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創作的彼端,面向你的背影

夜臨 | 2024-06-16 15:08:30 | 巴幣 214 | 人氣 69

趁著喝飲料(大杯)的空檔,記錄一下關於寫作的各種體悟。

什麼時候我會寫不出來?掃完各種社群網站,關心一下各個小說平台的點閱數,再無聊切換到影音平台,看個遊戲王的卡片介紹。

基本上,社群軟體一用就會讓別人的感受納入自己的考量,對於要發展自我想法的創作過程是相反的線路。畢竟腦中的各種想法也不一定都是正面的、符合規範的,在撰寫內容時,都需要提煉內容,讓人能夠接受。

啊不過,遊戲王的卡片介紹影片還是要看,就是要挑時間,真的需要放鬆再看。

寫得出來時的感受。腦中不會害怕選項、路線分歧。故事充滿各種可能性,會不害怕、期待選擇的瞬間。呼吸能往下沉,有時候我以為自己呼吸足夠,但其實都吸得很淺,心也定不下來。

另外,寫得出來的時候,腦子能明白當下的目標,例如:這一段我是為了享受跟女主角的相處而寫的,那劇情轉折就別管了,反正都練到這種程度,大腦後台已經能自行運作,插入一些古怪的橋段讓後續使用,或者難道我還怕自己以後凹不回來嗎。

上述的描寫大概能讓人隱約感受到,寫作是活的。

創作故事就像是有機的反應,在到了一定程度後,骨架只要稍微訂好,其他就是塞入情感,喜歡的東西、自己覺得一定要講的事,塞入各種段子、性癖,再弄得能說服自己,對,我就是想講這樣的東西,總之就不太會歪。

而在商業作品上,我感覺會是在結構上多磨一點,且在這種條件下,還能盡情表現自己的人就是所謂的專業吧。

但到頭來,只要能賣,真的需要重視結構嗎?結構好的當然被稱作好用的套路,但其實市面上也不乏賣得很好的糖水或者無腦爽作。

歸根究底,要不要重視結構、重視藝術性,那就看自己想成為寫出什麼樣東西的人。

而剛才提到的有機反應。一開始寫作時,我總想著要維持規律寫作,一天可能要有個幾千字之類的。

在某段時間裡,我確實也這麼做,感受到過程中逐步完成一項東西的喜悅。但我回過頭來,那時的喜悅並不太像是寫作的喜悅,而比較接近達成目標、有所進步、按照原有規劃進行的喜悅。

雖然有一部分是因為我當時沒有在工作,內心頗感煎熬,但也有一部分是真的覺得現在寫得比較開心。

而老實說,在一般人要顧及課業和工作的情況,加上每次坐在電腦前也不是總能寫出東西,要硬性規定每天都要寫出東西,甚至要多少字是一件折磨自己的事。

因此,現在的我都是秉持著:要記得抽出時間來寫,但沒辦法就算了,以及在想寫的時候就趕快寫,還有寫自己高興的內容。

當然,如果是要參加比賽或想在哪個時間投稿,這個方式肯定會延誤進度。但有時候在開心、時限、完成度,以及提升實力之間,也需要做出取捨與平衡。

啊對了,我其實有點看不慣一生只想寫一部作品的人,如果是自己高興就算了,但如果那人的目標還是要追求商業作的話,我就覺得會有點瞧不起人。

先不提對讀者負不負責、對出版社的關係處理好了,單從個人的角度,我會覺得那樣的人十分天真。

貝多芬、莫札特所寫的交響曲、歌劇、奏鳴曲,我一打開維基百科上所列出的條目,有時都覺得想全部聽一遍都嫌麻煩。這還不包括他們隨手寫、放空寫、寫了不想發表、不給你看的手稿、便條、私人作品等等。

而在各個領域的藝術家,從沒有一個說自己一生只搞一部作品,而在商業上獲得巨大成功的案例。

要在這一行走上頂峰,無數的嘗試、試錯是必須的。

有時一部作品改到不能再改,就只能從下一部作品得到新的開始。

而在機運與實力的雙重條件下,才能獲得成功。

換言之,當人家用盡一切打磨,生出各式各樣的東西,無所不用其極挑戰自我的時候,「追求一生只寫一部作品的人」,就像是自行設下一個保護自己的界線,那樣的人,真的能走上頂峰嗎?

而別人、讀者,以及說出這種話的那個人,真的能打從心底支持這項決定嗎?

從我的角度來看,我不這麼認為。

雖然以上的發言會讓被我講到的這類人感到不快,但或許能試著詢問自己,釐清自己內心的感受。

換個話題。

方才我在影音平台看了《神雕俠侶》楊過的介紹影片。裡面也涵蓋了他所越過的武學境界。

從另一種角度來看,這或許也是在文學上佔有一席之地的金庸大師所給予我們的提示。

一開始,研習各種基礎,提升實力,站穩腳跟。

其後,從各家武學,提取重點,融合致用。無形之中化作自己的流派。

在這一步當中,是經過模仿、觀察、思考、組合、練習,整理出自己的脈絡。

接著是填補自己的不足,哪個地方自己有所缺乏,就去補哪邊。

故事中,在神雕的帶領下,楊過使用木劍,在瀑布、海邊、雨中、雪間進行武學鍛鍊,等同於設立各種目標、課題來突破,補足自己、摸索自己能力的可能性。

而在經年累月的鍛鍊下,他達到了無招勝過有招、不變化就已含括各種變化的境地。

前段時間,我在網路書店的試閱讀了另一位大師古龍的作品新版試閱。

光是讀開頭,景象與角色心境,以及導入、臺詞、細節和藝術性,明明是平鋪直敘的描述句,卻教人難以置信地將各種東西包含其中。

我當下就覺得,給以前的我看真是浪費。

原來,別人的文字都是這麼玩的。

他們在裡頭所砥礪出可能性,打磨而成的各種想法,是遠遠超過現在大多數的我們所認知的。

所以,要望向更遠的地方,去挑戰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