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2024】新3小俠《2024.6.18‧6、遇難》

★唯獨★ | 2024-06-18 14:12:59 | 巴幣 1004 | 人氣 55


6、遇難


  「幹什麼啊……」

  一出店門口,就看到等到很火大的亞希勒斯和艾斯蘭正滿臉怨氣的瞪著自己,不過他們也對剛才那刺耳的獅吼功噪音感到莫名其妙。

  「啊,你們很慢耶,我剛──」

  拉斯話才講一半,亞希勒斯就瞬間揪住他的領子將他提起來,另一手已經握成拳頭準備往他臉上招呼過去,手臂上凸起的血管可以看出他握得有多大力。

  「你再講一次誰慢?」

  「我……我是說……我剛到餐廳門口的時候還沒看到你們,我就想說先來找一下小莓……」拉斯邊冒冷汗邊解釋。「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最後還是敵不過亞希勒斯的怒氣,趕緊選擇道歉,艾斯蘭則是雙手交叉在胸前冷眼看著被修理的拉斯。



  「有事找你吃飯結果你小子竟然跑去求婚了啊!?」三人終於聚齊,並回到了異國料理餐廳繼續享用滿桌的菜餚,在艾斯蘭繼續像在沙地裡挖找一棵芽苗般地挑食找自己勉強想吃的食物時,亞希勒斯訝異的向拉斯質問道。「而且竟然還比我先啊!」

  「哎……一開始也不是這樣計劃的……」拉斯解釋得更詳細些,讓質問的人聽了滿頭問號,艾斯蘭終於吃起了一盤常見的普通青醬麵。

  「我就想說你怎會知道什麼叫求婚……結果是被框了啊!」亞希勒斯搖搖頭說:「我看她根本是盤算好的吧!這麼急著套你這長期飯票!」

  「啊?」拉斯不懂他的意思。

  「我是勸你最好別,那個女的啊……」亞希勒斯露出了意味深長的不信任表情。

  「為什麼啊?」

  「之前每次進那間店裡看到她的時候,都一直聞到她的手上有怪味。」亞希勒斯若有所思的說。

  「可是小莓的手很乾淨啊,什麼都沒看到。」拉斯開始回想每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那雙手白晰的模樣。

  「我覺得……她可能在沒人看的時候,要嘛在摸自己……要嘛就是在殺人!」質疑的人開始語出驚人,表情跟著浮誇起來:「或同時兩個都做!」

  亞希勒斯說兩者都是的時候,麵吃到一半的艾斯蘭在旁邊默默地給了一個嫌棄他的白眼。

  「你到底在說什麼東西……」拉斯分不太清楚他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總之啊,我是覺得──」亞希勒斯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但一時也說不出來是哪裡有問題。

  「可是我已經跟她說好了,而且我也下定決心了!」拉斯用鼻子噴了一口氣,堅定的說。

  「唉……行吧,想說最近有事要找你們一起忙,結果你在這時候搞這齣,唉唉……」亞希勒斯無奈的嘆了口大氣。

  「是嗎?對不起……我不知道……那,我跟小莓說一下,先幫你做事吧?」拉斯剛開始有點為難,但沒幾秒就改變主意,決定先幫自己的兄弟。

  「別別別,既然都這樣了,你就去把你的婚結好結滿啊,我的事可以往後延,你不要擔心。」亞希勒斯夾了幾口風味調料烤肉片就往嘴裡塞,然後喝了幾口飲料。

  「可是……」拉斯想確定這樣是否真的沒關係。

  「唉!說了別擔心,不是什麼大事,你的事比較重要!」亞希勒斯鐵口地說,要他完全地放下心去做他想做的事。

  「好吧,啊,對了,這把刀是你讓小莓拿給我的嗎?」拉斯突然想起彎刀的事,將腰上配掛的武器拿出來給兩人看。

  「這什麼啊?看起來很簡單但是蠻漂亮的。」一見到有質感的物品,艾斯蘭就來了興趣。

  「沒有啊,都約你來了幹麻還要讓她拿給你?我一定自己拿給你啊!怎會搞得那麼麻煩──……」亞希勒斯否認道,接過彎刀要仔細看看,手一摸到的瞬間又縮了一下。「嗯?上面有魔力?嚇了我一跳……」但好像不是什麼有害的魔法,確認之後才再次出手拿起彎刀。

  「這跟你放在據點裡的有點像耶……」艾斯蘭凝視了一會兒突然說道。

  「是不是有人從你那邊偷出來的?」拉斯接在這上面思考後提問。

  「……不確定是不是從我那邊拿出來的,如果是的話那為什麼要特地偷出來再叫小莓轉交給你呢?」亞希勒斯將彎刀從刀鞘中抽出,想從刀刃上找到更進一步的線索。

  突然間,路上的行人紛紛駐足然後疑問聲連連,緊接著有人發出驚呼,有些女性還差點尖叫出來,摀著自己的嘴不斷確認自己見到的東西。

  原本還在研究彎刀的三人也注意到路上的異樣,他們往人們視線的方向看去,發現一隻受到嚴重驚嚇還傷痕累累的馬,拖著一個動也不動的屍體往前邁蹄小跑。看得出來原本這隻馬應該是打算狂奔的,但因為傷勢有點過重,以致於牠只能以這速度前進。

  而地上的屍體的其中一隻腳還卡在馬蹬上,就是因為這樣才被拖著,屍體本身已經面目全非了,簡直像被亂刀切過的大型肉塊一樣,但依照破碎的衣料顏色和裝備外形來看,這本來是史丹城的騎士團的其中一名巡邏騎兵。

  當屍體被人們看清楚時,驚恐的尖叫聲劃破了空氣,接著有人朝著馬匹來的方向指去,哀號聲從遠處傳來,幾乎所有人看到後開始拔腿往反方向奔逃。

  亞希勒斯率先衝出餐廳,接著是艾斯蘭,拉斯則是把彎刀重新掛回腰上才第三個從窗口翻出來,只見一群雙臂裝著尖刃的人形機械造物正從史丹東門的方向源源不斷地衝進來,它們的頭部呈現流線面罩型,很好地劃開空氣讓衝刺速度更快,上頭安裝的感測儀正精準地標記哪些是目標、哪些是非生命體。

  而且這些人造物上佈滿了奇怪且正閃爍不停的符紋,這些符紋延伸的方式像是某種網狀菌類植被,而且閃爍的光有時是雜亂、有時卻又整齊劃一。

  過沒多久,後面跟來了揮舞著重型柄鎚武器及長矛的另一種機械士兵突進至城內,不論逃跑的對象是人還是動物,一律都格殺無赦。

  「亞希勒斯,這是怎麼回事啊!?」拉斯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到。

  「這我不知道啊!」亞希勒斯也同樣的驚訝,一些來不及逃走的路人在三人面前踉蹌跌地,刀刃機械戰士立即像伏擊的猛獸跳上前並迅速高舉武器,太陽照在光滑的金屬鋒面上反射出了刺眼的光線。

  亞希勒斯瞬間一步併兩步的往路人的方向蹬去,同時雙手還往旁邊的空氣中伸出,伸出的地方出現了短暫且面積很小的紅色傳送門,他的整個下手臂消失在傳送門內,當他收手時,雙手就已經出現了一把鑲有金色紋邊裝飾的白色盾牌和一把外觀風格相同的長劍。

  「有敵人來襲──!騎士團──!集合!!!」隔幾個街道遠的地方傳來一個男性的呼喊聲,憑聲音的印象應該是不知道第幾隊的騎士團的成員或領隊級人物,剛好人在那地方遇見一樣的狀況便開始召喚隊友,喊完沒多久就聽到洪亮的戰爭號角響起。

  亞希勒斯阻擋在機械戰士的面前用盾接下了攻擊,金屬刀撞在盾上發出沉重的聲響,但盾上卻一點痕跡都沒有,在他要揮刀反擊前一支帶電的箭矢就嗖地一聲穿過機械戰士的感測部件,引起了局部的短路。

  「快走!」亞希勒斯抓住路人的手臂迅速將人給拉起,然後又是一個舉盾,三個機械戰士的臂刃不斷刮在上面,這次他連自己的上半身也罩進防禦範圍,因為下一波是一整排的箭矢朝這敵人飛來,並在擊中時產生了爆炸。

  不用看也知道是艾斯蘭的掩護,亞希勒斯朝著精靈同伴望了一眼並點了下頭,接著就往敵人冒出的方向突進。拉斯已經鑽進附近傳出緊急求救聲的巷道中,暗鏢精準地朝著機械戰士們的感測器擲出,擾亂它們的目標判定,為落難的人們爭取逃脫的時間。

  艾斯蘭利用房屋外觀的凸起裝飾及路燈,一個熟練的來回蹬牆跳就讓自己上了有不錯視野的屋頂區域,以像鷹眼一樣敏銳的目光掃視整片受災的區域做即時的攻擊和掩護。

  史丹騎士團的一些成員也紛紛趕到現場開始進入戰鬥狀態,嘗試把這群來犯的敵人給擊退。無法自防的居民也已經被相關單位協助照護逐漸往安全的地方移動,亞希勒斯朝眼前還有段距離的敵人用力地扔出了自己的盾,並朝手上長劍施放了簡單的啟動變化魔法,長劍的握柄立即伸長成了一把長矛,這不到半秒的時間他人已經突入敵群之中,一個甩擊揮出就掃倒了剛好互相貼得有點近的機械戰士。

  飛出去的盾因投擲的方式,在飛出去時盾身隨著氣流傾斜成平面,像是飛盤一樣開始旋轉,盾緣上的金飾鑲邊在這種速度下就像圓鋸一樣切開了所有經過的敵人,飛了一個漂亮的弧度後又回到亞希勒斯的手上。



  「出事啦、出事啦!史丹城東區遭到敵人攻擊啦!」

  當賽格特一家正在訓練所準備上課時,一個居民邊跑邊在路上大喊,簡略的敘述了他在進入安全區前看到的狀況。

  「是卡納門嗎?」艾索德看向自己的爸爸。

  「……今天停課一天!」艾力卡多想了幾秒後立即向所有學生宣佈,並要大家馬上回家盡量不要外出到危險的地區。「哎──!喂!艾索德!!!」

  就在他要向自己的兩個孩子也下同樣的指示時,他才發現小兒子已經拿著自己的劍衝出去了,特別興奮自己終於等到了實戰的機會。

  「唉呀真是的!」愛利西恩因為弟弟的不受控而發出煩躁的聲音,但實際上自己也是戴劍就跟著奪門而出。

  「你們兩個!!!」艾力卡多拿他們沒辦法,簡易著裝後也帶著自己的武器追上去。



  「到底什麼鬼……?」亞希勒斯踩著一個被切成好幾段的機械戰士的殘塊,觀察著上頭那一下亮一下滅的符文紋,目前他所在的地方的機械戰士群已經被他給解決掉,暫時成為了非熱戰區,他才能爭取到這點時間能收集資訊。

  不遠的街道還有激烈戰鬥的聲音,已經至少有三個團左右的騎士團加入戰局,以及一些被派來支援的皇宮衛兵。亞希勒斯看到艾斯蘭站在熱戰區的屋頂不斷讓手上的十字弩放箭。

  「亞希勒斯!」拉斯從一個小巷裡鑽出來,他身上有一點點血跡和機械戰士的黑色油漬,但看起來沒受傷,那些應該是別人的血,他該做的也差不多了,因此前來和他會合,看看下一步該怎麼做。「怎麼樣?有線索嗎?」

  「這個應該是──」亞希勒斯認得這些,但是有些細節卻又沒有見過,他用武器撥弄敵人的屍體,邊研究邊正思考有哪些可能。

  「卡查伊斯大人。」突然一個聲音從城門的方向傳來,兩人同時朝聲音的主人看去,只見一個穿著紫色法師袍、戴著金紋黑面具的人出現在眼前,他的身體微微離地浮空,身後跟著一群受控的機械戰士,以他那被遮住的樣貌面對的角度,似乎是在看拉斯。

  「蛤?」被叫喚的人一頭霧水,還特別指了指自己要對方二次確認。

  「凱杜法師?」亞希勒斯直接認出了對方,眼神裡盡是怒意和不解。

  「……等一下、你叫錯人了吧?」拉斯正想反駁,凱杜突然發出了得意的笑聲,雙手朝著前方的空氣迅速劃出了一個魔法陣,魔法陣也立即產生了某種還未見的強烈的反應。

  直到背後的同伴突然慘叫起來,亞希勒斯才回頭看見拉斯早上拿的彎刀發生了異變,刀柄和刀鞘各長出了模式很像蔓延在機械戰士身上的符紋觸手,已經包裹住離自己最近的那一側拉斯的腿,而現在正在吞噬拉斯那同一側的手。

  「拉斯!!」亞希勒斯想幫他把他的手從吞噬中拔出,但符紋卻像蛇一樣迅速爬滿了拉斯的整條手臂、接著是胸口、頸部……然後全身。

  「你他媽的──」眼見速度已經趕不上了,亞希勒斯轉而持長槍就往凱杜衝,他身後的機械戰士竟然動都沒動的連防禦都不防禦,就這麼讓他隨意地靠近。

  凱杜拿出了一個銀色細長的哨子放到面具下用力地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是亞希勒斯卻踩了緊急煞車,痛苦地用手摀住兩隻耳朵無法動彈,隨後沒幾秒他的耳朵裡就流出了鮮血,感覺身邊的聲音也跟著模糊起來,再過沒幾秒甚至連鼻孔和眼角都開始滲出血來。

  遠處的艾斯蘭細長的精靈耳輕抖了一下,他聽見了拉斯的慘叫聲和普通人類聽力範圍捕獲不到的超高頻音調,也沒見到自己的朋友們回到他身在的熱戰區幫忙,便驚覺同伴可能是出事了,立即轉身往聲音方向躍去。

  凱杜拿著一顆被閃電包裹的水晶緩緩地靠近亞希勒斯,耳朵還沒痛完,亞希勒斯就感覺有股奇怪的電流在體內奔騰,讓他全身痲疹無法自如行動,而且這感覺像是從自己的細胞裡產生的,非常糟糕又很詭異。

  「啊……這身體真不錯啊。」等拉斯不再哀號時,他的行為模式和語氣都已經變了個人,佔據他身體的不明者滿意地欣賞自己新玩物的外貌和身形。「看來馬戲團的人沒有說謊。」

  拉斯走到被制服的亞希勒斯面前,看他被電得倒地、全身陷入嚴重的痙攣無法動彈,忍不住露出既滿足又鄙視的神情。「現在囂張不起來了吧?呵呵。」

  亞希勒斯記得這個語調……但他現在只能無能為力地狠瞪著對方,任憑仇恨在心裡迅速累積。

  「您接下來有何吩咐?『卡查伊斯大人』。」凱杜拿著水晶更靠近了些,亞希勒斯的痛苦更加劇烈至他沒辦法正常的思考,感覺意識漸漸空白,身體的感知也越來越弱。

  「嗯……」『卡查伊斯』想了一下,接著惡趣味地說:「他好像很喜歡這裡的人類,就讓他最喜歡的人類來對付他吧。」

  「亞希勒斯!拉斯!」艾斯蘭從空中一躍而下,但他的行動早已在一段距離外就被『卡查伊斯』給聽見了,一個瞬間迴身從手指蹦出了三、四顆黑闇的魔法球體,就往艾斯蘭砸去。

  艾斯蘭已經預備好魔法箭準備抵消攻擊,凱杜突然介入用同樣的雷電水晶將他從空中擊落並造成短暫的痲疹,黑闇球體全數命中艾斯蘭,他咳了一口血後慘摔在地上。

  「亞希……勒……斯……」艾斯蘭努力想撐起身子,他往朋友的方向看去,發現『卡查伊斯』剛剛已經接觸過他,並在他身上使用了佔據拉斯身體一樣的招術。

  「沒辦法完全控制呢……魔抗太高了……算了,先這樣吧。」『卡查伊斯』雖然覺得有點不滿意,但看著亞希勒斯因為魔法的反應而漸漸產生異變的身體和思想,這已經是目前能做到最好的程度了。

  「今天就是史丹國的滅國日,哈哈哈哈哈哈──!」『卡查伊斯』驕傲地放聲大笑,剩下的就交給他的玩物就好,他準備回去等著收割豐碩的戰果,不過在那之前:「──換你了,哈哈哈──!!!」

  ……他的魔爪毫不客氣地伸向了眼神中滿是恐懼的艾斯蘭。



  趕了一段時間的路,艾索德才剛接近東區附近的街道,就明顯感覺這地方的氣氛不一樣,民眾紛紛在收拾行李,有些人只帶了一些簡易的物品,有些人卻想帶齊所有家當。好幾名騎士團和騎士團的實習生成員正在勸告民眾盡快離開,加速整理行李的速度。

  「真的要走嗎?」一位實習生問著正式成員,因為他已經在這地方待了很久,但卻一直沒有看到危險,總覺得高層給的警戒範圍是不是有點過於寬大了。

  「上面沒有改命令的話就是做下去。」騎士皺著眉說道,要求實習生確實執行自己的工作,但其實他自己也很為難,因為其他民眾也跟實習生是一樣的態度。

  突然,一個從主戰區的傳信騎著馬衝了過來,臉色既慘白又恐慌。當到騎士身邊時他傳達了新的指令,結果是要求此區的所有人馬上徹離,連收拾行李的時間都不給了。

  講不到幾句話,傳信兵又匆匆的準備趕到下一個地點送口信,主戰區就傳來了一個大爆炸的聲音,原本以為是魔法或爆裂物那樣的機關,往聲音的方向望去,竟然看到一道比房子還高的紅色劍氣劃過城市所產生的破壞,直接就往東區內部的皇宮外圍的城門上飛去,但是被眾多魔法師們下的防護罩給擋住了。

  平時透明肉眼無法見的防護罩在劍氣撞上後的幾十秒間產生了像被驚擾的水面一樣的波紋,就在要平靜下來之前又是另一道劍氣砸上來,感覺波紋程度比剛才還要更大,被保護在裡頭的皇宮的影子晃動得很誇張。

  「哇塞……!」艾索德見狀後感覺心裡有某種說不出的不祥感,他的本能想讓他往反方向逃,但他的好奇心和勇氣讓他繼續提劍往主戰區前進,而姐姐的聲音就追在後方不遠處,他要是被逮到肯定就沒機會發揮了,所以得比她先到戰場才行。

  艾索德小心翼翼地躲過協助民眾離開的騎士團成員,在無人的小巷裡穿梭直到終於見到目前主戰的地點,但他除了在地上散落的機械屍塊之外,連一個剛剛才聽說的敵人影子都沒有見到,他只看到一堆騎士團的人排列在最寬的主幹道上,面對往城外的方向待命。

  一道像剛才一樣直立的紅色劍氣飛來,剛好在攻擊行進路線上的騎士們各個架出了厚實的防禦盾,並啟用了防禦陣型,加上後方法師們的協助,展開了一片暫時性的混合型防禦牆,劍氣撞在上面時這魔法牆就產生了很嚴重的裂痕,但至少沒有被擊穿。

  「小心!!」隊伍前排有騎士大喊,接著就是一道橫切的劍氣飛過來,剛剛一直沒有這種型式的攻擊,所以騎士團們有些大意,約兩排的騎士被擊飛和受傷,立即被同伴們帶去旁邊給祭司們做治療。

  艾索德繼續從小巷往劍氣飛來的方向前進,這裡幾乎已經沒有騎士在搜尋民眾了,所以他可以快速地移動而不被發現,而他越接近目的地,就能聽到越清楚的激烈交戰聲。

  最後映入他眼簾的,是好幾個騎士團裡被人們稱最菁英、簡直可以冠上國家英雄頭銜的知名騎士正合力攻擊一個對象,但從他們的表情看來,他們戰鬥得異常辛苦和驚險。

  一個熟悉劍影突破了重重的包圍,鋒刃上面覆蓋著沾滿鮮血的紅色劍氣,騎士菁英們緊急閃開這個攻擊,並嘗試從這出招的空檔尋找破綻反攻,但卻被一隻長滿粗壯尖爪的獸掌給撥回、化解了攻勢。

  伴隨著一陣兇惡的狼吼,半人臉半狼臉的亞希勒斯帶著猙獰的面容以驚人的速度和爆發力節節擊退騎士團菁英,敏捷的身手和人類跟不上的反應速度將阻礙自己的一切全部破壞掉。

  其中一名菁英為了掩護另一名同伴而被迫從不好的時機和很差的角度進攻,亞希勒斯逮住他直接一爪又一刀的將其重傷,半秒不到的時間又用劍發力往另一個方向揮劍並放出剛才那誇張的劍氣,阻止跳上來的其他人。

  他親手將受重傷的人用獸爪抓起來往旁邊的建築物扔去,力道大得砸破了好幾面牆,建築物也因為主結構被破壞而倒塌。

  「卡里!!」另一個騎士菁英喊著被丟出去的同伴的名字,但沒有任何回應傳回來。

  「天啊……這就是被卡查伊斯腐化的力量嗎……。」其他菁英勉強拉開一段距離,隨時觀察著戰況並找時機重新加入。

  纏著自己的敵人似乎數量不夠壓制,亞希勒斯趁這個時候狂吼了一聲然後雙腳彈離地面再帶著恐怖的怪力往地面一蹬,不但他落地的地方整個凹陷了下去,還引得周圍的地面大震,把人都震到了空中。

  「吼啊───!」紅色的劍氣順勢飛出,幾個騎士精英各自施展了自己的閃避技巧或利用周圍建築的幫助,驚險地躲過攻擊,但某些沒有技能或運氣的菁英騎士們就直接被掃過,身上的盔甲不論有多堅固,也都瞬間被劈開,被劍氣擊中的人被彈出好幾公尺,在空中灑出了鮮血、落地後更是抹了整條的血路出來。

  幾個後面待命的騎士團成員臉上盡是恐懼,但還是很盡責地把脫戰的傷者迅速搬離。

  「不行啊,擋不住啊……!」剩下的騎士團菁英不得已只能往後退,守備的人員已經不夠了,更別說進攻了。

  「呼吼……」亞希勒斯握著劍往前跨步,整個戰場的人們都感受到了滿滿的壓迫感。

  「呀啊───!!!」突然一個稚嫩的咆哮聲從小巷裡傳來,艾索德一躍而起提劍從空中往亞希勒斯的身後施放劈斬。

  亞希勒斯一個迴身加上甩劍就要反擊,愛利西恩用比弟弟更快的速度往大哥的方向衝,接著蹬地橫身就是一個飛腳過去。

  被攻擊的人取決接近自己的先來後到做出了切換反應,亞希勒斯先抓住了愛利西恩的其中一隻腳把人順勢往地面砸,然後用劍擋住了艾索德的劍,用劍身偏移將他往旁邊帶,讓艾索德因為自己的力量慣力而摔出去。

  「什麼!?」騎士團菁英們簡直不敢相信這時候竟然會有人跑進來送死,姐弟倆亂入時大家紛紛嚇了一跳。

  愛利西恩感覺全身疼痛的要死,這跟平常和老哥在訓練所練習近身搏擊同樣被摔在地上時的狀況簡直天差地遠,像是體內所有的臟器都要破裂一般難受。

  還沒來得及消化受創的餘波,亞希勒斯的劍端就已經無情地朝她的胸口突刺而來,愛利西恩立即舉劍防禦,不過速度還是沒來得及,大哥的劍身從她的手臂切穿了過去,愛利西恩痛得直接放聲大叫,聲音傳進亞希勒斯耳裡時他突然愣了一下。

  「姐姐!」艾索德努力拖著身體再度朝著被腐化的哥哥進攻,但也像剛才一樣被毫不留情的給反擊,亞希勒斯一腳踹向弟弟的腿,力道大得就算重心再穩,也讓艾索德被掃倒,並舉劍就要往他露出破綻的側腹砍去。

  愛利西恩見狀立即朝著弟弟爬過去,也不顧自己鮮血如注的手,撲過去護住自己的弟弟,她眼看劍就差點就要砍到她的時候,亞希勒斯又停了下來,彷彿像是石化成了雕像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抓住他!」一圈圈上滿了各種附魔的特殊套索從後方飛來,圈住了亞希勒斯的脖子就迅速收緊並將他往後拖,他雙手也同樣被套住並拉離,姐弟倆暫時得到了一個短暫且脆弱的安全。

  「小愛!小德!」艾力卡多帶著其他騎士團的成員和一些願意到前線的法師加入戰鬥和救援,是他想出了用魔法附加的方式捕捉魔化的亞希勒斯,然後趕緊到自己女兒和小兒子的身邊檢查他們的狀況。

  魔法套索上施滿了各種不同的弱化詛咒和法術,亞希勒斯的力量被弱化了不少,但依然能拖動幾個制服者,他獸化的那隻手將人甩開後掙脫了套索,但是在出另一次攻擊前又有更多套索抓住他,更多人上前拉住繩索將他固定住。

  其中一個制服亞希勒斯的騎士是洛莫德,他見他仍然在掙扎不肯屈服,直接拔劍伴隨一聲有力的吼聲就往他的脖子揮去。

  姐弟倆緩過來後見到這一幕,然後親眼看著洛莫德當場行刑都看傻了,從來沒想過這將會是與大哥的最後一面。

  「洛莫德!住手!」艾力卡多確認愛利西恩和艾索德暫時不會有事後,又往制服亞希勒斯的人群衝過去。

  「洛莫德!快停下來!!」另一名騎士用劍接住了準備切下亞希勒斯頭顱的洛莫德的劍,喝斥他不能隨意殺害同伴。

  「他傷了那麼多人了還不能處死嗎!?」洛莫德憤怒地質問道:「這樣正義何在!?」

  「他已經動不了了洛莫德!」騎士反駁說:「就算要處死,也是要等軍法判刑並由劊子手執行,怎麼都輪不到你!」

  「他是怪物啊──!!!」

  「那就更必須把他留下來了。」艾力卡多趕緊加入刀下留人的決策。

  「艾力卡多!你這樣公然護短的話也算叛變了!你是站在卡查伊斯那一邊的嗎!」洛莫德指控賽格特大家長的不公。

  「如果能夠研究卡查伊斯的腐化,甚至是解除腐化的話,我們就不會失去一名強大的戰力,也能收復我國附近被腐化的領土了。」艾力卡多強烈的要求將成為階下囚的亞希勒斯轉為實驗材料,進而為國家獲得更多利益和貢獻……只要命還在,就有讓他恢復正常的機會。

  隨後經過幾個騎士團高層的討論和爭執,最後除了洛莫德和少數幾位鷹派的指揮官認為應該要即刻處刑外,其他皆贊成先將亞希勒斯監禁起來觀察和研究。

  接著就派更多的人手小心翼翼地將亞希勒斯用法術控制住,確保他無法逃脫或動彈後將他關進了皇宮地下的特製牢房中。






---
以前花了3200多字的第一章,重製後就長這樣了,盡可能的還原了原本寫的內容,以及把不合理的地方、背景設定不夠完整的地方都弄順+補上了ˊˇˋ
比較大的改動是把拉斯的個性給大改了,原本小時候寫的拉斯是有點屁又自信的角色,直接反轉成有很多憂慮的自卑青年www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1/23.png
2024-06-22 09:46:18
★唯獨★
謝謝大大✧◝(⁰▿⁰)◜✧大大好人一生平安( ˘ ³˘)♥
2024-06-22 11:25: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