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夏日的轉角(下)(Summer Pockets REFLECTION BLUE 同人)

夜臨 | 2024-06-15 08:06:23 | 巴幣 20 | 人氣 108


小時候,我們彷彿有著永無止境的時間。

在公園互相追逐,或者跑到商店花好長一段時間選擇想吃的點心。

等到太陽下山,我們揮手道別。即便不用特別提起,我們也會相信明天會是充滿樂趣和冒險的一天。

──這種心情,已經多久沒有了呢?

我一邊喘著氣,一邊躺在地上。過去的回憶就像是幻燈片一般快速播放。

「羽依里先生,你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羽依里?」

我揮揮手,告訴兩人自己不要緊。

小未鼓起臉說:

「羽依里先生,才剛激烈運動完不可以立刻躺下。這是連小孩子都知道的事!」

「啊,抱歉。」我緩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小未雖然嘴上抱怨卻還是幫我撿起了桌球拍。

「羽依里,沒事吧?」「哎呀,別在意啦,羽依里,下一次再挑戰就好啦!」

天善與良一也來到我的面前關心,但我真的沒事啦。

這麼說完後,我望向一旁,稻荷正搖晃著尾巴宣告勝利。

「蹦!」牠發出喊聲,似乎在尋求新的挑戰者。

「什麼?這是在向我發出挑戰嗎?行吧,我就接受你的挑戰。」

天善扶了下眼鏡,執起了球拍來到桌前。

「喔喔!上吧,天善!」良一握緊拳頭為他助威。

「大家都很有精神呢。充滿活力的樣子真讓人開心吶。」鷗瞇起眼睛,坐在椅子上露出微笑。

我對這句話深有同感。

光是待在這個地方,一同度過悠閒的時間。心中空缺的什麼就會因此被填滿。

暑假明明才剛開始不久,我卻希望這段假期能永無止境地延續下去。


在那之後,我們輪流進行對決。等回過神來已經是黃昏了。

跟大家告別的我,揹著玩累的小未漫步在沿海的道路。

帶有一點涼意的晚風吹過我的劉海,也輕輕掀起小未粉色的頭髮。

到頭來,稻荷所追求的在轉角的邂逅會不會成真呢?

我一邊想著,一邊感受小未那規律的寢息。

這麼說起來,當我來到鳥白島的第一個早上,還是小未叫我起床的。

而前一晚,我甚至還不小心用了她用過的洗澡水。

我有點記不清楚那時的味道,直到現在我才又回憶起來。

那是一股無法用任何東西來比擬,讓人打從心底感到平穩的氣味。

就連為什麼會浮現這樣的感覺,我也不太清楚。

擅長做炒飯,甚至獲得島上大家的寵愛,普通地跟同齡孩子玩在一起的小未,她的家中到底發生什麼事?我感到有些在意。不過這種事除了她想告訴我之外,我也不好當面問她。

我揹著小未緩緩走上坡道,疲憊的雙腿有些吃力,但還撐得下去。

正當我這麼認為時,一陣強風颳來,我的身子大幅向後,恰好,踏出的腳踩到了路面上的一顆石塊──

前方的天空歪得讓人生寒,彷彿一切都要離我遠去。

我一手奇蹟般地緊緊抓著小未,一手卻空虛地朝向前方伸去。

啊。回憶起來了。那個時候。

逐漸聽不到外頭的聲音,自己一個人往陰暗的水底墜落。

那個時候我也是像現在這樣,不自覺地伸出了手。然而,我無法抓住任何東西。

絕望與不堪吞噬了我,將我向下拉,沉入無底沼澤。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溫暖的觸感包覆了我冷到發抖的手掌。

朦朧的視野退去,眼前的人緊咬著唇瓣,用盡全力的兩隻手微微顫抖,在那一瞬間的平衡下,我終於能重新站穩。

「你到底在做什麼,走在路上還在發呆,一不小心可是會死掉的。」

我第一次聽見她發出那麼大的聲音。

這個聲響,彷彿在用鼓錘猛烈地敲打我心中的大鼓。

她的臉上掛著冷漠的表情,卻展露出一股怒意。

她的指甲刺入我的肌膚,似乎是在當下用力過猛。

鳴瀨白羽。不知為何,她的名字──在我的心中不斷迴響。




海浪拍打出破碎的浪花,夜色稍稍遮蔽了皎潔的月光。道路旁的樹叢傳來夏天特有的蟲鳴,柔軟的沙灘上,即便方才鬧出那麼大的騷動,小未卻沒有半點醒來的跡象,但我在心中卻也鬆了一口氣。

我讓她枕在我的大腿上。一旁的白羽則望著茫茫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沉默刺痛著我的背脊。我確實不該在路上胡思亂想,還差點發生意外。

我不知道怎麼開口,有點支支吾吾的,最後還是擠出了聲音:

「啊……那個,謝謝你救了我,白羽。」

「……」

白羽沒有任何回應,甚至也沒轉過頭來與我對視。

「……」

我靜靜等候,大概又過了十秒左右,才傳來她的嗓音。

「那個時候,你在想些什麼?」

在想些什麼啊……我的腦中充斥了各種思緒,許多想法混雜在一起,讓我一時之間不曉得怎麼開口。

「羽依里你是為了什麼來到這座小島的呢?」

出乎意料的,白羽的氣似乎在不知不覺間消了,這句話與其說是責備,更像是困惑。

「在剛來到鳥白島的時候,我應該跟妳說過吧。我……是逃到這邊來的。」

「不是這樣。」白羽轉過來,她輕輕搖頭,打斷我的話:「羽衣里來到島上的理由我知道,但是,我是在問羽衣里來到這座島後,究竟想追求些什麼。那個……羽伊里一直在思考那樣的事,不是嗎?」

思考啊……我將手輕輕拂過小未的臉龐,撥弄被風吹亂的細髮。

然而,風並不會停下來,這個動作感覺毫無意義。

「……我啊,自從來到這個島上,一直在想自己應該要做些什麼,不過,鏡子阿姨一直沒有將事情交代給我,我每天都像現在這樣閒逛。日子也在不知不覺間過了好幾天。」

那時我充滿焦躁,而這樣的情緒在過一段時間之後轉為消極。倘若我不每天出門,或許會被自己心中那股黑暗的漩渦吞噬。

「不過,來到這座島後,我認識了許多人。即使是一點點,但我最近也慢慢開始覺得,自己在這段時間得到了什麼珍貴的事物。呃……我其實也不太明白自己在說些什麼,總之就是,我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有時也會被人扯上麻煩,大家一起做些什麼蠢事,這樣的感覺倒也不壞……什麼的。」

「……」

或許是我說得不清不楚,白羽陷入了沉默。過一會,她問道:

「羽依里覺得開心嗎?在這座島上。」

嗯,我發出肯定的聲音。出乎意料的,我不用思考,身體就自己做出了反應。

「雖然明白自己在逃避現實,但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就像是小時候度過的暑假,能漸漸感受到樂趣。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

「是嗎……」白羽輕輕附和著,我也開始覺得,現在的氣氛讓人感到愜意。「羽依里你,在這座島上尋求與大家的邂逅,我是這麼想的。島上的大家,也因為羽伊里而綻放笑容。」

「是這樣嗎?」

「嗯。羽依里你,有一種讓大家露出笑容的力量。」

白羽肯定地說道。這句話讓我的心有點癢癢的。

「那麼白羽呢?」

「唉?我?」白羽半開著嘴,露出意外的表情。

「白羽說了,我有讓大家露出歡笑的力量,那白羽呢?」

白羽微微低下頭,不發一語。

我能感受到她所說的「大家」,在大多數的時候都不包含她自己。

她就像是站在遙遠的位置,靜靜地注視大家。與我們劃出界線。

「妳會因此露出笑容嗎?」

「……我不知道。我從以前開始……就不知道這種事。我一直,一直都是一個人。」

聽到她的告白,我的內心揪緊。忍不住──說出了下面的話:

「我啊,相信白羽,相信妳說的,我有那種力量。那麼就算現在不行,總有一天,白羽肯定也能嶄露笑顏。」

「為什麼……要跟我這麼說呢?」

白羽用微弱的聲音道,倘若不仔細聆聽,就會輕易被風聲蓋過。

我思考了一下,回應道:

「第一次在游泳池見面時,妳不是生氣地要我『滾一邊去』嗎?既然我讓白羽不高興,那麼我想讓妳高興回來,應該……是這麼回事。」

「嗚……」多半想起了當時的事,白羽的耳朵紅了起來。

「羽依里,你不用在意我的事,最好也別跟我扯上關係。這麼做的話不會有任何好處。」

「我又不是為了得到好處才想這麼做的。」

「……」白羽瞥了我一眼,接著緩緩移開視線。

「總之,我的事怎樣都好。我不希望有人再遇上危險。」

「嗯,我下次會小心的。」

白羽感覺十分固執,雖然我根本不認為她說自己怎樣都好,但繼續爭辯下去也沒意義。

「這孩子依賴著羽依里,所以,要好好保護她才行。」

白羽用溫柔的目光看著我大腿上的小未,她所說的話提醒著我有可能犯下的大錯。

倘若白羽沒有出現在那邊,我跟小未已經滾下坡道。搞不好還因此受了傷。

我告誡自己不要再度犯錯。

要是有了這樣的警惕,是不是就能不再造成什麼遺憾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小未的眼皮動了幾下,她睜開朦朧的視線,對著虛空道:

「……羽依里先生,幫我把爐子上的炒飯端過來。今天的晚餐是吻仔魚炒飯唷……」

聞言,我露出苦笑。今天果然還是吃炒飯啊。白羽則是端詳著我和小未的表情。直到小未打了個呵欠,她才重新望向夜晚的天空。

雲層散去,天空中一輪明月宛如在對陸地上的我們輕輕招手。

白羽雪白色的長髮,就跟我搭船來到鳥白島的那個上午一樣,

順著風飄舞,不知要飛向何方。

而我──又能為她做些什麼呢?

從這天開始,我經常不自覺地這麼想道。


fin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