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天輝之星冒險譚》第二章第五話 寬恕與救贖

楓殤 | 2024-06-17 13:35:42 | 巴幣 4 | 人氣 64

連載中《天輝之星冒險譚》冬之羽身世篇
資料夾簡介
原《聖輝的四季映華》重製,此為第二冊冬之羽身世篇

  界域被破壞,四散的靈魂說明了娜克莉德的計畫已經被冬之羽阻止,這時冬之羽看向不遠處的樹下,娜克莉德默默的坐在那裡,冬之羽見狀拖著重傷的身軀來到娜克莉德面前,而對方說著:
  
  「呵呵......妳是來嘲笑我這個失敗者嗎?也是,我的理想就是這麼不切實際,被人們嘲笑也是理所當然的,所以為了杜絕後患,妳應該知道該怎麼做吧?」
  
  娜克莉德自暴自棄的說著,明明距離完成計畫只差最後一步,但她完全沒料到冬之羽居然是如此破格的存在,冬之羽看著對方同時想起古拉德斯先前告訴自己的話,於是使用最後的魔力窺探對方的記憶,試圖了解娜克莉德為何變成如今的模樣。
  
  那是在一個有著漂亮風景的港口,而冬之羽馬上認出這是在格爾奧亞的齊藤港口,而當中有一對男女在談話,甜蜜的模樣可以看出她們是相愛的戀人,而其中的男子說道:
  
  「娜維塔,我去斯托納斯出差完回來後我們就結婚吧。」
  
  「真的嗎?」
  
  「當然,我怎麼可能騙妳呢?所以要等我回來喔。」
  
  「我會等你的,要注意安全喔。」
  
  說完,兩人便在相擁後向彼此道別,娜維塔便目送被稱作宮野先生的男子上了通往斯托納斯聯邦的船隻,但隨後一個轉場就看到原本被稱作娜維塔的女性正一臉震驚的看著報紙,而報導上寫著一名男子在斯特納斯聯邦國遭到一名女子殘忍殺害,而死者正是一開始與娜維塔相愛的宮野,但兇手卻收買法官並利用法律漏洞躲掉了制裁,從此刻起她徹底變了一個人。
  
  她開始追求復仇的力量,先是研讀時間魔法獲取讀取與存取時間段的魔法,一改平時溫柔的形象變成面無表情的殺手,藉由完成委託的同時也蒐集兇手的情報,同時也輾轉來到斯托納斯聯邦尋找兇手的蹤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經過轉場,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娜維塔用開山刀將對方手臂上的皮肉削下,隨後用治療魔法阻止其失血過多而死,原來是她來到了斯托納斯找到了利用法律漏洞躲掉刑罰的兇手,而看著對方痛苦的哭喊著,面無表情的娜維塔似乎不以為意:
  
  「以為只要收買法官就能逃過應該接受的懲罰嗎?殺人償命是天經地義的事,我等妳出獄等了這麼久,就是為了讓妳為殺死宮野先生這件事付出代價。」
  
  「啊啊啊啊啊啊啊!」
  
  說完娜維塔再度砍下對方一塊皮肉並治療止血,直到一整條手臂削到只剩下骨頭後便改對另一隻手臂下手,當對方昏死過去時直接使用黑魔法錐心傷痛讓她醒來,而經過一番凌遲與折磨下,那名女子最終四肢都被削得只剩骨骼,娜維塔看著對方因失血過多而死。
  
  『我做到了......我找到並殺死了那個殺死你的兇手,宮野先生你看到了嗎?』
  
  這時冬之羽似乎聽到了娜維塔的心理話,而對方也繼續說著:
  
  『這個世界真是過分呢,無論是窮凶極惡的罪犯、還是不知悔改的惡徒,往往都會有方法逃離法律的制裁,這些法規真的有存在的必要嗎?』
  
  『世間上有太多的惡都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既然現在的法則沒辦法真正達到懲罰罪人的效果,那推翻這些無用的法則,只有建立新的秩序才能改變這一切,讓真正的公平正義降臨在這個縱放惡徒的世界。』
  
  『不過我已經為你報仇了,宮野先生......但對不起,我再也不是曾經的那個我了,我已經徹底的瘋了……』
  
  在這段心裡話同時,搭配的是娜維塔瘋狂大笑的畫面,但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她在大笑的同時淚水也不斷的流下,也就是如此,娜維塔才決定實施顛覆世界、創立新秩序的計畫,而第一步就是捨棄自己現在的名字。
  
  在這之後冬之羽認識的娜克莉德就誕生了,她為了獲取顛覆世界秩序的力量,她幾經波折,最終在一個漆黑的山洞中找到了一個封印著古代魔皇的祭壇,只見對方才剛看到娜克莉德出現便說着:
  
  「啊……吾好久沒感受到如此強烈的惡意了,來者何人?」
  
  「娜克莉德,你就是在二次天界戰爭時被封印的魔皇對吧?我想看看你能不能給我顛覆世界秩序的計畫添一份力量,現在的世界太過黑暗,只要有能力,任何人都可以逃脫罪責與制裁,需要有人改變這一切,因此我也想看看你會不會感興趣。」
  
  「顛覆世界秩序?有意思……吾充分感受到汝真心想要改變世界的決意,吾乃深淵魔皇•闇,吾可以給汝此等力量,且給汝進行昇神儀式之辦法,汝只需一名死靈法師協助蒐集靈魂即可,但吾有一個條件,便是在汝於顛覆世界秩序之時,替吾解除封印。」
  
  「成交。」
  
  「很好,既然如此我等的交易正式成立,吾期待汝之表現。」
  
  娜克莉德欣然同意,而闇也給了她能夠召喚並指揮魔人的力量並告訴對方如何進行昇神儀式,眼看力量有了,但缺少最重要的死靈法師,於是她在之後找到死靈法師教會並偷走了他們杜撰的死靈術秘本,最終在她來到一間大宅時,為了想要偷偷取走一些值錢的東西而繞到大宅後方的地牢窗戶,這時她遇見了一位被關在地牢的少女,那人正是克蕾妮雅。
  
  看到這裡,冬之羽也因為魔力耗盡而無法繼續查看,儘管失血讓她快要昏迷,但她依然憑著意志力撐著重傷的身體看著娜克莉德並說道:
  
  「娜維塔,人類的法則往往都會有缺陷,但人們都是在錯誤中不斷學習,所以宮野先生的死並非毫無意義,相對的他的離去,對人類的法則修正有著偉大的貢獻,所以希望妳能夠再給世界秩序一次機會,雖然我原諒了妳,但妳犯下的罪並不會因此消失,而這份罪孽是妳之後要用時間償還的。」
  
  「妳、妳怎麼知道我原本的名字?而且還知道宮野先生?」
  
  對方有些訝異的看著冬之羽,但冬之羽卻不發一語,只是默默的看著她,眼神中充斥著憐憫與同情,她已經看到了娜克莉德的過去,她知道現在眼前的娜克莉德已經不再是罪大惡極的惡徒,而是一個因為失去摯愛而對司法、甚至是整個世界秩序徹底失望的娜維塔,但在看著冬之羽選擇放走自己,娜克莉德逐漸失控:
  
  「而且妳剛剛說妳原諒我?有沒有搞錯?我可是想要成神顛覆世界、還把妳傷得都快死了的娜克莉德啊!妳知道就這樣讓我離開會有什麼後果嗎?為什麼妳可以笨到這種程度?我不懂......我不明白!我不能理解!」
  
  語畢娜克莉德使用傳送魔法瞬間消失在冬之羽面前,而冬之羽看著清晨的陽光從山嶺中升起並灑在她的臉上,最終冬之羽還是因為體力不支而倒下,對她來說只要自己的朋友們能好好的,自己怎麼樣都已經沒關係了,不過在模糊的意識中她聽見有許多人奔跑而來的聲音:
  
  「找到了!她們在這裡!」
  
  「是冬之羽小妹!而且她傷得非常重!需要治療!快點!」
  
  「先進行止血!小冬妹妹妳要撐住啊!」
  
  在察覺是聖賢士協會與冒險者公會的人前來支援後,冬之羽露出了笑容後便慢慢的闔上了眼睛……
  
  「嗯......」
  
  不知過了多久,夏奈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有些陌生的天花板很是疑惑,但看著身旁忙碌的聖賢士們,這才讓夏奈發覺自己已經來到了聖賢士協會,但是如何被送過來的讓夏奈感到不解:
  
  「妳醒來了嗎?祥雲小姐順利打敗娜克莉德了,而我們也被之後趕來的聖賢士和冒險者們帶回這裡,這就是我們現在在聖賢士協會的原因。」
  
  這時毒薔薇的聲音在身邊響起,原來毒薔薇是第一個從昏迷中醒來的人,她坐在夏奈的病床旁告訴對方娜克莉德已經被打敗的消息,讓她立刻從病床上坐起來:
  
  「真的嗎?那小冬在哪裡?」
  
  「是啊,但有個壞消息是祥雲小姐的狀況非常不樂觀,多處切割傷與擦挫傷、左手臂切割傷與左腹部穿刺傷、體力與魔力雙雙透支,她為了拯救我們幾乎拼上了自己的生命,現在她在急救室進行搶救。」
  
  聽著毒薔薇搖搖頭同時說道,夏奈一臉震驚,她也完全沒料到自己把打敗娜克莉德的希望託付在冬之羽身上,居然讓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陷入生命危險,夏奈連忙從病床上起身,想要立刻趕到好友的身邊,但卻渾身癱軟險些摔到,所幸毒薔薇連忙進行攙扶,並帶著她前往冬之羽所在的急救室。
  
  「小冬她居然為了救我們被傷成這樣……」
  
  「加油啊小冬,一定要好起來喔……」
  
  當夏奈抵達急救室外,這才發現自己是小隊中最後醒來的人,在得知冬之羽為了拯救夥伴而身受重傷,眾人也憂心忡忡的在外頭為冬之羽祈福,而毒薔薇將夏奈扶到一旁的座位上並說著:
  
  「不過我要先暫時失陪了,我除了要把這個消息回報給格雷恩衛隊騎士團長,同時也有重要的事要處理,這對各位來說也非常重要,還請把我希望祥雲小姐康復的期許轉達給她。」
  
  「我明白了。」
  
  夏奈點頭,隨後目送毒薔薇離開,於此同時的急救室內,數名聖賢士為重傷的冬之羽施加治療魔法,同時也有使用藥劑加速冬之羽恢復的速度,這時協助的聖賢士說道:
  
  「目前用回生符維持住她的生命跡象了,但她的狀況依然很不樂觀,快把萬靈藥拿來,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讓冬之羽小妹活下來。」
  
  「冬之羽小妹妳要撐住,妳的朋友們都在外面等妳,妳一定要活下去。」
  
  『孩子聽到了嗎?大家都在救妳,她們都希望妳能夠活下來喔。』
  
  在冬之羽的內心世界,由於性命垂危還在急救,周遭變得比平常更加陰暗,白也釋放魔力與冬之羽連結,維持她的意識以免整個身體因此崩塌,一旁看著的黑雙手抱胸看著冬之羽質問:
  
  『要不是我出來吸收掉她的攻擊,我們早就完蛋了,現在也只剩一口氣吊著,妳怎麼還笑得出來啊?』
  
  「因為我做了對聖賢士來說很有意義的事情,就是盡所能的拯救自己能夠拯救的人。」
  
  冬之羽笑道,但黑非常不認同這樣跟敵人賭命的行為,因為只要有任何閃失這個身體就會死亡,這時白也上前說著:
  
  『孩子,雖然幫助夥伴是件好事,但妳要知道,妳也是她們重要的寄託,所以對她們來說,妳在救了她們後還能活下來,對她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喔,所以這也是我要告訴妳的,一定要在確保自己安全的情況下再幫助別人,要活著,才能幫助更多的人喔。』
  
  「原來如此,謝謝妳白小姐,我會多加注意這點,不會讓她們擔心。」
  
  『乖,現在妳的身體在我們的協助與外面醫療人員的治療下也已經開始恢復,應該很快就能醒來了。』
  
  說著同時,冬之羽發覺自己逐漸被拉回意識表層,冬之羽緩緩睜開眼睛,發現除了為自己急救的學姊們與趕來探望自己的哥哥璃空外,還有被拯救的朋友們,在向璃空說明情況的秋實注意到醒來的冬之羽驚奇的喊道:
  
  「小冬醒來了!」
  
  聽見秋實呼喊的夏奈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冬之羽終於睜開眼睛,在看到對方坐起身時,忍不住上前擁抱對方並哭泣:
  
  「太好了小冬,妳終於醒了……對不起,我給妳那麼大的壓力,妳會變成這樣都是我的錯......」
  
  「對不起,讓各位擔心了,不過這件事並不是小夏的錯喔。」
  
  冬之羽看著眾人笑道,儘管傷口被夏奈壓住而產生陣陣疼痛,但她依然先摸摸夏奈的頭安撫對方,夥伴們也上前關心冬之羽的傷勢,而一旁的聖賢士看了也鬆了口氣,隨後看向身旁的另一位聖賢士回報:
  
  「去跟夜音大人與古拉德斯爺爺回報,我們的大英雄醒來了。」
  
  但在另外一邊的格雷恩衛隊總部,佩爾利德也在先前接收到毒薔薇回報冬之羽打敗娜克莉德的消息,也不禁感嘆道:
  
  「古拉德斯先生和夜音小姐果然沒看錯,祥雲小姐真的是非常棒的人才,但她也因此受了重傷,我或許應該抽空去看看她。」
  
  說完同時也看起今天的報紙,上頭的頭條寫到亞娜舉辦記者會說明魔導爆彈事故的真相,並坦承自己是害死所有人的罪魁禍首,不過原本要被革職的她,在梅蒂絲與其他支援兵團士兵的求情與過去的戰果功過相抵下變為停職處分,由梅蒂絲暫時接任支援兵團團長,讓佩爾利德也很是欣慰:
  
  「雖然會被懲處,但亞娜再也不需要說謊了,這或許能夠有效減少她的心理壓力,不過她要承擔的責任依然是無法避免的,畢竟這也是她作為長官的失職。」
  
  「長官不好了!」
  
  但在這時,一名騎士緊張的來到佩爾利德的辦公室,而佩爾利德也下意識的收起報紙並詢問:
  
  「怎麼了?」
  
  「薩卡拉叛變了!」
  
  聽到部下的回報,佩爾利德感到訝異,隨後提醒所有人保持冷靜,於此同時在總部門口,眾多衛隊騎士與護著娜克莉德的薩卡拉展開對峙,而看著袒護自己的薩卡拉,娜克莉德只是說著:
  
  「薩卡拉妳在做什麼?我可是頭號通緝犯,如果妳想保全妳的工作就快點讓開。」
  
  「雖然不知道妳發生了什麼,但我不會讓他們傷害妳的。」
  
  「薩卡拉妳想造反嗎?」
  
  「抱歉了各位,她是我非常重要的家人,我希望大家能夠再給我一點時間。」
  
  薩卡拉請求自己的同事,但衛隊騎士顯然不願意讓她保護娜克莉德,得知此事的佩爾利德抵達時,卻叫其它騎士放下武器,看著薩卡拉袒護娜克莉德的景象,他提問:
  
  「薩卡拉,妳能告訴我們妳的全名嗎?」
  
  「......薩卡拉•菲涅萊恩。」
  
  聽到薩卡拉說出自己的本名,眾人才明白薩卡拉就是娜克莉德的妹妹,也是她最後一個家人,佩爾利德依稀想起之前拿孩子餵魔人的孤兒院園長,在使用弩攻擊薩卡拉時被娜克莉德阻止並消滅,這件事也在薩卡拉報出自己的全名後便說得通了,於是在佩爾利德想起之前抓捕娜克莉德的異常後也接著詢問:
  
  「當初我們第一次與娜克莉德交戰時,我的子彈被強制偏移彈道,是不是妳做的?」
  
  「是的,不過我也一直在努力讓姐姐恢復正常,我不想讓她就這樣去那種地方,所以再給我一點時間、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讓她恢復正常的!」
  
  聽到這裡,佩爾利德陷入兩難,薩卡拉很明顯犯了私藏罪犯的罪名,但要是薩卡拉接受審判,不願意相信司法的娜克莉德必定會捲土重來,而先前得知與她交戰的冬之羽受了重傷才險些勝過她,要是讓她重來就真的沒有人能阻止她了。
  
  但讓娜克莉德坐牢也會有可能與裡頭的獄卒和囚犯起衝突或被他們傷害,這樣的話也會讓薩卡拉因情緒激動而奇蹟暴走,到時候的她可能不是拆一座監獄這麼簡單了,更嚴重則將會有第二個娜克莉德誕生,於是在思索下想到了一個好方法:
  
  「可以,我有個能夠相互制衡的方法,把娜克莉德關押在這個總部的地下拘留室內,這樣薩卡拉就可以看到娜克莉德的情況讓她不擔心,但娜克莉德要是從裡面逃了出來,無論是做什麼,那薩卡拉就會被以私藏罪犯的罪名接受審判,這樣的決定沒問題吧?」
  
  「沒問題,謝謝佩爾利德先生。」
  
  「長官,這樣的決定非常不妥,您這樣跟縱放罪犯有何區別?該怎麼跟那些死者家屬交代?」
  
  薩卡拉向對方道謝後便帶著娜克莉德進入格雷恩衛隊總部內,但這樣的決定讓一些衛隊騎士表示反對,但佩爾利德說道:
  
  「根據刺客毒薔薇提供的情報,當時娜克莉德只差一步之遙就可以成為超越神明的存在,四季映華小隊隊長祥雲小姐跟這樣的娜克莉德戰鬥後受了重傷才勉強獲勝,你們是想面對即將成神的娜克莉德還是奇蹟失控的薩卡拉?總之這個決定能有效限制住她們,如果你們有更好的方法就提出來,沒有的話就這麼定了,之後我會跟政府與被害者家屬解釋,回去崗位上吧。」
  
  佩爾利德詢問,其他的衛隊騎士也安靜下來,隨後各自進行執勤工作,在地下拘留室,薩卡拉看著被關押在裡頭的娜克莉德,有些疑惑的問:
  
  「不過姐姐妳來到這裡是做什麼呢?」
  
  「想靜一靜,同時也在思考一些重要的問題,在這個不公的世界裡,怎麼會有像那樣愚蠢的笨蛋?為什麼她會放過作為惡人的我?為什麼她沒有被殘酷的世界玷污,對這個世界感到失望甚至是絕望?我想我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思考這些問題。」
  
  『娜克莉德,汝太令吾失望了,吾將收回賜與汝之力量。』
  
  這時在娜克莉德的腦海中響起熟悉的聲音,隨後便讓娜克莉德感覺到有股力量被別人抽離,但娜克莉德非但不為所動還只是說著:
  
  「居然不是收回我的生命什麼的,你人還怪好的呢……」
  
  第二章完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總之平安落幕,話說冬之羽的話我擔心會不會刺激娜克莉德。
2024-06-17 14:17:45
楓殤
不會,當一個人自暴自棄時根本就不會在乎別人說什麼(親身經歷),但娜克莉德只是不了解為什麼她要放過自己
2024-06-17 20:48: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