼人工智慧,一定是鬼魂、亡靈啊!」

  「露西,亡靈這種想法有點不切實際了,那應該是最近在流傳的都市傳說,『史密斯天文臺』的全新黑科技,自我進化型人工智慧吧!」萊英……自我進化型人工智慧,就是個實際的都市傳說了嗎?

  自我學習型的人工智慧,已經充分的發揮了社會價值,即便人工智慧能夠繼續升級,也很難想像接下來還有甚麼?可以讓她們繼續發揮的地方了。再說了,自我進化是甚麼啊?科學家都沒辦法定義的東西,工程師是要怎麼做的出來啊!加班嗎?

  「希希,好了!不要提甚麼加班了,我也只是開個玩笑嘛!自我進化這種東西?頂多就是個噱頭、是個手法,是那群黑心商人的慣用手法,我就嘲諷一下人家罷了。」

  嘲諷人家一下啊?妳可真是會說話呢!

  「妳們、妳們!一個、一個都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這不就是純心想笑話我嗎?啊!」啊——!耳朵、耳朵,要耳聾了啦!

  爆炸性發言,用來形容僅僅是音量就媲美炸彈,擁有足以摧毀一座沙龍廳的破壞力,好像也挺適合的樣子?有時候我會納悶,露西是怎麼發出這種聲音的啊?

  「沒事、沒事,窗戶都好好的沒事。」萊英看向了四周圍,四周的目光、四周的窗戶,好像是想向其他客人解釋,剛剛的聲響並沒有破壞窗戶似的……

  說不定,今天的乙太新聞就多了個頭條:市中心的沙龍聽,發生了原因不明的爆炸,輕傷者、耳聾者數名,以及社會性死亡者一名。

  「難得大家來一趟沙龍廳,怎麼有人今天特別沉默?瑪莉,妳的臉色怎麼也不太好,該不會妳也遇到那個了吧!」萊英,可能是想要轉移話題、轉移注意力,非常突然地關心了一下,在一旁默默看著乙太雜誌的瑪莉。

  面對萊英的無理取鬧,她只是默默地搖了搖頭、喝了口茶,好像在沉思甚麼問題似的?瑪莉,該不會也有甚麼心事吧?

  「不是……我只是覺得這種事情,該不會是那群人在作怪吧?」

  「那群人?『女神的無神論者』、『激進的虛無主義者』,他們會做這種事情嗎?」萊英,妳把那群人的名字都講了出來,不說明了妳也很懷疑嗎?

  「人工智慧亦真亦假、人的生命亦真亦假,我們要怎麼辨別自己,究竟是不是人工智慧呢?這就是那群人最喜歡的題材啊!說不定一連串的鬧劇,都是他們精心策畫出來的,一場大型行為藝術的表演呢!」這種嫌惡的口吻是怎麼回事?

  難道瑪莉跟那群人有甚麼怨恨嗎?無神論、虛無主義,這群人也稱不上是罪大惡極,基本上沒做過甚麼壞事,但會做一些讓人覺得反感的事情,好比刻意地美化一個謊言、描繪一場鬧劇。這次也是他們的傑作嗎?

  「他們的追隨者呢?」

  這就是瑪莉的擔憂嗎?無神論、虛無主義,那些還算是用大腦在行動的人,但他們的追隨者可就天差地別了,即便用死人來形容也不算過分,因為追隨者從來不會用一點腦子,只會像個殭屍一樣做出拙劣的模仿,成為了另外一種意義上的都市傳說。

  「芭芭拉,她真的是一個亡靈!她看著我的眼神,充滿了靈魂啊!」露西語畢,瑪莉就給了我一個眼神,彷彿在說道:這裡不就有一個,不用大腦思考的殭屍嗎?

  「有靈魂?我喜歡。」我都忘了,還有一個。

  萊英,我有時候也會用有靈魂,來形容那些技藝高超的藝術品,但妳這說法好像是另一回事了吧?簡直像是沒有靈魂的殭屍,才會說道的那種台詞一樣。

  「殭屍?不、不、不,我只是發現了關鍵的點,也就是充滿了靈魂這點;擁有靈魂不也說明了,她曾經是個活生生的人嗎?」不對、不對……既然都肯定對方有靈魂了,那百分之百是個活人扮演的吧?

  露西,可以再說明的詳細一點嗎?不要緊張,反正妳現在也不是在乙太上,根本就不需要為了乙太而感到害怕啊!

  「一開始……我也以為她只是個稀有NPC,還藏在她後方的轉角處,結果她不知道怎麼發現我的?突然朝我的方向看了過來、喊了一聲,喊了一聲我的名字啊!」喊了妳的名字?她不是喊出了乙太用的稱呼,而是喊出了名字的意思嗎?

  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史密斯天文臺這種大公司,也很難說對個資保護的周全,但是無神論者、虛無主義者,應該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動手腳?

  「即便他們甚麼都沒有做,這件事情也與他們脫不了干係。」

  「瑪莉,雖然是個可愛的孩子,也是個嚴厲而可怕的孩子啊!」

  「有妳可愛嗎?萊英。」好、好、好,妳們都很可愛……跟妳們一樣可愛的,麻煩關心一下可憐的露西吧!

  「露西,妳說對方又是看了妳、又是講了妳的名字,難道對方是妳認識的人嗎?或者是,妳許沒有聯繫的朋友?」

  「以前的朋友……」怎麼了?妳這一臉呆滯的神情,是我問了奇怪的問題嗎?妳該不會是想要告訴我們,妳已經沒有其他朋友了吧?除了我們……

  「……都死了。」這個答覆、這個笑容,妳給我這個笑容是甚麼意思?我應該可以當作妳在開玩笑吧!

  「露西!所以那位芭芭拉,是妳朋友的亡靈嗎?」萊英,妳到底是純粹想要亂來的呢?還是真的相信了這番胡言亂語啊!

  「是前世……一定是我前世把她給害死了,她今生才會來找我復仇的啊!」前世?露西!妳冷靜一點,這跟前世又有甚麼關係啊?再說了,妳前世的名字又怎麼可能?跟妳現在的名字一樣呢!

  「那是激進虛無主義的邏輯,他們說:我們的過去、未來;我們的前世、來世;我們的現在、今生,都被困在一個巨大的循環之中,也因此我們作出的一切選擇,選擇都是循環往復的、選擇都是毫無意義的。」瑪莉的這段話我也聽過,來自那群虛無主義的狂熱,但這只是個簡單的哲理,要旨是在傳達人要認清自己,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毫無意義,這才算是有意義的開始。

  「誰知道無頭蒼蠅,是怎麼理解那些話的呢?」

  其實,這段話我也沒辦法理解、沒辦法共情,不知道是擁有怎麼樣際遇的人,才會覺得這段話有用處呢?

  「人死了,就會回歸虛無;世界死了,也會回歸虛無;萬物死了,都會回歸虛無;虛無曾經誕生萬物、虛無將會再生萬物,萬物即是虛無的代理人、虛無則是萬物的代名詞。」依我看……

  ……我是完全不懂的喔?原來如此,還得像是萊英哈特這樣的人才,才能夠理解那群人到底在想甚麼啊?

  渾沌,用來形容一群虛無主義者?或者,用來形容我們的線下聚會、沙龍聚會,好像都是相當合適的形容呢?今天的沙龍廳,也是超乎想像的和平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