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33 水下洞穴

佛萊曼 | 2024-06-18 14:38:09 | 巴幣 1114 | 人氣 435


「我去看看。」這次換成克勞德潛到水中。過了一小段時間後,他將一尾巨大的魚丟上岸。是一頭劍鮪鯊,長約五、六米以上,它在原地掙扎和拍打身體,「沒想到這座湖棲息著這麼一大群的劍鮪鯊。弄來吃吧,吃完再出發。」他將衣服和褲子擰乾,放在火堆旁邊烘乾。
 
道爾森問:「這就是劍鮪鯊嗎?」
 
「這是一種鹹水魚,魚如其名及外表,肉質鮮嫩多汁,媲美高級鮪魚,攻擊性非常強烈,而且是群居生物,分類是一種危險的鯊魚。」克勞德說。
 
「原來如此,那該怎麼辦?在水中我們可沒辦法這麼靈活戰勝這麼多這種魚。」裘汀說,一行人再度深感擔心。
 
「讓我想想……」道爾森思考了一陣子後說:「用電麻痺他們吧。」
 
「電力嗎?但你不是沒魔力了?」克勞德問。
 
「沒問題的,吃點東西就行。」道爾森說。
 
他們將劍鮪鯊支解,骨頭拿來熬煮湯頭,魚肉則用烤的方式調理,狄凡爾斯和克勞德的食量都很大,一口氣就吃完了一大半,道爾森和裘汀則吃的比較少一些。
 
「話說回來,不是還有個探路的人嗎?他現在到哪裡了?」裘汀說:「問問他是如何度過的吧?」
 
道爾森試圖聯繫萊特,但是對方沒有回應。「暫時聯繫不上他。」經過進食和休息補充體力後,一行人覺得精力充沛許多。
 
「我先下去,等我覺得可以了,會用通訊魔法石通知你們。」道爾森將其中一塊通訊魔法石交給克勞德,之後便跳進湖裡。
 
他持續向下游了一段距離,身處冰湖深處時,四周彷彿被冰冷的靜默籠罩著。湖水清澈透明,宛如無底深淵般讓人心驚。突然間,劍鮪鯊群的身影在湖水中閃動,它們如同銀色的箭矢般快速遊動。
 
道爾森深吸一口氣,他的雙眼閃耀著集中的魔法能量。他舉起手中的魔杖,一道電光從他的手指尖迸發而出,如同閃電般貫穿湖水。
 
劍鮪鯊感受到了來自道爾森的威脅,它們開始慌亂地遊動,試圖逃離這股強大的電場。然而,道爾森的魔法範圍已經覆蓋了整個湖面,電能迅速傳播,使得每一條劍鮪鯊都感受到了麻痺和虛弱。
 
湖水中的劍鮪鯊逐漸失去了控制,它們的身體不自覺地痙攣,努力抵抗著道爾森魔法的影響。電光在湖底的礁石上閃耀,描繪出一幅驚心動魄的畫面,彷彿湖底的生物在電力的指尖間跳動著。
 
雖然劍鮪鯊是這片水域的霸主,但在魔法的力量下,它們也只能束手就擒。湖水中的靜寂再次降臨,只剩下微弱的水聲和電流的嗡鳴,彷彿在述說著這場革命性的對決。
 
「真夠殘忍的啊,道爾森。」看見水中怵目驚心的景象,狄凡爾斯評論道。
 
「無所謂,這是最快的方法,可不能再耽誤時間了。」克勞德說。
 
「就別在意了,反正只是暫時電昏這些魚而已。」裘汀說。
 
隨著道爾森的通知,一行人跳入冰湖的湍急水流中,寒冷的水珠像鑽石般閃爍著。道爾森靜靜地舉起手掌,一道淡藍色的光芒從他指尖緩緩流出,像柔和的晨曦在水面上擴散開來。他的眼神凝視著眾人,一個接一個輕輕觸碰他的手掌,感受那神秘力量的注入。
 
在水下,眾人感覺到一股奇妙的溫暖與寧靜,這片水域被一層柔和的光芒籠罩著。他們的呼吸變得深沉而穩定,每一口氣都充滿了能量和力量,似乎這不僅是氧氣的魔法,更是一種靈魂的寧靜。
 
在這片光影中,他們像是浮游在夢境中的精靈,逐漸適應這美麗而又神秘的水下世界。每一刻,氧氣魔法的力量在他們身上綻放,讓他們能夠在這未知的深處探索,找到那個遙遠的目的地。
 
由道爾森引領之下,他們勇敢地潛入湖底的水洞,儘管在這之前,他們花了一段時間在找尋正確的位置,幸好克勞德對於環境足夠熟悉,洞穴內部光線昏暗,只有微弱的藍色光芒透過冰晶反射,點綴著洞穴的每個角落。
 
洞穴通道蜿蜒曲折,彷彿穿越了時間的長河。隨著他們深入,牆壁上凍結的冰面隨著他們的存在散發出微弱的光亮,彷彿在默默地歡迎他們的到來。
 
他們穿越這寂靜而神秘的世界,每一步都像穿越了一個奇幻的境界。在他們眼前延展的景象是如此遙遠而神秘,宛如通向了未知的宇宙之門。
 
由於無限延伸的黑暗和狹窄的空間,都讓人感到恐懼不安,幸好他們在氧氣足夠的供應下活動,「氧氣可以撐多久?」裘汀對道爾森比手語。
 
「足以支撐到魔力乾涸為止,還能用很久。」道爾森手語。
 
「我記得下個呼吸口大概需要游三個多小時。」克勞德手語。
 
「那麼久阿。」狄凡爾斯手語。
 
「這裡的環境很複雜,如果我有走錯,記得跟我說。」道爾森手語:「中途會到呼吸口休息減壓,預防潛水夫病和上浮時間太久。」
 
在深邃的水洞穴中,神秘又迷人的景象盡收眼底。洞穴內部充滿了晶瑩剔透的石鐘乳,它們如同巨大的琥珀色糖果懸掛在洞頂,被遠處透入的微光點亮,散發出夢幻般的光輝。彷彿時間在這裡靜靜流逝,為洞穴增添了歲月的痕跡和滄桑感。
 
洞穴壁上層層疊疊的石鐘乳,令整個空間充滿了變幻莫測的色彩和光影。
 
洞穴內偶爾能聽見微弱的聲音,這些聲音是歲月沉澱後留下的聲音,如同遠古時代的低語,讓人不由得沉浸在這個神秘而又充滿生命力的世界中。
 
這是一個被時間深深雕刻的地方,褶皺的岩層、錯落有致的鐘乳石構成了一幅幅富有層次感和韻味的自然畫卷,讓人不由得想要停留、探索更多。
 
追隨著幽深的地下水道,發現一個隱藏的世界。洞穴的入口在水下岩石之間隱秘地打開,水流在洞穴內蜿蜒流動,發出微弱而沉靜的聲音。
 
洞穴內充滿了神秘的暗影,僅有來自洞口的黯淡光芒投射入來。這些光芒在水中折射,形成閃爍的光點,點綴了四周的黑暗。水道內偶爾有些微的流泉,形成細小的水瀑,像是柔和的絲綢。
 
隨著水道的深入,溫度開始變得更加涼爽,使人感覺到微弱的冰冷感。有時可以聽到遠處隱約的滴水聲,它們回響在洞穴內,增添了一層寧靜和神秘感。
 
洞穴的地面和牆壁上生長著古老的青苔和地下水中獨有的水生植物,它們柔軟地覆蓋著岩石,為這個被遺忘的地下水道增添了一抹生機。
 
這個地下水道像是一個秘密的通道,將你帶入一個幽深神秘的世界,等待著你去探索和解開它的秘密。
 
到達第一個呼吸口,他們連忙爬上岸,這個洞穴位於岩壁之中,宛如大自然的神秘禮物,透過蔚藍的地下水映照出來。牆壁上懸掛著晶瑩剔透的海洋礁石和各種奇形怪狀的珊瑚,它們在水下世界中自由生長,構成一幅美麗的海底風景畫。
 
水下的世界充滿了神秘感,魚群在這片幽暗中游動,宛如夢幻般的幻境。
 
「好冷阿。」裘汀蜷縮著身子,道爾森生火讓大家取暖。狄凡爾斯也在顫抖,克勞德則是一派泰然的樣子。「還要再潛很長一段時間呢。」克勞德說。
 
「萊特,你還好嗎?」道爾森用通訊石問。
 
「我在極地這邊了,」萊特回答:「地下水的洞穴很複雜,我走錯路,多花了一些時間,不過還是順利離開了,你們那邊狀況如何?」
 
「到了第一個呼吸口。」道爾森說。
 
「這樣啊,那你們再加油點。兩、三小時候就能離開水面,就能抵達火山群。」萊特說:「我會繼續探路,有任何狀況,第一時間回報你們。」
 
「好的。」道爾森說:「那你加油。」
 
看著疲憊的同伴們,道爾森對他們施展了治癒魔法,「謝謝你,道爾森。」克勞德說:「省著點魔力吧。氧氣、溫暖及水中適應,全靠你的魔法了。」
 
「可不能中途沒魔力啊!」裘汀勉強擠出微笑,這種處境實在讓人難以開玩笑。
 
「我們都很信賴你的,雖然傷口裂開,甚至在滲血,但我沒事。」狄凡爾斯說:「你又將傷口重新癒合起來了。魔法真厲害!」
 
「我覺得魔法真的很神奇,」裘汀盯著天花板,「我在水中簡直像是一條魚,沒有痛楚,覺得一切都很順暢,能夠自由自在的活動。」
 
「他能帶我們飛起來,如今在水中優游,我不再感到驚訝。」克勞德說:「儘管如此,我不覺得道爾森是普通的魔法師。你是誰?」
 
「我是一名魔法師,同時也是洛卡斯的神殿長。」道爾森說:「我照顧過很多人,肩負過很多條人命,面對過無數的困難,我找到方法並解決問題。」
 
「看的出來。」狄凡爾斯說:「這一路上很多時候都是多虧有你。否則我們無法到達這裡,我很確定。」
 
裘汀和克勞德點點頭,他們以一個堅毅的微笑向道爾森道謝。「洞穴綿延到很遙遠的地方,狹窄和幽暗,你們會害怕嗎?」
 
「說不怕都是說謊。」裘汀說:「多少吧,不過還好的。」
 
「我更怕的是天空之龍。」狄凡爾斯說:「近距離感受到那股壓迫感和危險,以及強大的力量,讓我真正了解到自己的渺小。」
 
「戰鬥結束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根本不知道該說甚麼。」克勞德說:「你的強大,天空之龍的可怕,都讓我深深感到驚訝。這場戰鬥在一個我沒有預期的狀況下結束,我並不是認為自己是強的無人能敵,不過……我希望自己能變得更強大。」他握緊了拳頭,眼神變得前所未見的堅毅。
 
「如果做好心理準備,那在深水中所遭遇的不會影響你們的前進的。」道爾森說。
 
他們再次潛入水中,經過第二個、第三個呼吸口,這次他們來到了一個沒有水的地下洞穴部分。在地下洞穴的深處,世界彷彿被壓縮成了一片靜默的黑暗。一行人踏上潮濕而粗糙的岩石地面,每一步都會發出微弱的回聲,彷彿在提醒著這個地方的深遠和神秘。
 
洞穴內的空氣濕潤而冷冽,彷彿有著古老的氣息。牆壁上和地面上是不規則的岩石和礫石,有些地方長滿了青苔和地下生物的痕跡。在稀少的光線中,這些生物會在地下世界中顯得格外神秘和陌生。
 
隨著深入,洞穴的通道變得更加狹窄,甚至需要彎腰或爬行才能通過。這些狹窄的通道引領他們進入未知的領域。
 
在洞穴的深處,一行人發現一些地下河流或水池,它們靜靜地存在著,反射出微弱的光芒。水面上泛起的漣漪和微小的聲響,為這個地下世界增添了生命的跡象。
 
在這片地底迷宮中,時間彷彿凝固了,每一個角落都散發著一種沉靜和未知。這是一個讓人著迷和恐懼的地方,吸引著眾人繼續深入。
 
他們停下來啜飲幾口水。
 
「後面似乎有人沒跟上來,是誰?」道爾森說。
 
「裘汀落後了。」狄凡爾斯說。
 
「那要休息一下。」克勞德說。
 
裘汀從黑暗中現身,氣喘吁吁,身軀疲憊,「我覺得度日如年。很痛苦,時間無比的漫長,身心飽受煎熬。」
 
「你還好吧?」道爾森擔心的說,裘汀眼神渙散、表情疲憊,動作緩慢,他的行為表現出乏力,「不好。」他說:「我想放棄了,好累阿,我不曉得自己能否支持過去,這個考試實在太困難了。」
 
「都走到了這一步,你打算放棄嗎?」克勞德問,但他沒有質問或是帶著憤怒,只是以疑惑不解的方式詢問。
 
「我不確定……」裘汀說。
 
「如果你覺得真的撐不下去,離開這裡後,我就通報考官,讓他帶你離開。」道爾森安慰道:「我知道你現在很累,我們也是一樣。可以的話,我會希望你撐到最後,因為你是有實力的人,你值得這個執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