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32 劍鮪鯊

佛萊曼 | 2024-06-16 15:04:47 | 巴幣 1122 | 人氣 449


巨龍倒下,整個戰場陷入了一片死寂。激烈的戰鬥終於落下帷幕,而這場大戰的結果已經決定了未來的命運。
 
隨著道爾森將黑劍插入巨龍身軀的最後一擊,一股無可壓抑的喜悅從所有見證者的心中湧現。這不僅僅是一場勝利,更是對生存與考試的堅定信念的證明。
 
在戰場上,眾人包括戰士甚至是旁觀者,他們的眼眸充滿了驚喜和激情。他們的歡呼聲如同狂風驟起,回蕩在森林間、高原上,彷彿要將整個天際都撼動。
 
「勝利了!」「龍被打倒了!」「我們贏了!」人群中不斷傳來這樣的歡呼聲和呼喊,他們用力擁抱彼此,流淚慶祝這場無比艱難的勝利。
 
一些人跪在地上,感激地仰望著天空,彷彿在向上天表達感謝。另一些人則舞動著手中的武器,敲擊著盾牌,象徵著對戰友和逝去勇士的敬意。
 
在這片歡騰的激情中,人們忘卻了戰鬥帶來的傷痛,他們團結在一起,共同歌頌勇氣和毅力的勝利。
 
「龍之角可以給我嗎?」裘汀問道爾森,筋疲力竭的他已經變回原本的樣子,倒在地上。
 
「你臉皮還真厚,這麼貴重的材料,人家怎麼可能給你……」狄凡爾斯說。
 
「你拿吧。」道爾森說:「你也是賭上性命在這場戰鬥,這些戰利品是屬於我們所有人的。」
 
「太好了!考試結束後我要拿去鍊金!」裘汀爬上天空之龍的頭部,舉起刀劍想將角砍下來,殊不知角的硬度太高,刀劍竟發出金屬碰撞聲後彈開來。
 
「現在高興還太早,等拿到任務材料後再去高興吧。」克勞德則務實地將龍的鱗片刮下來,放入背包裡。
 
「他就要成為屠龍王者,世代的交接終於快到了。」老人在森林邊喃喃說道,看著其他考生們從原先的害怕到呆愣,接著是歡快,現在則是為了搶奪材料打成一團。
 
只可惜眾人將道爾森抬起來歡呼的景象並沒有發生,跟童話故事裡的那些英雄情節不同。
 
「取得鱗片了。」克勞德提著裝鱗片的袋子回來給道爾森。
 
「很好。」道爾森躺在地上微笑,「不好意思,讓我休息一下。我真的沒力了。」
 
「你可以休息的,這回讓我們來站崗。你來休息。」裘汀說,藉由克勞德的幫助,他把天空之龍角取回來了,龍的犄角相當巨大而銳利,他直接揹在背上,用繩子將其固定綁好。
 
「我們一定要成為S級狩魔者!」狄凡爾斯高舉健壯的手臂喊道:「剛剛你的壯舉都讓眾人嘆為觀止。」
 
「你的意志力和實力都比我們強太多了。」克勞德說。
 
「那些沒死、躲在森林的人可有福了,等我們走後,他們就會跑去搶了。」裘汀說。
 
「話別說的這麼難聽,這算是造福人群了。我們這樣可幫助不少人。」道爾森笑說。
 
人們匆忙而又謹慎地進行著一場奇特的活動。穿著粗糙衣裳和盔甲的考生們,各自手持尖銳的工具,小心翼翼地將死去的龍身上的鱗片一片片刮下。龍的巨大身軀橫臥在地,眼中失去了生機,身上原本金光閃閃的鱗片此刻已顯得灰暗而沉重。
 
穿行在龍鱗之間的人群彷彿被一種神秘力量吸引著,他們帶著滿足又略帶著恐懼的表情,不時地發出低聲的歎息和贊嘆聲。每當有鱗片被剝落下來,就像一塊價值連城的寶石從巨龍的身軀上脫落,彷彿帶著龍的靈魂和力量。
 
微弱的光線映照出每一片鱗片閃爍的光澤,彷彿在述說著這片土地上的古老傳說。採集者們忙碌地工作著,他們的眼神中帶著滿溢的渴望和敬畏,似乎深知這些鱗片的價值和背後的神秘力量。
 
天空彗星之湖彌漫著濃厚的靈氣,每一片鱗片的刮下都伴隨著一股奇異的震顫,彷彿龍的靈魂仍然在這片土地上徘徊。採集者們默默無語地工作著,只有鱗片刮下時微弱的碰撞聲和迴盪的嘆息聲交織在一起,彷彿在述說著這個古老生物留給這片大地的最後遺產。
 
他們看著眾人爭吵,爭先恐後的把龍鱗取下來,先後離去,有些後來的人也把材料拿走後離開,就這樣重複了無數次,那頭巍峨巨大的龍,象徵著歷史的輝煌和驕傲,如今變得滿目瘡痍,
 
「我們這邊也正在把材料帶回切爾托斯。」烈夜透過通訊魔法石告知道爾森,他再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其他同伴。
 
「我們這邊也剛剛完成浩蕩的大工程。」道爾森說。
 
「不愧是你們,居然能打敗天空之龍。」烈夜驚嘆的說。「做的好!各位。材料都取得了,趕緊走捷徑前往終點吧。」
 
「好的。不過經歷這場激烈的戰鬥,大家都渾身是傷了。」道爾森說:「還是先休息一下吧。」他露出痛苦的表情躺在地上望著天空。
 
「那你們好好休息。」烈夜說,結束通訊。
 
「想睡一覺,大家可別打擾我……」說完後,道爾森微笑闔上雙眼。
 
裘汀連忙上前確認生命跡象,「還有心跳吧?」狄凡爾斯說。
 
「脈搏、呼吸和心跳正常,沒事的。」裘汀說。
 
「我也好累,休息吧。」克勞德倚著樹幹閉上雙眼。
 
「這隻龍實在是強的不像話。」裘汀說。
 
「是啊!攻擊我們幾次,我們就快體力不支倒下了。」狄凡爾斯說:「攻擊猛烈,傷害又高……」
 
白天的高原展現出一種壯麗而神秘的美感。天空湛藍,偶爾飄過一兩朵潔白的浮雲,像是被無垠的高山和廣袤的平原映襯出來的宛如懸浮的雲彩。陽光照耀下,山脈在遠處連綿起伏,每一座山峰都隱隱透露著一種沉穩和遙遠的氣息。草地上的野花點綴著原野,有金黃的堇菜和紫色的薰衣草,在微風中搖曳生姿。
 
空氣清新而稀薄,伴隨著淡淡的青草和岩石的清香,令人心曠神怡。偶爾有群鳥從天上飛過,它們的叫聲在這片寧靜的高原上迴蕩,彷彿成為這自然交響樂的一部分。遠方的湖泊在陽光的映照下閃爍著微光,讓整個高原景象更添一層寧靜神秘。這一切組成了一個高原白天,融合了自然的精粹,讓人彷彿置身於一幅寧靜而又動人的山水畫中。
 
「早上了啊。」道爾森被刺眼的陽光吵醒,太陽剛從遠方的盡頭彼端爬上來,
 
「休息夠了,大家走。」克勞德說,從他的行動看來,昨晚的傷勢確實造成相當嚴重的損害。
 
「身體痠痛阿……」裘汀伸展了一下身體。
 
「我也是。」狄凡爾斯垂頭喪氣地說。
 
「我來幫大家治療一下吧。」道爾森開始施展治癒魔法,他發現自己身體過於疲憊,魔力幾乎用盡,結果什麼都用不出來。「無法使用魔法,魔力耗盡了。傷腦筋……」
 
「道爾森,接下來要潛水,傷口都還沒有癒合,這樣走捷徑可能會出意外的。」克勞德說:「湖裡面有劍鮪鯊,那是一種危險的生物,聞到血腥味會追殺我們。」
 
「劍鮪鯊……讓我來試著處理看看。」道爾森說:「各位的水中作戰能力如何?」
 
「水中阻力很強,威力會下降很多。」裘汀說。
 
「我是還可以。」狄凡爾斯說。
 
「我是沒問題,不過大家傷勢都很重……」克勞德陷入深思:「按照一般路線,要到達的難度很高。我不清楚其他人是否已有規劃,但就我所知是如此。」
 
他們陷入一陣沉默之中,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有人沒辦法潛水嗎?請跟我說一聲。」道爾森說:「我會立刻調整計畫。」
 
「要是因為受傷這種爛理由……導致我們沒能通過考試,豈不是太可恥了!」狄凡爾斯說。
 
「說的沒錯!」裘汀說。
 
「我明白大家的意思了。」道爾森說:「很高興各位都如此堅持,現在出發走捷徑吧。」
 
寒冷的湖面上,周圍的景象彷彿都靜止了。湖水平靜得如同一面巨大的鏡子,映照出冰冷的天空和枯藤纏繞的樹木。寒風吹拂過湖面,將水面吹得泛起層層漣漪,冰冷的空氣彷彿能刺透骨髓。
 
湖面上的冰層時而發出脆弱的碎裂聲,宛如冬夜的禮花在寂靜的夜空中閃爍。湖水的邊緣,薄冰在冰風中發出嘎吱聲,提醒著眾人這片風景並非完全靜止。天空中偶爾飄過一兩片雲彩,將暗淡的陽光投射到湖面上,照亮了微小的冰晶和冰凍的水滴。
 
眾人彷彿置身於冰雪世界的中心,寒冷、靜謐和脆弱交織在一起,構成了一幅令人心靈顫動的畫面。
 
「我來破冰。」克勞德舉起大劍,向冰面揮舞,冰塊馬上一字排開,讓出一條平整的道路。
 
裘汀把手指伸進水中,「這水挺冷的,需要適應一下。」
 
「天啊,這太棒了!」狄凡爾斯將一隻腿伸進水中說。
 
「你在說什麼啊?」裘汀感到疑惑。
 
「水這麼冷,我們的身體都凍僵沒感覺,這樣潛水游泳時就不會感受到痛楚。」狄凡爾斯說:「我先下去勘查一下?」
 
「交給你了。」道爾森說。
 
狄凡爾斯將凹陷毀壞的部分鎧甲卸除,讓自己的身體變得較為輕盈,接著深呼吸一口氣,一鼓作氣跳進水中。
 
沉浸在冰湖底下的時候,眼前的景象彷彿是一幅寧靜而神秘的畫面。水下世界似乎停滯了時間,一切都在悄然無聲中發生。
 
狄凡爾斯注意到湖水邊緣的冰層,像是巨大的透明玻璃,讓陽光透過時形成美麗的光斑。這些光斑在湖底的石頭和沙子上跳動,投射出迷人的光影,彷彿在湖底鋪上了一層夢幻的地毯。
 
湖水清澈見底,讓人可以清晰地看到湖底的每一寸細節。石塊和礁石排列有序,彷彿是大自然的雕塑品,周圍還有一些水草輕輕搖曳,如同柔美的舞者在水中律動。
 
冰湖底部特有的寧靜和孤寂籠罩著整個場景,時間在這裡變得毫無意義。偶爾有一些小魚在湖水中穿梭,增添了一絲生機和活力,但整體氛圍依然是一種神秘和靜謐。
 
在這樣的湖底世界中,彷彿置身於一幅冰雪王國的畫卷,被自然的美麗和寧靜所深深吸引,不由自主地沉浸在這無與倫比的景色之中。
 
「還真是清澈又深不見底的地方。」狄凡爾斯心想,他開始往下潛入,根據道爾森描述的位置,水中三十到五十公尺處應該有水下通道,可以透過這些地方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目前都還算順利,直到接近深水的地方。
 
在高原冰湖深處,有一種強大的捕食者:劍鮪鯊,如同神話般存在。它的身軀修長而強健,綴滿了鮮艷的銀白色斑紋,使其在湖水中如影隨形般迅速移動。
 
劍鮪鯊的頭部如同鮪魚般寬闊,卻帶有鯊魚的強壯感。最引人注目的是它的鼻頭,如同一柄鋒利的劍,前端尖銳而銳利,能夠迅速穿透湖水中的獵物。這把劍似的鼻頭不僅是它獨特外表的象徵,也是它捕獵的利器。
 
當劍鮪鯊在湖底獵食時,它如影隨形地穿梭於礁石和水草之間。它敏捷的身姿和強大的肌肉讓它能夠快速追逐和捕捉任何進入其攻擊範圍的獵物。湖水在它經過時湧動,形成漩渦,彰顯了它的力量和速度。
 
劍鮪鯊的眼睛閃爍著銀色的光芒,使它在深邃的湖水中仍能清晰看見獵物的輪廓和動態。每當它靠近,湖底其他生物感受到的壓力和恐懼隨之而來,湖水中的生機似乎為之一滯。
 
這種冰湖深處的劍鮪鯊,不僅是捕食者,更是湖底生態系統中的主宰者。它的存在讓湖中的生物保持著警惕,並為這片神秘的水域增添了一層神秘和震撼的色彩。
 
狄凡爾斯立刻注意到這些巨大的生物無聲無息的游近,對他張開血盆大口,他立刻朝著生物揮舞砍斧,但這種威嚇嚇唬不了他們,他只好拼命往上游,速度越來越快,傷口裂開了,血液在水中擴散稀釋,吸引這些捕食者靠近。狄凡爾斯探出水面,同伴們連忙將他拉上來,劍鮪鯊也跟著飛撲上來,跳出水面,宛如大逃殺那般驚險刺激。
 
「他媽的……太可怕了。」狄凡爾斯變成落湯雞,坐在原地大口喘氣。「有一大群奇怪的魚朝我發動攻擊,差點就完蛋了。這種鬼地方怎麼走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