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命之章】第30集〈月亮、逆戰車、寶劍五逆位〉

『。』 | 2024-06-15 15:10:02 | 巴幣 5762 | 人氣 866

連載中《外傳.命之章》
資料夾簡介
好人、壞人,正義與不義,隱藏於世界八方的二律背反,為命運所推動,四處乘上洋流,在這座城市相互交織。

骯,大家好

大家上禮拜新聞看得滿意嗎?

我們要接著進行後半段的劇情囉

閱讀時推薦使用電腦版網頁,並且關閉闇黑模式來閱讀

搭配BGM服用效果更好哦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三十集要開始囉



  「喂喂,你還在搞那玩意兒啊?」

  祜塵一聲高呼吸引眾人注意,對此,醉仙望月步率先發出質疑,並且雙眼滿溢困惑地看著青少女掌上的小石頭:「不是跟你說了,那是假的、假的!怎樣都無所謂了。」

  「咦……假的?」聞言,優.曇華連忙轉過頭面對醉仙望月步,並瞪大眼睛投以詫異的目光。

  「呃、對喔,小曇華還不知道這件事,這幾天都遇不到妳,一直沒機會跟妳說——那顆虎曜金星其實是假貨。」紙袋套頭的男子對臉搔了搔答:「是妳找到的那個地質學家說的,就是那個……呃、『石三郎』嘛。」

  醉仙望月步沒有把石三郎的真名透露出來,一方面他不認為這是個有價值的資訊;再者他也懶把來龍去脈重述一遍。

  「不是吧?真的?」兔耳女子向周圍其他同伴確認過一輪,等他們都給予肯定的反應,這才讓她接受此事。

  「所以說,那東西怎樣都無所謂了,別再研究啦!真~的~」

  「誒……可是我才剛把這東西的謎給解開耶~」祜塵手捧著那顆被說是假貨的虎曜金星,而把虎曜金星塞給醉仙望月步的神秘商人——傑克.伊格斯的名片也被她夾在同一手指間,她的臉上充滿自信,全心期盼所有人要她繼續說下去:「你們不是一直想找到那個商人嗎?」

  「這……反正都說是假的了,去找他什麼的好像也——」

  「無妨,醉仙,讓她說吧。」燒杯杯中斷了對方猶夷的話語,以眼神示意道:「我個人倒是很想會一會那個商人。」

  「我會告訴你們的——不過你們等等,我這邊還沒得到我想要的東西哦?」

  本以為祜塵會就這麼說出口,沒想到她卻把手上的情報吞了回去,並話鋒一轉開口要求著:「如前幾天所說,我正在尋找《百日集》……想要知道那個商人的定位,就拿情報換情報。」

  「切!供你免費吃住還不夠,竟然拿翹起來了啊?!」醉仙望月步原先對祜塵手上的情報早已提不起興趣,可當後者擺架子講起價來,他還是為此替夥伴回嘴,但這並沒有使祜塵因此停止討價還價。

  「這、這是兩回事啊!我拿幫忙解密換取住宿;現在你們也該拿情報來交換情報吧?」

  「哪有人像你這樣的——你這槓精!勢利鬼!」

  「沒禮貌!人家這叫做務實好嗎?!」

  「好啊,我們沒那種東西,不然你想怎樣?」

  「哼!那你們就得陪我找出《百日集》,否則別想我交出情報!」

  眼看醉仙望月步和祜塵兩人一來一往拌嘴拌個不休,優.曇華這才平靜地出言制止:「既然如此,還是讓我先說吧。」

  「清流他、他昨天跟我說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兔耳女子從口袋裡掏出兩樣物品:「他提供了《百日集》的線索給我們。」

  擺放在桌上的兩樣物品,分別是一支舊鋼筆、一張小卡,鵝黃色的卡片上面印有如彩繪玻璃般鮮豔的紋樣,一旁則以白字印上「愛.擁抱真理-和平.揭示天命」的標語。

  「就這?」

  誠搔了搔後腦,投出不明所以的表情面對著清流給予的「線索」,略帶微詞:「欸……我說,清流這是什麼意思?」

  「上頭有殘留法力波長,」燒杯杯將兩樣物品拿起,且瞳孔閃起明亮的藍色光芒論道:「雖然兩者有細微的差異,但大致上同樣明確地指向某處。」

  「所以清流是要我們循著這道波長去嗎?可是……為什麼?」鹿乃控蜷曲起食指遮住雙唇,思索一番仍想不出原因,只得存疑。

  「不知道,但至少能確定這東西毋須再進行解密。」燒杯杯聳肩簡答,然後看向優.曇華,試圖讓對方感受到她的眼光。

  「清流他開了交換條件。」兔耳女子說:「他要我們跟著這個線索去找到《百日集》。」

  「然後呢……交給他嗎?」

  醉仙望月步單刀直入一問,思索都不思索,從他的話語中,能淺淺感受到惱意存在。

  不見優.曇華任何回應,女子既無頷首也無搖頭。

  「他說……」兔耳女子眉頭緊鎖半晌,緩緩將不太安寧的視線轉到祜塵身上:「找到《百日集》,否則會親自來緝捕你……」

  「逃犯,祜塵。」

  隨著祜塵身體一顫,眾人也為優.曇華出口之言感到無比震驚。


  「逃犯……」

  「祜塵……?」

  「怎麼回事?」

  在場眾人紛紛看向那被呼喚名字的青少女,但她噤若寒蟬,僅僅低下頭,不敢和其他人對上目光。

  「你是當時從獸人區地下大監獄逃出來的囚犯吧,而且是第四層的。」優.曇華雖語氣平緩,神情也毫無變化,不過從她口中說出的這番言論,對聽在耳裡那人來說儼然如針刺般尖銳。

  「第四層的逃犯……跟哈醬先生一樣……」一瞥身旁被白色眼罩覆蓋住一隻眼睛的女孩,誰能想得到她竟然和兇猛的哈醬是同一層的罪犯呢?鹿乃控臉上流露出些許擔憂,並不是出於懼怕,而是那份驚訝震盪了樹角女子的心。

  「喂,」

  就在此時,大夥無語以對,卻見醉仙望月步默默靠近祜塵,男子蹲下身,瞧了瞧後者委屈的表情。起先祜塵難為情地把頭給埋得更深,可對方直盯不放,無論怎麼躲都依舊感受得出那道視線。

  「說吧,我們會聽你說的。」

  醉仙望月步留下話後,退縮的女孩終於緩緩抬起頭,試著去接受所有人的眼神。


* 


  「所以,為了不讓自己再次莫名地入獄,你和那位準幕僚訂了契約,你以幫他找到《百日集》為代價,只要能找到,他將會順利晉升幕僚,並且擔保你的自由,是嗎?」

  「這聽起來更像那名幕僚候補的單方面脅迫。」聽過醉仙望月步的總結,燒杯杯再提出個人觀點:「妳會找上我們,也是那個幕僚候補指示的嗎?」

  聞言,祜塵內疚地點了點頭。

  「……我們被當萬事屋了是吧?」優.曇華心裡不悅以及無奈交雜著,最終只能付諸聳肩。

  「可是,照祜塵這樣說……那名幕僚候補感覺不像是清流,既然如此,他又是怎麼知道我們在這的?」話說至此,幻術師臉上漸漸被一層擔憂給蒙住:「難道說清流他……」

  與優.曇華對上視線,她也低下眼,沉重緩慢道出:「有可能。」

  「嗚、喂……但也不一定真的是這樣吧!?」瞧燒杯杯、優.曇華兩人猜疑越來越深,旺旺連忙打起圓場:「按照祜塵找上我們的時間點來說,清流不太可能已經跟其他準幕僚勾結才對啊!」

  「不過,在那之前,榆館這確實好幾次都來了些叫囂說要挑戰我們的傢伙……那又該怎麼解釋?」

  本想藉此順勢提到「藥」的事情,但幾天前那些威脅的話語仍迴盪在誠的心中,全盤托出只是徒增麻煩,他便吞了些話回去。

  「那……假如跟清流無關的話呢?」

  「那就表示政府裡有人掌握著我們的行蹤——有可能是森茉莉。」

  「森茉莉小姐……怎麼會?」對於旺旺將矛頭指向幾天才前救了自己一命的前幕僚森茉莉,鹿乃控說什麼都不願意採信。

  「說到底她以前確實是總管的幕僚,如果有留下什麼資料紀錄也不奇怪……搞不好在更早之前,我們的把柄早就被牢牢握在政府手裡了。」燒杯杯接著說:「不過這也無法證明清流與這整件事情無關,頂多說明他是在祜塵找上我們後,才開始和另一位準幕僚合作的。」

  「不然,他不可能會知道祜塵在這;也不會知道她正在尋找《百日集》才對。」


  「我覺得我們正被耍著玩。」誠旋即開口,語氣很是不善:「幕僚、準幕僚,不提其他節外生枝的勢力,光這兩方到底對我們抱持著什麼態度,還有他們彼此之間究竟是有還沒有什麼?站在我們的角度根本看不清。」

  「簡單來說,現在我們誰都不能相信——恐怕就連清流也是。」

  「真是……要是當初沒有跟著有奶造那個孽……」

  「對了!清流,清流他還跟你說了些什麼?」誠碎念幾句,接著又問向優.曇華,但對方反應給人的感覺並不太好。

  「『一號首級』……」

  「『一號首級』?」

  「他要我們把這人逮住。」兔耳女子平鋪了張海報上桌,那是張通緝令,上頭印有「『一號首級』時光包京」的字樣以及勉強能認出長相的照片。

  「欸、我記得這是清流說的——吶,就是在森林裡遇到地下大監獄的典獄長那時候……你們記得嗎?」旺旺首先驚訝,並要其他人看看這張通緝令——其中對海報最感到震驚的人是醉仙望月步,還有祜塵。

  「喂……這個人……」醉仙望月步注視良久才得以開口,他眼神飄向一旁的祜塵。

  照片裡的人,頭戴一頂紅邊棒球帽,前片的刺繡他認得出來——那是大聯盟棒球隊「BJ市信天翁隊」的隊徽。

  「——在中華料理店遇到的那個……!」至此,祜塵的記憶也被喚醒,頓時倒抽一口涼氣。

  「不過,這是他自己的事吧,誰叫他要誇下海口,說要幫那個典獄長抓到這傢伙呢?」

  「這傢伙交給我。」

  「咦?」燒杯杯愕然以對,因為她的話才剛說完,醉仙望月步便馬上補了話上去。

  「這傢伙交給我。」

  紙袋男子又重述一次。

  「醉仙,別自找麻——」

  「你們別忘了,就是他在森林裡襲擊小鹿乃控的。」醉仙望月步口氣雖無起伏,拳頭卻握得越來越緊:「我不管清流怎麼想,這是為了小鹿乃控。」

  「醉仙……」

  對此,鹿乃控只是靜靜處在一旁——不,不能因為自己讓同伴意氣用事,女子恢復理性,勸說道:「不對,醉仙,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才對。」

  「那不是問題,放心吧!」從紙袋頭套所挖空的洞中,能略微見得男子的雙眼瞇成弧線,他也豎起手指一一清點起來:「總之,我們要解決的事情有虎曜金星,去找那個叫伊格斯的傢伙;把那個叫做時光包京的傢伙給抓住;還有幫這傢伙找到《百日集》。」

  「《百日集》?」旺旺眉頭突然皺起,面帶狐疑。

  醉仙望月步以拇指指向祜塵,毫不猶豫答:「是啊,反正線索都在眼前了,就幫這傢伙找找吧!」

  被指點的青少女一聽,立即撇過頭,只露出戴著眼罩的那一面側臉。

  「可以是可以……我有預感,《百日集》這事也在無形之中早就跟我們扯上了關係,就算是為了自己,我們也不得不去做吧……唉~」到此,燒杯杯只能說備感無奈,嘆出一口長長的怨氣:「最近在這座城裡發生的這麼多事,好像只剩下最後一樣寶物跟我們沒關係了。」

  「誒對了,話說最後一樣寶物是什麼來著?」

  「魔哭丸骨光,是把妖刀。」

  「唷~妖刀,真恐怖。」

  優.曇華簡答完,誠相當配合地故作冷顫,引起眾人發笑,氣氛終於不再那麼凝重。

  只有優.曇華獨自望向桌面上的三張塔羅牌——三張牌自祜塵剛剛擺好以後,就不曾動過。

  由左至右依序是月亮正位、戰車逆位,以及寶劍五逆位。

  ……

  清流……

  你到底想做什麼?



碎碎念:

唉,清流啊清流

自己的工作自己做,不要都丟給別人

不過這下子大夥至少有個方向,知道該往哪去了

不用像前面跟群無頭蒼蠅一樣到處繞,還觸發奇怪的支線

最後,塔羅牌請大家自行解牌囉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還請在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請務必留言提醒,我會立即修正

BGM僅旁襯,非本人所有,如有侵權敬請來訊告知,並且會立即撤下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若你願意且有餘力,不妨點個贊助

你們的任何鼓勵都將成為我繼續創作的動力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塔羅牌,嗯,感覺好有趣~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呢(✪ω✪)
2024-06-21 08:57:37
『。』
骯,敬請期待囉[e16]
2024-06-21 12:36:22
日日穀
我就知道那個中華料理店的棒球帽男子是個怪傢伙...!咦、不對,原來是被通緝的『一號首級』?(⊙_◎)
不太懂塔羅牌呢,不過看上面的留言猜測,感覺距離局勢轉好還有一段路要走
是說清流在小卡上留的那些話好像宗教宣傳會出現的標語XD
2024-06-22 00:00:18
『。』
骯,想不到那個遞出辣椒粉的好人竟然是被通緝的逃犯!
可是、他遞了辣椒粉給我們耶(?
塔羅牌還是只能當個參考,真的想知道醉仙等人會有什麼發展只能繼續看下去才行了
齁齁……宗教標語是吧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91/17.png
2024-06-22 00:35:01
艾爾琈忠實粉絲
魔哭丸骨光聽起來中二又帥氣耶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1/02.png
對那把妖刀有興趣,最後一樣寶物,雖然說沒有扯上邊,但總覺得之後還是會被扯上關係XD??
期待塔羅牌的真正解答///
2024-06-22 00:54:06
『。』
骯,還是把被詛咒的妖刀,超級煞氣有木有~
塔羅牌不一定會有解答,它只是個意象,讓各位自行解讀
等到結局再回來看這副牌,我想會挺有趣的哦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697/03.png
2024-06-22 01:10:36
懸著提燈的月彎兒
筆跟小卡片是百日集的線索...感覺這三樣本身也可以湊成一個套組...嗎?
有點好奇阿祜做了什麼壞壞的事才被關進監獄(被打

也越來越好奇清流的想法了
2024-06-22 08:59:18
『。』
骯,原來是一組的,阿祜看起來是冤獄呢……[e36]
2024-06-22 10:37:35
M•三尾喵·噗噗·Anita
喵姆…感覺榆館的人們都身陷多種困境裡默庵,祜塵好可憐喵..https://media.tenor.com/U7OjNWBHD_IAAAAC/peach-and.gif
2024-06-25 04:19:48
『。』
骯,真的委屈他了 嗚嗚
2024-06-26 22:48:5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