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夜蝶詛咒(重製)37 團體挑戰賽(11)

小光光 | 2024-06-15 16:10:10 | 巴幣 0 | 人氣 41

「雖然不合時宜,不過我想先認識你一下」

「我是何德何能呢,既然讓這樣的大美女想認識」

面對他的戲言,白髮美少女只是委婉的一笑沒有多餘的言詞。

「我叫做鹿迪,可否請問你的名字呢」

「在此之前那麼容我尋問一下,你怎麼會這麼突然的想認識對手呢?」

「也沒為什麼,想要跟你好好相處」

面對這毫無邏輯的發言,他一時間也跟不上。

停滯了幾秒鐘的時間,他才緩緩開口到:

「不是!我們也不認識,你說好好相處是不是差的有點遠了」

「我認識你啊~觀察很久了,你還挺對我胃口的」

此時此刻大概只有「哇糙!」兩個字可以形容他的內心狀態了。

而在他還因鹿迪的話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場外的人已經忍不了了。

呼喊著「開始」的咆嘯聲接二連三的出現,聲音大到隨時有垃圾被丟到場上都不是什麼意外之舉了。

「那麼我們還是順應觀眾先來逢場作戲吧~親愛的」

「怎麼會是逢場作戲,這是實打實的全力以赴!」

當他說完這自信心爆棚的話,鹿迪已經在他意識到之前來到耳旁呢喃了幾句。

「這樣你接受嗎~親.愛.的」

「.....好!你贏了,我接受」

「放心!放心!我知道的比親愛的想的還多,肯定能幫上你的忙」

面對這冷不防的倒貼,他是真的沒有想過。

不過更沒想到的是場邊哀哀叫的姆婭,完全沒明白在她在跟鹿迪較勁什麼。

不過有一點滿有趣的。

鹿迪完全不當她是一回事,兩人立刻形成鮮明對比。

「那麼就讓親愛的先攻,我也想看親愛的表現出帥氣的一面」

「那我還真多謝了」

隨著二人將武器拿了出來,曉月也開始移動。

而面對他緩步走動,在觀察自己的動作,也使鹿迪感到有些煩悶了。

「親愛的。我不可能會露出破綻來的,這種無意義的試探該停止了,如若不然我只能先進攻了」

「我當然要謹慎對待了」

「大可放心!任憑親愛的展現、實驗現在的自己可以達到甚麼樣的程度,無論施展出如何震驚眾人的水準我都能夠奉陪到底的」

這麼自信的發言如若是平常,一定會引來嘲笑並讓曉月找到獲勝手段,但此時卻沒辦法。

因為從剛剛鹿迪的表現中已經很清楚明白了,他不會輕易的被自己的言語、行為所影響,戰前製造破綻的想法已經是不攻自破。

到了這步田地,他也只能正面應對了,從戰鬥中尋覓機會了。

隨著他轉動腳尖的方向,雙方之間的攻防便開始了。

而這作為開始的第一擊,相當的普通。

內容相當的樸素,完全不符合"曉月"這個人詭計多端的行為模式。

不過他發動的攻擊卻跟行為呈現反比。

面對鹿迪那比自己更長攻擊距離的長刀,他的第一次攻擊便是坐落在刀尖附近。

靠著影響刀尖的穩定讓自己能夠接連不斷發動攻擊,而動作又相當的集中,在不能穩定這突如其來的影響鹿迪只能疲於防禦,找不出時間進行反擊。

這本該是建立出優劣勢的一次奇襲,但很遺憾的鹿迪在控制距離,尤其是這種近身戰的交叉領域尤其拿手。

而隨著鹿迪動作逐漸穩定,他的動作突然出現大篇幅的移動。

從右下一側瞬間移動到左上一側的攻擊讓鹿迪原先穩定的重心偏掉了,後退了兩步。

這也是這數十秒的攻防之中唯一稱的上成功的攻擊。

先前那一次又一次的攻擊都被格檔或是化解掉,在這已經讓她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劣勢。

尤其是在高節奏的運動結束後第一次深度換氣,氣息明顯是鹿迪更加穩定。

「那麼換我攻擊囉~」

隨著輕巧的聲音傳入耳中,凌厲的揮擊已經讓他後退了數步。

不過這樣的一擊反而讓他露出了笑容。

原因不為其他,只因為看的見。

雖然動作上難以跟上那迅捷的速度,但只要看的見就還有一戰之力。

儘管攻擊力高的難以招架,但隨著次數的增加,他也慢慢能夠利用預判與誘導來減少攻擊力以及抗衡了。

而正在高興之際,變故就來了。

跟自己剛剛一樣,由一側到另一側大幅度偏移動作的攻擊。

而情況卻與剛剛不盡相同,右胸到右肩被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傷痕,值得慶幸的是這暫時還不會影響戰局的平衡。

「親愛的還好嗎?」

當鹿迪突然一副擔心的神色,毫無戒備的靠近自己,他頓時感到了憤怒。

「不是!現在是我們之間的比賽,你可不可以認真以對!」

「可是人家擔心你嘛......真的要我也可以投降讓你贏,不過我知道這不是你想要的狀況」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那無助的樣子,肯定都會心軟不在責備,但曉月偏偏不是這種人。

「我對你很失望」

面對突然的指責,鹿迪很詫異,瞪大了雙眼看著他。

「虧你說得很了解我,但你現在卻這樣對待我們之間的比賽敷衍我對你的期待」

當他打掉那伸了出來顯得無助的手,鹿迪的臉色頓時變了。

「好吧.....既然親愛的是這麼想」

轉過身去拉開距離,當鹿迪回眸的瞬間,銀白色的長刀上流露出了淡淡的魔力光輝,下一刻隨著斬擊揮出魔力伴隨著斬擊襲向了曉月。

「這是警告,要是親愛的不認真一點,馬上就會結束了」

此時此刻,差距是如此的明顯。

完全沒能看見攻擊,唯一映入眼簾的只有揮舞的動作。

或許此刻最該做的事情是認清差距,乖乖地投降。

但是他實在拉不下臉。

丟臉的事情在上一世是幹了很多,但這樣毫無作為的放棄實在不符合自己的價值觀。

此刻的他只能寄希望於先前的練習了。


---分隔線---
下一篇就結束這攏長又不怎麼推進主線,稍顯無趣的戰鬥內容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