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覺醒衍生限定]霍格華茲學年番外故事,EP20-湖底故事,黑色的長笛。[日更挑戰961]

aeronongalax | 2024-06-17 19:00:05 | 巴幣 1006 | 人氣 91

連載中魔法覺醒衍生限定,霍格華茲學年番外故事。
資料夾簡介
這是發生在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學年中的各個小故事。 在魔法覺醒,榎木•雷克塔活著的珍貴魔法旅程中,與許多存在相遇,彼此共譜關係,交織專屬的情感小故事。

「卡利歐琵先生的長笛是特製的呢。」
「你果然注意到了,從黑湖畔那天我就一直在等你說呢!
還有,榎木,我以為我們說好你之後都會稱我卡洛,我更喜歡人們稱呼我暱稱。特別是你。」

剛拿出黑色長笛的卡利歐琵一聽到朋友的話倏地更開朗,
孩子似的拿著樂器就緊緊湊到榎木•雷克塔旁邊,挨著肩膀炫耀起自己特意訂製的樂器。

聽曲分享

在黑湖深潛區「露營」是甚麼感覺,卡利歐琵還真親身享受到了,
坐在高聳的岩石上,抬頭看著罩著彼此的粼粼魔力光輝,
在榎木施展淘干咒排出湖水,使用氣泡咒變體賦予空間氧氣,
很快全面防護咒內就成了湖中的安全室,非常神奇。


「木製的呢,這就是為何那天卡洛吹起來音色比一般長笛要溫潤,厚實,
即便長笛被稱為木管樂器,但是金屬製,吹起來優美但我一直認為聲音尖銳而難久聽。」

「沒錯,這是黑檀木長笛,而造型也改過,這導致很多人都誤以為我的長笛是單簧管。
榎木,我聽艾薇和丹尼爾說過你以前也吹長笛,不過好像沒在霍格華茲表演過,為什麼不呢?
我很好奇,如果不唱歌,那請務必吹給我聽!」

看著朋友銀白的雙眼仔細端詳自己的特製黑長笛,卡洛有些自豪,
剎時喜孜孜地握著盤腿的雙腳輕緩搖擺身軀,同時很快如常提出要求。
任何能聽心靈音樂的時機都不能錯過!


「那是過去式了,不表演後就典當掉那把純銀長笛,偶爾會想起這件事,
但,又想想要不是因為表演要求,我其實當初想練的是中國笛,對我而言那音色更耐聽。」

有些往事還是刺痛,總是。
榎木的語調過於平淡,順手就將黑長笛還給了朋友,然而卡洛仍握著雙腳,揚著笑容不肯接過。

「這可是木質的特製長笛喔,榎木,你才說比較喜歡中國笛,
這種非竹製的木笛共鳴可高了,你絕對要試試!」

又是這樣。
榎木這個月已經足夠意識到卡利歐琵對決定好的目標從不輕言放棄,
就算是要這樣反覆說服,卡洛都一定要試到成功為止。
特別討厭失敗,這點非常赫夫帕夫。


「卡洛,我不吹,這是你的長笛,既然是特別訂製的就更該好好保……」
「Scourgify,Tergeo,好了!吹吧,榎木,我很榮幸把樂器給你演奏!
而且我每天都會保養,它絕對處在最好的狀態!」

榎木話還未說完,卡洛無預警就對黑長笛施展除垢咒和擦拭咒,
本來就很乾淨的長笛感覺更潔淨的閃閃發光。


即便覆盆莓色的髮絲幾乎遮掩左半臉,
黑湖藻綠的右眼閃爍著期待好奇,比魔力罩外的幽綠湖景都更加美好。
有時候,卡利歐琵先生很像丹尼爾呢……

很具說服力。

微微握緊手中的長笛,沒自己的純銀長笛來得冰涼,也不會一摸就留下清晰的指紋,
但是……好懷念……


「榎木,抱歉,還是別勉……」

當那雙銀白頓時泛起淚,沒戴著黑手套的白皙雙手清晰地顫抖,卡利歐琵瞬間後悔了。
自己的好奇是不是過於傷害了朋友,強迫他想起不好的往事呢……

黑湖藻綠微微張大,不自覺屏住氣息,看著朋友緩緩將手指一一放上音孔,抬起手臂,
即便挺直身卻非常輕緩放鬆,就是表情實在過於傷心。

忍住了淚水,緩過了氣息,沒讓填滿胸口的痛楚煩悶影響呼息,
榎木•雷克塔抿唇,淺淺嘆息,久違的演奏了,


悠揚但悲傷,溫柔然而刺痛,懷念卻讓人不想憶起,
在這黑湖之中的小小演奏廳,卡利歐琵,卡洛成了唯一座上嘉賓,聽著那首將不再為人所知的歌,
還有些人魚吧。

黑影環繞躍動,浮現在魔力光罩的粼粼波光護起的灰岩,
光線幽幽,忽明忽暗,而漩渦隆隆,長藻窸窸窣窣,究竟有多少人魚被吸引而來呢?
然而卡洛無法移開視線,雙耳更專注聽著,享用著只專屬為自己而起的表演。


我們不會長遠,我總是看得出誰的心在說謊。
別一時興起,我從不需要為慰藉而起的誓約。
是的,當下愛我,然而這些總經不起考驗。
真摯的關係從非競爭,我一直都願為你開門,儘管越過我的高度,
別讓自卑與私慾掩沒你,請別輕易被煽動,我早是你的了,你沒發現嗎?
從最初就是如此,但,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然而,沒事,我永遠都會原諒。


卡利歐琵手掌抹去淚水,雙眼,太過專心聆聽「心靈」,太過接近「感情」,
卡洛感覺到自己也變得破碎。
面對感情,我們可以付出一切卻從無法確保能擁有甚麼。
在愛之中,我們總是毫無防備。

「抱歉,卡利歐琵先生,我並不想讓你難……」
「卡洛,榎木,稱呼我卡洛,別這時候拉開距離……」

榎木•雷克塔跪在哭泣的朋友面前,將黑長笛置放在腿上,才正拿出銀色手帕想致歉,手腕便被捉著。
卡洛仍單手拭著淚,然而另一手卻像擔心面前的朋友演奏完就會化作泡沫消失般,緊緊捉著,
在布有白疤的白皙留下紅印。

「榎木,你沒做錯甚麼,我或許不知道全部經過,然而我可以『感覺』,別讓那些壞事吞噬你!」
即便卡利歐琵語氣嚴肅,然而哭喪著臉而感覺非常脆弱。

夕陽餘暉般的嘴唇淺淺張開,不對稱的夜黑髮絲較長的右側滑過頸肩,
當比自己嬌小些的身軀微微傾靠而來,耳畔是第二首歌,伴隨著薰衣草香與輕甜。

太狡猾了……
淚水無法止息,但卻安心,因為這代表你認可我是你在乎的關係了,榎木•雷克塔。

卡洛笑出聲,任由淚水模糊視野,滴落而後清晰,魔力光罩外湖面的陽光波動閃爍,
傳進思緒與心裡的歌聲溫和如微風,卻也如細柔落雪,溫柔震著感受,
只為關係而來的和諧共鳴。


「我知道最終你也會離開,卡洛,但,沒事,我習慣了。」

真心與靈魂能展現幾次呢,每一次都伴隨著破碎的風險,榎木•雷克塔知道,即便知道……

屈膝抱著腳,榎木看著緩過傷心的朋友,每次介入後就無法輕易放下心,總是如此,
對幾乎「永遠不聽勸」的自己揚起苦澀的笑容。

「榎木,我……」

是阿,我總是能得到自己要的,這次也一樣,
然而並非靠著吹捧,也不是真的說服成功,而是因為我們已經是「朋友」。
這才是原因。


「其實呢,我也想過自己燒陶製作陶笛,恩……黑湖的賽爾基群是很大的部落,
在自願歸類為『獸』前其實與巫師是盟友關係,然而巫師對人魚的歧視頻傳,
兩邊關係本就不穩定,最終就進入很長的分裂關係,
即便人魚依然受邀『國際巫師聯合會』,也願意參與《國際巫師聯合會保密法》的討論與實行,」

突然溫和嗓音開始聊起別的事,卡洛知道朋友是想化解壓力。
他不希望我對此愧疚……

「黑湖是內陸淡水湖,沒連繫大洋與任何大型水域,霍格華茲的歷史很長,
曾經霍格華茲看著不像在峭壁上,而是幾乎只比黑湖高些,就像在小山丘上一樣,
那時巫師與賽爾基的互動與紛歧就顯得多些,
我們在淺水區看到的船體,事實上是其他地區的巫師運用魔法旅行卻意外沉墜,
卻被外傳是賽爾基群襲擊導致,這在巫師與人魚間產生一些問題,也直接影響到人魚的政權變化。」

榎木•雷克塔這次好好將黑長笛置放回朋友手中,並搭著同樣白皙的手背,緩緩合上,
確保卡洛握好樂器。
手指移開時留下一抹冰涼。

銀白這時探望不遠處的巨大人魚雕塑,凶狠威嚴的姿態,
那不只是藝術與文明過程,更是人魚曾經出色的戰士以及當權者變化的紀錄。


「有巫師死去,賽爾基也有犧牲,然而這些都消失在對歷史羞愧的洪流之中,
或許有誰會為了這些逝者歌唱悼念吧,即便逝者已矣,往日不再。」

卡洛看著這樣說著的朋友,只是單手握著長笛,接著另一手輕緩的搭上那白皙的手背。

tá sibh anseo, Chuala mi do cridhe.

請記住,榎木•雷克塔,我的心靈。


獻給即便深知注定分離仍真心相待,感情真摯的彼此。

一些黑湖中的故事,以及卡利歐琵與榎木•雷克塔的音樂事。

「我們是過客,能互相和諧共鳴但也終將再次陌生的過客。」
或者這非終點,轉折的樂章是否將奏響,為曾經的既定事實帶來變化。

這將是發生在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學年中的各個小故事。

感謝魔法覺醒開發組給予機會參與這趟珍貴的魔法旅程,願一切安好, 魔法永恆,請適時休息。
對這感興趣的好旅行者,感謝觀看,預祝愉快。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