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四章 第七十四幕 很高興認識你

臨風慕筆 | 2024-06-15 09:30:07 | 巴幣 110 | 人氣 430


第七十四幕:很高興認識你
 
 
       「是說我嗎?」
 
       冷雨冰的角色外觀是正常的人類,不過以人類體型來說,身高仍然較為矮小,驚慌失措的模樣也和半獸族的小動物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這裡也沒其他人了。」香辛料打趣地說道。
 
       說起來,這兩人是頭一回碰面。
 
       後來進入Evidence的新公會成員大多都沒有聽過關於Evidence和微風築之間的關聯了,頂多就是聽過關於微風築這個大公會的名號,但實際上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公會長在很久以前也同樣是屬於微風築的成員之一。
 
       「別老是從我這邊挖角啊……你那兒的人還不夠多嗎?」
 
       艾薩斯有些無奈的看向香辛料。
 
       對於這位前任的會長,他也是沒有什麼辦法的。
 
       「你離開的時候好歹帶走了五個,我都還沒跟你計較呢。」
 
       「……」
 
       艾薩斯當然知道這件事情,連同他在內,至少有六個人離開微風築。
 
       由於作為主要核心骨的香辛料還在公會裡,所以微風築並沒有因為這點人數的缺失而無法繼續經營下去,不過後續香辛料究竟還對微風築的內部做了哪些調整和措施,他們就不知道了。
 
       「不過這不是我找到的人,硬要說的話,那應該是阿風帶大的吧。」
 
       「……其實也沒有。」
 
       這種親屬關係的說法建箴可承受不起,實際上自己也沒有真的教會她關於神官和補師的觀念。
 
       但是如果要問自己的想法的話,那麼建箴肯定也不會樂於見到冷雨冰被這麼順勢從Evidence被挖角到微風築去。
 
       至於理由的話,一時半會兒自己也說不清楚。
 
       但是就像香辛料說的,當時他們離開微風築的行動肯定還是給了身為會長的他帶來了不少的麻煩,這種牽涉到人與人之間關聯的內容,本來就有很多講不清道不明的問題。
 
       還好香辛料似乎並沒有這樣的意思,也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
 
       「擔心過頭了吧?我明明啥都沒說。」
 
       「那你就別問那種會讓人擔心的問題啊……」
 
       總感覺在面對香辛料的時候,艾薩斯顯得並沒有那麼從容,而那並不是在道理或情感上的問題。就算他們倆同為公會會長的身分,香辛料天生的領袖氣場還是比起艾薩斯要強烈得多了。
 
       就算玩家之間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身分高低差別,但是本身所具備的人格特質和魅力,還是會從行為與字裡行間顯露出某種超凡的氣勢。
 
       「我也就隨口問問而已,沒有想要跟你搶人的意思。」
 
       「隨口問問?」
 
       艾薩斯會表現出這樣困惑的情緒也是很少見的,不過建箴認為在現場的談話內容裡,感到最為困惑的人大概莫過於滿是茫然的冷雨冰。
 
       「最後的那個治癒聖殿,你有看到吧?」
 
       「那當然。」
 
       除了直接接受技能效果的自己,香辛料和艾薩斯都看到了冷雨冰那個位置巧妙的範圍治療。
 
       「挺像你不按牌理出牌的風格不是嗎?」
 
       如果是一般補師,那個位置甚至會被視為是操作上的失誤,但在經過臨風配合後,她所施放的位置瞬間反倒成為了一種傑出的預判。
 
       臨風如果沒有受到治療的話,當時的情況或許會變得更加危險。
 
       而在一瞬間找到技能範圍最短點位的冷雨冰,就算不是有意為之,而是某種接近直覺的判斷,也仍然是一件讓人詫異的事情。
 
       就像香辛料說的,那很像是艾薩斯那種不按牌理出牌的思考邏輯。但也大概只有像他們這樣站在最近的地方,並且時刻注意著整個場地戰局變化的他們能夠注意到這件事情。
 
       補師的判斷,還有坦職的配合,成為一種默契的連結。
 
       「呃……啊?什麼?」冷雨冰聽得一頭霧水,這傻憨憨的模樣把兩個會長都給逗樂了。
 
       「意思是剛才那個技能妳放得很好。」
 
       碰上需要誇獎的地方,這兩人是不會吝惜於口中的讚美的。
 
       「呃……謝謝?」
 
       大概是真沒受過這麼直截明瞭的讚美,冷雨冰的態度明顯不像是因為開心才陷入這樣呆若木雞的模樣,而是因為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值得被褒獎的事情,所以才顯得大腦反應不過來。
 
       「剛剛有一瞬間,我還以為是這個傢伙心血來潮開了小號來練習奶媽手法。」
 
       香辛料所說的「這個傢伙」肯定也就是艾薩斯了。
 
       「拜託,我哪有那麼多電腦可以拿來開小號。」
 
       讓建箴不由得想要吐槽的地方是,艾薩斯表明沒有辦法做到的理由是他並沒有可以能夠拿來雙開遊戲的硬體設備,而並非是他本身的操作無法做到。所以照敘述去推導,只要給艾薩斯充分的電腦設備,他其實還是有可能做到同時一次操縱兩隻角色的。
 
       ……還是別想了吧。
 
       越是去探究艾薩斯的極限在什麼地方,看到的就越是顛覆認知極限的結果,這是很久以前自己就已經知道的事情。
 
       「呵,你這傢伙還是跟以前沒什麼變化,就算當了公會長也是。」
 
       「我自認自己還是有稍微進步的,雖然也沒有人可以幫我證明就是了。」艾薩斯做出吐舌古靈精怪的表情。「何況表現精采的也不只有她而已,我覺得以第一次挑戰Boss來說,他們的表現已經很棒了。」
 
       艾薩斯所看的並不只有看著冷雨冰,也包含在場其他人的表現。
 
       「那些都是你後來找到的人?」
 
       「不是我,是他們。」艾薩斯的回答聽起來很自豪。
 
       而香辛料則像是將這句回答反覆思度,沉默了好一段時間後,最終才緩緩從艾薩斯的話裡得到了一個簡短的結論。
 
       「……是個好公會。」
 
       建箴不禁想像著,香辛料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有著怎麼樣的心理變化。
 
       如果他們之間並沒有那麼熟悉,只是基於普通公會會長之間像是交際客套那般互相稱讚,那其實算不上什麼問題,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對於艾薩斯和香辛料之間,這樣的稱讚卻顯得有些微妙。
 
       那是不是意味著香辛料間接承認了艾薩斯當初選擇脫離公會、重新創立新公會的選擇的做法?甚至認為艾薩斯比起他還更加有經營公會的才幹?
 
       很多事情不去想那麼多的話,其實都沒有那麼複雜。
 
       如果只是要問自己的想法,Evidence是不是個好公會?那麼自己絕對是想都不用想就能給出肯定的答案。但是如果詢問這個問題的人是香辛料,那這其中就會同時摻雜某些來自於過去的情緒。
 
       說出這話的香辛料看起來雖然是坦然的,但在建箴眼裡卻又有些落寞。
 
       私信傳了過來。
 
       向臨風傳遞訊息的不是別人,正是近在身旁的冷雨冰。
 
       至於為什麼會這麼做,就算不用多解釋理由,建箴也大概猜的到原因是什麼。
 
       「那個……他們之前就很熟嗎?」
 
       冷雨冰盯著兩人的對話,感覺那是她無法進入的氛圍。與完全不打算讀懂氣氛的宗豪不一樣,冷雨冰的思緒還是更纖細得多,就是這麼幾句對話,她大概也察覺到了香辛料和艾薩斯之間關係的不一般。
 
       「簡單來說,他是我們之前待過的公會會長,只不過後來我們離開又再創了一個新的公會。至於他們到底熟到什麼地步,我其實也不太清楚。」
 
       如果要說到關係和立場的改變,那艾薩斯的變化肯定是最大的,至於香辛料的話,依舊還是跟他們離開的時候沒有太大的變化。
 
       一邊是已經坐擁人數和名氣的大公會,而另一邊是連世界Boss都要尋求外援協助的新興公會。光是環境的不同,就足以形成態度對應上的差距。
 
       「所以有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嗎?」
 
       建箴一愣,沒料到她會這麼問。
 
       冷雨冰看起來對於公會發展的歷史並沒有多大的興趣,她所關注的焦點,似乎只有艾薩斯和香辛料之間的關係。
 
       「大概……沒有吧,我們當時退出公會的時候沒有發生什麼,頂多只是會長覺得我們退出公會是件可惜的事情。」
 
       建箴回憶了一下,當時一切都發生的太過平靜,以至於就連退出公會這件事情也並沒有什麼明確的實感。就像是臨時找了個公會落腳,和不少人有過交流接觸,卻始終沒有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
 
       要說自己留下最多的印象,大概也僅止於和一拳定天下和月靈貓在副本失利,稍微鬧出了一點想法觀念上的不合。而且後來兩人也在他和宗豪退出公會以後相繼加入了Evidence的行列。
 
       至於香辛料所指的是對於公會層面而言的可惜,還是對於他自身認為的可惜,那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沒有發生過什麼不好的事情,那為什麼還會離開呢?」
 
       「這……」
 
       面對冷雨冰的靈魂提問,建箴的腦中並沒有找到特別合適的答案。雖然也可以半敷衍的回答這個問題,但是感覺冷雨冰又似乎並不只是抱持著隨口說說的這種態度提出這樣的疑問。
 
       她是認真的,她是真的感到困惑,既然並沒有發生不愉快的相處,也都是個性很好相處的人們,為什麼最後還會選擇分道揚鑣?
 
       如果非要說的話,那麼建箴唯一能夠想到的大概就是「理念不合」這樣一個含糊的理由。就算是個性再怎麼好的人,具有如何的人際魅力,在想法和做法上也未必不會有所分歧。
 
       有時人際關係就是這點微妙,有時明明相處起來還不錯的人,最終卻沒有走上同一條路;而有些處世接物顯然與自己不合的人,也未必不會最終成為漫長人生裡的一場孽緣。
 
       「我說不出明確的理由,但我不後悔這麼做,我相信艾薩斯也一樣。」
 
       「為什麼?」
 
       「因為就像他說的,我也覺得這是一個好公會。」
 
       即使初衷並不完全是因為想建立公會,而是想看看艾薩斯會建立出怎麼樣的一個公會所以才離開了微風築。但當自己不再只是旁觀者,而是成為了主要的當事人之後,那樣想法也開始有了變化。
 
       就算多少有些自賣自誇的意味,但這個由他們慢慢構築建立累積而成的公會,自己也肯定也挾帶了一些私心的情感在裡頭。
 
       「如果當初你們沒有離開公會,我是不是也不會遇見你們?」
 
       建箴又是一愣。
 
       他知道,這是沒有意義的假設,因為對他們來說這已經是既定的事實。
 
       但如果真的順著冷雨冰的想法去思考的話,的確如果他們並沒有離開微風築,仍然待在香辛料的公會裡。很多事情的確有可能會朝著和現在完全不同的方向發展。
 
       可能他們仍然過著平靜的遊戲生活,每天上線看看有沒有什麼要做的事情、公會裡有什麼活動就試著參與、偶爾帶領一下剛加入公會的新人、哪個副本隊伍需要幫忙就去串個場支援,那種說不上有趣,卻是對平凡玩家很正常的日子。
 
       那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絕大多數的玩家在熟悉遊戲的環境後總會進入那樣的階段。而在已經發展穩定且具有規模的大公會,情況則更加顯著,
 
       「可能吧。」
 
       他只能夠做出含糊的回答。
 
       或許自己還是有可能會和冷雨冰相遇、產生交集。然而他們之間的關係肯定不會像現在那麼錯綜複雜,只是單純在同一個公會裡互相認識的成員罷了。
 
       人的緣分就是如此,即便只是一個環節的差距,最終的結果就會天差地別。
 
       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世界仍然會依照某個既定的結果進行收束,即使過程中間會有些微的改變,最終的結果仍不會產生變化。
 
       然而對於只能看到當下也只能活在當下的他們來說,他們所經歷的那些緣分,就是人生中僅此一次不可能回頭的相遇。
 
       包括和艾薩斯的認識、包括因緣際會進入微風築的事情、還有那些在副本中發生過,那些喜怒哀樂的種種、那些各種不同的相遇。
 
       他們不會後悔當時的決定,因為他們也沒辦法後悔。從Evidence公會被系統受理成為正式公會的那一刻起,他們的心裡就已經默默地做出了決定。
 
       「所以,我其實很慶幸自己能幫艾薩斯建立起這個公會。」
 
        建箴甚至不確定冷雨冰能不能聽懂自己到底在說什麼。
 
        事實上,這種話他既不會和艾薩斯直接表明、不會跟不在乎這件事的宗豪聊起、也不會和當初和他們一起離開的月靈貓和一拳定天下講述。
 
       至今唯一讓他坦白毫不顧忌講出這些話的,只有冷雨冰。
 
       並非因為她是自己能夠信得過的對象,也不是指望她能夠完全理解那些關於公會之間的變遷轉折。而是出於她是自己從進入Evidence後初次招收的新人,或許她也多少能感受且親眼見證了關於這個公會的成長和變化的想法。
 
       可能她未必完全明白,但她或許也能多少體會那樣的情感。其實就算不明白也無妨,至少不會像和宗豪談話那樣對牛彈琴。
 
       可能是出於某種情感的趨使,在建箴眼中的冷雨冰,雖然並不敢說自己對她有多麼熟識,但是心裡仍把她視為一種特別的存在。
 
       像是印痕作用的刺激般,初生的新手會對第一個幫助自己、認識這個遊戲的老玩家產生強烈的印象。然而有沒有一種可能,老玩家也同樣會對自己第一個遇見,帶領成長的新手寄予某種特別的情感?
 
       建箴沒有接著往下說,過度用腦的餘熱還有臨近夜半時分的睡意,會醞釀出一些特殊的想法,某種在平時其他時候不曾產生的念頭。
 
       而冷雨冰沉默了許久,似乎是在思考著,也可能仍然有所困惑。
 
       香辛料和艾薩斯的隊伍信息一來一回的占滿了對話框,偶爾象徵公會頻道的綠色文字點綴其中,卻遲遲沒有等來冷雨冰的回應。
 
       大概不回應也是一種答案?
 
       建箴心想,倒也不生氣,這樣的情況自己也並不陌生。搞不好冷雨冰其實早就已經精神不支睡倒在了螢幕前也說不定。
 
        然而就在建箴準備打斷香辛料和艾薩斯,在公會頻道說聲晚安下線休息的時候。密語的訊息卻又傳了回來。
 
       很簡短的一段文字,內容也並不複雜。
 
       但在建箴看到那句話時,他的內心不禁又再次鼓譟起來。不知道究竟有意還是無意,但是她的話卻總會不經意地撩動自己原本試圖平靜的內心。
 
       儘管自認並不是在遊戲中會輕易受影響的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冷雨冰所說的內容就是特別容易令他的內心產生動搖。
 
       對話框裡與其它文字不同,特別顯著的粉色密語文字說道:
 
       「我也很高興能夠認識你。」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