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神與魔Ⅱ:桃花源篇》第16回: 攻心之計

玉龍文 | 2024-06-17 22:36:42 | 巴幣 126 | 人氣 59

連載中《神與魔Ⅱ:桃花源篇》
資料夾簡介
神與魔系列第二集,這次童子傑和李雪曼兩人要去尋找傳說中的桃花源……。

神魔語錄
神說:「品德至上」;魔說:「金錢無敵」。
    「一步一吐金,是蟾蜍精的逃命絕招,尤其以金蟾蜍為最。每當金蟾遭受到性命的威脅時,就會當起散財童子,吸引愛錢的凡人爭搶。藉時,他們就可以發揮匿蹤絕氣的祕術,消失在天地之間。不過,蟾蜍精的弱點就在於貪錢,他們對於金錢是毫無抵抗能力的。只是,他們的警戒性也高,若是不能一擊必中,讓他們查覺到危險,那結果就是和往常一樣,消失在天地之間。」

    靠著魅豔的情報,子傑、雪曼和陳曜宇所長三人連夜研議這次的誘補計劃,靠著陳曜宇在人間的替身,找來一台運鈔車,為了確保金蟾會來搶奪,運鈔車內還真擺放了為數不少的現金和金條。同時降低金蟾的警戒心,刻意選在深夜時分運送,以形塑他們是害怕遭金錢大盜而特地夜行。

    為防有失,子傑和雪曼兩人自告奮勇擔任運鈔車的司機和護送員,當化為人形的蟾蜍精拿著槍威脅他們下車時,子傑差點笑了出來,若不是雪曼暗中踩了子傑的腳,不然精心設計好的誘捕計劃可能就這樣功虧一簣。

    「哼,算你們贏,要打要殺,隨便你們」。
穿金戴銀,說話的同時,嘴裡的透出金光的金蟾豪氣地表示,隨後索性席地而坐,其餘蟾蜍精也學著老大,坐了下來,妖妖們均是一副隨便你們的態度。

    「也沒那麼嚴重啦,打打殺殺的。只要你們把偷來的金錢、財物還回來,再發誓不再騷擾凡人,我們也可以和平相處啊!」眼看氣氛快僵掉了,童子傑連忙勸說,好緩和現場的氣氛。

    「命可以丟,到手的金錢絕不能還!」
    「絕不能還……絕不能還……。」

    本以為提個條件,可以搭個梯子,讓金蟾下樓,怎知這個金蟾如此的嗜財的程度遠超過自身的性命,嗜財如命已不足形容它,「嗜財勝命」可能比較貼切。無能為力的童子傑,只好對陳曜宇所長聳聳肩,表示自己不知該怎麼辦了。

    「那只好委屈你們到我們那住個幾天了。」陳曜宇無奈地表示。
    「不,那就殺了它們。」

雪曼突如其來的一句,嚇到了子傑和陳曜宇等人。童子傑連忙拉了拉雪曼的衣角,並且小聲地說:「雪曼,昊天不是說過,『以和為貴』嗎?殺了它們,那樑子不就結大了!」

    子傑的勸說,似乎毫無效果。因為雪曼直接亮出隨身的穿穹弓,開始彎弓搭箭,更不理會現場還有師叔輩的陳曜宇在,「咻」的一聲,破魔神箭穿過四象聯陣的光壁,直直地飛向坐在地上的金蟾。「砰」的一聲,四象聯陣內漫起一陣煙塵,讓處在聯陣之外的眾人無法得知陣內的狀況。

    「風捲殘雲」,陳曜宇唱畢咒語後,將符紙往陣內一射,四象聯陣內瞬間捲起一個小風暴,將原本漫漫的煙塵捲起,並往上衝散。煙塵散去後,金蟾蜍及其子弟兵們一一俱在,雖然無妖傷亡,但金蟾蜍等人緊靠、捲縮在一起的姿態,充份地傳達沒說出回的肢體語言。

只是雖然有此戲劇性的轉變,但神經大條的童子傑還是沒能理解,只好望向雪曼,等待雪曼的解釋。
    「人啊,永遠是愈有錢的人,愈怕死。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可以靠錢來穿好、吃好,過著凡人所無法想像的奢華生活,但只要一死就什麼都沒有了,這一點還挺公平的!」

雪曼在解釋的同時,一雙精透的雙眼刻意注視著金蟾,就像是用眼神詢問金蟾,你不是說命可以丟的嗎?
    「好險,昊天師兄有事先提醒我,要相信你們兩個,不然以我以前的個性,我一定會壞了雪曼您的好計策了。」得到陳曜宇的稱讚,雪曼頓時覺得不好意思起來,「只能說,我賭對了,原來妖精和我們凡人一樣」,雪曼說完後,還不忘做個鬼臉。

    「開什麼玩笑,我們妖精一族的命就不是命嗎?」
計謀被看穿的金蟾,已不再顧及什麼嚴面,開始破口大罵,若非有四象聯陣阻隔著,說不定金蟾可能直接找雪曼單挑。只是金蟾愈是動氣,在子傑等人看來,愈像是惱羞成怒的表現。

    「反正你們可以重生啊,這點是巴蛇親口告訴我的。」雪曼依舊得勢不饒金蟾。「只不過,也是聽巴蛇說的,你們妖精一族的重生過程十分痛苦,至於有多痛苦,這恐怕要由您來告訴我們了。」

    「那是一種無法用凡人文字形容的痛楚,形體不斷地聚合又撕裂,反反覆覆,運氣好只要幾百年,運氣不好可能要上幾千年。」聽了金蟾敘述妖精一族重新的痛楚後,雪曼和子傑兩人相看一眼,同時露出同情的表情。

「若無法通過這項考驗,我們的形體就無法重聚,最終……這麼說吧,就是你們所說的『魂飛魄散』,消失在這天地之間。」

    解說完重生的艱辛和痛楚之後,金蟾及其子弟們早失去了剛剛的威武,是標準的鬥敗的公雞,只是身為一個老大,再怎麼樣也要在小弟面前擺個譜。

    「那可怎麼辦呢?你不想死,但我們也不能放了你。」
陳曜宇適時插話,說完後,看向雪曼,以眼神詢問雪曼,接下來呢?雪曼知其意,同時也知道是該收拾自己搞出來的僵局了。

    「開個條件吧?」
    「什麼條件?」
金蟾從雪曼的話中,聽出一線生機,但是又深怕再中雪曼的計謀,以致於短短四個字,語氣也能先高後低。

    「就你們發誓不再騷擾凡人,同時將之前所搶的金錢還回來,剛剛不就說過了嗎?」在一旁久久沒能插話的子傑,終於搞清楚雪曼的意圖,為了宣示自己依舊存在,故搶在雪曼之前發言。

    金蟾看了看子傑,接著轉頭看了雪曼一眼,雪曼面露笑容地點頭,以回應金蟾的詢問。最後,金蟾對著陳曜宇說:「當真?」

    「他們說的一切,一如我們神門的承諾」,陳曜宇大方地替子傑和雪曼兩人背書。
    「只要你們有辦法在我的地盤捉到我,我就答應你們,永永遠遠不再騷擾凡人,並和凡人和平共存。」金蟾說出條件。

    「之前的錢呢?不是你們的,你們也留不住的」,聽完金蟾的回應後,子傑注意到金蟾的避重就輕。
    「好啦、好啦,只要你們有辦法在我的地盤捉到我,我就答應你們,永永遠遠不再騷擾凡人,並和凡人和平共存,而且會將之前所搶來的金錢,全數歸還。這樣可以了吧?」最後一句,金蟾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

    「你發誓」。
陳曜宇突如其來一句,讓金蟾愣了一下,隨及像是洩了氣的氣球地嘆口氣:「我金蟾,以女媧娘娘的名義發誓,如果神門能在我的地盤捉到我,我保證蟾蜍精一族,永遠不會再騷擾凡人,並將之前所搶的金錢,全數歸還。」

    聽完,金蟾正經八百的發誓後,陳曜宇對其部下點點頭,四人同喊一聲「解」後,四象聯陣所造成的藍色光牆也瞬間消失,金蟾等人紛紛跳躍離開,最後留下金蟾一人看著雪曼:「妳有一雙能看穿他人的雙睛,不過能不能找到我的地盤,可不是靠妳的雙眼就能辦到的,告辭。」
    金蟾說完後,也是蹤身一躍,消失在這個石門漁港的碼頭處。眼看天也將亮,陳曜宇也順勢宣布「收隊」。
    
***

    「你們在搞什麼啊?你們是在裝清高啊?還是想說你們神門真得神通廣大?你們會不會太小看我們妖精一族啊?」

    盛世酒店裡,魅豔特地獨排眾議,在這間盛世酒店中,最高、最為豪華的天幕廳裡接待雪曼和子傑。魅豔原打的算盤是,只要讓子傑和雪曼兩人當著蛛妖之面,說出如何擒服蟾蜍精的過程後,就可以讓族人重新接納童子傑,並且不再排拆與神門之間的合作。怎知,雪曼和子傑竟然將金蟾給放了,還異想天開地要到蟾蜍精的地盤裡,來捉住金蟾。

    「我說,魅豔大姐頭,不用這麼激動吧?」子傑在經歷魅豔一連串近乎吼叫的斥責後,小聲地回應魅豔。
    「激動?我沒把你們趕出盛世酒店就很好了,還敢說我激動?」
    「對不起,魅豔,這是我做的決定。」一聽到雪曼的柔聲道歉後,原本的氣也跟著消了一大半,一改之前潑婦罵街的語氣,輕聲地對著雪曼說:「只是這樣,你們又要暫時離盛世酒店遠一點了。」

    「為什麼?」雪曼接著問。
    「自從妖精一族分裂後,我們蛛妖族就被那些討厭你們神門的妖精所仇視,認為我們蛛妖族背叛妖精族。當然,那隻死蟾蜍是其中之一,再加上我們蛛妖和蟾蜍精本來就是相互敵對,本來以為可以靠你們收拾收拾那隻死蟾蜍,這樣我也好在族人面前替你們說話。」說到這,魅豔輕嘆口氣,喝了喝桌上的咖啡後,繼續說到:「看樣子,我也只好繼續隱藏這間盛世酒店了,就讓它繼續改裝好了。」

    「魅豔大姐頭,你會不會太偏心了,對我就是吼來喊去的;對雪曼就是輕聲細語的,我好傷心喔?」
    「Really?你一個大男人,這也要計較?」
    「不計較、不計較」,子傑見狀,連忙投降。「放心啦,我們會在金蟾的地盤捉到它的,相信我。」魅豔一聽,雙眼瞪著子傑看,子傑只好繼續說:「那不然妳也要相信雪曼啊?」

    「雪曼姐姐,我記得我說過,『若是不能一擊必中,讓他們查覺到危險,那結果就是和往常一樣,消失在天地之間』。現在這種情況,不要以為『金錢戲蟾』的戲碼可以再演一次,一次教訓一次乖,我們妖精也不是笨蛋啊。」

    「我知道。」雪曼輕聲回應。
「現在別說要捉到那隻死蟾蜍了,我都不知道你們要怎麼找到蟾蜍精的巢穴?」魅豔邊說邊搖頭,似乎是不大看好雪曼、子傑等人能成功捉到金蟾。
    「辦法不是沒有,只是要再賭它一賭」。
    雪曼說話的同時,臉上的表情,卻隱約透露出一股莫名的自信,讓魅豔不由得對雪曼另眼相看。反到是子傑,一整個得意的表情,仿彿是在嘲笑魅豔,怎麼可以對雪曼沒有信心呢?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每個靈魂都有價碼,不賣只是因為價碼數字不對或單位不對ww
2024-06-17 22:46:35
玉龍文
神創造萬物;魔發明金錢,於是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價格。
2024-07-01 23:57: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