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HOLO同人長篇小說】鏽蝕之都—第八章.收尾

垃圾精靈 | 2024-06-17 19:07:24 | 巴幣 102 | 人氣 56

鏽蝕之都
資料夾簡介
在這早已銹蝕殆盡的都市,充斥著無數的噩夢。 在這早已腐朽的世界中,信任已然成為了笑話。 神社的巫女為了尋回遺失的寶物,從未踏入過都市的她終究來到了這片泥潭


  在白上吹雪離開後,兩人總算醒來,在經過一番簡單的討論後,他們打算暫時去夏色祭推薦的旅館過夜。

  而在之前,由櫻巫女暫時待在青檸旅館的一個房間中,鎖上門暫時休憩,而夏色祭和大空昴則去整理地下室的屍體。

  照正常來講,棄屍才是輕鬆又常見的選擇,只是……

  「欸,這不是找到了嗎?」

  從屍體堆,那破碎成爛肉的糊肉裡,夏色祭從中取出一張染血的相片。

  「這是什麼?」

  「哎呀,這是我接下來的寶貴商品。」

  照片上,是一個家庭的合照。

  一個黑髮的男性抱著其餘兩人溫和地笑著,在男性身旁的美麗女性也盡顯溫柔,最嬌小的那位可愛女兒展現著活力。

  三人的衣物破舊,身後的背景是鐵皮和木料製的簡陋房屋,全身也都髒兮兮的,即使如此,照片裡的三人歡樂的不像是都市裡的居民,令人嫉妒的、令人憎惡的、令人怨恨的,血脈之愛。

  「阿拉,溫柔的查理、勇敢的查理、愛家的查理,他是一個溫柔的父親,也是一位忠心的丈夫,為了家計成為了幫派份子,然而如今卻殞命於此。」

  像是神父般念誦著悼念的讚詞,神色哀戚而似是哭泣,夏色祭拿起手機,將地面上的頭顱翻至正面,那怨恨與不甘的面孔與她四面相交,將這一幕記錄起來,夏色祭閉上了雙眼,然後將照片放在他殘破的屍體上。

  「放心吧,你的妻子會為其他的男人陪酒,女兒會成為雛妓,他們會侍奉不同的男人或女人,以此賺取薪水,他們將藉此安穩的過著一生——這都是你的功勞啊,查理,是你的犧牲成全了他們。」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會把他們送去專門的妓院,而不是做成肉品、割掉器官、或是單純的街邊淫妓。」

  「昴醬,你要清楚,我不想看到有女人在性工作時,為了客人的性癖而被扭斷脖子……對待這麼可愛的女人怎麼能這樣?!好歹得去個正統的妓院工作,這可是貧民窟最難得的工作,查理,你得好好感謝我。」

  「你該不會接下來就要去拜訪他們?」

  「很遺憾,和我合作的廠商距離這裡有點遙遠,擇日再說。」

  這並不是什麼荒謬的相聲,而是一份幸運的機會。

  去到相對正規的妓院比起去混幫派還容易活下去,不僅是女人,就連男人也要搶破頭,因為這意味著安全的環境和穩定的薪水,至少不會因為稀薄的報酬而賭上性命,最後橫屍路邊。

  甚至,很可能成為某幫派幹部高層的情人,飛黃騰達。

  「好了,找到他們大概的住所了,大概老闆那邊已經準備好人去接他們了。」

  「那我們要離開這裡了?」

  「也差不多了……這裡應該會有人來接手,我們不負責清理屍體。」

  兩人就這麼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讓屍體靜候著蟲子將其啃食,到時候興許會被做成肉餅,送上別人的餐桌。

  聽說,最近人骨熬的湯,內臟和肉的大雜燴很受歡迎。

  不過,往好處想,至少他們的孩子不會被做成高檔的孩童肉——那鮮嫩的肉質,甚至能被送到富人區,那些怪僻富豪的餐桌上,經過廚師專門的料理,變成一盤又一盤的佳餚。

  就在夏色祭向前邁步之際,大空昴忽然停下了腳步,正當夏色祭疑惑回頭瞥去之時,大空昴問到:

  「你這個大忙人是為什麼到這個小地方來的?」

  「喔,這個啊,還記得剛才那位好男人嗎?這傢伙擄走了一個女人,將其分屍後取出臟器——就像是其他人那樣,那個女人沒有任何背景,要說的話就是和我有一夜情。」

  「然後呢?」

  「然後接下來就是你知道的劇情了,我前來搗毀這裡的時候,順便遇到了你們,簡單來說,這裡的慘案是因為我的報復心理而造成的。」

  鏽都的日常就是這麼的奇妙,因為一個毫無背景的女人,全數的事業都毀於一旦,充滿著魔幻寫實的色彩。

  「怎麼了,懷疑我別有用心嗎?」

  「要怎麼樣才能不懷疑你呢?」

  「說的也是!」

  夏色祭的行為早已表明了,她想跟著櫻巫女和大空昴一起行動,就算用膝蓋想也知道,櫻巫女雖然傻氣,但她卻懷有類似於魔法的技術,這樣的傢伙實在是可遇不可求。

  大空昴有些抗拒夏色祭的同行,畢竟無論如何,這傢伙都難以被信任。

  「不過啊,你們需要我的,像你們這樣的組合,肯定是想幹點大事吧,要不然憑你這種傢伙怎麼會跟在櫻巫女旁邊還保護她呢?除了利益以外⋯⋯估計就是威脅了,但為什麼要你照顧她呢?」

  夏色祭的笑容驟然冰冷,口吐的言語逐漸撕開大空昴的秘密。

  「你的身手不錯,不是那種普通的警察,和這樣一位少女同行也沒好處,更何況巫女小姐身邊也有那隻美麗的狐狸小姐,八成是默許你和她同行的,而那位狐狸小姐也不是笨蛋,除非有把握能控制你,不然也不會讓你待在這個傻氣小姐的身邊。」

  「如果巫女小姐的所屬勢力是魔法相關的,那麼你八成是被下了什麼魔法契約——簡而言之你被一定程度的控制住了,這很常見,但像你這種程度的警察,要想捉住你也不容易,除非⋯⋯那個組織有足夠的人力捉住你。」

  「巫女小姐必定來自都市外,且有一定實力的魔法組織,而且不熟悉這裡——看,這就是我出場的地方了,我絕對可以幫上你們的忙,我可以簽訂像你一樣的契約,而代價嘛⋯⋯魔法技術,這東西在任何時候總是很受歡迎。」

  不可能,魔法技術雖然珍貴,但沒必要為了這東西而去簽訂未知的契約,這可是賭上生命的選擇啊。

  雖然只猜出個大概⋯⋯不,或許有更進一步的推測,只是夏色祭沒有說出口,大空昴也大概了解夏色祭的想法了。

  可能⋯⋯她想要佔據一個好位子。

  但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依據大空昴的了解,這傢伙肯定知道了什麼徵兆,覺得目前情況危急,櫻巫女所屬的陣營看起來有一定實力卻沒有足夠的籌碼參與這場混亂,因而可以作為明哲保身的好去處。

  同時,她估計也有辦法規避掉契約在一定程度的風險,否則夏色祭絕沒有那個膽子這麼做。

  但左思右想,大空昴終就認為,答案可能更加的簡單直白。

  「你該不會⋯⋯看上吹雪了吧?」

  沒錯,最有可能的事實,其實是這個。

  要不然,大空昴想破頭也無法想到,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夏色祭這傢伙在如此高風險的情況下還跟著他們?就算這裡有混亂,以她的手腕,大可加入眾多勢力,就算真想保命,以她的通路,肯定也有辦法繞過鏽都最為嚴格的戶籍遷徙制度。

  而似乎是在佐證她的猜想,夏色祭的雙頰不自覺的泛紅,似乎是真的在害羞,就連說話也開始有點結巴。

  「哈哈⋯⋯真、真好笑,我可是⋯⋯可是夏色祭欸!哪、哪樣的女人找不到?!」

  強裝鎮定、緊捉衣襬、臉部紅透、說話結巴、如坐針氈、極度否定⋯⋯夏色祭的害羞真實到讓她認為這是否是演出來的,否則這種教科書般的害羞是怎麼在這傢伙身上出現的?!

  不過,既然她是夏色祭,這個為了女人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的色鬼,還真可能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