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如果沒有與妳相遇 本文 第七十八章 渡鴉中

zerox | 2024-06-16 19:23:50 | 巴幣 14 | 人氣 56


眼前的空間內一片漆黑,女孩環抱膝蓋兩眼無神的蹲坐在地上,望著一個沒有影像只有聲音的方向,這是她的夢境中,她的精神正被那個聲音的主人持續性的疲勞轟炸中!


「那些巨大的運輸單位"貝西摩斯"捲曲成一圈從天而降,高速之下外殼被大氣層摩擦得通紅,然後撞擊地面時就像是打水漂一樣,宛如彈跳的炮彈狂轟濫炸整個地表,等到動能結束停下來後,開始張開腳爬行對地上的"炭基與矽基生命"進行無差別攻擊,然後這還不打緊攻擊單位"利維坦"居然在後面接踵而來!」
「這些"胺基生命"混帳每隻牠媽的皮厚血粗,體長少說都高達百公尺以上,現場充滿隕石與等離子砲四射宛如世界末日到來....靠邀!我再說什麼白癡話啊,那一天本來就是世界末日啊!」


女孩明明是在夢中還是聽到打了哈欠,然後看看錶後再看向那個聲音的方向,自顧自的激昂說了三十多分鐘了,尤其裡面一堆她聽不懂的莫名其妙專業術語。
「差不多了吧?我記得他每周這時間出現都只能出來一小時以內...」

突然間女孩一副若有所思的問:「你跟上一個主人也是這麼多廢話嗎?」

「我當時可是領導上萬大軍的領袖級,而且還是純粹的熾天使,然後對抗那些....ㄟ....話說我才是你們家的主人吧?」話說到一半當即糾正女孩的說法。

「喔!」女孩被這樣反駁後更不想要理他,於是想要在這個夢境中再睡上一覺,直接背對著聲音來源躺平。

「喂喂喂!不可以睡啊,妳現在跟我的精神有所連結,睡的話會往更下一層去會出事的啊!」
「會出什麼事情?」女孩回過頭來詢問。

「會下地獄!」很認真的口吻。

「Zzzzz」女孩轉過頭去繼續裝睡。

「我是說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啦!」

女孩無可奈何只能起床無奈的嘆息,自從與這個聲音共存長達快半年了,每次都聽他在那裡聊一些自我膨脹、不然就像是某些科幻的電影話語。

「....果然男女有別!妳的上一個是小男孩他可不一樣,我說的一堆故事他總是聽的津津有味,每次期待我的到訪還會提問,讓我感受到極致的尊重才不像妳一樣!」一邊說一邊伴隨鼻水抽蓄聲。

「喔~那還真對不住!」女孩先是敷衍的回應,然後彷彿想到什麼再次詢問:「...你說你是我們家的守護聖靈...應該不是我母親的吧?也就是說"上一個小男孩"是我父親嗎?」

「他確實是妳父系孫家的人但不是妳父親,不過你有一天會見到他的,只是....」
「不可能的!我媽媽特別討厭孫家不想要在有任何瓜葛。」

「這可很難說喔!嘻嘻...」

「話說一直忘了問...為什麼要找上我?」
「....因為只有妳可以完成我一個心願,算是剛好天時地利人和吧,畢竟這也是那個小男孩的心願之一!」

「什麼心願?」
「秘密!」



第二日一早
女孩黑著眼圈翻閱圖書館借來的書籍,一邊翻閱的同時不斷的壓抑昨晚被耍的心情後喃喃自語說:「養育時要注意吵鬧還有攻擊,有用利爪抓傷人與啄人眼的習慣!」之後再看了籠中的烏鴉一眼說:「除了剛收留那時有掙扎攻擊性,現在倒是沒有而且還滿安靜的說,話說已經快一周了,老是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總不能一直叫烏鴉吧?我是不是該...」

「就說過了不要給牠取名字!」
老闆娘突然出在後方喊話,讓女孩嚇一跳後只見她慌慌張張的,想要接住手中滑脫的書本!

老闆娘叼著菸說:「給牠取名字的話,只會讓更妳捨不得牠離開。」
女孩抱著書本看著烏鴉有些不捨的說:「我知道啦!啊...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上來看看還有....只是想要順便謝謝妳而已。」
「我也只是剛好看到才報警!是說老闆娘妳都不會害怕嗎?像這樣的情況不打算請人嗎?」

老闆娘看著遠方夕陽吐了一大口煙後,悠悠的回說:「哪來的錢啊?不要看我這樣分租很多店鋪出去,十多年前房屋結構改建維修都還是申請貸款繳的,現在還沒繳完都想要找個好時機賣人收掉旅館。我還請人哩?再說這種事情我那口子還活著時代,早就見慣不怪了。」

「可是妳差一點...死...」
「會死就會死人生不要想太多,來到這個世界就當修行,走的時候就當回家就好了。」

接下來兩人侃侃而談,老闆娘本是台西出身的鄉下女孩,手足眾多父母養不起,從小被賣給別人當童養媳實際上則是免費的長期童工,不堪每天被虐待的生活逃回家,結果被父親送回後毅然而然的再次逃走,決定與家鄉還有過往的一切徹底訣別。
「我在接下來的十年間沒有讀書沒有身分證,什麼底層工作都幹過,最後當了舞小姐認識了自己的丈夫,那個時候還是介入別人家庭的"小三",搞到人家離異...然後我也沒地方可去就這樣一路跟著他到現在。」

「後來為了身份隔了十多年才回家...結果全部都沒有了,除了父母連大哥都不再了,兄弟姊妹有的嫁人,還有的出去混結果異死他街的,家鄉裡那些姪子姪女一個也都不認識,這時才發現自己就像是一張隨風飄的白紙...雖然現在這樣跟街訪唱唱卡拉OK,上美容院做頭髮的人生,這種感覺也不錯啦!」

老闆娘將香菸捻熄後吐了這支的最後一口煙。
「有些話我不知道有沒有資格說,但是妳應該跟妳母親好好聊一聊...妳們這種情況我看多了,她就像在逃避什麼但是又沒有能力,最後只是一直再繞圈子浪費時間,重要的這是事關妳的未來。」

女孩面有愁容的回答:「她這麼做也是為了我...」

「順從父母絕對不是孝順!」
老闆娘插話回了她這一句,女孩聽後微微低下頭不語。



夜晚 女孩剛蓋上棉被閉眼後沒多久

「hi my friend !」
「又來了,這次連不列顛語都來了...幻覺!這都是幻覺騙不了我的!」

「討厭不列顛語嗎?那法蘭西語呢?西班牙、拉丁、古希臘、古希伯來、古埃及,我都很擅長可以挑一個吧!」
「趕快裝睡就當作沒聽到....」

「ㄟ...妳沒聽過心電感應嗎?」

女孩再次自暴自棄大喊說:「煩死人了老是像個蚊子一樣,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的說話,而且妳每次突然出現都沒有好事!不是老爸老媽離婚就是我差一點車禍,然後前天老闆娘差一點被殺,那這一次....這一次又是怎麼了?」

「妳忘了嗎?我說過了我是妳們家族的守護聖靈,這是我的職責,然後妳現在最重要的是什麼呢?趕快去吧!」
「難道是...」

女孩從夢中驚醒掀開棉被,慌張的換裝披上外套離開房間。

「怎麼了?不要用跑的等一下被地毯絆倒!」櫃台的老闆娘喊叫。

女孩沒有注意到,完全心不在焉的跑出旅館在內心中祈禱。
「不可能...不會的...一定沒有事的!」


她一路衝向母親工作的地方,一家當地盛名的夜總會酒店,在它的後門有一輛救護車正在那而待命中,服務生與急救人員衝忙的將救護擔架推上車,女孩一眼認出馬上攔截想要喚醒媽媽:「媽媽!醒一醒我是阿玉,趕快醒過來...不要丟下我啊!」

「小姐妳是她的親人嗎?」急救士問道。
「我是她女兒。」女孩表明身份。

酒店服務生說:「妳媽媽她工作到一半突然昏迷過去,妳趕緊先讓救護車送她到醫院去吧!」
急救士:「先上車吧。」




到達醫院之後她陪伴著在急診室一宿,整個晚上病床被推至各檢測室做檢診,每一次門關上她的心就忐忑不安一顆心懸在半空中。
 
面對醫生的診斷是長年疲勞導致急性腎衰竭,還有心肌等其他內臟失調問題,這些洋洋灑灑的報告只是更讓她心麻如煩,尤其是...
「妳的父親或是爺爺奶奶呢?妳母親有兄弟姊妹嗎?」

「...沒有媽媽是獨生女,爺爺奶奶早就過世了只有表舅之類的親戚但是不熟,至於父親因為已經離婚很多年不知道現在哪裡...」

醫生聽聞後摀住下巴困惑了一會,對另一旁的護理士說:「她只有十五歲...請幫我聯絡駐醫院的社福人員過來....」


記憶中小時候是很富裕的家庭,這都應該是源至於父親那裏的資源,只記得他很忙碌一年幾乎很少見過幾次面,至於為什麼要離婚父親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現在仔細想一想比起其他同齡層小孩,自己的家庭組成有點異常...這一輩子雖有過質疑,但是....

一段時間之後社工過來接手安置工作並說:「社會局的紀錄說是非生子女,父親那邊完全沒有任何紀錄!」
護理員:「所以她是私生女?」
醫生細語的說:「小聲一點!」

對於母親突如其來的病倒這個打擊還未結束,另一個事實再度衝擊她,讓她精神萬念俱灰....



二日後的早上看女孩一直沒有回來,老闆娘阿秋主動的上天台的餵食烏鴉。
「嘎啊!嘎啊!嘎啊!」
「一大早吵死人我飼就狂叫,恁主人飼就沒有問題?」

抱怨歸抱怨還是繼續餵食,她有些懷疑順勢檢查一下鳥的傷勢狀況,露出凝重的表情....

「阿秋桑!阿秋老闆娘!快下來啊,樓下有一群人在找妳。」

樓下小姐突如其來的上樓通知,讓她疑惑的下樓查看,原來是社會局的人員帶著女孩回來收拾她們母女的物品。
短短的兩日那女孩已完全失去以往的活力,兩眼無神空洞看著旅館的眾人...


老闆娘質問:「你們要怎麼處置這孩子接下來的生活?」
社工:「我們已經聯絡到她的表舅,請他們先來收留她?」

「他們有這個意願?」

社工露出有些尷尬的神情說:「依法來說最好還是親人...」
老闆娘直接打斷回:「這樣是最省事不會麻煩你們,也不會浪費社會資源對吧!」

「不是這樣我們社會局有很多難處....」
「我了解不用多說什麼了...我是過來人,我沒有指責你們的意思,而且我也不是開善堂的還沒有資格對你們說三道四!」

阿秋老闆娘再度看了女孩一眼,誰知她突然衝了過來拉住手乞求....
女孩:「我不要去那些人的家,可以讓我在酒吧裡陪那些客人來賺錢嗎?我看那些姐姐們也就只是喝酒跟聊天而已啊!」

女孩當著社福人員的這一段話當場讓所有人感到尷尬。
卡拉OK女陪侍大驚趕緊打圓場說:「....小玉這些話不要亂講啊,這些人是...妳會害老闆娘....」

還沒有等話說完,阿秋老闆娘馬上一巴掌準備呼過去,就在她臉龐前一寸停下來...

看著她那紅著眼眶用手遮擋害怕的表情,老闆娘憤怒說道:「妳這个死查某囡仔說什麼傻話,妳當妳現在幾歲啊?這個年紀就喝酒妳有幾個肝?妳還想要下半輩子嗎?」


女孩揮去眼淚大聲哭訴:「我連明天在哪裡都不知道我還管什麼下半輩子?社福也找過了公益基金也拜託了,對於媽媽的醫藥費來說,那些根本就是杯水車薪,這些人根本只是想要把我丟給沒見過的親戚,我現在這樣要怎麼生活下去啊?」

老闆娘啞口無言一會兒後,有些惱羞成怒的回說:「總之這種缺德的事情不准在我這裡發生,現在上去給我收拾完後就滾出去!」

兩人大吵一架後過了良久,阿秋老闆娘嘆了一口氣搖搖頭離開櫃台,點了一根煙走向電梯前往頂層在移動到天台。

「自己都顧不得了還有閒情關心牠?」

女孩還在為了剛剛的事情賭氣而保持沉默,只是靜靜看著烏鴉露出孤寂的神情....
「顧好妳自己就好了,我會照顧直到好了就將牠放生。人跟鳥都一樣牠有掉落在地上的一天,妳...我們也有會發生不幸的一天,不管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要自己去面對然後活下來!就像牠可以再回到天上去一樣。」


女孩擦擦眼淚最後摸了一下烏鴉,轉過頭望了老闆娘一眼後便與社工人員離開旅館了。


數日後阿秋找了有養育鳥類的朋友來檢查傷勢

友人驚呼:「這不是普通的烏鴉而是最大型的渡鴉,妳們怎麼會撿到這品種的?」
阿秋雙手一攤:「阿摘?就路上撿到的。」

友人眉頭深鎖說:「受傷後骨頭有變形所以癒合也沒有用了,加上這隻年紀很大牠不可能再飛上天了!」

阿秋聽聞後大大的深抽一口菸,看著遠方到來的夕陽....




數月後海港城某處的一間自動化旅館,某房門推開後一中年西裝男子小心翼翼東張西望悄悄的離開。

浴室內女孩正在淋浴中,手中還緊握十幾張千元大鈔,不知是蒸汽還是劇烈的心跳抑或是眼淚,讓她看不清楚鏡中的自己.....

創作回應

『。』
骯,一大群"貝西摩斯"從天而降,感覺就很壯觀!
2024-06-22 08:33:47
zerox
我正在強迫我的專屬繪師搞定這畫面中(笑)
2024-06-22 21:37: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