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天輝之星冒險譚》第三章第一話 早日康復的期許

楓殤 | 2024-06-18 19:54:08 | 巴幣 4 | 人氣 33

連載中《天輝之星冒險譚》冬之羽身世篇
資料夾簡介
原《聖輝的四季映華》重製,此為第二冊冬之羽身世篇

  在冬之羽戰勝娜克莉德後的第二天,眾人再度聚集在冒險者公會之中,但別於以往吵吵鬧鬧的氛圍,如今的小隊陷入低潮,重傷的冬之羽仍然在聖賢士協會接受治療因此導致整個團隊失去了頭,夏奈這時看向平常會主動捉弄自己的秋實說道:
  
  「難得妳這傢伙可以這麼安靜。」
  
  「閉嘴啦,小冬還在聖賢士協會休養,我只希望小冬能夠好起來,沒心情跟妳吵架。」
  
  秋實感到無趣的回應,不過夏奈看對方因為小冬不在而變得安靜,對自己來說也不是件壞事,但她依然希望冬之羽能夠順利康復,但這時敏春突然想到:
  
  「要不然我們準備什麼東西去探望小冬吧?希望她能夠好起來。」
  
  「好啊,不、不過毒薔薇小姐呢?」
  
  「她說她還有重要的事要先處理,好像說是對我們之後的冒險很有幫助,所以先離開了,不過她要做什麼也沒跟我說。」
  
        夏奈回答紅提出的問題,而她也不解毒薔薇離開前說的話有些難以理解,克蕾妮雅才緩緩說著自己對毒薔薇的推測:
  
  「雖然我沒辦法直接查出對方的真實身分,不過我從知曉她的亡魂那裡得知了不少訊息,她是所属于刺客組織『血色庭園』的刺客之一,那裡的刺客都是依照植物名字作為代號命名,他們都是只要雇主付錢就可以幫你除掉你指定的人。」
  
  「所以那個出資雇用毒薔薇刺殺小冬的會是誰呢?」
  
  敏春有些困惑,認為善良的冬之羽應該不會跟別人結仇才是,但秋實第一時間就知道會是誰:
  
  「肯定是先前那個地下鬥技場老闆,小冬當初把我從裡頭救出來可是廢了不少心思。」
  
  「當時他我跟小冬為了從裡頭救出被操控的秋實想了一整套計畫,當時小冬連萬一計畫失敗的後路都準備好了,所幸凛音小姐把傳送符咒交給格雷恩衛隊讓他們裡外包夾一舉破獲他們。」
  
  「等等,有人來了。」
  
  夏奈補充,此時不遠處的身影看著冬之羽的團隊士氣低迷便上前查看,但馬上就被敏春注意到,正當她準備防衛時卻被夏奈阻止:
  
  「敏春慢著,他們就是當初跟我和小冬去救援秋實的人。」
  
  「夏奈、還有秋實,妳們已經認識這麼多夥伴啦?」
  
  「是啊,雖然都是小冬認識的就是了。」
  
  秋實笑道,敏春等人看著夏奈與秋實,原來前來搭話的正是之前就認識的羅爾與嵐,但這時嵐卻看著夏奈預留的空位,在四處張望後並沒有發現冬之羽的身影,於是好奇詢問:
  
  「那個,冬之羽小姐呢?」
  
  「她獨自一人打敗娜克莉德阻止她顛覆世界的計畫,並救了差點就被獻祭的我們,但她也身受重傷需要在聖賢士協會治療,所以短時間沒辦法跟我們一起行動。」
  
  「什麼?冬之羽小妹妹受了重傷?嵐,我們也準備些東西去探望她吧。」
  
  羅爾很是訝異的說道,隨後也向身邊的弟子嵐提出探望的決定,於是兩方順利達成了共識,便是決定一同準備一些慰問品探望冬之羽。
  
  「我們打算去採集一些夢瑩草,夢瑩草不但有助眠的效果還可以加速傷口治癒,可以加快小冬恢復的速度。」
  
  「那先分組吧,我跟夏奈和敏春行動,至於克蕾妮雅與紅……」
  
  「我們一組吧,自從之前附身在她身上過後,我發現這個人的記憶缺少很多地方,一個人的記憶居然可以殘缺成這樣,還不會變成行屍走肉讓我很感興趣。」
  
  克蕾妮雅看向紅說道,這讓她頓時感到一陣惡寒,但克蕾妮雅看著自己的隊伍只有兩個人,於是看了看一旁的羅爾與嵐,隨後說道:
  
  「你叫做嵐對吧?你就跟我們一組,至於另外那傢伙就自己一個人一組就好,莽撞、容易受騙、意氣用事的傢伙別拖大家後腿。」
  
  一聽到克蕾妮雅要讓嵐加入隊伍,紅很是高興的上前拉著嵐的手到自己身邊,但羅爾這時卻不樂意了:
  
  「欸不是,為什麼只有我是一個人一組啊?」
  
  羅爾看著已經分好的隊伍有些不悅的抱怨,自己被排除在外,就連自己的弟子嵐也被紅拉入隊伍,羅爾也指著嵐的鼻子大罵:
  
  「還有你這傢伙,你難道就不會幫師父我說說話嗎?」
  
  「莽撞、容易受騙、意氣用事,克蕾妮雅小姐對你的分析非常準確,我實在是沒辦法幫你說話啊師父。」
  
  「靈魂的本質是不會騙人的,在我眼中你只是比較大隻的男版秋實而已。」
  
  「克蕾妮雅妳什麼意思啊?」
  
  一聽到對方拿自己比喻,秋實雙手抱胸責問道,但將要爭執的兩人卻被夏奈打斷:
  
  「別吵了,我們今天的目的不是吵架,我們趕快出發吧,一段時間後在這裡會合。」
  
  語畢,三組人便分頭行動,夏奈帶著秋實與敏春開始尋找夢瑩草,只見敏春用靈敏的鼻子尋找夢瑩草的氣味:
  
  「……有了,在那邊。」
  
  說完便帶著兩人前進,很快的循著氣味找到了一株夢瑩草,但夏奈想起先前採集夢瑩草結果是魔人的誘餌便起了疑心,於是看向敏春說著:
  
  「小心,採集前一定要先做確認,不然會被魔人攻擊。」
  
  明白夏奈的用意,敏春上前查看,只見她拿起一根樹枝直接插入夢瑩草旁的土地後,發覺沒有反應便一把將夢瑩草直接連根拔起,眼看不是魔人偽裝的誘餌,夏奈立刻從口袋空間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盆栽遞給敏春,讓她迅速將採集好的夢瑩草重新種好,看著對方完成這一操作的秋實很是不解:
  
  「不是直接拔起來就好了嗎?幹嘛這麼麻煩?」
  
  「如果要讓夢瑩草保持安眠與加速傷口治癒的效果,需要讓它保持存活才行,如果直接拔掉這些效果就會直接消失,到時候就只能當藥材了,不過敏春妳不要讓夢瑩草離妳的臉太近,萬一吸入過量花粉的話就會……」
  
  「碰咚!」
  
  夏奈說道,隨後提醒拿著盆栽的敏春,但話都還沒說完得到的回應卻是倒地的聲響,原來是敏春下意識聞了聞來自夢瑩草的香味,結果吸入花粉導致安眠作用迅速生效,讓敏春當場倒地開始呼呼大睡。
  
  「……就會直接睡著。」
  
  夏奈扶著額頭說完原本要說的話,秋實見狀上前一把抓起敏春的衣領,隨後一巴掌就打在敏春臉上使其立刻清醒:
  
  「啊!妳、妳幹嘛?」
  
  「她只是把妳叫醒而已,不要隨便聞夢瑩草,不然妳又睡著了。」
  
  夏奈上前提醒道,隨後帶著兩人繼續尋找可以幫助冬之羽康復的藥草,在另一邊的嵐等人,克蕾妮雅盯著紅看,似乎對她很是感到好奇,而嵐也在這時詢問:
  
  「不過兩位,妳們有打算送些什麼慰問冬之羽嗎?」
  
  「我、我也想送一些藥草給她,希、希望她能快點好起來。」
  
  「我覺得藥草還是交給夏奈小姐她們吧,我們或許可以送些別的東西……對了,我記得有些可以安定心神的安靈花,能夠減緩傷口的疼痛並穩定人的心靈並緩和精神損傷,只要將這個與夏奈小姐的藥草結合,一定可以讓冬之羽小姐的傷更快恢復。」
  
  「那、那樣的花在哪裡才能找到呢?」
  
  嵐看著紅笑道,但如此友善的笑容讓紅有些怦然心動,但她馬上重整好自己的思緒並繼續詢問相關的訊息,但克蕾妮雅發覺一個小型遺跡,讓她非常感興趣:
  
  「或許遺跡裡面會有一些好東西,像是護符、受詛咒的飾品之類的。」
  
  「原來克蕾妮雅小姐妳喜歡被詛咒的東西嗎?不過送冬之羽小姐受詛咒的東西並不是個好主意喔。」
  
  「不用擔心,只要把詛咒解除,那就只是普通的裝飾品而已。」
  
  嵐搖搖頭很不是認可,但克蕾妮雅只是簡單回應後就一頭栽進遺跡中,在外頭的兩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而遺跡裡頭再度傳來克蕾妮雅的聲音:
  
  「你們有其他規劃就去吧,一會再跟你們會合。」
  
  「好,那紅小姐,我們一起去找安靈花吧。」
  
  「嗯,那個……叫、叫我小紅就可以了。」
  
  「好的小紅,還請跟好我,不要走丟囉。」
  
  嵐露出溫柔的笑容說道,隨後牽起紅的手,這突如其來的行動讓紅的臉瞬間紅到脖子根,但嵐卻絲毫沒有察覺到異狀,便帶著對方開始尋找安靈花。
  
  於此同時,躺在病床上的冬之羽閉上眼睛來到了內心世界,雖然身體狀況已經脫離險境,但身體的疼痛還是讓她難以行動,於是便決定借此機會來向白詢問一些問題:
  
  「白小姐,您知道闇是什麼人嗎?我在窺探娜克莉德的記憶時有注意到這個人的存在,好像就是給娜克莉德能夠製造與統帥魔人的力量的人。」
  
  『很抱歉孩子,我記憶中並沒有這個人,我可能幫不上忙。』
  
  白向冬之羽道歉,這也讓冬之羽推測出白與闇並不存在於同一個時間段,這也讓對白的來歷有了有些線索,但一旁看著的黑卻對這個名字很是有印象,於是在翻閱冬之羽的記憶確認相關訊息後便上前說道:
  
  『我在翻妳的記憶時有看到:『在創造神死後,終焉神將文明重啟,雖然經歷了長達數千年的和平,但一位來自其他次元的魔皇來到了這裡試圖征服這個世界,最終被眾神與人類打敗並封印。』,這是妳在聖賢士協會上課時聽到的,可能妳說的那個闇就是來自另一個次元的魔皇。』
  
  一聽到是古代穿越次元而來的侵略者,冬之羽頓時發覺到了危機,於是上前繼續追問:
  
  「那還有其他訊息嗎?」
  
  『在課堂上講解的那位聖賢士有提到,封印祂的祭壇分散在七個國家,不過為了避免有心人士破壞所以並沒有說出封印的具體位置,但都會有重兵把守,但娜克莉德那傢伙居然繞過了守衛跟闇對話,這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聽到黑這麼說,冬之羽點點頭表示理解,但黑卻在這時指著冬之羽的鼻子罵道:
  
  『不過妳這傢伙怎麼上課都沒在聽,還要我特別翻妳的記憶才想起來啊?妳那時候在幹嘛?發呆啊?』
  
  「對不起啦,我也不記得那時候我在幹嘛了。」
  
  被自己內心的黑暗指著鼻子罵,冬之羽也只能卑微的道歉,如此逗趣的景象也逗得白忍不住笑出聲,但看著冬之羽由於受傷在聖賢士協會休養,於是說道:
  
  『孩子,妳當初激發的那股力量顯然是已經能夠使用我的部份力量了,所以我打算再教妳一些更進階的魔法,如果成功的話說不定能夠立刻治好妳的身體喔。』
  
  『還有我會教妳攻擊魔法,只是給與治療和強化是不夠的,而且還很容易被針對,倒不如讓妳也能攻擊敵人保護自己,不過在之前必須先拓展妳的魔力上限,不然打一打就沒魔力了。』
  
  「好的,還請多指教。」
  
  冬之羽笑道,於是冬之羽便在身體休養同時也在自己的內心世界展開修行,只見黑拿出一顆黑色球體,隨後說道:
  
  『對著這顆球輸出魔力。』
  
  冬之羽見狀也伸出雙手開始輸出魔力,只見黑色球體從底部開始變為白色,但還沒到球體的一半就因為魔力不足而停下動作,而黑這才說道:
  
  『這個球體是我要妳練成的魔力上限,變成白色的地方是妳當前的魔力上限,顯然妳的魔力量太低,所以現在要妳做的是將散佈在空氣中的魔力吸收並轉換為自己的魔力,不斷突破自己能夠吸收的上限就能有效提升自己的魔力上限。』
  
  「不會有超載的情況嗎?」
  
  『我又沒叫妳用攻擊魔法打自己,那種情況只有在吸收攻擊魔法時才會有,所以如果妳期望中強大的自己就是我的話就照著做。』
  
  在黑的指導下,冬之羽便席地而坐,隨後開始吸收周遭的魔力進入自己體內,但在到達極限時一種魔力隨時會在身體裡炸開的疼痛傳遍全身,但黑見狀只是說著:
  
  『撐過去,只要能撐住就能突破上限。』
  
  聽到黑這麼說,冬之羽強忍著疼痛繼續吸收魔力試圖突破自己的魔力上限,如此的修練方式讓白很是擔心,已經做好隨時替冬之羽治療的準備,但在冬之羽僵持許久後,原本身體的疼痛轉變為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舒暢,於是等到冬之羽吸收魔力達到新的上限時黑立刻叫停:
  
  『停,接下來妳再對這顆球輸入魔力看看。』
  
  冬之羽見狀再度對球體輸入魔力,隨著白色的面積不斷擴大,最終冬之羽魔力上限相較於一開始有了些許增長,黑這時便說著:
  
  『看來妳並沒有我想的這麼蠢,顯然剛才我說的那些妳有聽進去,接著練,直到妳能用魔力一口氣將這顆黑色球體變成白色為止。』
  
  「好的。」
  
  「小冬,梅蒂絲小姐和亞娜小姐來看妳了。」
  
  這時聽到哥哥璃空告知梅蒂絲到來,冬之羽只好暫停修煉並回到意識表層,原來是處理好支援兵團事務的梅蒂絲特別抽出時間帶著亞娜來探望:
  
  「冬之羽小姐,傷口好點了嗎?」
  
  「嗯,但還是有點痛,不過基本上已經好很多了,不過亞娜小姐呢?」
  
  「亞娜軍團長向眾人坦白了一切,當時新兵安迪雖然操作失誤導致爆彈提前引爆,但根據其他倖存平民的證詞,他在操作爆彈前努力掩護大量位於爆炸範圍內的平民逃離,所以被追封為拯救百姓、將無辜民眾死傷壓到最低的烈士,已經不再是人們唾棄的罪人。」
  
  「而亞娜軍團長原本要被革職的,但我們依然希望她能夠繼續帶領我們,畢竟當初的高壓訓練讓我們從最弱的兵團變成與另外兩大兵團同等的存在,等她復職我想應該會有所改變才是。」
  
  「最終我的處分是停職半年,但停職半年還只是個開始,我要償還害死隊員的罪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過也多謝妳的幫助,我才有面對並承擔這個罪過的勇氣。」
  
  梅蒂絲向冬之羽說明情況,而亞娜也說出自己受到的處分,看到亞娜能夠坦然接受自己的懲處並踏上贖罪的道路,冬之羽也很是欣慰,而亞娜這時也跟梅蒂絲一同將帶來的慰問品交給璃空:
  
  「我們在來之前去過一趟格雷恩衛隊總部,但佩爾利德先生因為公務繁忙沒辦法親自來探望祥雲小姐,但他的心意還是有的,他也準備了一些東西希望冬之羽小姐能夠順利康復。」
  
  「因為娜克莉德到格雷恩衛隊總部自首,所以佩爾利德為了處理這件事所以沒辦法來了。」
  
  得知娜克莉德自首的冬之羽想起自己窺探娜克莉德回憶時,有一幕正是娜克莉德與闇溝通的畫面,於是說道:
  
  「不過娜克莉德指揮魔人的力量可能是闇給的,根據歷史描述闇確實有這個能力。」
  
  「但我記得在格爾奧亞境內的封印有重兵把守,她是怎麼穿過守衛進入封印,與闇有溝通機會的?」
  
  「可能是利用存取和讀取時間的能力,在反覆測試中找到最佳路徑潛入,就算事跡敗露,也只要讀取自己入侵前的時間即可。」
  
         亞娜提出最有可能的推測,而梅蒂絲也認為這個想法是最合理的,但現在也只能在有其他人以相同方式潛入前,跟佩爾利德一同告知他們加強防守:
  
  「這個部分就交由我和佩爾利德先生向防守的人說明即可,冬之羽小姐妳只要好好休息養傷就好了。」
  
  「我們來之前也準備了一些水果,要嚐嚐嗎?」
  
  「好啊,謝謝亞娜小姐。」
  
  冬之羽笑著跟亞娜道謝,而亞娜也從袋中拿出切好的水果給冬之羽品嚐,於此同時的另外一邊,三個組別重新來到預定的集合地點,夏奈等人準備了許多藥草,希望好友冬之羽能夠利用這些藥草快點恢復、克蕾妮雅則是在陵墓找到一些陪葬裝飾品、嵐與紅也提供他們採集的安靈花,而羅爾更是直接獵了一頭山豬回來,讓秋實忍不住詢問:
  
  「你搞來一頭山豬幹嘛啊?」
  
  「既然受傷了,根據我休養的經驗,充滿營養的食物能夠加快恢復的速度喔!」
  
  「但直接給小冬一隻山豬我並不是很認同,今天受傷的可不是敏春啊。」
  
  夏奈搖搖頭說道,但敏春反而對這隻山豬很感興趣,而克蕾妮雅從胸口的口袋空間拿出一顆散發著詭異魔力的水晶骷髏說道:
  
  「這顆水晶骷髏我很喜歡,我覺得這很適合作為慰問品送出去。」
  
  看著克蕾妮雅手中閃閃發亮的水晶骷髏,夏奈下意識的想要拿起來查看,但她在這時察覺到有什麼不對,便詢問:
  
  「這上面有什麼詛咒對吧?」
  
  「只要觸碰它的人都會在三天內死亡,但這個詛咒是對我無效的,不過我會把詛咒解除掉後再送給她。」
  
  「不行,這個太危險了,我覺得還是用我與小紅採集的安靈花與夏奈小姐的藥草結合,同時修復冬之羽小姐肉體與精神上的傷害會更好。」
  
  克蕾妮雅思索片刻後回應夏奈的問題,夏奈這才慶幸自己沒有碰到,一聽到有詛咒眾人也紛紛表示否決,眼看天色逐漸變得昏暗,眾人便決定送夏奈等人採集的藥草與嵐和紅採集的安靈花作為慰問品,於此同時,在一個潛藏在深山中的要塞,毒薔薇正看着要塞若有所思……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大家都已經慢慢成長,只是未來可能還有更多麻煩在等待大家。
2024-06-18 20:06:1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