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141 注意周遭

肥宅鯊J shark | 2024-06-18 20:10:03 | 巴幣 30 | 人氣 489


  我帶隊員們來到街道上,比起帝國有許多不同之處。

  他們的建築物看起來更高、更堅固,規劃上較為工整,沒有過多的交錯小道。路上的交通工具更多,而且有部分車子沒有馬,不知道是怎麼發動並開在路上。

  「那個是怎麼動的?」希爾薇好奇地問我。

  「我也不清楚,我猜是用魔力來當動力,其他就不知道了。」

  「那個是什麼?」古拉好奇地用手指比向一個物體,要不是沒穿衣服,否則看起來的確有幾分像人。

  「那個是魔法人偶,可以代替人做一些事情,體內用魔石來代替魔力庫,我們之前有見過,只不過大小差很多。」

  之前在王國見到的反魔法石巨像格雷奧也是魔法人偶,只是技術層面截然不同,眼前的表面光滑,應該是某種普通金屬材質,貌似沒有附加過多的魔法陣在上頭,算是一個中規中矩的魔法人偶。

  「我們可以買一個嗎!」夏興奮地喊道。

  「如果有這個需求的話會考慮,不過現階段完全沒有,所以不用多想。」我輕彈夏的額頭,夏聽到後也沒在要求,只是好奇地想多看,不過那是別人的魔法人偶,有機會我再帶他們到學校這類的機構參觀。

  我們先到一些攤販詢問關於魔女的事情,他們一大早就開始擺攤販賣東西,我們一邊買些許東西一邊詢問。

  問到中午之前,都沒有獲得有用的情報,在平民百姓的視野中,這些魔女就是突然出現的怪物。

  為了避免認錯,於是多問細節,他們很肯定地確認是魔女,透過沒有魔法陣便有辦法加以攻擊的特徵來判斷。

  吃完午餐,我們便改以魔法道具為目標,我到處詢問相關的店家,然而結果卻不太好。

  反魔法石的構造使得加工過於麻煩,物理手段和魔法手段都難以進行破壞再加工。

  期間有遇到一看見反魔法石立刻笑容滿面,保證地說出沒問題,這種店家我先是找藉口想再看看不同店家,可是之後不會再找他們。

  「他們不是說可以嗎?」古拉好奇地問道。

  「大部分店家都表示沒辦法,可是他們卻保證不會有任何問題,估計看我們是外地人,然後想伺機拿走材料後變賣。」

  反魔法石幾乎都在王國,因此價格上較為昂貴,就算是不要用的邊角料,也比大多數的礦物還更有價值。

  「所以他們是壞人嗎?」

  「有可能是。」

  古拉望向那些店家,究竟是否為惡這點我不會做太多干涉,就由他們各自去判斷。

  除了詢問製作道具這件事以外,我們順帶查看有什麼適合的東西可以購買,除了買魔法書外,還有一些新奇的魔法道具,比起正常用途更像是玩具。

  不過當我們詢問魔女的事情時,有幾名店長倒是點出不同的見解。

  「雖然說魔女可以不使用魔法陣就攻擊,但是魔法道具也做得到。」店長拿著自家產品講解。

  魔法道具的構造近乎相同,基本是先將魔法陣刻劃在上面,使用魔力激活後就有辦法使用。目前最大且難以解決的問題是使用限制,使用到一定次數,魔法道具就有可能損壞無法使用。

  「您覺得這是有可能的事情嗎?」

  「以我個人的看法有可能,為了挑起政治的爭端,刻意偽造一些不好的傳言。」他壓低聲音說道。

  我決定將這個新的看點記起來,之後再來詢問魔法師協會是否有找到這類證據。

  我又將這個看點詢問其他店主,也有些人這麼想,有些人覺得是無稽之談,有些人更是生氣覺得這是在造謠。

  大致上了解後,我來到外圍區域,果然看到下城的出入口,一旁有士兵在看守。

  看來現在沒機會進入下城,不然我想要進去調查看看,是否能找到關於魔女數量增加的線索。

  一整天下來,收穫些許情報,雖然不一定有用,但或許是突破問題的關鍵。

  當我們準備回去魔法師協會的時候,一陣爆炸突然在附近發生。

  「注意周遭。」

  我趕緊使用魔力並提醒隊員,他們立刻反應過來,已經不是一開始懵懂無知的模樣。

  在屋頂上方,有一個人在逃跑,並接連使用魔法,卻沒有魔法陣,是魔女嗎?

  追他的有三個人,像一般魔法師使用魔法,不過身上沒有魔法師協會的制服,是賞金獵人或冒險者嗎?

  如果不是魔法師協會的人,就不太方便幫助,甚至可能被當作搶懸賞金的敵人。

  「我們去保護平民,古拉和希爾薇跟著我。」

  這些魔法一定會對周遭造成破壞或傷亡,既然立場不同,我們就暫時不插手,但至少可以幫助平民。

  我一邊觀察情況,一邊指揮平民撤離,在這時又突然發生意外。

  有幾枚圓罐被拋擲在空中,隨後噴出煙霧。這不是剛才那群人做的,他們以多打少,這種煙霧只會妨礙行動而已。

  在我困惑的時候,突然有東西飛到我們身旁,落地的瞬間就爆炸,我來不及護住古拉和希爾薇,不過我有感知到古拉的魔力,他們應該有成功保護到自己。

  沙塵阻擋我的視野,我難以看見兩人,卻聽到敵人的呼喊。

  「要迴避的目標在這裡!」

  循著聲音,我馬上使用風屬性魔法,將周遭的沙塵吹散並對他們攻擊,他們見狀馬上避開。

  他們並未使用魔法,身上的衣服看起來都有幾分斑駁陳舊,在他們身上有類似於狗的圖案。

  伴隨他們的呼喊,又有幾枚圓罐在空中,就算使用魔法,可能會被爆炸波及,所以我打算先防禦,然而這次卻不同。

  強烈的光線和爆炸聲在空中爆發,剛剛盯著它的我感到眼睛刺痛、耳朵轟鳴不斷,導致我頭疼難耐。

  面對這種狀況,我只得爆發出魔力來進行防護,現在的我因為頭痛連魔力變化都做不到,更何況是魔法。

  周遭還有古拉和希爾薇的魔力,他們可能還沒事,有遵照我之前說的話,如果無法動彈且無法使用魔法,就盡可能一直湧出魔力。

  我比較擔心希爾薇,她的魔力量沒有很多,不知道全力噴湧的情況下能撐多久。

  除了他們兩人,我勉強能感知到周遭還有很多魔力,如果是平常的我可以感知的更為詳細,現在連數量都有問題。

  在他們靠過來的時候,有不同的強力魔力源靠近。他們不是一行人,開始互相戰鬥,受限於不清醒的負面狀態,我只好先蹲在原地靜候。

  然而,在戰鬥的中途,鼻子嗅到幾分不正常的氣味,「摀住口鼻!有毒!」

  我盡力大喊,希望兩人可以注意到,伴隨這股味道越濃且範圍可能正在擴散,周遭好像只剩闖進來的人。

  不對,又突然來不同的人,他待了一下就消失,古拉和希爾薇的魔力也一同消去,我趕緊伸手試圖抓住,卻只是抓了個空。

  在我思考該怎麼辦的時候,一陣惡寒襲來,我趕忙抬起手朝直覺的方向防禦,隨即被打飛出去,我趕緊後滾減輕力道。

  我勉強睜開眼,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聽力且尚未恢復,看來只能依靠魔力來戰鬥。

  我不停散發出魔力,試圖來捕捉他的每個細微動作。他沒有使用假動作,而是徑直朝我衝過來,抬起拳頭想用力量讓我就服。

  我將魔力變化成鎖鏈,躲開拳頭,用鎖鏈纏繞住他的右手。

  他隨即用力揮動,鎖鏈立刻解體。我現在的狀態不好,導致變化出來的鎖鏈比以往差。

  我爆發出風屬性魔力,將周遭的毒氣驅散以及逼退敵人,希望能爭取更多空間。

  他很快就站穩身子,當我想主動進攻的時候,有個人像剛才一樣突然出現,這次透過模糊的視線,確認他是透過屋頂移動,然後從上方跳下來。

  「打得過嗎?其他目標解決了。」他沒有得到回答,我才理解跟我戰鬥的人是故意不說話,為了不透漏多餘的情報。

  要對付兩個人不容易,我晃了晃頭,頭痛的感覺減輕不少,應當有辦法應付。

  「速戰速決。」剛剛出現的人再度開口,另一個貌似點點頭,再次與我戰鬥。

  他邁出沉重有力的步伐衝過來,他的每一拳力量強大,想必是個壯漢。而這次,他更加深力道,身體上泛出雷光,我則是釋放土屬性魔力。

  這次我選擇硬扛住他的攻擊,雷轉瞬間導入到地面,他準備再接下一擊時,我順先變化出棍,以更快的速度朝著臉面打擊。

  吃痛的他發出一聲悶哼,我則迅速補上幾棍,這次更是變成叫聲,低沉加上像是要壞掉一般的詭異聲線。

  然而我的攻勢被阻止,另一個人衝過來擋住我的攻擊,他的身體十分堅硬,卻又好像都是毛。

  直到這時,我才看清楚眼前的兩人。

  兩個人都不像是正常人。原先跟我戰鬥的是不正常的壯漢,皮膚呈現詭異的灰色,身上有許多縫補的痕跡。另一名滿身遍佈灰藍色的濃密毛髮,看起來似人又似狼,就像是獸人。

  在這時候,空中出現更多的魔力反應,我抬頭確認,是某個組織,身上有以零件為底和槍枝拼湊在一起的圖案,是執法者。

  執法者開始執行任務,分成小組進攻地面上的敵人。

  「麻煩了,而且她的視力好像恢復正常,撤退吧。」狼人開口說話,的確是剛才說話的人,聲線帶有野獸的侵略性,卻又有人類的平和。

  壯漢點點頭,全身用力,身體上冒出多個氣孔,隨後毒氣從氣孔中爆發出來。沒想到毒居然是來源於他。

  我沒有多猶豫,決定向前阻止他們逃跑,卻在另一個方向感知到某個魔法正在襲來。

  我趕忙使用防禦魔法,在這種時刻居然有人向我攻擊。一發火球朝我飛過來,在碰到毒的瞬間便爆炸。

  不知道是有意為之還是碰巧,火與毒的魔法居然意外協調,產生意料之外的劇烈爆炸。

  我不受控地被炸飛出去,防禦魔法使我免除爆裂傷害,卻難以抵擋衝擊波的影響。

  我耗費些許時間在空中奪回意識,趕緊控制身體在屋頂降落,貪婪地大口吸氣讓自己恢復並冷靜下來。

  不舒服感逐漸退去,四肢的顫抖緩慢平穩,確認魔法還有辦法編制,我才趕緊回到現場,至於戰鬥依然在繼續。

  我不去管周遭的戰鬥,而是四處尋找隊員們的身影,然而最糟糕的狀況卻發生了。

  為什麼一個人都不在?為什麼我一個都找不到?古拉和希爾薇被抓走的可能性很高,另外兩人呢?

  我來回奔波,直到戰鬥結束,其他善後的人員到來我依舊沒停。

  為了不妨礙他們,我到屋頂上繼續查看。直到夜幕降臨,我將一切的手段用盡也找不到。

  我曾經送給他們的手環,此刻卻沒有發揮效果,明明能幫助我找到他們,卻一個都感應不到。

  我坐在屋頂上,一種悔恨且無力的感覺交錯在一起,這種感覺似曾相似。

  我沒有保護好隊員們。我盡可能平靜地讓自己接受這個事實,同時憤憤地將磚瓦徒手捏碎。

  稍稍冷靜下來後,我回到房間內梳洗一番,坐在床上來整理現況。

  他們幾個不可能會一個人亂跑,所以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遭遇某種事情因而被綁架。

  不論是一開始丟擲類似炸彈道具的組織,還是後面像改造人的組織,都有講到關於目標。誰是他們的目標?

  古拉和希爾薇被強制帶走不太可能是意外,也就是說這是早有預謀的計畫嗎?可是我們才來不到兩天,是誰故意洩漏我們的資訊,讓我們成為目標嗎?

  第一個組織猜測是野犬幫,他們有可能帶走誰呢?不過他們後面與改造人戰鬥,之後怎樣就不知道了。

  第二個組織應該是瘟疫,古拉和希爾薇最有可能被那名狼人帶走,另外兩人也是被他們帶走嗎?

  這個組織以改造他人為宗旨,希望兩人不要出事。我不安地抖腳,試圖將不安沖散。

  為什麼會剛好有兩個組織出現呢?想必是有一個幕後黑手在刻意洩漏資訊,再引導他們做出計畫,然而現在想這個人還太遙遠了,更重要的是找到這兩個組織。

  憑現在的我還不太可能找得到野犬幫和瘟疫,必須得透過其他人,除了魔法師協會外,其他便是在地的執法者以及追逐魔女的那一個小隊,不知道能不能從他們口中獲取有用的情報。

  大致上將思緒整理好後,我才躺上床強迫自己休息,不知道是戰鬥的影響還是思考的問題,頭一直有種隱隱作痛的感受。

  我只能揉揉太陽穴休息,準備趕緊睡覺,明天早上就出發去找情報。

  對了,還要思考對策,只不過有點累,等到明天我再來想,然後。

  必定要將他們帶回我身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