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原創極短篇】狼來了

熾冰/奇譚異書齋 | 2024-06-17 17:00:03 | 巴幣 1358 | 人氣 568


  靈感來自我爸跟我的對話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這裡是無名的山坡。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可以看到白色及灰色的羊隻遍布其中,每當山風吹過,牧草搖曳及羊毛擾動的畫面,從高處看下就宛如綠色湖面的雲朵倒影,散發令人打從心底感到安詳的寧靜氛圍。

  這群羊隻是數年前從其他山頭遷徙而來。之所以選擇滯留於此,一是相中這座山坡的食物充足及腹地遼闊,二則是有座廢棄農舍供牠們遮風避雨,外圍又有纏上鐵刺的圍籬守護牠們的安全,不必擔心受怕。

  就在羊群習慣安詳生活的某一天──

  「狼來了!狼來了!」

  ──遠處,有只年輕羊隻邊奔跑邊高喊著,導致整群羊跟著騷動,群體迅速回到鐵刺圍籬之中。

  時間尚早,有些羊還沒吃飽導致肚子發出空虛的叫聲,且因為剛才過於慌亂的關係,有些羊甚至扭到的腳或撞到彼此的身體,到處傳來抱怨的聲音。

  身為羊群領袖的老羊質問那年輕羊隻:

  「狼在哪裡?」

  「在對面的山頭。我聽到牠們的叫聲,隨時都會衝過來。」

  老羊翻了個白眼。

  「你蠢啊!那裡本來就是狼的領地,牠們不在那叫在哪叫?」

  「不!那原本是我們的棲地,是牠們趕走我們據為己有的。」

  「現在就是牠們的領地。真是,所以才說現在年輕羊喔……」

  老羊悻悻然遠去,看向那年輕羊隻的視線也多是不屑和厭惡。

  幾天之後──

  「狼來了!狼來了!」

  ──同樣的字句,同樣的年輕羊隻,同樣整群羊騷動,也同樣地回到圍籬之中。

  老羊再次問道:

  「狼在哪裡?」

  「在山腳的森林,我看到牠們在樹間鬼鬼祟祟的身影,隨時都會衝過來。」

  老羊吐了口唾液。

  「你蠢啊!那裡本來就是狼的領地,牠們不在那散步在哪散步?」

  「不!狼會擴張領地,既然到了山腳,代表牠們很快就會擴張到這裡來。」

  「那座山資源豐富,狼哪還傻到浪費力氣擴大領地?真是,所以才說現在年輕羊喔……」

  老羊邊碎碎念邊離開,看向那年輕羊隻的視線除了不屑和厭惡,又多出了煩躁。

  看著同族的背影,那年輕羊隻做出決定。

  數日後,一群身形精悍、目光炯炯的牧羊犬來到羊群面前。領隊的牧羊犬從整齊排列的隊伍中走出,來到老羊面前:

  「我們是隔壁山的牧羊犬族群,聽你們的代表說最近那座山的狼群動作頻頻,提出希望跟我們合作的請求。」

  「代表?誰?」

  老羊詫異反問,此時那年輕羊隻從灰灰白白的毛茸茸之壁鑽出,朗聲:

  「是!希望牧羊犬的各位能保護我們,代價是能安然度過冬季的羊毛。」

  「又是你!」

  老羊氣得羊毛都炸起來:

  「整天狼來了喊不完,現在又找來別的動物淌渾水。要知道狼是有領域性的,知道有不同的食肉動物到領地附近,肯定會大發雷霆!到時倒楣的就是在隔壁山的我們啊!」

  「所以才更應該防範未然,請牧羊犬的各位保護我們啊!而我聽說牧羊犬的各位正因幼犬難以度過嚴冬煩惱,所以才提出羊毛作條件,這是雙贏的合作。」

  「你這是挑釁!是引火自焚!用自己的角撞自己的蹄!」

  老羊氣呼呼地掉頭就走。

  然而跟之前不同的是,這次跟隨牠的多是同年齡層的羊隻,以及極少數的年輕羊隻和滿臉莫名其妙的羔羊。

  留在那年輕羊隻身邊的羊變多了。那年輕羊隻知道,牠們都是在這段日子,注意到狼群威脅將近,因而改變想法的同伴。

  「唔,所以合作該怎麼處裡?」

  「沒問題,留在這裡的羊隻足以提供我承諾的羊毛份量。」

  牧羊犬咧嘴一笑。

  從這一天開始,羊群在草皮遊走時,總有牧羊犬跟在旁邊。一發現有羊隻落單或靠向山腳,便會追上去將其趕回羊群之中,每每讓被追趕的羊驚魂未定,抱怨連連。

  不過,也許是如此高調行動的關係,關於狼的目集情報確實越來越少。

  但就在某一天──

  「都是你的錯!」

  ──老羊氣得鬍子都飛了起來,衝著那年輕羊隻大罵。

  「就在今天早上,圍籬外發現狼的腳印!就是你找那群該死的狗崽子,害我們被狼群盯上!」

  「只是腳印而沒留下其他強烈氣味的印記,不就只是單純的威嚇嗎?你也知道狼不傻,這麼做的目地一定不只表面單純。」

  「管你單純不單純!立刻跟牧羊犬斷絕關係!別再挑釁狼群了!」

  老羊憤憤轉身,臨走前還放了一個響屁,教那年輕羊隻鼻孔都縮了起來。

  幾天過後的早晨,有隻小羔羊失蹤了。

  這引起羊群的大恐慌。一直以來認定所向無敵的鐵刺圍籬不管用了嗎?是狼刻意給出的警告?還是牧羊犬意想不到的背叛?各種輿論迅速擴散,導致羊群氣氛險惡。

  但又過了幾天,那失蹤的小羔羊回來了。

  「狼叔叔們招待我去牠們家玩,那裡好多好吃的牧草和水果,水也好甜好好喝,又有能曬太陽的高地跟好多岩鹽的洞穴,玩累了還能直接睡覺,真的好棒喔。回來前還跟我說,要是還有羊想去隨時歡迎,牠們會好好招待我們喔。」

  老羊抬高鼻子噴出一大口氣。

  「哼!看吧,早說狼群沒擴張領地的打算,還邀請我們過去玩呢!」

  「這才奇怪吧?對狼來說我們只是食物,這麼做難道不就是別有目的嗎?」

  「好好好,話都你在說,事實就擺在眼前,你不承認是你的事。現在的年輕羊真是喔……唉,裝睡的羊叫不醒。」

  之後每隔幾天,就有幾隻羊受邀去狼的山頭遊玩,帶著滿滿收穫跟心得回來。知道這件事的牧羊犬皺起眉頭:

  「你應該知道,我們跟其他草食動物族群也有合作,要是因為你們跟狼走太近導致我們被誤會,也只能取消合作關係。」

  「我明白你的擔憂,但現在已經不是只有我注意到狼的威脅,有越來越多羊跟我一樣。請著眼未來的我們,以及下一代的羔羊們吧。」

  「我知道了。不過這麼做我們也要收取更多代價,其實還有不少同族也對你們生產的羊毛有興趣,能多給我們一些做公關,那就沒問題了。」

  那年輕羊隻吸了口氣,遲了半晌後回答:

  「……我明白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儘管羊群付出更高的代價,但牧羊犬以行動證明牠們這麼做是值得的。增加隨伴牧羊犬的數量,晚上也協助固守門口。即使聽到狼嚎跟發現狼跡的日子與次數越發頻繁,但也沒再發生像小羔羊那樣的突然消失事件。

  不,說到底問題不在小羔羊被招待去玩。

  「你那晚怎麼離開的?」

  「鐵刺圍籬有破洞呀。」

  那年輕羊隻聽了大吃一驚,急忙知會值得信賴的同族和牧羊犬,修補破洞。

  然而隔天──

  「狼來了!」

  ──熟悉的字句,但這次不是那年輕羊隻喊的。

  是牧羊犬。牠瞪著某幾匹羊隻,齜牙裂嘴地吼著:

  「狼來了!狼來了!」

  「胡說八道!牠們是羊!」

  老羊氣沖沖地介入牧羊犬和被兇的羊隻之間,居高臨下地瞪著牧羊犬:

  「所以才說你們這些狗東西,就只相信聞到的東西,沒想過你們鼻子出錯嗎?莫名其妙!」

  一陣怒罵後,老羊護著被兇的羊隻走進圍籬。

  牧羊犬感嘆:

  「狼來了,披著羊皮進來了。」
  
  
  
  
  づ(・ω・)づ[我是]づ(・ω・)づ[分隔線]づ(・ω・)づ[喏噠]づ(・∀・)づ
  
  感謝您看到最後

  在家裡唯一能和我討論事情的老爸,總是給我很多意想不到的觀點
  儘管成長年代不同形成的代溝,但我老爸試圖與時下觀點連結的求知慾,是在我苦於沒有好的諮詢對象時,第一個想到的對象
  理所當然的,就算是多數人一碰就爆的敏感話題,他也能沉住氣和我溝通討論。多虧於此,我才得到新的觀點與角度,能用比獨自思考時更全面的角度觀察問題所在
  
  「總是說狼來了,也是會聽膩的吧?」
  「狼早就來了,而且是披著羊皮進來的。」
  
  

創作回應

伍德‧瓦懷特
有趣的動物紀實(?)文學,發人深省
牧羊犬和狼群都想君臨犬科動物王者的寶座,彼此都知道互相撕咬,將會血流成河、眾犬體無完膚。所以就算時不時吵架,兩方還是偶爾相互磋商。以前北方的熊被牧羊犬整得體無完膚,現在只好找隔壁的浣熊們出氣,狼群都看在眼裡。而且牧羊犬和狼群雙方畢竟都是犬科動物,也不會老死不相往來,犬科動物開會也不見得會找羊群參加。
.
再說狼群終究是狼群,中間還夾了不少腦袋簡單的月月,不讓他們耀武揚威一下,狼王的位子可坐不住。狼王讓月月吠幾聲逞個開心,牧羊犬跟著吠幾聲後,轉頭又跟羊群收羊毛,聽起來犬科動物們可是雙贏。
.
年老的羊群始終記恨以往被老一輩的牧羊犬呼嚨過,年輕的羊群們不需要繼承仇恨,可以和牧羊犬們重新開始。現在的牧羊犬們需要羊毛,羊群也樂意提供,甚至還帶部分羊群去教牧羊犬們怎麼編織,不過牧羊犬們說好要升級圍欄,卻因為自己還有其他合作夥伴,而遲遲沒把圍欄的原料運來。但也沒關係,反正羊群們都相信牧羊犬們還愛著羊羊們,終有一天原料會來的。
.
羊毛總是出在羊身上,牧羊犬們現在總會事事幫著羊。雖然羊群們只要聽牧羊犬指揮,事事配合牧羊犬的現狀讓領頭羊很舒服,但若牧羊犬們拿到了石化纖維,還有羊群們教的編織技術,不必要靠羊毛時,羊群就危險了。老羊不諒解羔羊,羔羊看不起老羊,彼此都說對方該退一步,反芻著僅有的糧草還互噴口水(新鮮的草都去哪裡了?狼群又不吃草),更別說羔羊和老羊群體內也不見得想法都一樣。
不知道有沒有羊想到若是沒了羊毛,羊群們還能做什麼讓狼群不敢動他們、牧羊犬們搶著來買?或許比起想這種困難的問題,直接說不願意配合羔羊及牧羊犬指揮的羊們都是披著羊皮的狼,天天拉到廣場中心讓人噴口水比較容易。相信只要把不配合的羊們、甚至是所有有狼血統的生物們通通趕走或用石頭砸死,所有問題就都能迎刃而解了吧。
.
這麼說來,南方的牛群們最近剛換首領,雖然領地不大,但始終和其他犬科動物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犬科動物在相爭,牛牛們也不想站隊任何一方,並以領地及領民為中心,全力思考牛群們還能做些什麼,讓牧羊犬和狼群們都來求自己幫忙。他們想到大家最近喜歡喝奶,發展了各式各樣製造奶製品的方式。牛群們同樣有自己的問題,羊群們不用照單全收,但同樣有羊奶,沒興趣噴口水,或無法從口水中得利的羊群們能不能試著想想能用羊奶做些什麼有趣的東西呢?
.
──幸好我們是人類,不需要煩惱羊群的問題。
2024-06-18 13:35:47
熾冰/奇譚異書齋
伍德大大! 伍德老師!! 這篇放我這邊太可惜了吧? 為什麼小屋留言不能給GP啊啊啊啊
2024-06-18 19:19:38
伍德‧瓦懷特
我什麼時候變成老師了XDD 我都還怕這麼寫,到時就要有小羊說伍德的作品主角是狼人,所以他一定是狼狼的夥伴,然後被群起攻之(O?)
或許羊群們可以多聽聽動物世界中不同的角度。東北方的雉雞、西方的駱駝、同樣在南方最近越長越大的大象、更遠的長頸鹿、無尾熊都有自已看世界的角度和盤算。世界不是只有羊群和犬科動物,而就算在羊群裡,羔羊和老羊中也有不同聲音。領頭羊的責任應該是傾聽不同意見,團結羔羊和老羊們,但或許這也是每頭羊時時都得思考的問題。
至於動物世界在氣溫和衝突日益升高之際,又會迎向什麼樣的未來,就真的只能靠動物們克制和理智找出解決之道了。
2024-06-18 20:23:57
熾冰/奇譚異書齋
以這幾年草木皆兵的狀況還真不無可能,什麼都能牽拖 (嘆
我也贊成從不同動物的角度看羊跟狼的關係。儘管同樣生活在動物世界的諸多族群都切身體會到狼性的侵略,但不得不承認狼的影響力仍不可忽視,更別說北方的熊伺機而動,饒是牧羊犬也得承認捉襟見肘吧? 與其期待他種族的助力,羊群該做的絕對是先充實自己,無奈想當領頭羊的太多,老羊仗著過往榮光,年輕羊隻主張改朝換代,羔羊自認清新脫俗不去理會實則放棄思考逃避面對,但更多的是只想安然度日卻不願努力的躺平羊,如何整合絕對是羊群目前最重大也最迫切的問題
2024-06-18 23:03:14
TYPE
雖然說經驗算寶物但是不知變通真的就是呵呵了
2024-06-20 13:48:29
熾冰/奇譚異書齋
更慘的是有些活像連經驗都沒有還出來丟臉XD
2024-06-20 20:38:26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4-06-20 17:20:57
熾冰/奇譚異書齋
感謝您~
2024-06-20 20:38:32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怕啦
2024-06-22 09:53:25
熾冰/奇譚異書齋
不怕,假消息啦
2024-06-22 21:46: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