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別注意現象_第8章_地獄犬?你是說吉娃娃嗎?

Airlan | 2024-06-17 14:51:25 | 巴幣 14 | 人氣 71

連載中別注意現象
資料夾簡介
為了我對OC的愛做的,努力創作中

Seven輕輕拂過長劍的刀紋,腥紅的氣息附上指尖使人刺痛,它在侵蝕,吞噬每個接觸的靈魂,飢餓且暴力,詛咒跟祝福的不同在於能量的來源,施術者是使用生靈放出的能量,還是直接將靈魂的核心取出一部分來使用,影響了兩種方法的性質,這個擁有意識一般的貪婪和攻擊性,還有源源不絕的能量,十之八九是詛咒了,那,這是誰的詛咒?通常看看依附在上面的靈魂碎片就多少能知道是誰的,Seven屏氣凝神,閉上雙眼誠心祈禱梅林的智慧,認真的冥想,感受靈魂的形狀,一片扭曲的暗色中,她似乎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文烈看周圍的人都已經在指示下安排好了工作便開始找剛剛躲在一旁鬼鬼祟祟的小狸貓,他一邊走近一邊呼叫著她的名字,對方卻像固定住了一樣遲遲沒有動作,他只好走到Seven對面的位置蹲下來試圖對話。
 
「所以,你弄清楚這把劍的來頭了沒?」
 
原先沉浸在未知情緒中的Seven嚇了一跳,她一副緊張兮兮地說著沒事敷衍了一下,接著又提出自己累了想早點下山,文烈怎麼想都明白這個女人在掩飾什麼,可是當他要開口時,其他警員又靠過來報告搜索的進度,文烈只好無奈地先繼續指揮調查,留下一臉心事重重的Seven蹲坐在原地。
 
只不過文烈沒想到,光是這樣一忙就到了太陽西下,中途都沒有空閒好好審問那隻可疑的臭狸貓,幸虧她還是笨笨地抱著長劍待在原地沒有要逃走的意思,山間逐漸昏暗,大家在這裡的工作也差不多要收尾了,文烈接著指揮全員下山,順便拉著陷在某種情緒中的Seven離開,回程的路上,文烈持續一副帶小孩的樣子牽著Seven,她則保持著低頭的愧疚姿態,兩人一句話,一個眼神交流都沒有,惹得周遭的其他人也尷尬的不安起來,家祥見狀便在一出山路就匆匆地交替了指揮的工作,把大家趕回去車上,自己也識相地留下了最後一輛警車給文烈跟Seven,載著其他人回警局了,廣闊冷清的平地上,兩人終於斜眼看向了彼此,一看到男人冷靜的眼神中藏著的慍怒,Seven很快的又低頭回去,文烈見她一副膽怯的樣子,不禁嘆了口氣。
 
「你要知道,我昨天就是因為信任你說的誓言所以才願意幫你偽造個身分證明──」文烈一隻大手扒住Seven整個頭頂,強硬地將她視線轉移上來。
 
「現在又擺出這樣誰都信不過的表情,是怎樣,死狸貓,是不是在想著自己又可以瞞過我偷偷調查啊?」文烈充滿威壓的笑容連Seven這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上古騎士都怕的嚶嚶叫了出來。
 
「可是…如果真的是我看到的…那樣…」小狸貓話都沒說完,眼淚就已經潰堤了,這下反倒是文烈開始驚慌了,是剛剛恐嚇得太過頭了嗎。
 
「…嗚嗚…如果不是我的話…」
 
「不是你的話?你做了什麼事跟這案件有關嗎?」
 
Seven抬起頭來,從淚光模糊的視線中看著文烈擔心的神情,她揉著眼睛,緩緩地敘述起自己過往一位部下的故事──
 
 
 
那天米里安帶領著一部分的部下從戰場回到陣營,殺死的惡魔之多讓汙血都滲進了盔甲之中,每口呼吸都變的黏膩、腥臭,她疲憊到無心抬頭觀測天象,連身下的愛馬也放慢了腳步,正當她認為可以鬆一口氣時,一個士兵從陣營的方向出現,並匆忙的趕到了米里安面前。
 
「米里安隊長,不好了!剛剛有一個強大的惡魔出現在陣營外,加姆(Garmr)帶領其他人跟他戰鬥之後──」。
 
米里安連彙報都還沒聽完,便快馬加鞭地趕到陣營外,卻目睹了更令人震驚的畫面──
 
「加姆…惡魔去哪了,我交給你鎮守營地的部下呢?為什麼…這裡的沙子一片血紅,卻一個屍體都沒看到?」。
 
米里安的副官,加姆,獨自一人站在一片血紅的砂礫之上,地上散落許多人的武器、護具、旗幟,他身上幾處凹陷的版甲卻不見一絲汙漬,夕陽將他的背影與地上的暗紅混合在一起,他背對著米里安,聲音帶著陰沉的氣息。
 
「惡魔嗎…那該死的東西被我趕回地獄了…頂多…呵,多帶了幾個人陪著下去了…」遠遠的呢喃中似乎還能從他的背影中聽見幾聲輕笑。
 
米里安一把捉住加姆的左肩,大力的一扯將他轉過來,加姆甚至還來不及平衡好腳步,一記拳頭就揮到了他的臉上,衝擊力之大使一個身著鋼甲的男子如同破爛旗幟一般的倒臥在沙地上,平時冷靜沉著的正副隊長的反常行為讓其他部下都震驚的楞在一旁,沉默不久,加姆便一邊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一邊詭異地咳著汙血笑著。
 
「不感謝我嗎?明明是在營地最危險的情勢下,我卻還是用最少的犧牲人數戰勝了獨臂邪神提爾(Tyr),你卻這樣對待我,隊長?」加姆的眼神瘋狂地像是要將夕陽的光束全部吸入,無盡的黑暗從他臉上的每個孔洞絲絲滲出,他肯定除了消失的部下以外,還連帶的把自己的一部份靈魂也一併詛咒進了地獄之中,這個時代,詛咒才剛剛興起,能夠直接分離靈魂使用的術士連一隻手都數得出來,在當時只要被發現使用這中風險極高的力量一律處死,更何況加姆更是犧牲了本該要保護的部下,米里安實在別無他法,她舉起聖劍,喝斥著加姆的罪刑。
 
「醫院騎士團第3師團副隊長,加姆‧卡洛(Garmr Carlo)汝行使異端邪術,背棄神皇賦予之神聖天命,殺害天之子民,背棄騎士誓言,罪無可赦,我,醫院騎士團第3師團隊長,米里安‧卡納鮑德斯,將行使職權,討伐重罪之士。」刺眼白光閃過,米里安的劍已經底在加姆脖子上,加姆卻毫無畏懼之色。
 
「『重罪之士』?呵…呵哈哈哈…殺死他們的是誰?是我的詛咒…還是惡魔,你知道嗎?哈哈哈,你敢轉頭過去,親口告訴那些還在垂死掙扎的士兵同胞們,真正害死我們的是──」加姆還沒說完他的遺言,米里安就斬下了這個口出猖狂之言的頭顱,隨著那張笑臉滾到她的腳邊,她盯著那雙睜大的雙眼沉默好一段時間,身邊的部下一時都不知所措地彼此對視。
 
「索羅提(Xolotl),由你接任副隊長,先帶大家重新整頓營地,我…我去埋加姆的墳墓」米里安的平靜聲線中隱隱顫抖著。
 
「可是隊長,死罪者不該埋──」
 
「我說我要埋好他的墳墓!」米里安突如其來的嗔怒著實嚇到了還未從加姆死亡中反應過來的眾人,她看著大家惶恐的眼神,臉上也露出了愧色,她無言地抱起加姆的屍體,走向石塊堆成的墳場中,夜色昏暗,今天這裡又多添了幾個石圈。
 
 
 
「──加姆確實是死了,但是這把劍上靈魂的氣息大致上是他的沒錯,我在想,也許是他生前的忿怨太過強大,詛咒才一直存在,不過…」
 
「不過什麼?別吞吞吐吐地,快說完!」
 
「這靈魂是加姆的氣息沒錯,不過同時又像是惡魔的氣息,而且是…活著的惡魔」Seven不安地搓揉著她的手指,隨後看向文烈的臉。
 
「有差嗎?」
 
「欸?」
 
「不管他是人是鬼還是惡魔,做這件事的是加姆沒錯吧?那我們把他捉捕到案就行了,不是嗎?」
 
Seven被文烈直接了當的風格受到了強烈的精神震撼,在這隻小狸貓呆愣地期間,文烈也默默的把她請上車,順便多補幾句「這件事也不是你害的不是嗎,他有他的恨意,也沒必要傷害無辜的人,所以你只要專心協助我抓到他就好了」。
 
「欸不是,要抓的是惡魔喔,你確定嗎?不單單只是長角的人類而是惡魔喔!」Seven緩過神來便開始焦慮的比手畫腳。
 
「小狸貓」。
 
「嗯」。
 
「可是你很強對吧,連邪神都砍了,一隻惡魔也不在話下的不是嗎?」文烈稍微的側臉看著她,似乎還微微地笑著。
 
Seven的小腦袋再一次受到衝擊,這個可怕的巨人怎麼突然對她拋出了信任的震撼彈,我明明剛剛還在試圖隱瞞案情的說,而且…這是稱讚嗎?好令人害羞喔,Seven抓著毛躁的後腦勺,傻傻地笑著,整張臉軟呼呼的樣子。
 
「沒…沒有啦,什麼很強的…普通啦…」最後幾個字幾乎都小聲到要消失在引擎聲中,文烈看著小狸貓又要縮成一團在副駕駛座的樣子,心中又重新地為對她實力的信任打上問號。
 
行駛在這和諧的氣氛下,車頂卻突然傳出重物的撞擊聲,震的車身不穩地偏離了直線,緊接著車頂上的東西跳到了引擎蓋上,一隻血紅毛色的巨犬撞破了玻璃,並張著血盆大口朝著Seven襲來!Seven正要用左手防禦時卻被巨犬緊緊的咬住,牠甚至開始左右擺頭試圖要利用咬合力扯下嘴裡的肢體,文烈及時地穩住方向盤,另一手快速地掏出手槍,開火時巨犬居然變成了禿鷲飛離了子彈的軌跡,牠的身影不見一瞬,有什麼東西扯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一個人影抓著Seven的領子時,Seven也掐住了牠的脖子,扯近一看她才發現,雖然對方現在有著一頭鮮豔紅髮,還有不見瞳孔的詭異綠眼,但是這副面容的確是自己曾經的副隊長──加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