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出道死│無CP】Catch:第四章

慕容沛 | 2024-06-18 00:11:18 | 巴幣 4 | 人氣 59


  「原來如此,我之前看過不少網路分析統計,世進哥在當時拿到非常多票,有人說可能是拿最多票的,原來是因為很多導演購買的嗎?甚至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錢嗎?如果來源是導演們,就能夠解釋世進哥名次的變動了!」
  「來彬是說哥從很後面的名次爬到第7名嗎~」
  「不是的!我沒有這個意思!我、我……對不起!」
  「世進哥很厲害……明明當時壓力很大,卻還是撐過來了。」
  宣雅炫說的沒錯,直到最後選擇第七人時,輩世進還飽受批評,能夠想像那時間的網路輿論有多恐怖。此外,還有父親的威嚇這項外部壓力,又沒有像我一樣擁有系統,以及可以分擔困境的朋友。
  連我都不覺得他能夠出道,在第二輪競賽選擇他作為團員的金來彬確實獨具慧眼。
  「喜歡英雄歌!HERO!金來彬是天才!」
  「不!是大家的努力才能呈現出那麼好的舞台!」
  「可是我很努力,後面還是被金來彬丟掉了?」
  「第三輪是大數據演算的結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和你沒有同組。」金來彬很認真回應車尤金的提問,雖然我已經聽過類似的討論無數次,「最後一輪你找清佑哥,名次太高的人在一起很不公平,只能分開了。」
  「我也很喜歡你們最後的舞台,迷彩、射擊和遊戲關卡的想法非常有趣。」
  柳清佑在《偶像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季》的隊友運,確實除了第二輪競賽外都不太好,即使到最後一輪也被人說是他和車尤金的小分隊舞台,作為隊長或許有點失落?
  「炆旲炆旲~你不說點什麼嗎?」
  「嗯,哥真的很努力,即使歌唱和舞蹈在一開始跟不上,還是完成舞台。」
  輩世進那比我還低的數據,居然能跟上其他人像怪物般的能力,怎麼想都覺得誇張。我有系統能作弊,他才是真正靠練習追上的。
  「謝謝,但我至少有吃飯和睡覺。」
  「沒錯!就算有系統,哥哥還是太過分了!」本來保持安靜的大月亮突然大喊,還跑到我面前用力拍打我的大腿,「如果哥哥不知道怎麼運用技能,還是不會成功的!更別說那些都是本來屬於你的能力。」
  「之前炆旲炆旲只要休假就發高燒,世振很擔心呢!」
  「對!炆旲都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我也很擔心。」
  話題怎麼繞回來我身上?連宣雅炫都在斥責我?
  「各位,影片要結束了。」
  柳清佑不愧是優秀隊長,感謝幫我解決這尷尬局面。如果你的視線不要帶著擔心會更好。

  [我想起來,當時還有個直播……是讓大家販售商品的直播嗎?我和一群在拍片的人幫忙衝觀看人數,還有贊助錢問世進問題。]
  [那天我正好趕殺青,請有空的工作人員都去掛直播台。印象有一個雞爪直播很有名,聽大家在討論,沒記錯是朴炆旲的?]
  沒想到連在這邊都能聽到雞爪,果然爆米花和雞爪會伴隨我的職業生涯到永遠嗎?
  [世進讀詩的樣子很優雅,像是王子般。我不禁想起他小時候飾演的貴族伴讀,希望還有機會再看到。]
  [一定有機會的,不僅是讀詩,我也想看看世進創作歌詞的樣貌呢!]
  [謝謝導演們,相信這天不會讓大家等太久。]

  訪談節目由主持人的話和電影的預告片做收尾,雖然內容像在閒聊,卻透露不少吸引人的資訊,想必網路上已經有許多篇討論文章。
  只是比起監控輿論風向,現在比較重要的還是照顧大月亮。
  「哥哥?」
  「該睡覺了。」
  我牽起他小小的手,回到臥房休息去。

  安置好大月亮後,我打開手機通訊軟體,馬上注意到清麗的訊息。
  [VTIC-清麗前輩]後輩,朱丹恢復了^^
  我點開他傳來的照片查看,本來縮在豆子身上睡覺的小孩,現在變回原本的模樣。
  還沒將打好的訊息送出,對方就打電話過來,我立刻接通,走到陽台避免吵到大月亮。
  「後輩,你們那邊狀況如何?」
  「還是一樣。朱丹前輩怎麼恢復的?」
  「可能是豆子的功勞?」
  我沉默沒有回應,都什麼時間這傢伙還能開玩笑?
  「我是認真的,我和朱丹嘗試很多方法,但都沒有用。」清麗輕笑一聲,簡單說明他們近日的努力,「今天他和豆子一起在練習室睡覺,沒多久就變回來了。」
  練習室?怎麼會去可能被發現的地方?
  「是他拿來躲藏的空間。」
  看來朱丹失去個人秘密基地,希望他早日找到新據點。
  「我猜測,環境影響蠻大,要找到讓人感到安心舒適的地點。」
  「嗯,我會再試試看,謝謝。」
  清麗那頭傳來其他人的詢問聲,聽起來不是VTIC的成員,想來他正在趕行程,百忙之中還撥這通電話來告訴我,實在很感謝。
  「有需要豆子幫忙的話,再跟我說。」
  「好的,有點晚,前輩早些休息。」
  我掛斷通話,回到室內去。大月亮還是幼童型態,如果不是後面還有活動,我挺樂意他保持現在的模樣。
  畢竟,他是一位辛苦的孩子,應該要好好被保護與照顧。
  *
  起床睜開雙眼,感覺天花板的距離有點不同,四肢也不像小孩子那麼短小。我趕緊起身跑到鏡子前,看到柳建佑的樣貌。
  「哥哥!我──啊,唔。」
  轉頭才注意到時間尚早,床上的人還在休息,我摀住嘴巴保持安靜,幸好哥哥沒被吵醒。
  環顧四周,由於房間是金來彬借給自己,沒有什麼可以使用的。我拿著手機離開臥房去打發時間,或是看看有沒有人需要幫忙。
  剛走進客廳,立刻被一抹可怕的身影嚇到手機都掉到地上。
  「早、早安……是來彬嗎?」
  恐怖人影緩緩轉過頭,白皙的臉龐看起來有點憔悴,低沉嗓音回應我:「早安……炆旲哥怎麼這麼早起?」
  「哥哥還在睡覺,我怕吵醒他就出來了。」
  金來彬歪頭看著我,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啊!你是大月亮,要先吃早餐嗎?」
  「我還不餓,謝謝你這幾天借我房間,抱歉給你們添麻煩。」
  「不會的,幫忙有需要的人是應該的,何況你是炆旲哥的家人。」金來彬的語氣十分慎重,彎腰鞠躬雙手貼地,「我才要感謝你的幫忙,新曲如此順利都是因為有大月亮協助整理資訊,希望這幾天相處沒有讓你感到不適之處。」
  我趕緊鞠躬回禮,雖然早就知道對方個性極度有禮貌,但實際碰到還是不太好意思。
  「那個,我可以問問你和炆旲哥怎麼換回來的嗎?」
  「我也不太清楚,今天早上睡醒就恢復了!」
  「這是所謂的系統造成的嗎?」
  「應該是,只是我和哥哥都不知道發生原因。」忽然想起曾經和金來彬詳細解釋過系統,當時耗費不少心思回應每一個提問,「你有什麼想法嗎?」
  「抱歉,我對這部分了解不深,或許問問其他人比較合適。」
  對方搖搖頭,看起來有點失落沒幫上忙。
  「沒關係的!至少我和哥哥換回來,我很擔心害你們的活動出問題。」
  說實話,這幾天非常焦慮,雖然哥哥不讓我了解輿論狀況,但也能猜測新曲發布後大家會說什麼。就像是之前我獨自被困在山上,害得哥哥得放棄演唱會表演來找我一樣。
  「為什麼是你害的?」
  金來彬的雙眼充滿不解,我頓時不知道如何回應。
  「你沒有做錯事情,這次不是系統的關係嗎?那就不是大月亮的錯呀?」
  「但、但是……你們因為我被Loviewer罵。」
  金來彬似乎還想說什麼,但被突然出現在旁的車尤金打斷。
  「Good morning!吃早餐嗎?」
  「不要拿走我的滑鼠和平板!」
  看著兩人像幼稚園的小孩般在客廳追逐起來,我默默走到廚房準備早餐的食材。昨天聽哥哥說,預計今天要煮湯飯給大家吃。
  「嘿!金來彬說的沒錯,這不是Big Moon的錯。」
  我轉過頭去,車尤金靠在門上和我說話。其他成員陸續起床,金來彬估計是熬夜沒睡覺,被生氣的輩世進和擔憂的柳清佑送往房間。
  「你們都盡最大努力處理這次的問題,本來就不可能控制每個人喜歡我們,重要的是開心。」很少聽到他說這麼長的韓文,但語氣仍像平常那樣輕鬆愉快,「我喜歡新曲子,很好玩!大家也很高興和Big Moon相處!」
  車尤金朝向我高舉手臂,是擊掌姿勢。
  或許被他的熱情感染,我低落的情緒瞬間消散,留下的是溫暖的回憶。
  「謝謝!我也很開心和你們一起!」
  我露出笑容,伸出手擊掌。

    「原來如此,我之前看過不少網路分析統計,世進哥在當時拿到非常多票,有人說可能是拿最多票的,原來是因為很多導演購買的嗎?甚至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錢嗎?如果來源是導演們,就能夠解釋世進哥名次的變動了!」
  「來彬是說哥從很後面的名次爬到第7名嗎~」
  「不是的!我沒有這個意思!我、我……對不起!」
  「世進哥很厲害……明明當時壓力很大,卻還是撐過來了。」
  宣雅炫說的沒錯,直到最後選擇第七人時,輩世進還飽受批評,能夠想像那時間的網路輿論有多恐怖。此外,還有父親的威嚇這項外部壓力,又沒有像我一樣擁有系統,以及可以分擔困境的朋友。
  連我都不覺得他能夠出道,在第二輪競賽選擇他作為團員的金來彬確實獨具慧眼。
  「喜歡英雄歌!HERO!金來彬是天才!」
  「不!是大家的努力才能呈現出那麼好的舞台!」
  「可是我很努力,後面還是被金來彬丟掉了?」
  「第三輪是大數據演算的結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和你沒有同組。」金來彬很認真回應車尤金的提問,雖然我已經聽過類似的討論無數次,「最後一輪你找清佑哥,名次太高的人在一起很不公平,只能分開了。」
  「我也很喜歡你們最後的舞台,迷彩、射擊和遊戲關卡的想法非常有趣。」
  柳清佑在《偶像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季》的隊友運,確實除了第二輪競賽外都不太好,即使到最後一輪也被人說是他和車尤金的小分隊舞台,作為隊長或許有點失落?
  「炆旲炆旲~你不說點什麼嗎?」
  「嗯,哥真的很努力,即使歌唱和舞蹈在一開始跟不上,還是完成舞台。」
  輩世進那比我還低的數據,居然能跟上其他人像怪物般的能力,怎麼想都覺得誇張。我有系統能作弊,他才是真正靠練習追上的。
  「謝謝,但我至少有吃飯和睡覺。」
  「沒錯!就算有系統,哥哥還是太過分了!」本來保持安靜的大月亮突然大喊,還跑到我面前用力拍打我的大腿,「如果哥哥不知道怎麼運用技能,還是不會成功的!更別說那些都是本來屬於你的能力。」
  「之前炆旲炆旲只要休假就發高燒,世振很擔心呢!」
  「對!炆旲都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我也很擔心。」
  話題怎麼繞回來我身上?連宣雅炫都在斥責我?
  「各位,影片要結束了。」
  柳清佑不愧是優秀隊長,感謝幫我解決這尷尬局面。如果你的視線不要帶著擔心會更好。

  [我想起來,當時還有個直播……是讓大家販售商品的直播嗎?我和一群在拍片的人幫忙衝觀看人數,還有贊助錢問世進問題。]
  [那天我正好趕殺青,請有空的工作人員都去掛直播台。印象有一個雞爪直播很有名,聽大家在討論,沒記錯是朴炆旲的?]
  沒想到連在這邊都能聽到雞爪,果然爆米花和雞爪會伴隨我的職業生涯到永遠嗎?
  [世進讀詩的樣子很優雅,像是王子般。我不禁想起他小時候飾演的貴族伴讀,希望還有機會再看到。]
  [一定有機會的,不僅是讀詩,我也想看看世進創作歌詞的樣貌呢!]
  [謝謝導演們,相信這天不會讓大家等太久。]

  訪談節目由主持人的話和電影的預告片做收尾,雖然內容像在閒聊,卻透露不少吸引人的資訊,想必網路上已經有許多篇討論文章。
  只是比起監控輿論風向,現在比較重要的還是照顧大月亮。
  「哥哥?」
  「該睡覺了。」
  我牽起他小小的手,回到臥房休息去。

  安置好大月亮後,我打開手機通訊軟體,馬上注意到清麗的訊息。
  [VTIC-清麗前輩]後輩,朱丹恢復了^^
  我點開他傳來的照片查看,本來縮在豆子身上睡覺的小孩,現在變回原本的模樣。
  還沒將打好的訊息送出,對方就打電話過來,我立刻接通,走到陽台避免吵到大月亮。
  「後輩,你們那邊狀況如何?」
  「還是一樣。朱丹前輩怎麼恢復的?」
  「可能是豆子的功勞?」
  我沉默沒有回應,都什麼時間這傢伙還能開玩笑?
  「我是認真的,我和朱丹嘗試很多方法,但都沒有用。」清麗輕笑一聲,簡單說明他們近日的努力,「今天他和豆子一起在練習室睡覺,沒多久就變回來了。」
  練習室?怎麼會去可能被發現的地方?
  「是他拿來躲藏的空間。」
  看來朱丹失去個人秘密基地,希望他早日找到新據點。
  「我猜測,環境影響蠻大,要找到讓人感到安心舒適的地點。」
  「嗯,我會再試試看,謝謝。」
  清麗那頭傳來其他人的詢問聲,聽起來不是VTIC的成員,想來他正在趕行程,百忙之中還撥這通電話來告訴我,實在很感謝。
  「有需要豆子幫忙的話,再跟我說。」
  「好的,有點晚,前輩早些休息。」
  我掛斷通話,回到室內去。大月亮還是幼童型態,如果不是後面還有活動,我挺樂意他保持現在的模樣。
  畢竟,他是一位辛苦的孩子,應該要好好被保護與照顧。
  *
  起床睜開雙眼,感覺天花板的距離有點不同,四肢也不像小孩子那麼短小。我趕緊起身跑到鏡子前,看到柳建佑的樣貌。
  「哥哥!我──啊,唔。」
  轉頭才注意到時間尚早,床上的人還在休息,我摀住嘴巴保持安靜,幸好哥哥沒被吵醒。
  環顧四周,由於房間是金來彬借給自己,沒有什麼可以使用的。我拿著手機離開臥房去打發時間,或是看看有沒有人需要幫忙。
  剛走進客廳,立刻被一抹可怕的身影嚇到手機都掉到地上。
  「早、早安……是來彬嗎?」
  恐怖人影緩緩轉過頭,白皙的臉龐看起來有點憔悴,低沉嗓音回應我:「早安……炆旲哥怎麼這麼早起?」
  「哥哥還在睡覺,我怕吵醒他就出來了。」
  金來彬歪頭看著我,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啊!你是大月亮,要先吃早餐嗎?」
  「我還不餓,謝謝你這幾天借我房間,抱歉給你們添麻煩。」
  「不會的,幫忙有需要的人是應該的,何況你是炆旲哥的家人。」金來彬的語氣十分慎重,彎腰鞠躬雙手貼地,「我才要感謝你的幫忙,新曲如此順利都是因為有大月亮協助整理資訊,希望這幾天相處沒有讓你感到不適之處。」
  我趕緊鞠躬回禮,雖然早就知道對方個性極度有禮貌,但實際碰到還是不太好意思。
  「那個,我可以問問你和炆旲哥怎麼換回來的嗎?」
  「我也不太清楚,今天早上睡醒就恢復了!」
  「這是所謂的系統造成的嗎?」
  「應該是,只是我和哥哥都不知道發生原因。」忽然想起曾經和金來彬詳細解釋過系統,當時耗費不少心思回應每一個提問,「你有什麼想法嗎?」
  「抱歉,我對這部分了解不深,或許問問其他人比較合適。」
  對方搖搖頭,看起來有點失落沒幫上忙。
  「沒關係的!至少我和哥哥換回來,我很擔心害你們的活動出問題。」
  說實話,這幾天非常焦慮,雖然哥哥不讓我了解輿論狀況,但也能猜測新曲發布後大家會說什麼。就像是之前我獨自被困在山上,害得哥哥得放棄演唱會表演來找我一樣。
  「為什麼是你害的?」
  金來彬的雙眼充滿不解,我頓時不知道如何回應。
  「你沒有做錯事情,這次不是系統的關係嗎?那就不是大月亮的錯呀?」
  「但、但是……你們因為我被Loviewer罵。」
  金來彬似乎還想說什麼,但被突然出現在旁的車尤金打斷。
  「Good morning!吃早餐嗎?」
  「不要拿走我的滑鼠和平板!」
  看著兩人像幼稚園的小孩般在客廳追逐起來,我默默走到廚房準備早餐的食材。昨天聽哥哥說,預計今天要煮湯飯給大家吃。
  「嘿!金來彬說的沒錯,這不是Big Moon的錯。」
  我轉過頭去,車尤金靠在門上和我說話。其他成員陸續起床,金來彬估計是熬夜沒睡覺,被生氣的輩世進和擔憂的柳清佑送往房間。
  「你們都盡最大努力處理這次的問題,本來就不可能控制每個人喜歡我們,重要的是開心。」很少聽到他說這麼長的韓文,但語氣仍像平常那樣輕鬆愉快,「我喜歡新曲子,很好玩!大家也很高興和Big Moon相處!」
  車尤金朝向我高舉手臂,是擊掌姿勢。
  或許被他的熱情感染,我低落的情緒瞬間消散,留下的是溫暖的回憶。
  「謝謝!我也很開心和你們一起!」
  我露出笑容,伸出手擊掌。

  ──完──   「原來如此,我之前看過不少網路分析統計,世進哥在當時拿到非常多票,有人說可能是拿最多票的,原來是因為很多導演購買的嗎?甚至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錢嗎?如果來源是導演們,就能夠解釋世進哥名次的變動了!」
  「來彬是說哥從很後面的名次爬到第7名嗎~」
  「不是的!我沒有這個意思!我、我……對不起!」
  「世進哥很厲害……明明當時壓力很大,卻還是撐過來了。」
  宣雅炫說的沒錯,直到最後選擇第七人時,輩世進還飽受批評,能夠想像那時間的網路輿論有多恐怖。此外,還有父親的威嚇這項外部壓力,又沒有像我一樣擁有系統,以及可以分擔困境的朋友。
  連我都不覺得他能夠出道,在第二輪競賽選擇他作為團員的金來彬確實獨具慧眼。
  「喜歡英雄歌!HERO!金來彬是天才!」
  「不!是大家的努力才能呈現出那麼好的舞台!」
  「可是我很努力,後面還是被金來彬丟掉了?」
  「第三輪是大數據演算的結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和你沒有同組。」金來彬很認真回應車尤金的提問,雖然我已經聽過類似的討論無數次,「最後一輪你找清佑哥,名次太高的人在一起很不公平,只能分開了。」
  「我也很喜歡你們最後的舞台,迷彩、射擊和遊戲關卡的想法非常有趣。」
  柳清佑在《偶像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季》的隊友運,確實除了第二輪競賽外都不太好,即使到最後一輪也被人說是他和車尤金的小分隊舞台,作為隊長或許有點失落?
  「炆旲炆旲~你不說點什麼嗎?」
  「嗯,哥真的很努力,即使歌唱和舞蹈在一開始跟不上,還是完成舞台。」
  輩世進那比我還低的數據,居然能跟上其他人像怪物般的能力,怎麼想都覺得誇張。我有系統能作弊,他才是真正靠練習追上的。
  「謝謝,但我至少有吃飯和睡覺。」
  「沒錯!就算有系統,哥哥還是太過分了!」本來保持安靜的大月亮突然大喊,還跑到我面前用力拍打我的大腿,「如果哥哥不知道怎麼運用技能,還是不會成功的!更別說那些都是本來屬於你的能力。」
  「之前炆旲炆旲只要休假就發高燒,世振很擔心呢!」
  「對!炆旲都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我也很擔心。」
  話題怎麼繞回來我身上?連宣雅炫都在斥責我?
  「各位,影片要結束了。」
  柳清佑不愧是優秀隊長,感謝幫我解決這尷尬局面。如果你的視線不要帶著擔心會更好。

  [我想起來,當時還有個直播……是讓大家販售商品的直播嗎?我和一群在拍片的人幫忙衝觀看人數,還有贊助錢問世進問題。]
  [那天我正好趕殺青,請有空的工作人員都去掛直播台。印象有一個雞爪直播很有名,聽大家在討論,沒記錯是朴炆旲的?]
  沒想到連在這邊都能聽到雞爪,果然爆米花和雞爪會伴隨我的職業生涯到永遠嗎?
  [世進讀詩的樣子很優雅,像是王子般。我不禁想起他小時候飾演的貴族伴讀,希望還有機會再看到。]
  [一定有機會的,不僅是讀詩,我也想看看世進創作歌詞的樣貌呢!]
  [謝謝導演們,相信這天不會讓大家等太久。]

  訪談節目由主持人的話和電影的預告片做收尾,雖然內容像在閒聊,卻透露不少吸引人的資訊,想必網路上已經有許多篇討論文章。
  只是比起監控輿論風向,現在比較重要的還是照顧大月亮。
  「哥哥?」
  「該睡覺了。」
  我牽起他小小的手,回到臥房休息去。

  安置好大月亮後,我打開手機通訊軟體,馬上注意到清麗的訊息。
  [VTIC-清麗前輩]後輩,朱丹恢復了^^
  我點開他傳來的照片查看,本來縮在豆子身上睡覺的小孩,現在變回原本的模樣。
  還沒將打好的訊息送出,對方就打電話過來,我立刻接通,走到陽台避免吵到大月亮。
  「後輩,你們那邊狀況如何?」
  「還是一樣。朱丹前輩怎麼恢復的?」
  「可能是豆子的功勞?」
  我沉默沒有回應,都什麼時間這傢伙還能開玩笑?
  「我是認真的,我和朱丹嘗試很多方法,但都沒有用。」清麗輕笑一聲,簡單說明他們近日的努力,「今天他和豆子一起在練習室睡覺,沒多久就變回來了。」
  練習室?怎麼會去可能被發現的地方?
  「是他拿來躲藏的空間。」
  看來朱丹失去個人秘密基地,希望他早日找到新據點。
  「我猜測,環境影響蠻大,要找到讓人感到安心舒適的地點。」
  「嗯,我會再試試看,謝謝。」
  清麗那頭傳來其他人的詢問聲,聽起來不是VTIC的成員,想來他正在趕行程,百忙之中還撥這通電話來告訴我,實在很感謝。
  「有需要豆子幫忙的話,再跟我說。」
  「好的,有點晚,前輩早些休息。」
  我掛斷通話,回到室內去。大月亮還是幼童型態,如果不是後面還有活動,我挺樂意他保持現在的模樣。
  畢竟,他是一位辛苦的孩子,應該要好好被保護與照顧。
  *
  起床睜開雙眼,感覺天花板的距離有點不同,四肢也不像小孩子那麼短小。我趕緊起身跑到鏡子前,看到柳建佑的樣貌。
  「哥哥!我──啊,唔。」
  轉頭才注意到時間尚早,床上的人還在休息,我摀住嘴巴保持安靜,幸好哥哥沒被吵醒。
  環顧四周,由於房間是金來彬借給自己,沒有什麼可以使用的。我拿著手機離開臥房去打發時間,或是看看有沒有人需要幫忙。
  剛走進客廳,立刻被一抹可怕的身影嚇到手機都掉到地上。
  「早、早安……是來彬嗎?」
  恐怖人影緩緩轉過頭,白皙的臉龐看起來有點憔悴,低沉嗓音回應我:「早安……炆旲哥怎麼這麼早起?」
  「哥哥還在睡覺,我怕吵醒他就出來了。」
  金來彬歪頭看著我,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啊!你是大月亮,要先吃早餐嗎?」
  「我還不餓,謝謝你這幾天借我房間,抱歉給你們添麻煩。」
  「不會的,幫忙有需要的人是應該的,何況你是炆旲哥的家人。」金來彬的語氣十分慎重,彎腰鞠躬雙手貼地,「我才要感謝你的幫忙,新曲如此順利都是因為有大月亮協助整理資訊,希望這幾天相處沒有讓你感到不適之處。」
  我趕緊鞠躬回禮,雖然早就知道對方個性極度有禮貌,但實際碰到還是不太好意思。
  「那個,我可以問問你和炆旲哥怎麼換回來的嗎?」
  「我也不太清楚,今天早上睡醒就恢復了!」
  「這是所謂的系統造成的嗎?」
  「應該是,只是我和哥哥都不知道發生原因。」忽然想起曾經和金來彬詳細解釋過系統,當時耗費不少心思回應每一個提問,「你有什麼想法嗎?」
  「抱歉,我對這部分了解不深,或許問問其他人比較合適。」
  對方搖搖頭,看起來有點失落沒幫上忙。
  「沒關係的!至少我和哥哥換回來,我很擔心害你們的活動出問題。」
  說實話,這幾天非常焦慮,雖然哥哥不讓我了解輿論狀況,但也能猜測新曲發布後大家會說什麼。就像是之前我獨自被困在山上,害得哥哥得放棄演唱會表演來找我一樣。
  「為什麼是你害的?」
  金來彬的雙眼充滿不解,我頓時不知道如何回應。
  「你沒有做錯事情,這次不是系統的關係嗎?那就不是大月亮的錯呀?」
  「但、但是……你們因為我被Loviewer罵。」
  金來彬似乎還想說什麼,但被突然出現在旁的車尤金打斷。
  「Good morning!吃早餐嗎?」
  「不要拿走我的滑鼠和平板!」
  看著兩人像幼稚園的小孩般在客廳追逐起來,我默默走到廚房準備早餐的食材。昨天聽哥哥說,預計今天要煮湯飯給大家吃。
  「嘿!金來彬說的沒錯,這不是Big Moon的錯。」
  我轉過頭去,車尤金靠在門上和我說話。其他成員陸續起床,金來彬估計是熬夜沒睡覺,被生氣的輩世進和擔憂的柳清佑送往房間。
  「你們都盡最大努力處理這次的問題,本來就不可能控制每個人喜歡我們,重要的是開心。」很少聽到他說這麼長的韓文,但語氣仍像平常那樣輕鬆愉快,「我喜歡新曲子,很好玩!大家也很高興和Big Moon相處!」
  車尤金朝向我高舉手臂,是擊掌姿勢。
  或許被他的熱情感染,我低落的情緒瞬間消散,留下的是溫暖的回憶。
  「謝謝!我也很開心和你們一起!」
  我露出笑容,伸出手擊掌。

  ──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