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2019天堂真矢生日賀文

月華影 | 2024-06-18 09:23:33 | 巴幣 0 | 人氣 33


ABO背景注意,天堂O,克洛A,沒有H
剛好遇到京阿尼事故,所以寫成這樣,她們去看的劇場版是紫羅蘭永恆花園的

以下正文



原本約好的暑假旅行臨時取消,九九期一行人在真矢推薦下一同去欣賞某部動畫的劇場版。
 
是的,一切都是因為那件縱火案,不管是取消行程,還是在這天去看動畫電影,都與真矢喜歡的京都動畫公司有關,若不是出了這件事,她們還真不知道天堂真矢會如此喜歡一間動畫公司。
 
畢竟是真矢,還以為她只在乎跟舞台劇有關的事物,電影和其他戲劇還能理解,但動畫……總覺得差距有些大。
 
「他們的作品陪我度過過艱難的時光。」在漫步前往電影院的路上,當克洛提出疑問時真矢如此回應。
 
純那一怔,直接說了出來:「是指初中時的……」
 
「嗯。」她承認得直接,Omega身分公開後確實經歷過一段適應期,但到如今她已不再需要像過去那樣藏起太多事,正如奈奈說過的那樣,不好的事情只要能放心說出口,每多說一次那些痛就會少一點,因此比起之前,她坦率了許多。
 
「有過一段時間,連看克洛迪娜的影片都提不起精神。」
 
「喂!這種事情不用特別強調!」
 
對某人的抗議真矢只是笑著牽起她的手繼續說下去:「那時候其實很慌,想著如果連這個都沒辦法鼓舞自己,那我還剩什麼?然後,不知怎麼的,我接觸到了他們早期的作品,是一部校園日常主題的動畫,很有趣也很好笑。」
 
香子聞言笑問:「哎呀,所以有時候簡單的東西就能讓人振作了,是這樣吧?」
 
「是呢。」感覺牽著自己的手力道加大了些,真矢不動聲色挪動拇指來回安撫,「應該說,是那部動畫讓我知道原來自己還能那樣笑,既然還有那樣笑的力氣,那一定也有向前進的動力。」
 
「唉!難怪真矢親聽到這消息連去玩的興致都沒了呢,真可惜,好不容易大家可以一起出去玩的說。」
 
香子這帶點抱怨的話語換來雙葉的暗拐,面對大小姐的怒瞪及更大聲的抱怨,雙葉不予理會,趕緊出聲打斷真矢可能有的抱歉:「哈哈,沒事沒事,有機會再一起出去的,不差這一次……喂!香子妳也差不多一點啊!」
 
眼看走在前頭的花葉二人組有朝拳武行邁進的態勢,奈奈不但不擔心還笑得高興:「果然大家在一起就不會無聊呢。」
 
「不是吧,奈奈,不用阻止她們嗎?」
 
「不用擔心、不用擔心……」才說了兩聲前方便傳來華戀大喊“搶到票了”的喊聲,花葉兩人的注意力馬上被吸引過去,架也忘了吵,奈奈這才看向方才還有些憂心的純那:「看吧,不用擔心的。」
 
純那輕輕一嘆笑道:「真是,還是什麼都在妳意料之中的感覺呢。」
 
「沒有喔,像這次來看電影我就沒想到啊!好了,不用多想,讓我們好好享受這部影片吧。」說完便拉起純那的手去跟華戀她們拿票。
 
克洛故意把真矢留到最後面,不意外地聽到她方才被堵住的歉疚,「真是抱歉,讓大家陪我任性了一回呢……」
 
「什麼話!」克洛一哼,微仰著頭拉她向前,「不管是去玩還是在這裡看電影,都是大家想幫妳慶生,都說了生日壽星最大,所以啊,妳今天當然有任性的本錢,聽到了嗎?天堂真矢!」
 
真矢順從地讓伴侶拉著自己輕笑:「那我就不客氣了,看完電影後,可能還要麻煩妳拉著任性的我到化妝間一會兒呢。」
 
「欸!?沒這麼誇張吧?」
 
「嘛……看完就知道了。」
 
回頭看了笑得如沐春風的壽星一眼,克洛忍不住嘟嘴咕噥:「真是……麻煩的女人,真拿妳沒辦法。」
 
短短幾句話時間已經足夠兩人走到華戀面前,結果華戀直接把票券塞給克洛,匆匆催促兩人快進場後就拉著小光和真晝溜進影廳──完全沒有要收錢的意思,她們只得瞭然相視一笑,跟著同窗的腳步一同走進影廳。
 
 
 
結果,正如天堂真矢說的那樣,京都動畫公司的作品雖然敘述的多是簡單平凡的日常,但他們就是有辦法讓那些平凡到不行的日常瑣事,透過人物、劇情和音樂等各個面向的堆疊累積,彷彿變魔術般演繹出一部極其深刻動人的故事。
 
正因為平凡,所以深有共鳴;正因為簡單,所以直達人心。
 
直到片尾樂音奏起,眾人情緒都還深陷其中,久久無法自己。
 
「嗚哇啊啊!真、真的是太感人了……」等到走出影廳華戀還沉浸在情緒裡哭得像個孩子,當然,不只是她,其他人也還在默默拭淚,小光本來看她哭這麼慘,拿起手帕想默默遞給她,可她自己也還在流淚,手才伸到一半連鼻涕都快出來見人了,於是又默默收回來拭淚擤鼻涕。
 
華戀見狀期待落空,哭得更兇了,最後由真晝苦笑著幫忙善後,純那抹去眼角的淚嘆道:「真是,就不能學學克洛她們嗎?」畢竟是公共場合,哭成那樣怪不好意思的,所以一出影廳還紅著眼眶的克洛就把繃著臉但淚腺潰堤的真矢拉進化妝間了。
 
想到方才兩人急匆匆進去的樣子,奈奈笑道:「看樣子真矢在事件發生後憋了很久需要發洩,我們改變一下計畫吧?」
 
「嗯?怎麼做?」純那邊問邊把狀況比較好的香子及雙葉叫過來,三人聽了奈奈的建議再經過討論後,決定取消待會兒的午餐計畫。
 
擬定好方案後花葉兩人便負責去跟華戀三人解釋並把她們帶離電影院,奈奈則是勾著純那的手跟在五人身後,而純那呢,在奈奈帶領下放心地低頭拿出手機傳訊息給克洛,告知計畫變更的原因及後續安排。
 
此時克洛還擁著哭泣中的真矢安撫,她輕柔拍著真矢的背,偶爾伸手抹去自己溢出的淚珠,她也深受感動,但沒有懷中人兒陷得那麼深,可以說是繼那次施打特效劑後,第二次哭得那麼慘。
 
喔!不,上一次比較慘……
 
克洛在心底默默更正,這次與其說是慘,不如說是真矢刻意藉著電影情節激起的情緒發洩,所以雖然哭得兇,但其實聲音是壓得很低的,幾乎只有迫不得已的吸氣和換氣聲,是有意為之,完全在控制範圍內,不像那一次,那才是她真正被壓垮的模樣。
 
想到這緊繃的神經總算放鬆下來,克洛雙肩微垮,拍著背的手轉而移到後頸摩娑,用另一種方式安撫,「不愧是妳認同的動畫公司呢,我都想找其他作品來看了。」
 
也不知是腺體被碰觸到的關係,還是轉移注意的戰略奏效,真矢總算抬起一直埋在頸間的臉拉開些許距離致歉:「把妳的衣領弄髒了……」
 
克洛將面紙遞給她笑道:「沒事沒事,都說了壽星可以任性,還需要發洩嗎?」
 
真矢微笑搖頭:「不能讓其他人等太久。」說完便主動開門走到鏡子前整理儀容。
 
「也是。」克洛跟著走出女廁隔間,因為有注意到剛才手機的震動,所以沒急著照鏡子而是拿起來查看訊息,正想跟真矢說午餐的事,對方卻先開口了。
 
「其實……除了看他們的作品大笑之外,也有過幾次像剛才那樣,他們給了我可以哭泣發洩的藉口,所以……我一直很感謝他們。」
 
這段自白碰疼了克洛胸口,她上前從身後擁住真矢堅定道:「以後啊,不用再找這些癟腳的藉口了,直接來找我啊!我陪著妳呢!笨蛋!」
 
哭得有些紅腫的眼總算染上了笑意,「是呢,以後有妳陪著了,這次大家也都包容著任性的我,真的很感謝。」
 
「說到其他人啊,」克洛把下巴掛在真矢肩上,拿著手機的手滑開螢幕給她看,「她們覺得我們要拖很久,所以先跑去買那部動畫的周邊了,約好午餐各自吃,晚上再集合,等等去吃芋貴族如何?我請客。」
 
「Qui,那明天我請妳吃握壽司。」
 
「可惡!學我說話做什麼?我明天要把妳吃垮!」
 
「我對自己的食量還是挺有信心的,This is 天堂真矢。」
 
「哈!要比是嗎?放馬過來!壽司這種高單價的料理可是佔了上風……喂!這是做什麼?不准作弊!為什麼妳現在還隨身攜帶抑制劑啊!」
 
克洛奪過疑似抑制劑的東西後,真矢輕握著拳以食指指節抵住嘴輕笑起來:「呵呵,也祝妳生日快樂,Ma Claudine。」
 
「欸?」克洛一愣,仔細一看手中的藥,竟然不是抑制劑而是暈機藥!這下她更炸毛了,「妳這什麼意思?我才不會暈機!而且這生日禮物也太沒誠意了!」
 
「嗯?還有明天的握壽司呢。」真矢優雅打理好後漫步走出化妝間。
 
克洛跟在後頭揮著暈機藥持續炸毛:「那這算什麼?我不是跟妳說過是真的拖太久必須在八月前回法國嗎?我也想留下來跟妳過生日啊!只是……哇喔!」
 
前方突然停下腳步讓克洛反應不及撞上真矢後腦,正要再開口抗議,真矢卻先紅著臉轉了過來,「所以……沒辦法改變一下方案嗎?我是怕……我會暈機。」
 
克洛大該花了兩秒才理解真矢在說些什麼,然後……
 
「──!!!」
 
西條克洛迪娜並沒有發出什麼聲音,但天堂真矢已經從她的表情和暴紅的臉龐聽到了後續的炸毛尖叫,於是,真矢大人掛著笑上前牽起她的手離開電影院前往芋貴族。
 
「我已經知會母親,當然,父親也同意了。」
 
「機票上上星期訂的,在妳買票後隔天。」
 
「對了,我有收幾部他們的動畫DVD,帶去看如何?」
 
在克洛找回語言能力之前,真矢進行了一連串先斬後奏的彙報。
 
 
 
註解:文中真矢使用抑制劑的副作用是提高新陳代謝率,會使她食量大增,所以克洛以為她要作弊X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