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Lady Crescent.Pure White Lily】-49.The Rhythm of Inferno.茵芙洛之律

時野理奈.りな | 2024-06-15 22:57:03 | 巴幣 2020 | 人氣 530

連載中Rook篇
資料夾簡介
詳細請參考Lady Crescent的角色介紹,主要是補充原創角色-長谷川真澄還在美好藍天會工作的過去,有激烈的情感描寫,部分文章有年齡限制,請斟酌觀看。

青木薰來到業務部辦公室的門外,透過門上的玻璃,她首先看到站在白板前書寫統計圖表的紀行,他們離本月的業績目標只差一步,而距離結算日還有半個月,綽綽有餘。

紀行的業績壓力總是不可思議的高,這不僅僅是對業務員的要求,更是對每一位成員的極大挑戰。紀行似乎很擅長將這種壓力轉化為動力,他靠著這樣的管理方式替公司賺了很多錢,也沒有人會對他的管理方式產生任何怨言,令其他部門嘖嘖稱奇。

再來是一些留下來加班的業務部同仁,正在研讀內容辛辣的八卦週刊及爆料新聞,思考著如何從客戶手上賺取更多的價值,樂於挖掘他們的隱私,抓住把柄,取得額外機會。

至於真澄的辦公桌在紀行的左手邊,桌面被大量的文件及資料佔滿,整整五疊。他正坐在位置上,專注地看著螢幕打字,鏡片反射出白光。

照理說來,Rook是不必跟他們一起工作的,而真澄的工作量竟是一般同仁的兩倍以上,明顯不合理。



這裡的氣氛與醫療部完全不同,多了幾分明面上競爭和熱鬧。

具有Knight階級的純血者,往往集中於業務部作為特務差遣。

即便是尚未升變的純血者,在業務部的說話聲量也是全公司最大的。

每次薰拜訪業務部辦公室時,總是能感應到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微弱的人類氣息,但並非來自於真澄。

因為在他入職之前,這氣味便存在許久。

薰她草草地整理好情緒,推門入室。

「青木小姐,妳好啊。」

紀行停止在白板上書寫的動作,踱步走向門口,他對薰打招呼的聲音,引起他人的注意及目光。

「江口先生,最近一切都還好嗎?」

薰故作微笑地問候紀行,只見她從白袍口袋中拿出一個藥瓶,並迅速地交到紀行的手上。

「不錯,還算過得去。」

紀行接過藥瓶,臉色略顯愉悅,他注意到薰今天的髮型,從一束馬尾變成了微卷的盤髮。

「妳今天看起來好像更漂亮了。」

「江口先生就是愛開玩笑,我都這把年紀了,還算得上漂亮嗎?」

薰微微低頭,紀行總是能臉不紅氣不喘地模仿人類的稱讚,他喜好觀察這些話語在同族女子身上的反應,但在真澄的耳裏聽來,這些話都不是出自真心的讚美。

真澄擡起頭來,將注意力轉往紀行與薰的互動上,他知道紀行常有這種輕浮的言論,但聽在耳裏仍舊覺得刺耳。

「醫療部這邊需要耽誤一下真澄大人的時間,幫他做個例行性的身體檢查。」

薰說道。所謂的身體檢查終究是個理由,薰會特地前來業務部,多半是爲了朱月花之事及透波藥劑的後續討論,她現在被紀行纏住,進退兩難。

真澄停止手上的工作,抽出電腦主機中的磁碟片,走到紀行的身邊。

「Boss,青木小姐的新髮型確實令人驚豔,但她特地過來業務部,應該不是爲了這事。」

「喔,當然,真不好意思。」紀行依舊保持微笑。「真澄哪,你的工作報告都做完了嗎?」

「做完了,檔案在這裏。」真澄將磁碟片遞給紀行。「還請過目。」

紀行接過磁碟片,對真澄點了點頭,看起來很滿意。

基於職權,紀行是除了銳牙跟真夜之外,第三個能直接對Rook下命令的人,他很享受這樣的特權。

在江口紀行的認知內,長谷川真澄只是一隻羽毛尚未長齊的雛鳥。

「你的工作能力一向是不需要我與銳牙大人去擔心的。」紀行輕描淡寫地稱讚道,「接下來是你的自由時間了,青木小姐好像有事要找你,去吧。」

「謝謝你,Boss。」真澄儘量不把紀行的口氣放在心上,他低頭敬禮,也注意到了他手中的藥瓶。

裡頭裝著不是純血藥的藍色膠囊。

真澄曾在醫療部的實驗室之中見過這藥瓶,存放在重重上鎖的櫃子裏,且藥瓶上沒有記載藥名及標籤,或許是紀行特地委託醫療部幫他準備的藥品。

他的眉頭微微皺起,他知道這種藥物涉及的範圍可能遠超日常用藥,對紀行的動機生出了疑慮。

(......他任意殘殺同族,僅為了測試自己所掌握的力量,連公司的同事都不放過。)

比對銳牙先前告誡過自己的話,真澄的警覺心忽然提高數倍。

紀行的下一個目標會是誰?

會是自己?薰?還是祐誠?

不論是誰,真澄都不可能置身事外,Rook一部分的使命,是像城堡一般保護餘下的純血者不受侵害。

紀行的私人行為,使他對業務部的運作產生了疑慮,他目標可能並非為了業績提升或執行常規的藥物測試,而是有更大的陰謀正在醞釀之中。

銳牙先前的警告使得真澄更加警惕,他知道在這種複雜的內部環境中,任何人都可能受到紀行的獵殺。

在各方面已相當成功的紀行,又為何而狩獵?對於他,真澄暫時找不到理由。

除非他渴望著更高的位置。

如晨星一般明亮的路西法為了尋求與上帝一樣高的位置,而從天界墮落至無邊地獄。

他需要找薰談談關於藍色膠囊的事,她是醫療部的負責人,藥物是透過她遞給紀行的,她一定知道其中的詳細內幕。

加上一葉凜給予自己的提示,這下子,紀行的嫌疑更大了。

現在是積極搜集情報,並採取行動的不二時刻。

真澄隨著薰來到醫療部的醫護室內,他換上檢驗袍,在軟椅上坐好,等候著薰完成檢查前的準備工作。

薰讓真澄背對她,她先是檢查了真澄背上的傷口,先前拆線過後,魔族滅殺刃造成的傷痕已大致癒合,撇開那兩道爲了方便羽翼長出的縱型組織不管,在皮膚下仍有些青紫色的瘀痕,皮膚深層可能還有些暗傷。

「真澄大人,傷口復原得很順利,這是好事,但要完全康復還需要一點時間,我會在傷口上塗一些深層的外用藥。」

薰挖了些藥膏,塗在那些瘀傷上頭,然後她示意真澄可以去把衣服換回來了。

方才她透過觸碰真澄的背,藉此感知真澄的深層內心,正當她試圖潛入腦波意識層時,那裏的記憶支離破碎,就像被揉爛又撕成無數碎片的紙,伴隨著重如萬鈞的壓迫感。

在更衣室內,真澄也察覺到了剛剛薰試圖感應自己的腦波,窺探深層的祕密,他鎖上心靈也是爲了保護她在恆夜集團的地位不受動搖。薰對他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夥伴,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

真澄有些氣餒,有很多事她大可直接開口詢問,就像自己也好奇她的過去一樣,他們可以找個時間好好暢聊,而不是靠這種偷雞摸狗的方式。

薰感應到真澄內心的微妙變化,她自問是否觸碰到了他的界限,即便他們之間已存在了相當程度的信任,但那也不是探尋秘密的理由。

真澄換好西裝後,薰以為他會回去業務部,但真澄卻再度於她的面前坐下。

「薰,我有件事想與妳談談。」

「請問是什麼事呢?」

「我剛剛看到了。」真澄壓低聲音說道:「妳給Boss的藥瓶,和存放在醫療部實驗室的藥是同一種,那也是受到高度管制的藥品吧?」

「是......。」

薰沒有隱瞞的意思,總有一天還是得讓真澄知道這件事。

「那藥品名為『茵芙洛一型(Inferno-I)』,和透波藥劑的藥理非常相似,但效用與透波藥劑恰好相反......它是能夠將純血者的力量再往上增強的藥物,但代價是非常強烈且難以控制的血液乾渴,連銳牙大人也對此束手無策,唯獨江口先生成功地克服這個副作用,鑑於他有工作上使用的需求,所以並沒有停產,目前全公司內也只有他能服用此藥。」

「只有Boss能夠服用的藥......還真是奇妙......。」

儘管真澄感到困惑,但薰似乎還有話要說,他選擇繼續聽下去。

「說到江口先生,他也是挺神秘的一個人,他講話風趣、個性也不錯,卻很少談及自己的私事,當初是真夜大人介紹他進來的,他那個時候......好像才剛大學畢業不久吧,總之非常年輕。」

「嗯......我好像可以想像,不過十多年前的經濟狀況比現在好很多,只能說我生錯時代了。」

真澄苦笑道,薰說著說著,竟莫名把話題帶到紀行的身上了,但他沒有阻止薰繼續說下去,或許話中會有隱藏的一些玄機。

就當她是在說別的部門主管的八卦,薰現在的神態,倒是與在路上逛街的婆媽幾分神似。

「 四年前,醫療部被下達開發茵芙洛一型的指示,銳牙大人為了業務上的需求,必須強化下屬的能力,於是特別要求我們研發出能夠增強力量與體能的藥物。當我們通過了生物測試,準備應用於實際狀況時,就如同我剛剛說的,只有江口先生克服了副作用,而其他職員都發了狂似地變得非常具有侵略性,有不少人因此受傷。」

真澄聽著薰描述的情景,那既視感如同自己經歷一樣,他還在進化工程研究所替神田做事的時候,也經常要面對發狂的魔族實驗體,神田曾用「以夷制夷」的典故告訴下屬,要戰勝怪物的方法就是將自己也變成怪物,或許神田的研究靈感來自於恆夜集團,那麼恆夜集團又是從哪裡得到這些啟發的呢?

真澄想到的也只有那個人---野村宗士郎,他的話被神田奉為聖旨,研究成果立於無人觸及之境,給了藍天會的研究團隊很大的競爭壓力。

「Boss真不簡單。」真澄假意稱讚道。

「確實,他從未向任何人透露如何克服這些極端副作用的具體方法。我們當時對於他的適應能力感到非常驚訝,還一度認為是Knight的體質使然,但看其他Knight的狀況,這個假設一瞬就被推翻了。」

「從那之後,江口先生在公司內部的地位迅速上升,很快就從一個普通職員變成了業務部的領導者。」

「那一定是銳牙大人也有看出Boss的努力,而且Boss跟人類的交際確實有他的一套,連我都無法那麼了解人心,我想再跟Boss討教個一兩招。」

「真澄大人不說,我還真沒有發現呢......確實,江口先生的表現確實不像是純血者,更不像是擁有Checkmate Four地位的人,他很清楚人類的表達方式......祐誠也是在人類社會長大的,但就沒有江口先生那麼內行......。」

不受到茵芙洛一型的影響......表現又像渾然天成的人類,還絕口不提自己的過去及背景。

(嗯......?)

他與紀行相處的時刻,也有所同感,雖然若有似無,但確實存在。

如今情報已收集得夠多了,他拍拍薰的肩膀,示意她別再繼續說下去,讓主話者的身份回到自己身上。

「話說回來,我們從蘇格蘭回來之後,還沒有一個機會能跟妳好好致謝,我欠妳與瑛人一個人情。」

背對著薰,真澄主動開口化解僵局,並久違地露出微笑,但是薰卻一臉受寵若驚的樣子。

「真澄大人不必道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妳跟祐誠總是這樣爲我付出,卻不求回報,但是我不想單方面地接受你們的好意,也希望能爲你們做點什麼。」

真澄說道,他的溫柔與著想的心,著實打動了薰,薰覺得應該是時候把自己的想法說給真澄聽了。

「我的確是有個小小的願望,如果新一批的透波藥劑完成之後,我希望真澄大人能允許我接受藥劑的測試,我也想體會一下......成爲人類的感覺。」

結果薰還是沒能把自己的真心話說出口,對她而言,要用精確的言語來表達內心的情感,比治病還困難好幾倍,但她不知道的是,一旦角色身份互換,真澄也不只把她當成同事,而是能夠深談的朋友。

真澄聽到薰的話後,略顯驚訝。

「薰,妳的願望我會細心考慮。只是透波藥劑還有很多待研究的空間,就算對我來說副作用極低,不見得妳也有相同的感受,我怕那藥物對妳來說會有不良影響。」

「我知道這是個很大的挑戰,但也許這正是我想要的......。能夠更靠近人類,體驗他們的生活,也許能幫助我更好地理解我們照顧的那些病患。」

「就算吃了沒必要的苦,妳也無所謂嗎?」

真澄再三確認薰的真意,眼神是替對方擔心的,他不希望薰一意孤行地貿然行事。

「嗯,沒關係,我一路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妳一直都是爲了他人著想,為他人而奔波,但妳偶爾也該任性一下,替自己想一想,愛自己多一點。」

他的話不全然是說給對方聽的,一部分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或許我的力量還不足以保護你們所有人,但保護妳和祐誠,我還是做得到的。」

「真澄大人......。」

薰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情緒,又被真澄的話語掀起波瀾。

此刻不開口,更待何時?

「我希望往後的日子,不僅是作為你的同儕,而是能以真正的夥伴陪在你的身邊。」

不知道真澄能不能理解薰的言外之意,但從真澄的反應看得出來,這並不是壞事。

「謝謝妳的支持,薰。聽到妳這麼說,我真的很感動。」

真澄拍了拍薰的肩膀,感激她對自己的心意,但同時,他擔憂著停滯不前的成長。

離開醫療部之後,真澄沒有回到業務部,而是獨自一人待在屋頂的天台,凝望著夜空沉思。

茵芙洛一型或許能成為突破現狀的關鍵,而且這在恆夜集團內部應是一個相對成熟的技術,值得與透波藥劑做交叉研究。

必須讓茜明白這些情報,讓美好藍天會做好應對的準備。

在人類與純血者之間、在麻生茜與青木薰之間......,

真澄利用了她們各自的專業來拓展自己的影響力,終究只是為了一個目的......。



「惠里子,妳今天在做什麼呢?」

真澄獨自一人面對夜的無言,他煩悶地嘆了一聲,緩緩走至大樓邊緣。

雙眼輕閉,他效仿那些自由的信仰者雙手平攤,一躍而下。

在耳際發狂作響的涼風,是夜空無情的嘶吼,亦是熱烈的喝采。

褪去拘束的武裝,捨棄人間的皮囊。

暗色羽毛披滿全身,夜鴉為其開闢前路。

睜開雙眼,他已展翅,化身自由的蒼鷹,乘翔於雲際。

與蒼穹共舞,與繁星爭輝。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Moondweller
我第一-
2024-06-16 00:08:48
時野理奈.りな
恭喜第一
2024-06-16 20:42:07
伊休紀
紀行對於人力資源的運用應該是很多公司主管都想要的ww
2024-06-19 12:41:23
時野理奈.りな
他就是Boss!!!要知道,董事長跟總經理都不管事的情況下,紀行就是老大w所以一切他說得算,他甚至可以動用其他部門來達成業績目標。
2024-06-19 17:57:22
『。』
骯,我喜歡你用這種方式來表現出辦公室爾虞我詐的巧思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6/09.png
2024-06-22 08:32:33
時野理奈.りな
>\\\\<!!
2024-06-22 11:46:4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