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江山謠】十七、月下談心

凌曉潔 | 2024-06-17 06:00:11 | 巴幣 234 | 人氣 57

江山謠
資料夾簡介
熱愛行俠仗義的刁蠻大小姐和她武功高強的舔狗護衛

       懷香院裡春杏正在中庭掃落花,一見兩人回來便笑著招呼:「楚小姐和阿洛哥忙了一日辛苦了,晚上就吃鯉魚焙麵可好?」

  「當然好,焙麵給阿洛上大碗的,」楚玉梔笑吟吟道:「春杏妳也辛苦了。」

  「不辛苦,這都是份內的事,洗浴熱水我已燒下,楚小姐和阿洛哥可以先回房梳洗。」

  洛城風於是悠閒回房自去洗浴,楚玉梔卻存了個心眼,一看洛城風回房,就拉住春杏神秘兮兮地問:「春杏我問妳,妳在玄劍山莊多久了?」

  「嗯?楚小姐問這做甚?」

  「妳直話告訴我就是了,妳在這兒做工多久?」

  「我是兩年前來的。」

  「那妳每天都要做些什麼事?」

  春杏想了想:「也就是打掃庭院、大堂、議事堂和延陵掛劍閣,然後廚下燒火、做飯,有時也幫莊主、元管事他們跑腿傳話,有客到就幫著服侍貴客……大概就這樣。」

  「這樣啊,那我再問妳個事,」楚玉梔左右張望一下又低聲問:「妳每個月工錢多少?」

  春杏倒傻眼了:「楚小姐不是要和我借錢吧?」

  「當然不是,只是……」楚玉梔忸怩道:「今天有人說我給阿洛的工錢太少了,我心裡實在記掛,可是我沒雇過工,真的不知道怎麼給才對,所以才想問問妳的。」

  「這樣啊,那麼阿洛哥現在的工錢是多少?」

  「我給他一天五十錢。」楚玉梔有些不安:「所以春杏妳的工錢是多少?」

  「朱莊主待下人是極寬和大方的,我一個粗使丫頭一個月能拿二兩工錢。」春杏馬上看到楚玉梔臉色垮了下來,忙安撫道:「那是因為我在玄劍山莊也待了一段時間啦,剛來的時候工錢也沒這麼高的。」

  「但是阿洛不是粗使丫頭,是我的護衛。」楚玉梔心情肉眼可見的沮喪:「我真的待薄了他。」

  春杏寬慰她:「楚小姐沒有雇過工自然不知道該給多少工錢才恰當,這也不必自責的,如果楚小姐真覺得過意不去,幫阿洛哥加些工錢也就是了。」

  楚玉梔沒說話。

  春杏又道:「如果加工錢還不夠,那就看看阿洛哥還喜歡什麼,你們今日不是到鎮上去買了新衫麼?」

  楚玉梔還是苦惱不已:「他好像還蠻喜歡豬肉包子的?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他喜歡什麼。」

  「那就再和阿洛哥聊聊,讓他告訴妳就是了。」春杏笑道:「如果真的打算送豬肉包子,我也可以教妳做。」

  楚玉梔立刻展顏:「春杏妳真是好人,幸好我來問妳了。」

  春杏噗嗤一笑:「這不算什麼,能讓楚小姐放心就好,現在還是先去洗浴吧,一會就吃晚飯了。」

  楚玉梔開心地小跳步進屋去了,浴罷,三人又一起到懷香堂吃焙麵。

  春杏問:「你們今日到鎮上去買衫,可還打聽到什麼消息?」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遇到了江遠舟他們,」楚玉梔不屑:「他們也在找線索。」

  春杏點點頭:「我今天在議事堂聽底下人和元管事說到江幫主他們住在鎮上最大的錦福客棧,到時神農幫若有後援,聯繫起來就便利不少了。」

  「江遠舟他們打的必是這個主意,我們得搶在他們部署好之前找到東西才行。」楚玉梔沉吟:「我們下午還去找了姚旭和周沐青,阿洛問了些話,不過我可看不出有什麼進展。」

  「其實姚旭和周沐青說的話挺重要的,」洛城風大口吸著麵條,吃得暢快淋漓:「解開了我一些疑點。」

  楚玉梔立刻問:「什麼疑點?」

  洛城風悠然挾了塊魚:「大小姐再想想,妳也該想得出的。」

  聽他賣關子楚玉梔又不開心了:「你想到什麼就快說,否則我扣你……算了沒事。」

  一語未完總算忍住,才想著要給阿洛加工資呢,這會又拿扣工錢要脅人家,可不成樣子。

  因道:「吃過飯阿洛跟我到外頭去走走。」

  「知道了。」

  吃完晚飯別了春杏,兩人相偕走出懷香院散步消食,山徑小路借著月光倒也不致於難行。

  「阿洛,我們認識多久了?」

  「三天。」

  才三天麼?楚玉梔自己嚇了一跳,總覺得兩人似乎已一起經歷了不少事。

  「這樣啊,」楚玉梔歪著頭想想:「我們都已經認識三天了,我卻還不太知道你的事。」

  洛城風笑了:「大小姐想知道什麼?」

  「你真的是呂梁山上來的?」

  「是啊,我是呂梁山人氏,爹娘死得早,師父本就是我的鄰居,見我孤苦無依便收留了我,我就和師父一起生活,我服侍他老人家飲食起居,他傳授我武功,也教我讀書識字,我們一直住在山上。」

  楚玉梔想了想:「那你之前說你在山上一頓吃三碗,一碗頂三天又是怎麼回事?」

  「師父時不時會鍛練我,把我丟在山上讓我自己打獵覓食想辦法活下來,如果運氣不好碰不著獵物那就只有餓肚子了。」

  「這也太狠了點。」

  「多虧這鍛練我還算能吃苦耐勞,我是很感謝師父的。」洛城風又道:「兩個月前師父說讓我下山見見世面,我才離開了呂梁山。」

  「你是孤身下山的?」

  「既是要見見世面當然得自己闖,總不能還要師父陪著吧?我也就是自己瞎走亂晃,天冷了想著還是往南邊走,就到了丹陽鎮。」洛城風笑了:「不過這兩個月身無分文的,到處做工也被雇主刻薄,確實吃了不少苦頭,幸好遇上大小姐。」

  想想自己工錢也給得不高呢,楚玉梔不免內咎,忍不住又問:「之前那些雇主待你不好麼?」

  「沒事的,都過去了,」洛城風笑得雲淡風輕,他是豁達的人,一向不會把不快的往事記掛在心上:「大小姐妳是除了師父之外對我最好的人。」

  楚玉梔聞言更慚愧了:「其實我也沒那麼……」

  「大小姐又是哪裡人呢?」洛城風問:「之前大小姐說過妳是太原來的?」

  「其實我家一直住在大同。」楚玉梔娓娓道來:「我爹是玄劍山莊朱老莊主的義兄,二十年前就帶著我娘在大同置了一處莊園掛劍歸隱,不過我娘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雖然家裡僮僕無數,不過爹爹倒不管事,莊裡全交給一位老余媽幫著打理,他只專心教我武藝,所以我和我爹也算是相依為命。」

  「大小姐看著就是很有小姐氣派的人啊。」

  「我打小吃穿用度確實不缺人侍候,不過懂的事只怕還沒有你多,也不知這是好還是不好。」楚玉梔輕嘆:「我爹常和我說他年輕時仗劍江湖的事蹟,我從小就嚮往得很,總吵著要他也帶我闖闖,他沒少勸我,不過我還是想學他,這麼吵吵勸勸的日子就過去了。」

  「後來老爺又是怎麼准大小姐離家了呢?」

  「因為他也管不了了啊,」楚玉梔嘆道:「今年春天我爹身子就不好了,他自己說知道命數已盡,但還是想著去玄劍山莊見見結義兄弟,所以就變賣產業,把莊子還是交給老余媽管著,然後帶著我由大同往南行,可惜才到太原他老人家就過世了,我帶著他交付給我的信,葬了爹爹才往玄劍山莊來的。」

  洛城風點了點頭:「想想大小姐也是豁達,老爺的遺命都沒弄清楚就敢上玄劍山莊來了,當日還差點為了那封書信一言不合就和朱莊主打起來。」

  楚玉梔臉一紅,又噘起嘴:「我爹也是的,他不願我闖蕩江湖就用這招,幸虧阿洛你找出了兩全其美的法子,否則我真要一輩子被困在玄劍山莊了。」

  「我們現在也是留在玄劍山莊啊,」洛城風笑了:「其實也沒什麼不一樣。」

  「那怎麼能一樣?」楚玉梔昂首揚眉:「我們現在是為玄劍山莊排憂解難,可不是被迫困在莊裡的,等無量劍的事一了,我們就到別處去鋤強扶弱,為民除害!」

  「大小姐真是俠肝義膽,」洛城風笑道:「不像我,只想著一日兩餐平安度日,能賺個工錢養活自己就足夠了。」

  本來楚玉梔聽到這番吹捧應該要覺得飄飄然的,但這時卻沒來由地心緒不安起來。她很自然覺得洛城風會一直留在她身邊,但這也只是她自己以為,如果他存夠了錢呢?他會不會也有自己的事想做,自己的路要走?

  說到底仗劍江湖行俠仗義是她的夢想,並不是他的。

  「所以……」她試探著問:「阿洛你賺夠了錢接下來打算去哪裡呢,要回呂梁山找你師父麼?」

  洛城風搖搖頭:「師父要我多歷練幾年再回去看看,他說我一個少年人不能總被綁在山上,可是我不像大小姐一樣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所以賺了錢之後接下來的事我也還沒決定。」

  楚玉梔心念一動:「你和之前的雇主也是這麼說的?」

  「是啊,不過賺錢真的很不容易啊。」洛城風苦笑道:「之前的雇主總是找各種名目扣我工資,他們不像大小姐只是說說而已,是真的扣得很凶,所以我總是存不下錢。」

  楚玉梔覺得她好像知道之前的雇主為何會苛待洛城風了,像他這樣靈光又好用的人才一旦存夠了錢就要走,雇主哪裡肯放?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永遠存不夠錢,他只好一直留下來。

  楚玉梔也想要他一直留在自己身邊,但她不想成為這種雇主。

  「阿洛,有件事我要同你說。」

  「嗯?」

  「我今天問過春杏了,」楚玉梔把方才和春杏的談話源源本本說予洛城風,然後就因為愧咎而臉紅:「她在玄劍山莊做了兩年丫頭,每個月的工錢就有二兩銀子——是我虧待了你。」

  「沒這回事,」洛城風望入她眼中笑道:「大小姐待我極好。」

  「不行,」楚玉梔很堅持:「你只領五十錢是委屈了,以後我一天給你一百錢,而且前幾日沒領足的我也要給你補上。」

  「真的不用,」洛城風看著她,輕道:「就算一天五十錢也沒關係的。」

  「一天一百錢你可以存下更多錢啊,」楚玉梔又道:「不過我也想同你打個商量:就算存夠了錢,你可不可以還是留在我身邊?」

  「那當然啊,」洛城風溫柔一笑:「橫豎我現在也沒有特別想做的事,所以我本就會留在大小姐身邊陪妳的。」

  楚玉梔很是開心:「那就說定了,以後一天一百錢工資,就算無量劍的事了了,我們離開玄劍山莊,你也還跟著我,一直做我的護衛。」

  洛城風聞言突然不說話了,沉默了好一會:「一直做大小姐的護衛是麼……我知道了。」

  楚玉梔看他突然沉靜下來倒摸不著頭腦了:「阿洛你不開心麼?」

  「沒有。」

  「那怎麼還繃著個臉呢?別這樣,」楚玉梔逗他:「想想明早的豬肉包子,樂一個,嗯?」

  卻在這時突然聽到稍遠處傳來細微的腳步聲和說話聲,兩人耳音極靈默契也極佳,互相交換了個眼色就一起往道旁的樹叢中躲去。


=============================================================================
是這樣的,我的第一部現代甜文長篇現在丟到角角者去比賽了哦!!!^0^
在這裡!!!大家有空的話可以點進去幫我按個愛心,謝謝大家!!!^0^
這是關於一隻貪吃的千年狐狸精和他摳門的小資女飼主的故事。
我們照例走溫馨逗趣的品牌路線,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故事!!!^0^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鯉魚焙麵感覺很讚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03/13.png
2024-06-17 07:52:44
凌曉潔
據說是河南名菜,這故事正好發生在中州,所以就寫上啦!!!^0^
2024-06-17 10:30: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