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樂章:雷特西亞的新公爵》 第二十二章

胖雪豹 | 2024-06-19 11:53:20 | 巴幣 38 | 人氣 461


  「所以我們該怎麼做?賽莉亞都答應要嫁了,難不成我們要闖進婚禮現場強制擄人?」背脊靠在木牆上的吉娜身披盔甲,神色認真地朝向紅問道。
  「妳猜的對,我們要擄走賽莉亞,然後把她帶到其他人找不到的地方說服她。再透過我們手上的證據去證實萊恩斯的不正當繼承,讓賽莉亞坐穩家主之位然後把婚約給跳票了。但是,這些前提都是賽莉亞她真的不想嫁。」紅的身子坐在小巷子的階梯上,她披上一件棕色大衣遮擋面貌,手中還把玩一把小刀。
  聽聞這個條件,吉娜陷入沉思。
  「我們要先去確認賽莉亞的想法,對吧?盲目行動不會有好處。」同樣披上了大衣的瑪特蕾雅站在階梯下方,她抬頭看著紅與吉娜的身影,身上映著陽光的她在臉上露出了微笑。
  「當然,但是賽莉亞現在人位在蘭斯家的帝都宅邸,那可不好進去。」紅的眉頭皺起,她扔出小刀不偏不移的命中牆上的塗鴉。噹,一聲撞擊聲響起,在小刀的衝擊下掛在牆上的鈴鐺掉了下來砸在小巷裡面的花叢中。瑪特蕾雅看著花叢中的鈴鐺與身旁的木板牆。她保持著自信的微笑說道:「由我去的話應該行的通,因為我是瑪爾托斯。」
  「妳打算直接出現在蘭斯家的面前,透過自己的存在來讓他們開門恭迎妳進門?」吉娜很快陀背而下用手撐著膝蓋,坐在酒桶上的她凝望著瑪特蕾雅的眼中充滿了質疑。
  但是吉娜的質疑反而給瑪特蕾雅被信賴的感覺,因為她不再是單純需要被保護的人,而是團隊中的一員。
  「不,我認識一個人可以帶我進去,而我會去見她。」瑪特蕾雅收起笑顏,她神色認真的答覆。
  她知道,米塔安娜絕對能夠合理的前往蘭斯家位於帝都的宅邸,只要有個恰當的理由即可。縱使忽然的拜訪不符合禮儀,但是在名面上她的地位仍然是更高的,若是來祝福婚禮的,想必對方也不會強硬拒絕。
  「妳……」吉娜還有些意見,但是她的話語說不到一半便被打斷。
  「去吧,就靠妳去找賽莉亞了。」紅只用了一句話就堵住了吉娜的嘴巴,她果決的凝視著瑪特蕾雅的顏面,眼中沒有絲毫懷疑和猶豫。
  瑪特蕾雅點頭答覆,隨後她轉身走出帝都的小巷。剛來到大街上,她看見蔚藍的天際與陽光迎面落下,抬頭注視著天際上方的高聳塔樓,名為《瑪莉莉瑪墓碑的高塔》,瑪特蕾雅這次想問清楚所有答案了。
  她邁步向前走過街道,從腰包裡面掏出銅幣買了份煙燻好的臘腸往嘴裡塞。嘴中咀嚼著香辣滋味的臘腸,一步步向著皇宮靠近。
  但是瑪特蕾雅沒有走正門靠近,而是繞到了皇宮的側邊,看著盛開的花園駐足不前。她手拿臘腸一口氣塞入嘴中,像是猛獸一樣狼吞虎嚥地將食物嚥下去。衛兵站在一旁凝望著瑪特蕾雅不為所動,在衛兵的眼皮後面是米塔安娜困惑的凝望著瑪特蕾雅。
  在日光下,瑪特蕾雅搖曳著尾巴,火光逐漸明亮。
  她深吸一口氣,犄角與嘴中噴發著耀眼的火炎,雙手與雙腳被黑色鱗片覆蓋。雙腿的肌肉緊繃,快速發力向上一蹬,地面被瑪特蕾雅用靴子踩個粉碎,她的身子也像是逆向的流星一樣朝天際飛躍。
  火炎奔騰在半空中,瑪特蕾雅一腳跳過了花園,伸展右手在藍天之下抓住了高塔的石頭表面。黑色龍爪鉤住了石頭隙縫,瑪特蕾雅的雙眼向上凝望著高聳入天的塔頂,她的身子攀在高塔的腰身上方,她一腳跳過了半坐山腰的高度。
  瑪特蕾雅的火焰在藍天下十分顯眼,任由遠處都能看見一個驚奇的身影正攀在高塔上,她緊皺眉頭凝望著手指隙縫之間的風景。
  「我知道妳看的到,妳給我等著。」瑪特蕾雅低聲說道,下一瞬間她挪動雙手與雙腳向著塔頂攀爬。
  但是瑪特蕾雅的攀爬並不像是普通人的攀岩,她更像是起跳的野獸,揮舞手臂、踢踏腳掌,促使身子向上飛揚而起。她會再次用爪子抓緊岩壁,然後在短短不到一秒的瞬間內向上跳去。
  她就像是在峭壁上彈跳的跳蛛一樣快速且靈敏,其速度好比飛行的鳥兒,僅用短暫的數十秒直奔上天際上方的塔頂。
  轟!巨響之際,瑪特蕾雅的雙手抓在塔頂的鳥籠上,她的雙腳踩著金屬桿,神色凶狠的凝視著坐在高塔內部的米塔安娜。兩人四目相對之時,米塔安娜的眼中有些許驚愕,她沒想過瑪特蕾雅會用如此野蠻的方式登上塔頂。但是這種攀登方式,著實比她繞著皇宮通道,一步步走上階梯快百倍。
  「米塔安娜!幫幫我!」瑪特蕾雅用單手扳開了外牆的鳥籠鐵桿,大聲吶喊之際翻身跳進了室內,敏捷的身手著實讓人想不到數年前她還是會自己撞到樹上的瑪爾托斯。
  米塔安娜的眉頭皺起,她盯著被弄壞的外牆說道:「妳弄壞了我的家,還要我幫妳嗎?而且這次我可沒邀請妳來這裡,要不是我屬於一位對同胞通情達理的人,妳應該被捕了。」
  「如果妳幫我,妳要告訴我什麼我都聽,也願意幫妳。」瑪特蕾雅向前走到了米塔安娜的面前,她站在盛開著紅色花朵的花壇前,露出了堅定不移的眼神。
  「啊……」米塔安娜瞪大雙眼,眼中映著某一幅肖像畫裡面的瑪爾托斯。
  「呵呵,哈哈哈!」米塔安娜不禁在為期數秒的沉默後放聲大笑。她的笑聲反倒令瑪特蕾雅的臉上出現些許疑惑。她出聲詢問:「米塔安娜,妳怎麼了?」
  「這是個最糟糕的說法,妳有想過對方可能會提起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嗎?」米塔安娜的笑聲有幾分譏諷,並且她接續說道的話語更像是在嘲笑瑪特蕾雅的愚蠢,她的臉上也因此浮現出一陣冷笑。
  但是出乎米塔安娜預料的是,瑪特蕾雅這時沒有生氣,她只是擺出了一副清冷的神色說道:
  「現在的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人,也有各式各樣的想法。許多人為了自己不惜會犧牲成千上萬人的幸福,甚至不把其他的生命當作一回事,也能對眼前的他者做出十分殘忍的事情與決定,我也不例外。但是,我不會對於自己做錯、傷害、導致的一切後悔。我只是想把眼前能改變的事情做到最好,其他的……也許會犧牲,但我不後悔。」
  「許多人也是這樣想的,而我喜歡嘲笑你們。」米塔安娜嘴中表現嘲笑,但是她的臉上卻浮現出一陣悲傷的微笑。
  她看著眼前年幼的瑪爾托斯將手放在胸口神色認真地盯著自己,尾巴上的火焰閃亮且耀眼,她朝向長大的路前進。但是米塔安娜的眼中卻有幾分悲傷,她淡然地說道:
  「也罷,我現在決定了,我不和妳說一些陳年往事,以免耽誤了妳的時間。妳想要我幫忙,具體要我做什麼?」
  米塔安娜的目光下沉,鮮紅的眼睛陰暗的像是沼澤的泥潭,她用一雙手將眼前的人從看不見底的泥潭往外推了出去。但是在米塔安娜的腦海中,她還是想得起那幅沾滿鮮血的風景。
  瑪特蕾雅可以感覺到米塔安娜心中所念,是一種不熟悉的緬懷與仇恨。但是瑪特蕾雅沒有選擇追問,而是決定先回答米塔安娜的提問。
  「我想去蘭斯家位於帝都的宅邸見賽莉亞一面,我希望妳能夠帶我過去,如果我自己去的話,我不曉得能不能見到她。」
  「好啊,我會幫助妳找到賽莉亞,但是我不必與妳同行。」米塔安娜翹起二郎腿,她端著茶杯露出自信的笑顏。瑪特蕾雅表現的困惑。她問道:「如果妳不和我一起去,我要怎麼去?」
  「既然我是魔法國的領袖,我也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魔法師。並且瑪爾托斯和妖精所生的孩子比起身體,更值得稱羨的是比妖精還要強大的魔力,單單送妳進去,幫助妳見到她不會是難事。而且——妳沒有看過真正厲害的魔法,對吧?」米塔安娜品了口紅茶,當她把茶杯放下後她笑著說道,同時站起身子來到了瑪特蕾雅的面前用食指指著她的鼻頭。
  「厲害的魔法?」瑪特蕾雅的視線向內集中,她盯著米塔安娜的指頭問道。
  「沒錯,厲害的魔法。」米塔安娜揚起左側的嘴角,她笑得格外陰險。
  正當瑪特蕾雅想追問,她忽然看見眼前的景色快速變換,本來面貌清晰的米塔安娜轉瞬間變得模糊不清,周遭的風景也隨著朝著遠方飛去。當瑪特蕾雅回頭望去,她看見無數景色從身旁穿梭而過,速度快的連瑪特蕾雅都無法看清楚是什麼從身旁掠過。
  「好了,去吧,我已履行我的約定。」米塔安娜的聲音在瑪特蕾雅的耳朵裡面迴響。
  瑪特蕾雅驚奇的四處張望,但是她再次回頭張望之時,她看見了一間時髦的冷色調臥室。臥室內賽莉亞正穿著華麗的禮服坐在床邊,且房間裡面沒有其他人存在。
  很快,瑪特蕾雅知道是米塔安娜把她送來這裡的。
  「賽莉亞,妳……真的要這樣做嗎?」瑪特蕾雅站在她的背後低聲地問著。而她的問題確實傳入了賽莉亞的耳朵裡面,她還能夠清楚看見精靈的長耳朵抖了好幾下,但是賽莉亞沒有回頭面對她。反而是冷酷地說:「我很確定我在做什麼。」
  瑪特蕾雅皺起眉頭,她想起了賽莉亞的親生母親亞茲菲爾,她感到有些生氣。如果自己的親生母親也希望自己幸福,瑪特蕾雅並不想白費她讓自己出生的好意。
  「賽莉亞.雷特西亞,如果我說妳的父親、兄長們都是被萊恩斯謀殺的,妳的母親希望妳幸福……她很愛妳,妳也要嫁給與萊恩斯聯手的蘭斯家嗎?我可與蘭斯和萊恩斯無怨無仇,甚至不認識他們。妳若是執意要這樣做,我也不會有任何行動了。」瑪特蕾雅的眉頭深鎖,她的語氣凝重且充滿了告誡。
  「那些事情我知道。」賽莉亞低聲的答覆,並且她的背影依舊端正。
  「嘖……」這一句話令瑪特蕾雅不屑的咋舌。
  「妳很生氣,我知道。所以——婚禮當天,我很推薦妳到場,我有些十分有趣的事情想讓妳看看。像是一些美麗的煙火、漂亮的紅色顏料、啊——還有發怒的獅子,我很推薦妳,要來一趟,然後站在離我們最近的位置欣賞婚宴。我再想我給某人的邀請信裡面,應該也有妳與吉娜的名字才是。」賽莉亞的語氣充滿著喜悅,聽著像是很高興能與對方結婚。
  但是瑪特蕾雅聽聞,她總覺得有何處不對,尤其是這個語氣聽著……夾雜著一絲冰冷與殺意。
  「賽莉亞,妳在想什麼?」瑪特蕾雅用尾巴拍打地面,她警戒的盯著對方。
  瑪特蕾雅感覺眼前的她,與自己認識的賽莉亞有些不同。她不耿直,也沒有那種剛烈的正義感和矜持。眼前的女人,像是一名魔女。有溫柔,但是她也擁有殘忍。
  「我在想什麼?我只是想……做一些曾經的自己不肯去做,也無法完成的事情。」賽莉亞的雙手在身前編織著物品,但是在她身後的瑪特蕾雅只能聽見聲音,看不見物品是什麼。
  「妳不肯去做的事情?」瑪特蕾雅沒有立刻選擇開始謾罵,而是感到了遲疑。
  賽莉亞笑了幾聲,她的笑聲有幾分甜美與撫媚。她凝望著手中的布娃娃,她說道:「妳請回吧,婚禮當天再跟著紅來到會場,我等著妳們。」
  瑪特蕾雅閉上了眼睛,她將湧上嘴中的火焰吞回胸腔,選擇了信賴後她開口說道:
  「我相信妳會做出正確的決定,那我這就等待婚禮當天到來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