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Saligia》Ch.6 Invidia 嫉妒 11

ST:R | 2024-06-18 20:00:04 | 巴幣 12 | 人氣 445


午後清新的陽光灑落在通往牛津市的公路上,十二月的倫敦竟出人意料地呈現一片動人的藍天白雲。車內瀰漫著與這悠閒天氣相稱的輕鬆愉悅,這是一種許久未見的開懷氣息。

路爾斯今天沒騎他心愛的黑色 CBR,而是開著一輛實用的轎車,載著凱特琳和西奧兩位朋友。JM 駕駛另一輛黑色福特緊隨在後,今日出遊共有四人。

原本路爾斯期待能有五人同行,這條喜訊實在令人太興奮,他甚至想邀請亞佛烈德一起分享這份喜悅。但亞佛烈德既沒回應信息,電話也無人接聽。在迫不及待之下,路爾斯只好放棄邀請他的念頭。

安妮在今早的電話中帶來了振奮人心的消息:索妮婭奇蹟般地清醒了,希望他們盡快前去探望。

索妮婭的病情在持續半年後終於有了顯著進步。這條消息比今日的陽光更加溫暖明亮,撫慰了每個人的心靈,帶來久違的平靜與希望。

路爾斯凝視著窗外迅速退去的風景,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輕快感。他沉浸在這難得的幸福中,彷彿所有的陰謀與疑慮都被這片陽光驅散。對他而言,索妮婭的康復不僅意味著一位夥伴的好轉,更是對所有人精神上的重大慰藉。

凱特琳和西奧也同樣滿懷期待地盼望著這一刻。醫生的承諾終於實現,索妮婭真的康復了。雖然康復過程比預期的時間長,但這些已不再重要,因為索妮婭平安無事就是最好的消息。車廂內的氣氛因此充滿了喜悅與溫馨。

「嘿,快看!」西奧指著車窗外激動地說,「那片雲朵好像一隻鴨子!」

今天天氣特別清朗,蔚藍的天空下,即便是最普通的公路景致也讓人心情舒暢。

「你確定不是小白兔嗎?」凱特琳順著西奧的視線望去,試圖解讀雲朵的形狀,「這裡是長長的耳朵,這裡則是身體。」

路爾斯的心情和他們一樣愉悅,聽著兩人輕鬆的對話,他也將目光從道路上移開,讓那片清澈的藍天佔據了視野。在潔白雲朵的襯托下,天空的藍顯得更加明亮溫柔,彷彿心情的投射,讓他感到無比輕鬆。

「看那個扁扁的地方,不就是鴨子的嘴巴嗎?哈哈!」西奧笑得這麼自在,這種輕鬆的笑聲,他已經許久未曾擁有。

「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點像鴨子。」凱特琳也投入了這場想像的遊戲,幾個月來壓在她心頭的重擔,此刻彷彿隨著雲朵飄散。

「我覺得都不對,」路爾斯忍不住加入他們的討論,「在我看來,它更像一個漢堡包。」

「你怎麼會看成漢堡包呢?」西奧被路爾斯逗得忍不住大笑,「那這條長長的是甚麼?」

「那明明就是插在漢堡包上的小旗子呀。」路爾斯自信地回答,「就是兒童餐裡面的那種。」

「還真是有創意,聽起來還挺有道理的。」凱特琳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

三人在愉快的交談中,不斷暢談著對雲朵形狀的各種幻想,不知不覺間,短短一個小時的車程就這樣飛快地過去了。目的地已經近在眼前,路爾斯沒有進入市中心,而是直接開向了市北的住宅區,將車停在一座紅磚色平房的前院。緊跟在他後面的黑色福特也平穩地停在了路邊。

路爾斯率先跳出車廂,未等同伴跟上,便已踏上紅磚屋前的小徑。他的腳步迅速,每一步都顯出內心的焦急。

「安妮姨!」他一邊急促地連續按門鈴,一邊高聲呼喚,「我是路爾斯,我們到了!」他的右手按鈴不停,左手已經忍不住敲起門板,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無法抑制的緊張與期待。

安妮終於開門,其實從按鈴到門開只過了短短的一分多鐘,卻顯得漫長。

安妮被他的急迫逼得有些手忙腳亂,「我來了,路爾斯少爺,別一直按門鈴了嘛。」

「安妮姨,索妮婭真的好起來了?」路爾斯問出口的同時,已經跨步進入屋內,他那怕是連一秒鐘都不想再等待:「她在屋裡嗎?」

西奧隨後走上前,向安妮點頭致意,然後便緊隨路爾斯的腳步,也沒比路爾斯冷靜多少。

只有凱特琳停下來,對安妮說:「安妮,一直以來真的很感謝您的幫忙。今天又要麻煩您了。」

安妮的笑容猶如午後溫煦的陽光,溫和地回應凱特琳的感謝:「沒事的,這不正是好事嗎?看著你們這段時間的努力終於有了回報,我也很開心。快跟我來吧……啊,這不是……?」

安妮的目光落在最後進門的JM身上,他也向安妮輕輕頷首:「安妮女士,好久不見了。關於這段時間的種種,我們稍後再細說。先讓我們把焦點放回帕茲小姐身上。」

「當然,她在後院。她說想好久沒見過陽光,想要呼吸一下清新空氣。」安妮也立即明白,就把話題帶回索妮婭那邊:「我帶你們過去。」

在安妮的帶領之下,凱特琳和JM穿過了走廊直接進到廚房。路爾斯和西奧已經在那裡,透過玻璃窗目不轉睛地望向後院的索妮婭。她的短髮梳理得整齊,身上的襯衣西褲正是過去她的日常打扮,她正在後院悠然自得地散步,陽光下的她神采飛揚。

路爾斯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彷彿時光凝結,呆立在廚房裡。西奧也按捺著內心的激動,捨不得破壞這完美的畫面。

「怎麼還愣在這裡?快去和她打個招呼吧。」安妮帶著凱特琳和 JM 走近,見路爾斯還呆站著,便笑著輕推了他一下:「別猶豫了,我們一起去吧。」

就在眾人準備移步的瞬間,索妮婭剛好步入屋內,看到大家齊聚一堂,不禁驚訝地輕呼:「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凱特琳沒等她說完,已經緊緊抱住她。久違的重逢,言語已無法完全表達各自內心的激動,唯有這無聲的擁抱,才能真正傳達彼此的思念。在場所有人都靜靜地感受著這份情感交流,讓這段美好安寧持續下去。

「大家坐下來,我們慢慢聊。」安妮姨率先打破沉默,「我這就去準備些茶點。」

看著安妮的背影消失在廚房的方向,各人便在飯廳坐下。溫馨的氣氛中,索妮婭率先開口,她的笑容綻放如昔:「大家怎麼了?我到底睡了多久?洛朗為甚麼會和你們一起?還有那位是...?」她顯然對眼前的情況感到好奇,「看來你們有不少故事要和我分享呢。」

「是的,這段時間確實發生了很多事。」凱特琳的聲音帶著哽咽,眼眶泛紅,心中有許多情感難以言表,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

「帕茲小姐,初次見面。」JM卻在這時抓住對話的間隙,一臉輕描淡寫地取下話題:「請叫我JM吧,我是個偵探,我正在協助路爾斯少爺調查一連串不尋常的事件,這和你之前失神的經歷似乎有所關聯。詳細的情況凱特琳會慢慢向你解釋,但現在我想問,你在派對那晚,和凱特琳分開後,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這問題雖然突兀,但卻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既然JM已經提出,便沒有人提出反對。

索妮婭微垂著頭,陷入深思,過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那晚的事情嗎?很抱歉,我記得不是很清楚,我應該是回到了大學的實驗室。」

索妮婭含糊了她回到實驗室的目的。面對凱特琳的注視,她顯得有些拘謹,不願意透露太多。雖然她估計凱特琳可能已經知道當時自己和路爾斯在暗中調查她,但在好友面前,索妮婭仍難以直言。

「果然,你當日應該在實驗室。」路爾斯靈光一閃:「我一直覺得奇怪,因為她們說你是倒在家中被發現的。」

「那麼,索妮婭是真的記不得自己如何回到家,還是有人將她帶回去的呢?」

「我竟然忽略了這個關鍵……」

「等等,你為甚麼會回到實驗室?」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西奧想到兩個可能性,JM在自言自語,而凱特琳發現好友話中似乎有所隱瞞。友善的對話突然成了尖銳的盤問,氣氛變得緊繃,就像是突然間被冷水潑頭,令所有人都無所適從。

看到這個情況,路爾斯便趕緊轉移話題,試圖緩和氣氛:「哈哈,索妮婭才剛恢復,我們先別討論這些沉重的話題了。」他注意到凱特琳的懷疑,便設法分散她的注意力,「對了,索妮婭,現在妳有甚麼打算呢?」

「嗯,我還沒好好考慮過。」索妮婭順著路爾斯的話題轉換,趁著凱特琳還沒有接著問,迅速回應:「不過我希望能盡快回到正常的生活。我手頭上的研究論文還在等著我呢,而且長期住在安妮女士家也不太好。」

「你是說,你打算搬回倫敦?」凱特琳果然被他們的話題牽引了注意力。

「對啊。」索妮婭笑了笑,說:「既然我現在沒事了,自然是該回家的時候。」

「但你一個人能行嗎?有安妮在你身邊不是很好嗎?」凱特琳擔心地拉起了索妮婭的手。

「我不是馬上就回去,我還會去看醫生諮詢一下的。」索妮婭看出凱特琳的擔心,反而伸手搭在她的肩上安慰她:「搬家之前,我會先把一切都安排好。這段時間還得麻煩你幫忙。」

「那接下來,」索妮婭掃視了一圈餐廳裡的每一位,「你們也該告訴我,現在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了。」

他們即將分享的,無疑將是一段漫長的經歷。路爾斯、凱特琳和西奧相互對視,彷彿在默契中決定誰來開口,而沒有人注意到一旁的JM正陷入深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