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自創短篇連載』怪物與少女109

井爵 | 2024-06-14 22:33:48 | 巴幣 1442 | 人氣 111


怪物與少女歐洲之卷前情提要:

怪物叔叔一行人與球球因為中毒而待在七彩水晶寶石城中治療,由泰德和儷馨面對對衝擊而來的災禍。

厄飛爾子爵在一片毒霧中對泰德和儷馨的指責不削一顧,對兩人發動了猛攻。

經歷一陣苦戰後,泰德和儷馨終於打贏厄飛爾子爵,雖然厄飛爾子爵吐露真相,

但是厄飛爾子爵不死心的化為龍魔魔獸,對泰德和儷馨再一次猛襲。

此時怪物叔叔一行人與球球解毒完畢後趕到,聯合大家與球球的力量才打贏厄飛爾子爵。

事後怪物叔叔一行人與球球受到霍桑夫人的招待,吃了一頓美味的午餐,

並且藍水晶也對自己的遭遇和背叛經過娓娓道來,最後霍桑夫人提出動用秘寶的力量,

前來奪取愛爾蘭,訂計畫名稱為『愛爾蘭夜間翔天作戰』。

而在休息之後,晚餐時間怪物叔叔提出關於『幻鹿』紫銀所在的線索疑問,

霍桑夫人似乎沒有頭緒,但是儷馨卻願意提供建議,究竟儷馨的建議能成為扭轉戰局的關鍵之一嗎?

-----------------------------------------------------------------------------------------------------------------------

(議看完小說再點進去看連結,避免被劇透喔!)

本話新登場人名連結(請點擊紅字):格萊歐.克歐薩侯爵、宓蓮、赫虎、仙鄲

本話登場關鍵字連結(請點擊紅字):『乙太秘寶』、『奪襲反攻』、『開度走漏』

-----------------------------------------------------------------------------------------------------------------------

『自創短篇連載』怪物與少女109

七大洲篇第五十三章:歐洲之卷(末之二)--折翼的宴席(5)

愛爾蘭夜間翔天作戰

井爵
2024/5/27創作
2024/7/10修改

泰坦星系數據化地球西歐--蘇格蘭拉斯哥市:海底基地內部餐廳

  儷馨的一席話讓我們與球球相當摒息以待,霍桑夫人也滿心期待地等待儷馨繼續講解。

「本姑娘小時候的記憶中,有流傳在故鄉德國東方位置:『中歐的幻鹿傳說』,這個故事是講幻鹿紫銀大人曾經為了報答棕銀大人的恩情,特地跨國度領域來到西歐各地,留下銀紫色乙太力量結晶,為了在緊急危難時可以讓西歐的子民們可以運用,紫銀大人也有留下他的行動蹤跡,方便西歐子民們可以及時聯繫到他向他求援,不過這個故事已經不可考,很多關鍵內容都喪失了,在英格蘭地區只剩下一個特殊標記有紀錄下來,記得是長這樣: 。」

  儷馨說完,在迷你型環調機畫出了一個方形卻朝四面八方放射出四個箭頭的形狀,說明這是紫銀大人的傳說故事中僅存的線索了。

「很有意思的圖形,關於這個圖形的解析妳怎麼看,遠古龍女AI女士?」

  霍桑夫人看向儷馨的迷你型環調機螢幕中的遠古龍女AI影像,向她提問著。

「請稍等片刻,本AI立即進行解析。」

  遠古龍女AI在迷你型環調機程式中開始運算,我們一邊等待一邊繼續用餐,遠古龍女AI在高速運算解析後,在迷你型環調機產生另一個圖形:

「這是?」我們和球球與霍桑夫人看的一頭霧水,此時遠古龍女AI解釋:「本AI將這個英格蘭標記解析後圖形,與蘇格蘭和英格蘭與威爾斯和愛爾蘭地圖,相互對照給大家和球球殿下看看,請看下圖。」


「箭頭的方向都鎖定在愛爾蘭與英格蘭之間的海域中『曼島』這個位置!」

  泰德驚呼,我們和球球與霍桑夫人則是不解的好奇向遠古龍女AI問道:「之前的符號是       ,但是遠古龍女解析後怎麼變成反向與旋轉呢? 」

「是這樣的,原本的符號意思是從英格蘭的某地點,向四個方向散發出銀紫色乙太能量給四個地區使用,所以要追溯原本的發散來源,必須反其道而行,逆向回去再比對四個區域的銀紫色乙太發送方向,加上旋轉座標就可以精確定位出真正的銀紫色乙太發送來源地點,是位於『曼島』這個區域,也有很大可能是紫銀大人目前的藏身棲息地。」

  遠古龍女AI不疾不徐的解釋,而霍桑夫人也說出關鍵。

「自從五百年前黑褐妖精入侵整個歐洲,位於中歐的紫銀大人和中歐的居民們奮力抵抗,卻慘遭敗北的命運,自從那時起紫銀大人就下落不明,整個中歐也成了黑褐妖精的機密大本營,具傳紫銀大人給予西歐的子民銀紫色乙太能量後,因為對抗黑褐妖精元氣大傷,力量也被黑褐妖精封印,而紫銀大人一直潛伏在西歐某地等待力量恢復與封印解除。」

  霍桑夫人的歷史回顧也讓大家與球球更加確定紫銀大人的位置,因此我們和球球決定在攻下愛爾蘭後,趕往『曼島』尋找紫銀大人的下落。

--------------------------------------------------------------------------------------------------------------

泰坦星系數據化地球西歐--蘇格蘭拉斯哥市:海底基地內部指揮中心

  在享用完晚餐後,我們和球球又休息一小時才來到了作戰時間,夜間九點整,我們和球球已經全副武裝,而儷馨斷裂的紅紫色標槍也用裝置上迷你型環調機的武裝修復系統修理完畢,而霍桑夫人也另外提供新的紅銀色鎧甲給儷馨穿著,大家和球球終於準備就緒,跟隨霍桑夫人來到了海底基地內部的指揮中心。

「現在臣妾會動用『乙太秘寶』的力量施加到你們和妳們與球球殿下身上,千萬要記得,不到緊要關頭不要隨便過度消耗『乙太秘寶』賜予的力量,不然產生的副作用會十分劇烈,最糟糕的狀況下是立即死亡。」

  霍桑夫人相當嚴肅的說道,我們和球球都抱持著覺悟點點頭示意。

「開始囉!喝~哈!」霍桑夫人雙手快速擺弄,解除銀紫色外層封印,接著打開『乙太秘寶』的封印盒,一陣發出七彩光芒的乙太寶珠,在霍桑夫人的雙手運用下,竄出彩虹般的光芒滲入我們和球球體內,溫暖而不躁熱,感覺全身上下湧起一鼓力量,一陣色彩繽紛的光環繞在我們和球球周遭,霍桑夫人手上的乙太寶珠也完全消失殆盡。

「大家和球球殿下已經獲得上天下海遁地的力量,只要心中冥想即可發動,但是要用意志力控制力量不要使用過度,就像大家和球球殿下之前學會吞噬運用乙太的鬥魔術技巧那樣。」

  霍桑夫人提到『鬥魔術』這個詞讓我們和球球十分懷念,同時畢彌奴女士也有在星際傭兵團學過吞噬乙太並加以運用的技巧,而儷馨顯得比較生疏,但是不服輸的說道:「本姑娘雖然沒有學過東歐的鬥魔術,但是本姑娘對運用體內乙太也有練習過,相當有心得喔!」

  泰德也稍微指導儷馨鬥魔術的運用乙太技巧,儷馨的領悟力很強,很快就熟練掌握。

「那麼準備好,海底基地有專用高速通行密道會將大家與球球殿下送往蘇格蘭的海岸邊領空,到時候就要靠你們和妳們與球球殿下自己利用『乙太秘寶』的力量飛行了!」

  霍桑夫人大喊,命令艾鮥小姐打開海底基地指揮中心這邊的專用高速通行密道,我們和球球依序來到了指揮中心的右下層,艾鮥小姐在銀色透明琉璃牆面輸入密碼,開啟一道暗褐色大門,待大家與球球全員到齊後,示意我們和球球暫時閉住呼吸五秒鐘,隨後暗褐色大門緊閉關上,一陣強烈的水流與海壓差將我們和球球吸入,在超高速水道中體感大約過了大約五秒,我們被噴泉一般的推進力湧出到天際,然後大家與球球熟練的冥想:『飛翔』,身體自然而然變得與飛龍族一樣可以自由遨翔天空。

「請大家與球球照事前演練的那樣,互相牽起手,並且一起使用『音疾狼』加速,減少各自的乙太能量耗損!」

  在我一聲令下後,我們與球球飄浮在天空中,逐步靠近彼此,由熟練飛行的泰德和儷馨帶頭,牽起大家和球球,然後全員除了沒學過『音疾狼』的儷馨與畢彌奴女士,都一起使出『音疾狼』的紫色超音速乙太能量,大家和球球的陣型宛如一道突破超音速的深紫色箭頭,在空中疾駛衝刺前進。

  『屬下預計抵達愛爾蘭時間在半小時後!大家要儘量密切配合控制乙太的消耗量!』

  偵神一邊使用『心靈電波』傳達消息到大家和球球的腦海中,另一方面大家和球球與剛學會『心靈電波』不久的儷馨與畢彌奴女士,也精神抖擻的用『心靈電波』回覆:『好的!』

  深紫色箭頭陣型一脫離蘇格蘭海域範圍,接近愛爾蘭領空就被大量警戒中的飛龍族士兵察覺,不過他們和她們的動態視覺在夜間並不敏銳,而且飛行速度也追不上以突破超音速行進的我們與球球,深紫色箭頭陣型就這樣一路穿梭撞開以人海戰術阻擋的飛龍戰士們,飛龍戰士們紛紛拋出大量銀色鎖鍊鉤爪與舞動標槍,卻被突破超音速的衝擊力給截斷,讓這些飛龍戰士們亂了分寸,趕緊聯繫愛爾蘭地面的防空砲擊部隊朝向我們和球球射擊。

「喝!」面向對我們和球球迎頭痛擊的彈幕與砲彈海,我的位置在陣型最左方,右手緊握著小翠,左手抽下脖子上的金色圍巾化為金色巨劍,直接隨著陣型的飛行軌道橫劈縱砍,一瞬間砲彈海與彈幕都煙消雲滅,讓飛龍戰士們相當錯愕,同時朝向愛爾蘭海域的革命軍與陸地殘存的革命軍也一起發動攻勢。

「唉!陸海空戰隊在搞什麼!你們和妳們都是混飯吃的嗎!啊!」

  一名紅鱗紫翅黑瞳與三根犄角的飛龍族軍官,位於北愛爾蘭的指揮基地中,不滿的大聲咆哮,卻沒注意到愛爾蘭的戰局已經開始呈現一面倒的狀況。

「報、報告!歐艮卡薩伯爵緊急來電!」棕麟白翅紅瞳飛龍傳令兵緊張的報告著。

「哈?歐艮卡薩那幫人現在才緊急來電?接過來!」

  紅鱗紫翅黑瞳飛龍軍官擺出很大的架子,因為他是僅次於歐艮卡薩家族的第二大名門--克歐薩家族的現任當家:格萊歐.克歐薩侯爵,也是格古克教官的大哥,在西歐也相當有發言權限。

「哈!歐艮卡薩,別人都打進家門了,你還在畏畏縮縮的請求援助啊!」

  格萊歐侯爵的大嗓門喊到整個北愛爾蘭都聽的見他的回音,他現在相當不滿情勢被逼迫到讓他拉不下面子,對歐艮卡薩的兵援抱持悲觀的態度。

「稍安勿躁,格萊歐侯爵,別忘記你還握有一張王牌。」

  歐艮卡薩伯爵以相當冷酷的話語說道,格萊歐侯爵則是不滿的嘖了一聲。

「咋!開什麼玩笑!你要老龍動用那支部隊,豈不是擺明飛龍族的無能,展現連區區革命軍都贏不了的恥辱嗎?」

  格萊歐侯爵相當暴怒,歐艮卡薩伯爵繼續以激將法刺激著他。

「那你除了在這裡動怒外,還有其他兵力可以調動來阻止革命軍嗎?看來你也只是浪得虛名,連區區的尊嚴都可以棄之不顧,才稱得上是可以獨霸全歐洲的統領,你看看安格芮那婊子的下場,就與你堅持不願意和她們合作的結果沒兩樣不是嗎?」

  歐艮卡薩伯爵相當明示的講道,格萊歐侯爵已經氣得七竅生煙。

「你!你這個傢伙竟然拿那種失敗者與尊貴的老龍做比較!好啊,看來不給入侵者們和你一點顏色瞧瞧不行!來人,派出『噬神派洛特』的特攻部隊!」

  顯然歐艮卡薩伯爵的心計有奏效,但是格萊歐侯爵私下另有打算。

  格萊歐侯爵怒氣衝衝地掛斷通訊,立即聯繫正在第一線作戰的格古克教官。

「格古克,你聽好,這場戰鬥已經不得不投入『噬神派洛特』的特攻部隊,你也和革命軍那邊的人脈有過交集,不如這樣吧,咱們為了避免同胞傷亡過度,由你向革命軍中戰鬥力最強的那個什麼傭兵團提出建議,由他們和她們的團長與你單挑,他們和她們勝利的話,愛爾蘭不由分說就讓給革命軍,儘量讓這場無意義的內戰趕緊結束比較好。」

  格萊歐侯爵已經下定決心不聽歐艮卡薩伯爵的使喚,決定孤注一擲。

「遵命,大哥。不過以在下和他們與她們之間的交情,可容不得放水,問題是『噬神派洛特』的特攻部隊,大哥有把握能夠掌控這支部隊的行為,不容許她們爆走嗎?」

  格古克教官相當顧慮『噬神派洛特』的特攻部隊,深怕這支部隊會超出預期地失控。

「沒事,到時候就交給老龍吧,老龍手上握有能夠箝制她們的棋子,你就放膽去做吧!」

  格萊歐侯爵相當有自信的說著,格古克教官領命後,一飛衝天,與即將抵達北愛爾蘭區域的我們和球球碰面。

「好久不見,各位與球球。」

  格古克教官一現身,帶來強大的風壓與威勢,我們與球球原本要正面突破,但是由我判斷是否與格古克教官進行交涉,於是我選擇與這名昔日的戰友進行交談。

  我們與球球停留在半空中,仔細聽著格古克教官轉述剛剛格萊歐侯爵的話語,我很快做出決定。

「我接受這場決鬥,不過要讓其他伙伴們與球球前往阻止『噬神派洛特』的特攻部隊,畢竟我們彼此都不希望造成過多的傷亡,這樣您能接受嗎?」

  我也提出了條件,格古克教官允諾。

「擺好架勢吧,費修卡斯革命傭兵團的怪物團長!讓在下見識見識你成長了多少!」

  格古克教官也氣勢洶洶,我則是雙手緊握金色圍巾巨劍,在沒有立足地的空中準備好穩住重心,並且一個箭步先聲奪人發動攻勢,格古克教官也舞動蒼黑色標槍,使勁的利用標槍的長度大於劍身的優勢對我發動猛烈的『打擊』與『刺擊』,不愧是格古克教官,矯健的身手與毫不留情的力道闡述出他對保衛國土方面,完全不退讓的意志力。

吭!鏘鏘鏘~吭碰!咖咖咖!

  我好不容易適應在空中飄浮的格鬥戰,對蒼黑色標槍伸縮自如的距離感我已經抓到訣竅,我雙手舉著金色圍巾巨劍,分毫不差得以劍刃切入蒼黑色標槍突擊過來的槍身,在上方摩擦滑動緊逼格古克教官的雙手,格古克教官應對很快,在劍刃即將觸碰雙手的瞬間放開槍身,並且以高舉的左腳膝蓋將槍身往上一踢,我的攻擊軌道剎時偏離,隨後我趕緊將劍身以迴轉數圈方式往格古克教官所在垂直劈下,格古克教官一個側邊閃身,旋即雙手再度抓住騰空落下的蒼黑色槍身,立刻恢復防守架勢接下與格擋我的十字形金色劍氣的連斬。

「哼,熱身就到這邊吧!彼此使出全力不要後悔!」

  格古克教官相當穩重,不喘不息,開使動用他身為『空洋將軍』的實力。

「喝~~哈啊啊啊啊!」格古克教官吶喊一聲,凝聚與吞噬大量乙太到體內,並且喚來周遭的海洋之力,海水在他全身熾熱的氣場作用下化為大型漩渦,天空也不斷降下大量的黑紫色落雷,被蒼黑色標槍吸取,黑紫色落雷遍佈格古克教官的蒼色鎧甲與黃黑色雙翅,彷彿有湛藍海嘯與黑紫色雷電交纏的天下無雙之力正由格古克教官擺佈,而我的身影在排山倒海的力量襲來之時顯得如此渺小,不過我也不服輸的吞噬大量環境中的乙太,運用鬥魔術的技巧讓巨量乙太在身軀裡運轉,準備與格古克教官的空洋霸道之力互相衝突。

「喝啊!」這次換蓄能滿載的格古克教官優先發動攻勢,格古克教官仗著全身被黑紫色雷電纏繞,爆發捲起海波巨浪的水雷交雜怒嚎,以音速夾帶劇烈的洶湧的深藍色海潮與交織的黑紫色雷電,不停朝向我使出『揮』、『桿』、『挑』、『打』、『旋』、『刺』等基本舞槍術的組合連招,讓我吃力的架起黑金色半半透明六角形護罩結界抵擋並保護自身。

鏗鏗鏗鏗!唧嚓嚓嚓嚓嚓!

  蒼黑色裹上黑紫色落雷的標槍如同暴風雨持續撞擊堅若磐石的山崖一般,不斷迸出吵雜的交集聲響,就在格古克教官的攻擊頻率變的稍微不穩定時,我判斷他的體力和體內乙太能量消耗過度,我試圖解除防禦以金色圍巾巨劍瞬間轉換為金色標槍,並且高速甩動金色標槍以『旋擊』的螺旋與轉旋組成十字形旋突,我用金色標槍雙重方向旋轉企圖將蒼黑色標槍與黑紫色雷電給反推回去,但是海浪猶如數以千計的銳刀在黑紫色雷電突刺後緊接著襲來,讓我猝不及防,身體不慎被割裂了許多傷口,但是在飛龍精裝的保護下沒造成大礙。

「喝~哼啊!」我繼續使用十字旋突再以變化多端的『揮』、『突』、『桿』動作配合金色標槍的攻擊套路,組合『挑』與『打』形成另一種攻擊方式,先是拋射金色標槍尾端的銀色鎖鍊鉤爪,以『揮擊』急速收縮金色標槍的長度,接著輔以『挑擊』疾速縱向格擋擊碎海刀,接著以橫向的短促『桿擊』與被拋射的銀色鎖鍊鉤爪合而為一,讓銀色鎖鍊鉤爪以高頻率不斷『打擊』甩動,再以『突擊』連續向前突刺,這樣一連串的動作被格古克教官嗤之以鼻。

  他輕鬆的在蒼黑色標槍施加強大的力道,接著以『打擊』為主,一樣拋出銀色鎖鍊鉤爪,與我的高速震動的銀色鎖鍊鉤爪硬碰硬,交纏在一起,再以驚人的速度飛行近身突刺,與我的『挑擊』和『桿擊』使出不分軒輊的激烈衝撞,火花四濺的碰撞旋律奏起讓他投入並剎那大意的敗北樂音,我在拼命化解黑紫色雷電刺擊與海刀的切割同時,讓剛剛被牽制住的銀色鎖鍊鉤爪使勁拉扯,一時讓格古克教官的重心偏移,我也抓住時機趁勝追擊,以『揮擊』伸長金色標槍槍身,直逼格古克教官的臉龐,而格古克教官趕緊以『挑擊』防禦,但是金色標槍卻在幾秒內直接轉變成金色圍巾巨劍,被我奪得近身格古克教官的機會,我雙手握緊金色圍巾巨劍,在極近距離中劈出十字形金色劍氣,然後又轉換為金色標槍進行高速突刺,格古克教官先是為了防守十字形金色劍氣反而被壓制,接踵而至的金色標槍突刺打穿了他來不及防禦的蒼色鎧甲,格古克教官的身軀裸露出大片蒼色龍麟,持續遭受金色標槍『刺擊』而滿身掛彩。

「還沒結束啊!吼~喔!」格古克教官遍體鱗傷,他卻張大嘴巴在我不間斷攻擊時射出深綠色乙太能量砲,我迅即反應使用金色標槍做出十字旋突,勉強擋開了深綠色乙太能量砲,但是我的雙手也被深綠色乙太能量砲打到傷痕累累,格古克教官趁機擺動蒼黑色標槍,使出之前與我們和球球一起修練的『音疾狼』與『無疾狼』的力量,產生透明紫橘藍黑雷光纏繞在蒼黑色標槍上,並且格古克教官以超音速瘋狂的亂竄與揮舞著蒼黑色標槍,直擊我的全身,我也受到多重乙太力量的侵蝕,身上的飛龍精裝變得殘破不堪,劇烈的疼痛讓我連哀嚎的力氣都快喪失。

「嗚嗚~嗚喔!」我也決定使出全力,用僅存的力氣高速再度轉變金色標槍為金色圍巾巨劍,並且以『音疾狼』超音速衝刺拉開與格古克教官的距離,接著花費數秒擺好『渾斬.亂劍虛無境』的架勢。

  顯然格古克教官不讓我取得先機,格古克教官倏地一瞬以超音速夾帶轟天多彩雷電與深藍海刀向我襲來,但是他已經踏入我的攻擊領域,我先是閉眼,然後以迅雷般的速度揮舞金色圍巾巨劍,整個天空領域都被一片漆黑徹底吞噬,在黑暗中只剩下狂怒一擲向我突襲過來的格古克教官與氣定神閒的我,勝負發生在肉眼無法捉的數毫秒間,我一開眼,金色圍巾巨劍夾帶『四疾狼』的乙太能量已經呼之欲出,色彩斑駁的一劃劍閃與多彩雷電和深藍海刀的融合體交錯碰觸,毀滅,崩解,化為虛無飄渺的水氣再次擴張整個黑夜天際線,格古克教官已經全身蒼色鎧甲徹底損毀,屹立不搖的架著蒼黑色標槍維持晃動的身軀,眼皮沉重的快要蓋下。

「呵呵,不愧是曾經擊敗無數傳說中強敵的怪物教官,今天在下確實慘敗了,接著在下的家鄉愛爾蘭就拜託你們和妳們了。」

  語畢,格古克教官從高空墜下,我趕緊飛翔衝過去接住他。

「格古克教官你也辛苦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請您好好休息吧!」

  我在格古克教官的耳邊細語,緩緩降落將他交給地面上的半獸人與獸人革命軍們。

  蘇格蘭獸人與半獸人革命軍們已經成功從海路和陸路登上愛爾蘭,不斷發動攻勢壓制過半的愛爾蘭守軍,我向蘇格蘭革命軍們交代格古克教官不是敵方,請他們和她們好好幫格古克教官治療後,我也在蘇格蘭革命軍臨時軍營接受了簡單的補給與療傷,完畢後馬上動身以『音疾狼』超音速與迷你型環調機的定位系統,前往與大家會合。

-----------------------------------------------------------------------------------------------------------------------

泰坦星系數據化地球--西歐愛爾蘭領空

  就在我與格古克教官盡情交戰的同時,小翠與大家和球球也前往愛爾蘭領空地區支援,但是她們和他們也遭遇了『噬神派洛特』的特攻部隊,是一支全部由女性成員組成的特戰隊,也讓小翠她們和他們陷入苦戰。

「哼~恩?剛好沒樂子,隊長大人,那邊似乎來了一群肥羊,而且不是普通貨色,秀色可餐呀!」

  一名頭上有類似獨角獸的金銀色犄角,細嫩的粉色肌膚,鵝蛋臉與紅色眼眸和端正五官,留著咖啡色中長髮的仙女座星人女性,身穿與戰場格格不入的粉黃色羽絨衣與桃黑色迷你花邊短裙,手持鮮血淋漓的銀色巨斧以及支撐身高的黑色高跟鞋,雙腳踩在成堆的西歐獸人與海洋半獸人與其他種類西歐半獸人的屍堆上,以物色獵物的眼神瞪著正往這邊趕來的小翠等人與球球。

「啊?什麼東西啊!淨是一堆雜魚和嘍囉,打起來一點也不盡興,不要再出現更多蒼蠅啦!煩死人了!」

  另一名人高馬大的女性不削的抱怨著,她有著紅褐色肌膚與黑色秀麗短髮,秀氣的五官與端莊的臉龐被她的憤怒給扭曲的相當難看,瞪大黑紅色雙眸與露出明顯的大顆潔白虎牙口吐惡言,來自猩紅狂戰士星的她身穿白灰色全套戰鎧與鐵褐色戰靴,拿著一把與等身長鐵紅色巨鐮,一邊割裂一邊玩弄周遭的屍山。

「妳們兩個,不要得意忘形過頭了,切記這顆星球也是有強者,萬萬不可大意。」

  正在說話的女性穿著暴露姣好白晰胸圍身材的米藍色軍裝,露出的胸口有明顯的轉生者印痕,不難判斷出她也是泰坦星系某一顆星球的死者轉生到瑞因卡奈遜星,後來加入了『噬神派洛特』組織的特攻部隊,而且米藍色軍裝上掛滿各式各樣的金黃色徽章,顯露出她是身經百戰的狠角色,帶著黑透明的軍帽,而且秀氣的臉蛋上有著明亮犀利的金色眼眸與誘人的五官輪廓,披著紫橘色的亮麗長直髮直至腰際,下半身也穿著純白色露膝短裙,展現白嫩的大腿,而細長的小腿套上黑色軍靴,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站在最前線觀望著。

「好的!宓蓮隊長大人!」另外兩名女性在宓蓮的說教下變的相當聽話。

「恩!」宓蓮手中原本空無一物,冷不防出現兩把造型怪異的橙綠色魔裝砲,瞄準以超音速飛行的小翠一行人與球球,速度之快與準度之高讓超音速對宓蓮而言也只是靜止不動的相對體感,爆裂了兩聲巨響疾速襲向大家與球球的飛行陣型,好在泰德與儷馨趕緊動用『旋擊』的螺旋交叉將兩發黑色魔砲彈給擊歪,不然大家和球球就性命不保。

「吼喔~?看來真的有兩下子,仙鄲,赫虎,準備好迎接客人。」

  宓蓮露出很滿意的表情,命令仙女座星人仙鄲與猩紅狂戰士星人赫虎,執行任務命令。

「喝哈哈哈哈!」赫虎打頭陣,首當其衝地揮動鐵紅色巨鐮跳到高空中,試圖劈斷大家與球球的飛行陣型,無法無天和藍水晶分別組合黑色鎖鍊與舞動藍色魔杖召喚出七彩水晶寶石城,無法無天將黑色鎖鍊團團包覆七彩水晶寶石城,保護住眾人與球球並且急速下墜,與鐵紅色巨鐮互相碰撞擊打,赫虎猖狂地大笑,不斷在落下時猛劈黑色鎖鍊形成的防護網,劇烈的震動讓大家與球球晃得相當不適,但是大家和球球有默契的在七彩水晶寶石城墜地前幾分鐘,就接連發動迷你型環調機的『魔法迷彩』隱身效果,接著高速跳躍出被當作幌子的七彩水晶寶石城。

碰吭!吭吭吭吭吭吭!嚓嘰!

「嘿哈!啊?」赫虎興奮地劈裂了黑色鎖鍊包圍網與七彩水晶寶石城,但是裡面空無一人。

「什麼呀!竟敢愚弄本虎!咿咿咿!」赫虎又開始脾氣暴躁,而無法無天與藍水晶和金剛玉與球球,則是趁亂近身,無法無天揮動墨黑色標槍拋出大量的黑色鎖鍊綑綁住反應不及的赫虎身軀與手腳,而藍水晶先前在海底基地時,也從兔疾殺那裡接收『屠龍魔密武』與『飛龍精裝』,藍水晶轉換藍色水晶魔杖為藍色的標槍,蓄積大量的闇屬性與光屬性相剋的乙太魔力,附加到黑色鎖鍊上方,傳導到赫虎被綑綁的全身,剝奪她的精神力與腐蝕她的體力,讓赫虎逐漸脫力跪下。

  此時金剛玉分別舞動金黃色標槍與球球用嘴咬著黑灰色標槍,朝向虛弱的赫虎進行高速突刺,但是赫虎忽然大聲怒嚎,全身的紅褐色肌肉腫脹變的更加結實,快速站起轉動身軀急速迴轉,連無法無天的怪力也抑制不住她的拉扯力道,赫虎的超速迴轉甩著大量的黑色鎖鍊形成鋼鐵防禦網,讓金剛玉和球球的突刺徒勞無功。

「這婊子!可惡!」無法無天漸漸控制不了捆住赫虎的黑色鎖鍊,赫虎反過來用雙手掙脫並且撕扯,與無法無天像是拔河一般的互相較勁,赫虎露出明顯的白色大虎牙,開懷狂笑著。

「嘻哈哈哈哈哈!愉快,真是愉快!終於出現與本虎勢均力敵的對手啦!喝哈哈哈哈!」

  赫虎一邊用超怪力搶奪黑色鎖鍊的主導權,另一方面用空出的右手舉起被綑綁的鐵紅色巨鐮,巧妙的揮動就將黑色鎖鍊砍成碎屑,無法無天一時心急,轉換墨黑色標槍與身上的黑青色外套組成黑青色鋼鐵拳套,以超強的爆發力衝刺直撲赫虎所在位置,赫虎以鐵紅色巨鐮迅即劈砍,黑青色拳套與鐵紅色巨鐮交錯蹭出無數火光,兩人的攻擊速度不相上下,此時金剛玉負責製造敵方破綻,轉換金黃色標槍為金黃色星月魔弓,保持零死角的射出海量的水屬性藍色魔箭,讓赫虎一邊格擋無法無天的拳擊,一邊閃躲水藍色魔箭箭雨,但是鐵紅色巨鐮已經被水氣沾溼,另一方面藍水晶在藍色標槍上附加風屬性乙太能量延伸的紫色雷屬性乙太能量,在球球衝刺過來時與球球一起併攏藍紫色標槍與黑灰色標槍,整個以『音疾狼』超音速進行對佈滿水氣的環境進行突刺,剎時雷電與暗能竄入鐵紅色巨鐮上端,並且直接讓赫虎全身無可避免的導電與喪失體力,赫虎就算全身酥麻仍然行動自如,好像有無窮的抗性與體力一直戰鬥著。

「咋!看來這女人身體有乙太魔法抗性,請大家與球球配合哀家一起給她個痛快!」

  大家和球球都相當配合,在無法無天以青黑色鋼鐵拳套牽制住鐵紅色巨鐮的攻擊軌跡時,藍水晶與球球同時轉換武裝,藍水晶轉換藍色標槍為藍黑色巨盾,而球球轉換黑灰色標槍為銀色鎧甲和黑色嘴銬與腳銬,金剛玉只射出一發一般無屬性的物理乙太弓箭,球球則是一邊以『音疾狼』的超音速衝刺一邊用嘴咬住無屬性物理乙太弓箭,接著以超音速甩頭將無屬性物理乙太弓箭拋射到藍水晶的藍黑色巨盾,藍黑色巨盾吸收了無屬性物理乙太弓箭的超音速衝力,反射出數倍的衝勁直逼正在和赫虎打得如火如荼的無法無天方向,無法無天憑著直覺,做出假動作誘導赫虎交換攻守位置,讓赫虎被超強化衝力的無屬性物理乙太弓箭給滲入視覺盲點,命中了她的白灰色鎧甲的心窩位置,並且貫穿,而斷裂的弓箭碎片化成無數的超級碎屑,給予赫虎的頭部和容貌誇張的殺傷力,讓赫虎應聲倒下。

「喝、喝,解決了嗎?」無法無天和大家與球球疲憊的喘氣,但是赫虎卻若無其事的站起來大笑,說道:「哇哈哈哈!好久沒這麼過癮啦!本虎欣賞你們和妳們與小兔兔,不過本虎已經沒力氣和大家與小兔兔繼續打下去了,話說你和妳也是猩紅狂戰士星的同胞對吧?你和妳身上有熟悉的味道,啊啊~本虎只好等著被隊長罵啦!哼哈……。」

  赫虎說完整個人躺平在地面上,呼呼大睡起來,讓無法無天等人與球球鬆了一口氣。

-----------------------------------------------------------------------------------------------------------------------

  同時,御姐與偵神、畢彌奴女士和兔疾殺對上了仙鄲,仙鄲一副意興闌珊的模樣,從屍堆上跳下,紅色眼眸橫掃四人,以冷漠的語氣說道:「切,小仙本來要跟最強的傢伙打呢,結果是妳們這些傢伙對上小仙呀,可不要濫竽充數呀!」

「本小姐將這句話原封不動地奉還給妳!可不要小瞧費修卡斯革命傭兵團的女性們!」

  御姐很不高興的回嗆,仙鄲露出鄙視的表情,發動了攻勢。

  仙鄲手持巨大的銀色斧頭,卻輕巧的舞弄銀色巨斧的威壓與攻擊軌道,直逼御姐和畢彌奴女士而來,御姐和畢彌奴女士分別手持黑銀色鏈鋸匕首與咖啡白色標槍,兩人吃力的正面接下仙鄲的銀色巨斧揮砍,絲毫不退讓,而仙鄲不耐煩的加重手持力道,讓御姐和畢彌奴女士雙腳逐漸承受不住而跪下,此時兔疾殺和偵神巧無聲息的突襲,兔疾殺沒有使用乙太魔法,反而轉換黑白乙太魔法盞燈為黑白色標槍,與偵神轉換淺藍色乙太魔裝雙鎗為淺藍色標槍,一起與黑銀色鏈鋸匕首和咖啡白色標槍架住銀色巨斧的超高重力壓迫,同時四人齊心協力的大喊:「換能轉力,變化多端,予以對方失利,贈與我方得力,高階光屬性輔助型乙太魔法:『奪襲反攻』!」

「什麼!呀啊啊啊啊!」仙鄲一時大意,用盡全力灌注到銀色巨斧準備給予眾人致命一擊,但是被四重『奪襲反攻』給反彈自身的過量攻擊力道,銀色巨斧被反作用力給擊落,仙鄲變的手無寸鐵,而畢彌奴女士與兔疾殺繼續以咖啡白色標槍和黑白色標槍不停猛攻,仙鄲毫不費力的轉身迴避,不過御姐已經融入夜色之中,消逝無影,而偵神再度轉換淺藍色長槍為淺藍色魔裝雙鎗,配合兔疾殺與畢彌奴女士步步緊逼防守與迴身中的仙鄲,仙鄲卻使出行雲流水一般的鬥鎗術動作,先是左右快速交換步伐方向,在靈活的側翻與後空翻,交替閃躲速度快到畢彌奴女士與兔疾殺幾乎跟不上,再次讓仙鄲奪回落地的銀色巨斧,並且加速暴砍與亂劈,偵神搶先一步衝到兔疾殺與畢彌奴女士面前,也以華麗迅速的鬥鎗術對上銀色巨斧的攻勢,偵神忽左忽右並以彎腰滑步繞過銀色巨斧縱向劈砍的瞬時軌道,接著偵神反轉自身以『音疾狼』的超音速連續往仙鄲所在位置掃射,但是仙鄲扛起銀色巨斧輕巧的跳躍躲避,卻沒注意到擁有隱身技能加上『飛龍精裝』的強化『魔法迷彩』效果的御姐,正瞄準仙鄲的後頸祭出黑銀色鏈鋸匕首的兇光,正當御姐以『音疾狼』的超音速一刀劃過,仙鄲的身影卻只是殘缺的分身,讓御姐的暗殺攻勢撲空。

「呵呵呵呵呵,別以為只有妳們會鬥鎗術與暗殺技巧喔!小仙對這方面可是相當有心得呢!」

  仙鄲得意忘形的譏笑,御姐沒有氣餒,繼續與畢彌奴女士和偵神一起追擊仙鄲,而兔疾殺轉換黑白色標槍為黑白色乙太魔法盞燈,兔疾殺接著晃著黑白色乙太魔法盞燈開始詠唱乙太魔法:「高能毀速,低源蝕力,吞食萬物的厄墨斯之盾,輔以施法斷招,高階暗屬性輔助型乙太魔法:『開度走漏』!」

  原本仙鄲正以媲美超音速的超高速,往四面八方加上使出殘影分身與御姐、偵神和畢彌奴女士打得佔據上風,御姐施放的鏡像分身手持黑銀色鏈鋸匕首與黑銀色長鞭,紛紛捆住仙鄲的殘影分身,並且殘影分身的多把銀色巨斧與鏡像分身的眾多黑銀色鏈鋸匕首交互碰撞,尖銳的摩擦撕裂聲不絕於耳,而且仙鄲主體也以超高速舞動銀色巨斧不斷直擊使用鏡像分身過多而陷入體力不支的御姐,畢彌奴女士與偵神想要過去支援卻被殘影分身阻擋絆住,殘影分身個個也施展隱身土遁之術,化為空無又以超高速揮動銀色巨斧,逼退畢彌奴女士的舞槍術戰技,偵神也只能在被多重殘影分身的夾擊下不斷用鬥鎗術設法突圍。

  就在御姐等人陷入劣勢,兔疾殺的高階暗屬性輔助型乙太魔法:『開度走漏』終於開始作用,這項乙太魔法必須在戰況呈現一面倒的狀態下才能產生逆轉的效果,只見多重殘影分身也手持銀色巨斧逼近兔疾殺,卻受到深黑色重力場影響,整個多重殘影數量與力量大幅度衰減,讓仙鄲意識到危機來臨,趕緊增加多重殘影的存在量,但是她拼命複製增殖多重殘影卻都被與黑夜同化的深黑色重力場給壓碎,換御姐等人藉機發動反擊。

「喝啊!」畢彌奴女士疾速使出『旋擊』的轉旋與螺旋,組成十字形咖啡白色旋轉暴風,搭配偵神的淺藍色魔裝鎗與黃綠色裙甲組合而成的淺藍黃綠色魔裝砲,射出六彩繽紛的乙太魔砲彈融入咖啡白色旋轉暴風中,再由兔疾殺揮動黑白色乙太魔法盞燈,從龜裂的地面召喚出巨岩哥雷姆,舉起雙手握住融合六彩乙太魔砲彈的咖啡白色暴風,將暴風融合體揉為一柄多彩暴風長槍,巨岩哥雷姆握住這把多彩暴風長槍,以兔疾殺控制的舞槍術動作對頑抗中的仙鄲使出縱向『挑擊』與橫向『桿擊』,包裹巨量乙太的多彩暴風長槍與仙鄲手上的銀色巨斧劈砍軌道徹底相斥迸裂,並且大量的殘影分身也被多彩暴風長槍給一掃而空,仙鄲不服輸的狂亂揮動銀色巨斧,而兔疾殺和畢彌奴女士則是合力使出『打擊』,讓銀色鎖鍊鉤爪與多彩暴風長槍的風尾漩渦綑綁住仙鄲的全身,並且咖啡白色長槍與多彩暴風長槍使勁往用銀色巨斧斧面防禦自己的仙鄲進行高速突刺,銀色巨斧應聲爆裂,仙鄲卻早已金蟬脫殼,不見蹤影。

「喝、喝!竟然把小仙整得如此狼狽,不可原諒,通通都去死吧!」

  仙鄲冷不防手持銀色巨斧的斧刃碎片,現身在兔疾殺與畢彌奴女士的身後,準備背刺兩人,卻被偵神即時射擊無屬性黑色魔裝砲彈給打碎斧刃,而惱羞成怒的仙鄲不死心的繼續要以空手奪白刃搶走畢彌奴女士的咖啡白色標槍,卻被騰空現形的御姐以擒抱術困住手腳與身軀,仙鄲死命掙扎,御姐改以節肢絞技施加不會致命的力道讓仙鄲喪失力量與暫時窒息昏迷,戰鬥才告一段落。

-----------------------------------------------------------------------------------------------------------------------

  就在無法無天與御姐等人和球球,與赫虎和仙鄲戰鬥的同一時間,泰德與儷馨和小翠與絲瓦洛對上了宓蓮,宓蓮蓄勢待發,等待與小翠她們與泰德和自己之間的戰鬥。

「哼恩?你們兩隻飛龍族就是將蓮兒的魔彈打落的傢伙呀?相當令人期待你們和妳們的戰鬥力,呵呵。」

  宓蓮嘴角勾勒起微笑,泰德與儷馨和小翠與絲瓦洛鼓起勇氣向她進攻,泰德與大家同時以高速對宓蓮進行同步五把標槍『打擊』,大家拋投出五條銀色鎖鍊,綑綁住宓蓮姣好的身材,接二連三使出『挑擊』、『桿擊』與『揮擊』,接著五把標槍以迅雷之姿接續進行突刺,讓宓蓮露出滿意的笑容,一剎那間五條銀色鎖鍊鉤爪四散,大家的突刺攻勢也悄然被逐一化解,彷彿看不清宓蓮的動作一般,大家被摸不清方向的超速鉤拳擊中丹田,不過眾人沒有輕易倒地,反而越挫越勇,趕緊後退與宓蓮拉開一大段距離。

「怎麼啦?你和妳們的實力不只如此吧?」

  宓蓮輕佻的挑釁小翠等人,大家忍著腹部的疼痛,泰德轉換雙青綠色標槍為深綠色弩弓,加上小翠轉換灰色標槍為灰色雙迴力鏢,而絲瓦洛轉換黃白色標槍成黃白色握柄與無色乙太細絲,夾帶六枝六大屬性乙太魔箭,絲瓦洛高速擺動黃白色握柄牽動無色乙太細絲,將六大屬性的六枝乙太魔箭依附裝置到泰德的深綠色弩弓上,並且泰德即刻裝填完畢射擊追加風屬性乙太與延伸雷屬性乙太的魔弩箭,與六大屬性乙太魔箭加成力量,強勁的伴隨在小翠擲出的雙灰色迴力鏢行進軌道上,再加上儷馨的紅紫色標槍纏繞儷馨吞噬的火屬性乙太能量,也同步擊出突刺,絢爛的乙太魔弩箭和魔箭與灰色雙迴力鏢結合行進,輔以豔紅火焰突刺攻向宓蓮所在位置,只見宓蓮用雙臂揮動就將聯合攻勢給打散,接著以閃雷般的速度襲向小翠等人,只用拳腳功夫高速出拳與飛踢就撂倒大家,將大家擊飛在地面上翻滾一大段距離。

  小翠和絲瓦洛就算傷痕累累也不放棄,使用乙太秘寶的力量遁地潛伏,而泰德與儷馨也奮力飛往高空,四人分別要以空陸雙向夾擊宓蓮,宓蓮覺得相當有趣,咧嘴一笑,一個猛力踏步就往空中噴射,泰德和儷馨趕緊在空中迎擊,泰德立即轉換深綠色弩弓為雙青綠色標槍,與儷馨一起架著三把標槍對突如其來的宓蓮進行落地衝擊突刺與發動『旋擊』的螺旋和轉旋,產生青綠紅紫色十字形迴轉風暴命中飛沖上天空而來的宓蓮,泰德和儷馨吞噬巨量風屬性乙太與火屬性乙太,形成風火輪不斷旋轉切割宓蓮的身軀,宓蓮卻不痛不癢的在風火輪中轉動自身,製造反向衝力抵銷了泰德和儷馨的旋轉暴風,接著雙手各自抓住泰德與儷馨的雙青綠色標槍與紅紫色標槍,加以施力折斷,再以乾淨俐落的空中迴旋踢擊中泰德的頸部與儷馨的胸部,兩人被一股難以形容的超力衝撞拉下狠狠撞擊陷入地面,暈厥過去。

  宓蓮以優雅的姿勢翩翩落下,但是一觸地瞬間小翠和絲瓦洛也發動攻勢,小翠以自身作為誘餌,使用鬥魔術的格鬥技巧不停朝向宓蓮出拳與踢腿,宓蓮輕易的避開小翠的每一次重擊,正要以鉤拳直擊小翠露出的破綻,卻被絲瓦洛取得先機,絲瓦洛從宓蓮揮出鉤拳的正下方突擊而出,手持黃白色握柄與無色乙太絲線和六大屬性的六枝乙太魔箭轉換的黃白色標槍,以『音疾狼』超音速突刺,成功讓宓蓮措手不及而受到皮肉傷,接著小翠也舉起背上的灰色標槍使出『音疾狼』超音速橫向突刺,超音速縱橫突刺架勢讓宓蓮相當盡興,也以超速揮拳踢腿格擋縱橫超音速突刺,再以雙重勾腿固定夾住兩人的標槍,宓蓮加速扭轉身軀讓兩把標槍從小翠和絲瓦洛手中脫落,接著宓蓮雙手接起兩把標槍,各自以超高速向小翠和絲瓦洛拋投,小翠與絲瓦洛反應很快,應用鬥魔術的格鬥經驗先以側身再用雙臂反手抓住拋射中的標槍,不過這只是宓蓮的虛晃一招,她早已掏出兩把造型怪異的橙綠色魔裝砲,瞄準來不及恢復架勢的小翠和絲瓦洛開砲。

碰吭!吭吭鏗鏘!

  宓蓮沒料到我已經及時趕到,以『音疾狼』超音速劈碎宓蓮射出的黑色魔砲彈,並且一手抱著小翠,另一手抱著絲瓦洛與宓蓮拉開一大段距離。

「妳們的指揮官格古克已經敗北,已經沒有戰鬥必要了!」我朝向宓蓮大喊,宓蓮露出壞笑說道:「咱們不承認飛龍是指揮官,咱們只順從心願打到爽快為止!」

「妳這個不明理的傢伙,傷害了我的家人和伙伴還敢大言不慚!」

  我真的被眼前這個好戰份子給惹火了,與小翠和絲瓦洛合力使出新連攜攻擊。

「小翠、絲瓦洛同學!我們上!」我使勁吶喊,小翠和絲瓦洛也點點頭,我們三人圍繞著宓蓮衝刺。

「你們不管做什麼都沒用的啦!」宓蓮也不甘示弱的大吼,以全方位無死角的開砲方式連續射擊黑色魔裝砲彈,我瞬間轉換金色圍巾巨劍為金色標槍,然後我們三人舞動標槍的『旋擊』螺旋和轉旋打破了無數黑色魔砲彈,加上『無疾狼』和『音疾狼』的融合應用,以超音速三角陣型不斷旋轉,將『旋擊』與『無疾狼』和『音疾狼』交織成透明紫藍橙色三角颶風,並且將狂妄的宓蓮捲入,再以『乙太秘寶』的力量遁地吸取沙塵,接著竄入海洋中捲起漩渦,再飛往天空製造三重破壞衝擊風暴,將位於中心不斷被施壓攪動的宓蓮打往地面上,而泰德與儷馨也跟著甦醒,架起斷裂的三重超速標槍突刺正中狂笑中的宓蓮,然後我們四人再以『斬疾狼』和『空疾狼』的乙太力量施加到各自的標槍,儷馨也吞噬巨量闇屬性乙太融入『斬疾狼』和『空疾狼』乙太力量之中,五人合力釋放出最大輸出乙太爆發能量直取宓蓮的全身上下,宓蓮在一陣呲牙咧嘴的狂笑後,心滿意足的暈厥過去。

「喝、喝喝,終於搞定了啊,這個瘋狂的傢伙就是『嗜神派洛特』的特攻部隊指揮官嗎?」

  我冷眼望著衣衫藍縷躺平在地的宓蓮,小翠她們和泰德向我報告剛剛的戰鬥經過。

「各位辛苦了,『嗜神派洛特』的特攻部隊指揮官宓蓮與部下赫虎和仙鄲都戰敗了,而剛剛格萊歐.克歐薩侯爵也確認弟弟格古克.克歐薩教官敗給怪物團長,基於格萊歐侯爵的停戰請求,愛爾蘭算是能以和平的方式歸屬咱們了。」

  霍桑夫人的聲音從迷你型環調機傳出,而天空也在激鬥後迎來明亮的破曉,我們和大家與球球會合後,打算接受已經清醒的格古克教官邀約,前往北愛爾蘭的克歐薩莊園稍事歇息,結束這一次緊湊的一月中旬戰役,再次準備好迎接一月月底的『曼島』探索與二月月初奪回英格蘭的革命作戰。


-----------------------------------------------------------------------------------------------------------------------

怪物與少女109沒有幕後花絮

-----------------------------------------------------------------------------------------------------------------------

碎碎唸時間:

大家安,這裡是井爵,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比較緊繃,寫了一堆戰鬥後,

今天就徹底看動畫玩遊戲放鬆,導致拖到現在才發文,真是不好意思! QwQ

『怪物與少女』目前囤稿順利,但是『King的傳記』很抱歉,要拖到九月初才會繼續發文,

請大家見諒! QwQ

很感謝大家一直以來支持『怪物與少女』與『King的傳記』!我會再接再厲! # W #  bb

沒意外的話我們下星期五見囉! OWO /


創作回應

競旋忠實粉絲
再次驗證有豬隊友在就是會壞事 不管敵我雙方都是如此
2024-06-14 23:49:16
井爵
謝謝競旋大的讀後感與支持! # W # bb

隊伍中有豬隊友的確是很頭大呢,但是敵我雙方都有,說不定會變成勢均力敵。ˊ w ˋ /

這一話在寫的時候,我很努力的儘量讓大家都有所發揮,想不到競旋大指出有豬隊友,

讓我感到有點意外,不過也很感激競旋大的指正與指教,我會再接再厲! # W # bb
2024-06-15 00:13:2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英格蘭島嶼居然藏有這樣子的機關www

赫虎比較有豪邁戰士的感覺,通常這樣的人心服口服輸了後很容易給支援~ʕ•̀ω•́ʔ✧

慢慢來就好諾,井爵叔叔辛苦了,來點兩位女兒的好好按摩~(*´∀`)つ))´∀ˋ)
2024-06-15 04:42:42
井爵
謝謝愛茵大的讀後感與支持! # W # bb

是呢,英格蘭島暗藏的機關秘密的確不好解讀,相當令人吃驚!OWO bb|

赫虎的確相當豪邁呢!也容易勸降的樣子。 ˊ w ˋ bb

再次感謝愛茵大的支持與鼓勵! # W # bb

還要感謝愛茵大的女兒們舒適的按摩,讓我身心都放鬆不少! # W # bb

祝福愛茵大有個愉快的週末! # W # bb
2024-06-15 07:53:24
大漠倉鼠
戰鬥一如既往地帥氣,「音速夾帶劇烈的洶湧的海潮與交織的雷電不停」這段有無名王者和弦一郎的感覺,讚嘆井爵!加油!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39/08.png
2024-06-15 08:07:43
井爵
感謝大漠倉鼠先生的讀後感與支持! # W # bb

原來這一段帶給您這種感覺嗎!XDDD

我算是自己想的句子,能得到您的認同與讚嘆實在太好了! # W # bb

再次感謝大漠倉鼠先生的支持與讀後感!祝福大漠倉鼠先生有個愉快的週末! # W # bb
2024-06-15 09:56:14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井爵辛苦囉,『乙太秘寶』感覺是很厲害的法術呢,難怪會說關鍵時刻才能用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88/01.png
2024-06-15 11:39:58
井爵
感謝句點大的支持與讀後感! # W # bb

『乙太秘寶』算是濃縮精靈守護神們的乙太能量鑄造而成的能量球,

能夠在霍桑夫人的使用下將乙太能量分享給眾人和球球,不過使用過度會有危險的副作用!QwQ

再次感謝句點大的支持與贊助!我會再接再厲! # W # bb
2024-06-15 12:40:49
胡地
乙太秘寶不使用時會恢復能量嗎?
2024-06-19 11:56:21
井爵
謝謝胡地大的讀後感和提問! # W # bb

乙太秘寶算是融入主角們的體內了,只要處於有乙太能量充足的歐洲地區,

就可以配合鬥魔術的吞噬乙太技巧來不斷發動乙太秘寶的力量,所以平時沒使用乙太時,

乙太秘寶算是變成身體的一部份,不會自行恢復能量,必須配合吞噬乙太才能發動。ˊ w ˋ bb

再次感謝胡地大的支持! # W # bb
2024-06-19 12:02: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