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兩篇短篇

月華影 | 2024-06-18 09:32:17 | 巴幣 4 | 人氣 39


為何而敗(原作背景)


『天堂真矢沒有輸!』
 
『天堂真矢……不會輸給任何人!』
 
啊啊……是的,即便過去了這麼久,她仍舊這樣認為,也因此,時間越是流逝,越是回想,那已然沉澱的情緒和思路,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但……為什麼?
 
當初到底是為了什麼……
 
「想什麼呢?」
 
「嗚呃!」背後冷不防被輕推一下,克洛沒好氣地瞪了真矢一眼,「沒什麼。」語畢,她自顧自坐到梳妝台前準備卸妝。
 
然而身後的女人並不讓她如願,先手取過卸妝用品翻轉座椅,接著伸手。
 
無聲抗議很快便在帶著笑卻又不容拒絕的紫瞳中敗下陣來,克洛賭氣閉眼接受對方的服務,待到位置調換,換她為真矢抹去舞台上的光鮮時,方才的疑惑又一次顯現。
 
手指力道的些微凝滯沒能逃過真矢的觀感,原本闔上的眼眸緩緩睜開,無須開口便已提出疑問。
 
「把、把眼睛閉上,這樣沒辦法幫妳卸妝!」
 
真矢笑而不語。
 
克洛感覺到雙頰的溫度在緩慢上升,「好啦!閉上眼睛。」
 
這回真矢終於順勢而為,塗抹的力道大了些,但她毫不在意。
 
「那時候輸了……是妳故意的吧,為什麼?」
 
真矢一愣,並沒想到直到現在她的克洛才問出這個疑問,但很快便釋懷一笑。
 
若是能這麼快察覺到彼此,她們就不是她們,若是能坦然問出口、直率給予回應,她們也不用等到那一戰。
 
「怎麼說呢?同樣是為我而掉淚,果然還是那樣比較好吧?」
 
「什麼話!妳這女人!我才不會因為輸給妳就哭呢!」
 
「但妳卻因為我的落敗哭了。」話到此,眼尾粉塵已被盡數抹去,她再次睜眼直視她的窘迫,「說起來,真是值得。」
 
「哪裡值得了!妳就不後悔嗎?」
 
確實,在那之後她們有過一段時間的失落,但……她不曾後悔!
 
「後悔?」真矢起身執起克洛的手,輕輕將她擁入懷中,直視她的眼眸鄭重、誠摯地輕喃道:「若我當初選擇了獲勝,那才是後悔莫及。」
 
「若閃耀的代價是奪走妳的星光,那我寧可一同墜落。」
 
「克洛迪娜,妳可知道,輸掉了舞台卻贏得了妳,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是的,妳沒說錯,我沒有輸,我贏得了最想要的。」
 
「那就是妳,我的愛人。」
 
當最後一句話真矢刻意用法語唸出來時,克洛已經羞到將臉埋在她的頸間,連耳廓都紅透。
 



無題(HiME背景)

早上上班前腦袋抽了,突然想到如果把迷宮套到HiME設定的話……
 
天堂子獸會是天鵝?帥一點就不死鳥之類的?
克洛的話獅子?或獅鷲獸之類?
 
前面不知道要彼此對戰前打怪打得很順利,克洛一樣想追上真矢。
 
知道要對戰而且子獸消失重要的人也會消失後,克洛還沒能接受跟反應過來,真矢就轉頭去攻擊其他人的子獸了。
 
以下正文
 

 
「天堂真矢!妳這是做什麼!?」
 
面對克洛的怒吼,真矢回以決然的笑:「既然最後只能留存一人,那麼我希望最終對決的會是你我,克洛迪娜。」
 
「給我住手!妳這女人怎麼就相信那些鬼話了!一點都不像妳,給我冷靜下來好好想想對策啊!」
 
看著克洛的怒容,凜然眼角染上一抹只能自賞的眷戀與哀戚,雙眸緩緩闔上。
 
那當然是因為……這關乎到妳以及對妳最重要的人啊……克洛迪娜。
 
當然,這最真切的答案天堂真矢絕不可能脫口告知,睜眼之時,眸中戰意更濃,「若我的回應是不會停止,妳會怎麼做?克洛迪娜。」
 
「那我會讓妳這個麻煩的女人從天上掉下來!」克洛舉劍跳到子獸背上,朝真矢襲擊而去。
 
想延後的戰爭被迫提前面對,在失去愛人與讓愛人傷心的兩難中,天堂選擇了後者。
 
但願……妳的悲傷不會蔓延一生,克洛迪娜……
 
心中默禱著奢望,真矢操縱子獸將代表克洛迪娜的獅之子獸擊毀。
 
原以為會換得金髮佳人的暴怒怨懟,誰知,朝她飛奔而來的是慌張無措的淚顏,「笨蛋!笨蛋真矢!妳這是在做什麼!妳……」
 
怔愣過後,察覺異狀的真矢抬頭看向自家先行消散的子獸,在散亂的光芒中迎來了熾熱懷抱,總算瞭然一切的首席漾開真摯卻帶點遺憾的笑:「這真是……意外之喜呢,克洛迪娜。」
 
「妳在說什麼傻話!妳就要、就要……消失了啊!為什麼還笑得出來?妳這女人!」
 
真矢伸手回抱著她,「如果我們……」
 
她還想傾訴些什麼,可惜後續的話語已隨著兩人交織而成的光芒飄遠,再無法傳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