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精選閣樓

舊作

F3R3R3 | 2024-06-17 11:47:57 | 巴幣 114 | 人氣 103

  才剛適應黑暗,卻要重見光明。

  雪白的信仰披被伸出無數的纖毛,盲目探求任何向它贖罪的宿主。沒有信徒,它只是卡在牆上的汙垢。

  巨大的時鐘在地底沉睡,河流匯聚。

  一片寧靜,襯托出信仰的吵鬧,就像蚊子一樣,微小而擾人,充滿誘惑,就如黑暗中的燈火,使飛蛾瘋狂。

  而這人從來沒有正視過它們,要避開信仰不是通過預見其本質,而是必須墮落至愚昧盲目,就像遇上暴風雨的船,忽略它,直接通過。

  此人身高約兩公尺,體格瘦而精實,通體壟罩於黑色斗篷之下,如虔誠恪守的教徒,面目隱藏在兜帽下,唯能看見他死灰乾癟的雙頰和單薄的嘴唇。

  他有個奇怪的名子,遙遠。

  殘破的軍靴踏出沉重的步伐,敲擊潮濕的地磚,傳來信仰被踩碎的噴濺聲,空氣裡滿是信仰的胞子,氣味令人陶醉,但遙遠感受不到,只因他愚昧盲目。

  這裡曾是紅國最大的地底通道,軍事用途,已經不再供電,閃爍的暗紅警戒燈也於幾十年前滅去,拱型的走道如今滿是飢渴的信仰,遙遠在一切漆黑中目標明確的前進,彷彿能於黑暗中視物。

  赭紅色的蜥蜴衝過他的跟前,消失在信仰叢生的斷裂水管裡。

  「窸窣窸窣……」千億個信仰擺動著,發出了神聖的低語,信徒正在告解。

  通道漸趨斜上,空氣越發沉澱。

  冷。

  升降梯在走道的末端等待,過去數百年沒人能讓它乘載,如今遙遠來了。

  拉下拉桿,陳腐的空氣流動,沉寂數百年的抽風設備開始運轉,幫浦規律的呼吸著。

  泛黃的小燈在小小的爆竹聲後亮起,光線淹沒了升降梯間,污漬斑駁了梯間的牆面,但信仰的腳步似乎還不至於此,已經能算是十分清潔。遙遠抬頭,沐浴在光下,光線讓他的面容更顯倦病,灰濁的雙目死盯著燈泡。

  「……請問您要去哪裡呢?」短促的突波音爆後,輕快柔和的女性嗓音迴盪在梯間。

  遙遠出聲,聲音盤旋在喉頭,如一頭受傷的野獸在低吼,音調平板,又有如歇斯底里病患夜時的夢囈。「哼!」

  「嗯……抱歉我聽不清你的聲音,請再清楚的重述一次。」女性聲音禮貌地說。

  斗篷下有了動靜,被塑料覆蓋的手自內部探出,纖細修長的手指指著上方。

  固定在牆角的鏡頭發出了微弱的聲響。「好的,準備中。」女性聲音說,升降梯的鐵柵欄一段一段的降下。

  赭紅色的蜥蜴自天花板的裂縫墜落,遙遠伸手接住。

  蜥蜴迅速的翻身,一雙綠色的眼睛和遙遠對望。

  劇烈的震動使梯間的牆上及天花板抖落一層厚重的粉末,鐵柵欄噹啷晃動。

  「準備開始上升,請乘客握緊扶手。」

  四周的牆壁疾速落下。

  空氣的重量壓在遙遠頭上,速度宛如時間,一點一滴摧枯拉朽,牆面一層又一層的剝落,只見內部充斥著雪白的信仰,信仰集結成一束束,每束約有小指般粗,彼此互相殘繞,廝殺般紐絞著,

  「能問一下乘客哪裡人?」在震耳欲聾的噪音中,女性聲音響起,語氣從容有禮。

  「……。」遙遠沒答話,只是用手小心的捧著赭紅蜥蜴。

  「我老家在潘尼沃。」似乎是太久沒能和人說話,女性語音自顧自地說起話來。

  「……。」抬頭,盯著監視器,牆面的凋零使隱藏在監視器後方的信仰裸露,連結著監視器。

  「很多事我都想不起來了,只知道我老家在那裏,我被裝到這裡後,每天都在操作要塞的升降梯,然後有一天再也沒有人走進這裡。」回憶裡僅存事實而缺失情感,思緒脫離升降梯間,落至遠方。

  片刻,遙遠開口。「……哼嗯哼,哼嗯嗯哼嗯。」但他極為癡傻,無法理解聲音說的話。

  「有那麼一種感覺,我的時間停止了,感覺好像永遠不會結束,然後你來了,卻覺得只經過一下子,非常奇妙。」停頓。營造出做作的戲劇性「但你很快就要走了,所有東西又會停下來。」

  揚聲器傳出嘆息,聲音惆悵而滿足。

  沉默越趨吵雜。

  機械轟然的運轉聲逐漸減弱,升降梯減速,遙遠短暫的飄了起來,接著連外頭的摩擦聲響也靜了下來,遙遠輕踏梯間的地板。

  聲音被蒙上一層霧氣,滯悶,信仰們扯動汙損的鐵柵欄,白氣從外透入梯內,探觸著,拂過遙遠,在他周圍打轉,像是在魅惑他。

  然他不為之動搖。

  緩步走出升降梯,解榻的是一座平台,周遭雪白,唯一的顏色便是他身上的黑袍與手上的赭色蜥蜴,從他掌中竄出,落於地面,奔跑在信仰之上,轉眼便消逝在漫盪的白氣中,不見蹤影。

  「感謝您的搭乘,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女性語音向遙遠道別,隨後降下鐵柵欄,機械聲轟隆作響,逐漸變得遙遠,但不至於癡傻愚昧,只是離去,如同他一直以來所表現的態度。

  「嗯……」沉吟。遙遠掃視過眼前的景象,舉起手,放至眼底,沾染於塑料上的信仰凝集,朝天空流去,遙遠伸直指頭,讓信仰的液珠滯留在他指尖。

  他甩開液珠,直直地前進。

  或許他只是一直視而不見,或許。

  白霧在底下打轉,沿著平台邊緣滑行,信仰如血管或是藤蔓附著,深入這座古老的高塔的不規則表面之中,成為一部份。

  曾經有個傳說,遠古時期的人類信仰著宗教,他們希望能更接近神明,甚至達到所謂的天國,為此,他們建造了高塔,足以貫穿蒼穹的高塔,當他們終於鑿穿天空,來到天國時,他們發現正看著自己建造的高塔底部,人類又回到了原點,尋求的原點,為此,他們感到絕望,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的故土就是天國。

  而他們信仰的是自己。

  人類真是一種複雜的生物。

  而這些據信就是他們打造的高塔,人類集所有知識所放出的最後一點烈火,美麗而哀戚。

  連信仰都不忍破壞它們,或許是因為這是人所能留下的最後一點具有意義的東西。

  他們的墓碑。

  遙遠緩慢地屈身,雙腿伸出邊緣,難得放鬆地坐著。

  沉思。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4-06-18 17:27:12
F3R3R3
真假?感謝感謝!
2024-06-18 17:43: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