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天與空】第三十九根羽翼—聖戰前哨戰(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4-06-15 20:00:12 | 巴幣 4 | 人氣 79


本來我應該要在六月初發出去京都、滋賀校外教學的遊記,結果我到今天才寫完。

在校外教學之後,我就幾乎是不得不趕快解決校內的jlpt模擬考(我N1組第一名,全班也只有我一個考N1),然後沒多久又遇上學校的期末考試(目前只考了作文),為了準備那七個題目,我花了大概四天左右,加上又有工作,我一直到今天才終於有時間完成整篇遊記。

接下來學校快要進入其他科目的期末考,考完期末考參加完修業式,我就可以離開現在的語言學校,之後的時間可以拿來鍛鍊日文翻譯……呃……不過如果我N1沒過,那就只好先準備N1了。雖然我校內模擬考是第一名,但是成績實在有點慘淡,才122分而已(他們計分加錯成121分,其實是122才對),然而這個考試的滿分是180分,模擬考只拿這成績,減掉20分我就只剩下102分,等於是只能用超級危險的成績及格,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不及格。


七月三日。

今天是羅佩亞、狄菲和底里斯三個國家的國王開重要會議的日子,以往的會議都是辦在王宮,這次卻辦在行宮。

修特和菲兒一早就到達羅佩亞的行宮。

為了支開三個國家的國王,他們在上個月月初拼了命地遊說自己的父親,為了讓天等人的作戰不出差錯操碎了心。

至於雙胞胎總部,目前留守的人只有沒有戰鬥力或戰鬥力比較低的人。

有戰鬥力的人但戰鬥經驗比較不足的人留了二十人,沒戰鬥力的人留了四十幾個人。

空的侍讀和護衛、月、蘭、一隻貓咪以外,戰鬥經驗豐富的人全都被要求要參加這次的作戰。

作戰內容分成三個部分。

第一個是將月、天、空三人製作出來的封印加強聖物放到羅佩亞王宮的地下禁地,這個部分由永和向陽負責進行。

第二個是天、空、慶和音之刃四人負責討伐惡魔。

第三個部分分成兩組,一組專門拖延羅佩亞的軍人,因為對手人數大多都被調去行宮負責保護三位國王,留在城堡的軍人人數不多,雙胞胎只讓五個小隊總共三十到四十人負責。一組專門對付宰相偷偷放進來的改造人軍隊,除了負責打惡魔的四人和拖住軍人的人,其餘人都被分到這一組。

至於阿諾法領地派出來的軍隊也有派軍隊,讓三十個人去保護永和向陽那一組,其餘人全部去支援進行第三個部分的人。

打惡魔的組別沒有阿諾法的增援,戰鬥場地太小,不適合讓太多人進去打。

天使族沒有參加這次的戰爭,他們在六月底就結束研究,在雙胞胎的成員們、月和空的送行下,離開了人間界。

羅格歇爾離開之前,承諾會將其他世界想報仇的種族帶過來,而能夠穿越界元又想報仇的種族就是妖精族。

古界和人間界都因為世界的主要種族的身體限制,無法穿越界元,但妖精的身體受得了界元的空氣,因此一個多月以後會來支援的是天使族和妖精族。

至於能來多少支援就不得而知了,天等人只聽說妖精界損失慘重。

慶不擔心支援問題,再怎麼樣,最終人類還是得靠自己的力量解決問題。更何況他們還有一個燒了靈魂能炸毀整個人間界的怪物英雄,其他外力只是加分。

此時,雙胞胎的成員們和阿諾法領地來的軍隊搭大型箱型車前往城堡外圍。

「天,你真的不打算留在總部喔?」空難得地出言關心哥哥。他的擔憂來自侍讀的預言——在天殿下的身上看見月去挑戰魔王前的徵兆,也就是可能會死。

「不打算。我沒去,你也打不贏對方。」

「是沒錯……」空一臉苦惱,就算他想阻止天也不可能成功,現在只有他們兩個打得過對方,慶和音之刃能跟對方拼個平手就很強了。

「別勸了,要是有用,我早就阻止他了。」慶淡淡說道,他知道會預言的人預言不好的事情很少失準——換句話說,這次最大的損失會是天。

雖知如此,但他別無選擇,即便擔心雙胞胎總部的防禦力也沒辦法把天留在總部。

現在的雙胞胎總部脆弱到只要死神之家一來,剩餘的人不見得擋得下來,月甚至有可能一急,就把天和空直接召回去保命。

「搞不好軍師大人運氣好躲過一劫呢。」

「不,很難,松的預言準確度不輸給回,特別是在預言壞事方面。」空搖了搖頭,打定主意,如果一發現不對勁,馬上防禦全開,硬把天帶離戰場。

車子停下,他們此時離城堡大約還有一百多公里,這裡不在敵軍的偵測範圍內,他們還有時間重新確認作戰內容。

永和向陽先帶頭從護城河游泳潛入城堡內部,這一批進去的有六十個人,其中就有一半是阿諾法領地過來的軍人,一半雙胞胎的成員。

第二批人進去城堡,並且預定從側門和後門進入的是雙胞胎和剩餘阿諾法領地來的軍人,加起來有兩百多人,一半對付軍人,另一半會在改造人出來後轉為對付改造人。

普通的軍人不用打死,只要打傷,改造人必須直接解決掉,慶的父親——本名瑩.希羅,代號琴師就是被分到打改造人這組。他原本還想跟著慶去打惡魔,但考量到戰力分配,他還是被兒子塞到這一組。

最後進去的是打惡魔的四人,趁著其他人引開敵軍的注意時,從被攻破的側門進入。

天和慶的耳機傳來要求接收戰報的聲音,發信者是永。

「三王兄,怎麼了嗎?」天按下接聽鍵後問道。

「……天,我好像知道之前失蹤的偽魔獸跑去哪裡了。」

「什麼意思?」天微微蹙眉,之前在他們進實驗室救人時,的確有一群製造到一半的偽魔獸忽然失蹤。

「關著魔王的封印前全都是偽魔獸的殘骸。」

慶微微瞪大雙眼問:「封印呢?」

「毀了九成。」永無力地回答。

「馬上加強封印,加強完就離開,你們那組只有少部分的人有戰鬥力,被抓到就麻煩了。」天說完後,掛掉通話,嘆了口氣,「或許魔王復活的速度比我們想的還快。」

「哇喔,真可怕,那傢伙復活,我和頭目大人可就麻煩了。」

慶一臉嫌棄,他最不希望的就是被變成偽魔獸。

魔王破壞封印後,很可能會操控他們,本來的同伴關係變成敵人關係也不奇怪。

「走吧,我們該出發了……」天中斷掉話題,走向城堡。


此時,月和蘭待在雙胞胎的總部裡。

雙胞胎的總部很大,沒看地圖或是無人帶路,月經常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

她和蘭待在一個臨時房間內,臨時房間有兩張床,兩張書桌,兩台筆記型電腦、一個大書櫃。房間的中間還有餐桌,餐桌前有四張椅子可以用來聚餐,家具一應俱全。

角落則是天留給貓咪用的空間,讓小咪不至於沒地方待。

除了她們兩個女孩子之外,進和松也在這個房間裡。

月和蘭蹲在角落陪貓咪玩逗貓棒,小咪跳了一步,試圖用前肢抓住那根棒子,蘭故意把逗貓棒往後移一點。

小咪猛然一跳,直接壓住逗貓棒,用水汪汪的大眼抬頭看著月和蘭。

月溫柔地笑著,摸了摸牠的頭,抱著貓咪站起來說:「你們兩個一直待在那邊不會無聊嗎?」

松苦笑著說:「面對空殿下的要求我實在不敢大意。」

進點了點頭說:「既然少爺把我調離崗位,代表他有他的打算。實際上,我和松都有自己的立場,本來就無法參加那場叛亂,但少爺不同,少爺代表的是阿諾法家,他這次支持第五王子的行動等於告訴王室阿諾法家非常火大。」

「可是這次不是故意支開國王他們嗎?」月一臉疑惑,不太理解進的意思。

進搖了搖頭解釋:「不,這件事情最後一定會被陛下發現。要是知道軍隊成員也加入其中,打贏可能還好,萬一打輸了,我父親下場一定很悽慘。阿諾法家是開國大功臣,公爵夫人是陛下的妹妹,妹妹的養子是他的親生兒子,國王再怎麼罰,也不至於判死刑,甚至有輕判的可能性,可是我父親卻會被判死刑。這就是為什麼我不能參加的原因。」

「我和進一樣,但是我父親並不是軍隊的人,而是行政部長。如果我加入其中還打輸的話,我父母要負連帶責任……」松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附和道。

如果只是保護同班同學和跟戰鬥無關的小女孩,他們兩個完全可以脫罪,但是空一旦被追究責任,一個難逃跟著前王子失勢的命運,一個難逃未來無法升遷的命運。

「好複雜……所以只要你們不跟著天哥哥或空哥哥去城堡就沒事?」蘭歪著頭,一臉疑惑,似乎還沒能完全消化進和松的話。

「不愧是公主殿下,理解力不錯,只可惜錯了一部分。不全沒事,但至少不會波及家人。」松輕笑著糾正,他對蘭的印象從可能很刁蠻的公主到除了怕生外還算可以相處的公主,並暗暗讚嘆不愧是羅佩亞家,專門生出聰明的小孩。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