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仙途上與風雪寂花月》38力戰火猿

維特夏 | 2024-06-16 13:33:56 | 巴幣 14 | 人氣 462


  「小師妹,我會盡力引開它的注意力。妳趁這個機會,往安全的方向跑!」
  
  花夏搖了搖頭,毫不猶豫地回應道:「不,我不會丟下師兄一個人!」
  
  聽到花夏的回答,孫宇睿內心一陣感動。
  
  但他明白,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眼前的這隻火猿可不是他一個金丹初期可以輕鬆輾壓的對手。
  
  「小師妹,躲在我身後,找到機會我們就一起離開。」孫宇睿沉聲道,隨即運起全身靈力,將靈氣罩加固到最大限度,護住兩人。
  
  火猿見狀,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火焰愈加旺盛。它猛撲過來,手臂揮動間帶起一道道灼熱的火焰,朝著孫宇睿和花夏攻擊而來。
  
  火猿的攻擊如驚濤駭浪般連綿不絕,一下下砸在靈氣罩上。每一次攻擊都帶著強大的衝擊力,靈氣罩表面不斷顫抖,光芒也隨之暗淡。
  
  「碰──」
  
  火猿的重擊再次落下,靈氣罩劇烈震動,幾乎要破裂。孫宇睿額頭上滲出了冷汗,體內的靈力正以驚人的速度減少。他深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必須儘快找到出路。
  
  「小師妹,我撐不了多久了。找好機會妳一個人先撤退!」孫宇睿咬牙說道。
  
  花夏看著眼前的情況,心中焦急萬分。
  
  她明白師兄的難處,也知道自己不能成為他的拖累。
  
  思索片刻後,她低聲說:「師兄,我有一個辦法,但需要你幫我撐一下攻擊。」
  
  孫宇睿皺眉疑惑,問道:「什麼辦法?」
  
  花夏沒有解釋,只是一臉認真地看著自己的師兄,堅定地說道:「相信我。」
  
  看到花夏如此堅定的眼神,孫宇睿雖然心中疑惑,但還是點了點頭。「好,我相信妳。」
  
  在孫宇睿的支持下,花夏從自己的戒子中拿出了一大袋靈石。
  
  看著花夏拿出的靈石袋,孫宇睿一時間愣住了,心中浮現出一個荒唐的想法:「小師妹難道是想用靈石買通火猿?」
  
  他忍不住問道:「小師妹,妳是想用這些靈石做什麼?」
  
  面對孫宇睿的詢問,花夏沒時間解釋太多,只是在自己的腳邊不斷佈下符籙,然後簡短地說:「師兄,在幫我多撐一下。」
  
  看著自己師妹如此認真的模樣,孫宇睿沒再多問什麼,只是點點頭,最終選擇了相信。
  
  在確認好一切狀況後,花夏把手伸進了靈石袋中,然後閉起雙眼催動著體內的風靈根。靈石內的靈氣如同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無數靈氣被花夏吸入到體內。隨著花夏的吸收,空氣中瀰漫著靈石被榨乾後的餘灰。
  
  火猿不斷地攻擊靈氣罩,孫宇睿拚盡全力苦苦支撐著,汗水順著它的額頭低落。
  
  就在此刻,感受到身後花夏的氣息不斷攀升,孫宇睿頓時一驚。
  
  「這……力量。」
  
  在孫宇睿驚訝不已的目光中,花夏體內的靈氣終於達到了一個臨界,她睜開雙眼,隨即朝著孫宇睿大喊道:「師兄,退開!」
  
  孫宇睿聽到後,毫不猶豫地退開了。
  
  同時,花夏迅速將體內的靈力注入到腳下的符籙上,符籙瞬間爆發出閃耀的光芒。
  
  火猿見狀,發出憤怒的吼叫,再次撲向兩人,然而,就在牠那包裹著火焰的手掌,即將要拍在花夏身上的時候。數道劍氣拔地而起,轟的一聲,其中一道直接斬斷了火猿伸出來的手臂。
  
  火猿發出一聲痛苦的咆嘯,退後了幾步,憤怒而驚恐地看著自己的斷臂。
  
  鮮紅的目光直直盯著眼前的人,牠的怒火燃燒得更加猛烈。
  
  牠狂怒地吼叫著,身上的火焰更加炙熱,猿臂揮動間燃起滔天烈焰,眼前的牠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要撕碎眼前的這位白髮人類。
  
  「小師妹,小心!」查覺到火猿的意圖,孫宇睿朝著花夏大喊道。
  
  感受到火猿的殺氣,花夏依舊不慌,迅速調動體內剩餘的靈力,右手雙指緊捏著一張符籙。
  
  火猿憤怒地咆嘯著,身上的火焰熊熊燃燒,再次撲向花夏。
  
  看著早已被氣瘋了的火猿,花夏嘴角微微勾起,雙指一揮,將靈力注入到手中的符籙。符籙瞬間閃耀出耀眼的光芒,一道劍氣從她的手中飛出,直擊火猿的胸膛。
  
  火猿被劍氣擊中,身形一滯,摀著被貫穿的胸膛,痛苦地咆嘯著。然而,它心有不甘,憤怒至極,決定發動最後一擊。它的雙眼中燃起最後的狂怒之火,猛然一掌拍向花夏。
  
  此時,花夏體內的靈力已經耗盡,無法再施展任何防禦法術。她只能憑藉著自己的反應速度,拼命向側方閃避。但仍然沒能完全避開火猿的攻擊。火猿的利爪劃過她的左肩,帶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劇烈的痛楚傳來,花夏整個人被火猿的力量給擊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她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肩膀的傷口火辣辣地疼,鮮血迅速染紅了她的衣襟。
  
  孫宇睿眼睜睜看著花夏被擊飛,心中驚懼萬分,立刻衝向她:「小師妹!」
  
  然而,就在此刻,火猿發出最後一聲痛苦的咆哮,終於不支倒地。它的身體重重地砸在地上,掀起一片塵土。那雙燃燒著火焰的眼睛逐漸黯淡,最終徹底失去了生機。
  
  孫宇睿扶起倒在地上的花夏,看著她蒼白的臉色和肩膀上的傷口,滿是自責和心疼:「小師妹,妳沒事吧?」
  
  花夏強忍著痛楚,勉強笑了笑:「還行……」
  
  在確認了兩人安全無疑後,孫宇睿迅速運起靈力,為花夏簡單地療傷。他的手指輕輕覆在花夏的傷口上,靈力慢慢滲入,幫助止血並減輕痛楚。花夏感受到一陣溫暖,疼痛稍稍緩解了一些。
  
  「師兄,火靈蘭……」花夏伸手指著火靈蘭的方向,虛弱地說道,眼神中帶著一絲堅持。
  
  看著即便受傷,還是如此在意靈植的花夏,孫宇睿無奈地苦笑了一下。他站起身,拍了拍對方的手,柔聲說道:「妳放心,小師妹,我這就去摘。」
  
  孫宇睿走向不遠處的火靈蘭,經過一番細心的觀察和思索,他終於找到了一個不會破壞根部的方法,然後將其移植到事先準備好的靈值盆中。
  
  「小師妹,火靈蘭我拿回來了。」
  
  看著移植好的火靈蘭,花夏露出一絲笑容。
  
  然而,一股疲憊感從內心深處湧上來。盡管她努力保持清醒,但身體帶來的疼痛和體力過度地消耗終究使她無法繼續堅持,漸漸地,她的眼皮便得沉重起來,最終在自己師兄的面前睡著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